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84节 凡尔赛的少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黑魔影仆左拐右拐,并没有将众人带进暮港镇,反而去了镇外。最后到达的目的地,竟然在暮港镇边缘的一座小山坳下。小山坳光秃秃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杂草与碎石。

  黑魔影仆这时分开两路,将所有人围了起来。所有人一头雾水,不知他们在搞什么时,古德这时从中间走了进来。

“他们每个人  上都绘有隐匿魔阵,你们站在他们中央,不会被普通人看到。”古德随口解释道:“即使在繁大陆,巫师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也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有必要,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

  听到古德的解释,安格尔方才明白,为何先前他们走在路上,如此扎眼的队伍,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侧目原来是隐匿魔阵的关系。

不引起普通人的  动,这点安格尔倒是很赞同。毕竟巫师也是从普通人中出来的,知道普通人的辛酸,没必要为他们徒增烦恼。

  古德走到小山坳前,拿出一道令牌样物什抛到空中,当令牌落下时,众人感觉眼前一花,小山坳的正中央便裂开一个洞窟,洞窟有阶梯,不知延伸到何处。乍一看倒是不觉黑暗,可以隐隐看到里面有烛光摇晃。

“这里是野蛮洞窟的暂驻地,你们今夜就暂且住在这里,明  便会离开。”古德对着洞窟做了个“请”。

  众人一一的往下走,安格尔是走在最后位置的,他进入后,古德与其他黑影魔仆也纷纷走了进来。

“帕特少爷,托比阁下的行李已经放到您的房间,明天离开时,也会有魔仆前来整理。”古德走到安格尔  边,低声道。

  安格尔点点头,或许刚才的打斗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托比已经睡着,此刻正蜷缩在安格尔的头毛里。

  地下的通道四通八达,时不时就能看到洞壁边出现门房,越往下走,空间越广阔,挖的地下房间也越多。

  众人被安排的房间离地面不远,基本上是连在一起的。而且两个相连的房间,中间会有中空的小客厅。基本上的格局,就是两人一间,不过各自有一间寝室。

  安格尔回到自己的房间,稍微整理了片刻,就听到外面的客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打开门一看,安格尔看到一个男孩正拿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湿毛巾,细细的擦着客厅里的长桌。男孩很专注,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就连安格尔打开门都没有发现。

借由男孩那古旧的白衬衫黑裤子的穿着,安格尔一眼便认出了他正是先前沙滩上坐在巨岩上的男孩。安格尔记得,先前他被胡克迪克偷袭时,男孩还提醒过他。虽然并没有什么用,但这份  安格尔算是领了。

安格尔思忖着,整个八舱血斗的胜利者中,似乎除了娜乌西卡外,就这男孩对他态度最为友善。既然决定要要交几位同侪友人,这位显然是比较好的选择,只不过安格尔心中还是有点迟疑,此人的  格真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纯真吗?

  安格尔在旁默默的观察着他。

他依旧在一遍遍的擦拭桌子,安格尔暗自揣测,或许他有洁癖?这算是一种强迫症,并不能作为推测他  格的依据。

  不知擦拭了多少遍,男孩终于停下了动作。

  下一秒,安格尔有些惊疑的发现,他擦拭完桌子后,直接就坐了下来。而他坐的凳子,上面还有厚厚的一层灰。如果真的是洁癖者,绝对无法忍受那根满是尘埃的小木凳。

  那他如此仔细的擦桌子是为了什么呢?

很快,安格尔就发现了原因  只见男孩摸索着,从他洗的泛白的斜背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硬皮书。男孩将书放在被擦得干干净净的书桌上,十分虔诚的搓揉双手,等到确认双手没有污渍时,他才郑重的翻开书册,细细的阅读起来。

“看来他并非洁癖,只是因为对书本的珍  ,才会反复的擦着桌子。”同为书痴,安格尔对他的感官更好了。

  安格尔见他开始看起书来,也不打算过去打扰他,决定回自己屋里看一看从导师那儿摄录的书籍。

安格尔刚一转  ,就听到有人敲门的声响。

  看书的男孩也听到了,抬起头迷惘的来回四望。当看到安格尔时,男孩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微微向他点了点头。

敲门声还在继续,男孩这才反应过来,猛地站起  去开门,因为太着急还把凳子给踢倒了。

当门打开时,娜乌西卡的  影出现在门口。

  “嗨,男孩儿,下午好。”娜乌西卡看到开门的人时,微微挑眉。这时她看向安格尔:“真是意外,咱们这一届最小的俩个男孩,都在这儿了。”

  “我叫娜乌西卡,你呢?”娜乌西卡撩了撩长发,懒洋洋的靠在门栏:“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男孩点点头,微微有些局促的将娜乌西卡迎了进来。

  “我叫赛鲁姆普斯汀,来自启示大陆的凡尔赛公国。”赛鲁姆小声道:“我的国家很估计你们也没听说过。”

  娜乌西卡伸出跟手指,在赛鲁姆面前轻轻摇了摇:“不一定哦,我曾经去过凡尔赛公国。你们国家的玫瑰花田是一绝,至今还很怀念那里的七彩玫瑰糕。”

赛鲁姆一听娜乌西卡去过凡尔赛公国,瘦巴巴的脸上就露出灿烂的笑容,对娜乌西卡的神  中也多了一分亲近。

娜乌西卡看着只因为去过凡尔赛公国,就对她生出亲近感的赛鲁姆,不  微微感慨:又一个小孩,难道离开黑莓后,她就跟小孩有缘吗?

  “我叫安格尔,来自旧土大陆。”安格尔对着赛鲁姆笑了笑,坐到他对面。赛鲁姆有些拘谨的回以笑容。

  娜乌西卡:“原来你从边缘岛来的?”

  安格尔有些疑惑道:“你听说过?”

  娜乌西卡点点头:“我不仅听说过,还去过。我记得当时从一个叫海澜的岛国登陆的,那是个很美的岛国,可惜在我离开后不久,就听说爆发了战争。”

  安格尔:“欸如果你是在近些年去的话,和海澜爆发战争的,应该就是我的祖国,金雀帝国。”

  “噢,那真是太遗憾了。”娜乌西卡漫不经心的耸耸肩。

  “你怎么会去过那么多国家?我连安格尔说的旧土大陆,听都没听过呢。”赛鲁姆看着娜乌西卡的眼神,带着一丝崇拜。

  娜乌西卡微微一笑:“因为我是海盗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