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89节 永无崖岸的时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桑德斯的解释,安格尔大致明白了。也就是说,必须要有沾染魇界气息的东西,才能作为引子。以便再次进入魇界时,可以顺着气息去到原本的地方。

  不过比起这个,安格尔更在意的是,为什么桑德斯说他的引子,是灵魂上的伤口?

当初他在帕特庄园测试天赋时,不是真进入,而是灵魂进入吗?那导师为什么是真  进入,还留下了鲜血?

安格尔将这个疑惑询问出来,桑德斯笑了笑:“这个与你的天赋有关,暂且先放着,等进入魇界后,我验证一件事  再行告诉你。”

  桑德斯:“在进入魇界之前,我先给你说明此次冒险的目的地。”

  桑德斯拿出一块透明的水晶球,将之放到桌面,手掌在水晶球表面轻轻一摩擦,一道光辉便从水晶球中闪现出来。

  桑德斯示意安格尔过来观看。

  安格尔走到桌前,往水晶球中看去。发现水晶球里竟然出现了一幅幅画面,就像是用全息平板摄录出来的照片一般。

  水晶球内的场景是一片荒芜的废弃建筑,所有的石料与台阶,都被厚厚的一层苔藓覆盖,只能隐约看到曾经的繁华。画面不停的游移,更多的废弃建筑出现在眼里,连绵不断的建筑就像是被时光定格了一样,带着斑驳的痕迹与大自然融合。

华美的雕像残了臂,精致的瓦檐惹了灰白底嵌金的喷水池只剩下青苔一片,拱柱宫  也是破烂成碎块。

如果有废墟好者,或许会  死了这里,因为它凝固了曾经的繁华,就像人类的未来。仔细的去看,甚至能联想到那一幅幅华歌艳丽的画面,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

“这里是一座远古巫师建造的遗迹,就在古曼王国的腹地平原之中。它是谁建造的,名字叫什么,已经无法得到考证,遗迹里的残留也在数万年前刚刚出土时,被扫  一空。现在这里被人称为:花园迷宫。”桑德斯微微感慨:“在我还没有晋级正式巫师前,曾经到这里探索过,也是在这里,我第一次进入了魇界。”

  “那一次魇界的入口偶然出现在花园迷宫,我无意间踏入其中。魇界里的花园迷宫并不是废墟,而是一座完整且精美的庞大城池。”

  “在那里我遇到了一只强大的魔物,生死攸关的时候,我躲入了城里的下水道。”

  桑德斯说到这时,突然转了个话题:“知道为何它现在被人叫做花园迷宫吗?”

  桑德斯并没有等安格尔说话,便自问自答的道:“因为这座废墟的下水道,是一座庞大而瑰丽的迷宫!”

  “我被魔物追杀时,踏入了下水道。虽然暂时躲开了魔物的追击,但其实比起先前的魔物,在下水道里出现的生物更加的恐怖。而且,我一进入下水道,就发现自己落入到迷宫之中,完全找不到离开的出口。”

  “迷宫中怪事连连,魔物遍地。我小心的躲避,再加上一点运气,我坚持到了通道再次出现的那一刻,从魇界离开了。”桑德斯顿了顿:“至于我说的那本特殊的引导法,正是在这座下水道迷宫中。”

  桑德斯说的很简单,许多细节都省略了,但安格尔仍旧能从那模棱两可的话语中,听出其中的惊怖与危险。

  “这一次,我会与你一同前往。纵然有引子在手,但我们两人一同进入魇界,并不会分在一起,而是被随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我会给你几个坐标,你尽快找到任一坐标,躲入其中。我会按照顺序,一个一个坐标过来寻你。”桑德斯脸色郑重道:“从我们进入魇界开始,到我找到你之前。这段时间你必须单独应付,是你最危险的时期。”

“以你的  手,也别想着遇敌硬碰硬。尽量靠智慧来度过这段时期,明白吗?”桑德斯道。

  安格尔深吸口气,在心底暗暗鼓舞自己:我可以的!

  “明白了吗?”桑德斯再次问道。

  “明白了!”安格尔毫不犹豫的回答。

  桑德斯满意的点头,指着水晶球里的画面道:“那好,记住这几个坐标,记好位置后,我们准备进入魇界。”

  安格尔虽然答的很果断,但实际上他如今的脑海思维杂乱,心绪不宁,典型的事前紧张症。而且,各种不好的后果一股脑的冲进心底,不思成功,先虑失败。

  安格尔这种状况说好听点,叫做思虑周全,心细如发说难听点,就是软弱!

  安格尔自己看的很明白,他想要在这个世界走的更远,必须克服软弱!所以哪怕脑海里浮现再多的恐怖后果,他都没有开腔示弱。

在桑德斯的眼中,安格尔表现的很淡然,表  如常。倒是让他高看了一眼,这种临危不惧的精神,也是成为巫师的必备要素之一。

  等到安格尔将每一个坐标记清楚,并且将坐标附近的地标建筑在脑海还原多次,确认不会找错地方后,方才向桑德斯点头示意。

  桑德斯这时从空间软囊里拿出当初在芭比餐厅得到的扭曲巴原虫。

桑德斯将扭曲巴原虫放到装有他鲜血的玻璃瓶中,不一会儿,扭曲巴原虫便开始吞食起鲜血来。当最后一滴鲜血被巴原虫吞噬殆尽时,一股诡异的波动从巴原虫  上往外散开。

“在进入魇界之前,我最后说一次。这次的冒险,很有可能一无所得并且还会有  陨的危险,你可做好心理准备。”桑德斯道。

  安格尔咬了咬牙:“做好心理准备了!”

  桑德斯满意的点点头。

  这时,安格尔突然道:“导师,我们在这里进入魇界,出来的时候会不会地点不变啊?飞艇在飞,魇界的通道位置却不变,那等我们出来后,岂不是直接出现在半空之中?”

  安格尔的问话让桑德斯一阵失笑:“这一点你别担心,魇界之所以非常特殊,还有一点,便是其时间流速和所有世界都不一样,那是一个时间永无崖岸的世界。”

  时间永无崖岸,来去只在一瞬。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