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87节 登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我记得芙萝拉小姐说过,他们是昨夜凌晨归来的。”安格尔寻思,导师恰好在昨夜归来,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而且他还注意到一件事,自昨夜过后,覆盖整个魔鬼海域的雷云开始大面积的消退,这或许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点。

  安格尔将这些思考方向,全打成文字记录到全息平板中。以他现在的身份,很难去佐证这些想法,唯有记录下来,等待他有足够力量去解开谜题的那一天。

  安格尔将天外之眼收回内衬,如以往一样贴身放置。

  ——或许天外之眼在昨夜之后,会发生意料之外的变化。无论这个变化是好是坏,安格尔也必须接受,他不可能为了有可能不好的未来而将天外之眼丢弃,所以他只能随身携带。

  光点一事,安格尔暂时将他放在一边。

  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时分,一座巨大的蒸汽飞艇从远方驰来,停泊在小山坳附近。飞艇上隐有魔纹闪动,和黑影魔仆罩袍上的魔纹如出一辙,同样是一种隐匿魔纹。

  飞艇的门舱打开,一个灰发小老头站在门口,这时两道身影突兀的出现他身边。

  正是桑德斯与芙萝拉。

  “哎呀呀,这一次收到的天赋者只有10个人?回去后,华莱士一系肯定又要闹起来了。”小老头闭眼感知了片刻,似乎就能看到地窟中的所有的情形。

  “我倒是不担心。学院派的那群人,明知道以我们的风格,挑选天赋者必然会有这种结果,闹一闹不过是为了脸上面子好看罢了。”芙萝拉浑不在意的道。

  招收天赋者是每个巫师组织的固有任务,但对于绝大多数巫师而言,这个任务就是个烫手山芋。不做这任务的话,没有生源;做这任务的话,又浪费时间。一般来说,这种任务大家推来推去,最后都是交给巫师学徒去办。当初,桑德斯接下这个任务,可是惊了一大片人的眼睛。

  当时,以华莱士一系的学院派代表,是坚决反对桑德斯去招收天赋者的,因为以桑德斯的性格,必然会采取最极端的招揽方式,譬如“九舱血斗”。天赋者本来就少,经过“九舱血斗”的消耗,那最后招回来的生源能有几个?

  这些招收回来的生源,最后可是要分配到他们的麾下!对他们而言,等同于免费的白工啊!生源少,白工就少!他们自然不乐意桑德斯去招收天赋者。

  其实桑德斯出门主要是为了寻找格蕾娅,至于招收天赋者是顺手接的任务。见华莱士一系反对,芙萝拉记得当时桑德斯只说了一句话:“那行,要不这任务交给你们吧?”

  这句话,堪比无上大杀器。所有的巫师,无论是激烈的实战派,亦或者是儒雅的学院派,纷纷的推拒,然后作鸟兽散。就连华莱士都尴尬了半天,然后以老腿不便为由,灰溜溜的跑了。

  所以,最后这个招收天赋者的任务,还是落在了桑德斯身上。

  “噢,天啊!真是稀奇!芙萝拉女士竟然没有称他们为‘异见者’,如果华莱士在此,想来会很欣慰吧。”灰发小老头用浮夸的表情道。

  芙萝拉摊了摊双手:“没办法啊,谁叫我亲爱的导师,这次收了一位一看就是学院派的徒弟呢,为了以后愉快的相处,‘异见者’就让他见鬼去吧!对了,差点忘了纠正尼斯先生的错误,这一次我们收到的天赋者可不是10人,而是8人。”

  芙萝拉随手往安格尔房间所在的方向指了指:“那个是导师新收的学生安格尔,不在此次分选之中。”说完后,芙萝拉又指着一个方向:“那边的异界混血儿,也不算在此次之列。”

  小老头——尼斯,听完芙萝拉的话,并不在意10人8人的分别,反而不敢置信的打量着面无表情的桑德斯。“桑德斯大人竟然收徒了?而且还是个学院派?!简直难以相信,我刚才是在做梦吗?”

  桑德斯瞅了尼斯一眼,平平淡淡毫无波澜的一眼,却让尼斯瞬间收起浮夸,一脸的战战兢兢。

  “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桑德斯道。

  尼斯猛地点头:“咳咳,既然蛮荒号已经到达目的地,那我们就让这一届的天赋者登舱吧!”

  安格尔随着一众天赋者登上了蛮荒号。

  或许是这些天被关在帐篷里太束缚,众人登艇后自发的聚集在蛮荒号的甲板上,迎着高空凛冽的寒风,各自为阵,享受难得的自由时刻。

  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蒸汽飞艇,对于它为什么能飞到天空中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术法,有人说是炼金,还有人说是魔能阵,吵吵嚷嚷的好不热闹。

  “我觉得都不是。”赛鲁姆抱着心爱的厚皮书,一脸严肃的说。

  “那你觉得为什么它会飞起来呢?”娜乌西卡靠在甲板的凭栏,一边抽着烟枪,一边漫不经心的询问。冽冽寒风吹起她的长发,肩膀上的鳞甲也窸窣作响。

  “我也不清楚,但我猜测,可能是和钟表一样,靠着某种联动装置飞起来的。”赛鲁姆道。

  娜乌西卡:“你觉得呢?安格尔?”

  安格尔不置可否的回道:“或许赛鲁姆说的是对的。”

  但并不全对。蒸汽飞艇的确有机械的一面,但想要保持如此稳定与高速的移动,肯定也有神秘侧的一面,安格尔暗忖。

  娜乌西卡听出安格尔话里的敷衍,但没人会在意。大家聚集在甲板上吹吹风,本就没有预设目的,话题也不过随意聊聊。

  “哈欠——”赛鲁姆一个大喷嚏:“这里的风好大,再吹下去要生病的。”

  看着鼻涕已经落下来的赛鲁姆,娜乌西卡摇摇头:“看来你和安格尔,都需要多锻炼一下了。”

  安格尔也觉得很冷,听到娜乌西卡的话,不禁有些赧然。

  安格尔从兜里掏出一张绣有家族狮心标志的手帕,递给赛鲁姆:“擦一擦,风的确有点大,要不我们先回去。”

  赛鲁姆点点头,比起吹风他更想回房看书。安格尔私心也不想待在甲板上,且不说风大不大的问题,光是周围天赋者无所不在的指点,不管有没有恶意,都让安格尔不舒服。

  “我可不回去,难得放风一次,不抓紧时间享受,那多没意思。”娜乌西卡道。

  安格尔与赛鲁姆离开后,在充满机械风格的走廊里穿梭。以往野蛮洞窟招收的天赋者都是好几人一个房间,但这一次桑德斯招收的天赋者除开安格尔外,一共只有9人。所以野蛮号上的房间倒是多出来不少,故而一人一房间。赛鲁姆和安格尔的房间分别在不同层,安格尔在上层,赛鲁姆在下层。

  与赛鲁姆在楼梯间道别后,安格尔远远就看到有一道矮小黑影站在他房间门口。

  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只幼小的魔隼。

  这只幼小魔隼是金喙黑羽血目,看上去十分漂亮。安格尔正待研究它为何站在门口时,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魔隼口中传出来:

  “安格尔,这只魔隼是我的炼金魔宠,你跟着它到我房间。”

  声音是桑德斯的,安格尔不知道导师找他何事,但他一点也不敢怠慢。将托比放回房间后,安格尔便跟着魔隼急匆匆的离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