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90节 初入魇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时间可以绝对静止吗?这个安格尔不知道,但他知道时间在达到一定条件下,可以相对静止。但魇界本  的时间流速还在持续,现实界却进入时间停滞,这完全违反了安格尔的物理认知。

  这种奇异的现象,到底是因为物理法则的不同,亦或者魇界其实并非和现世界处于同一时间线?

安格尔的思虑只有短短几秒,这时,桌面上扭曲巴原虫  上的波纹不停散发,并形成蛛网样的裂纹慢慢向外蔓延。那种延伸的纹路,就像是用一把锤子,把空间像玻璃片一样打出碎纹。

  桑德斯眼睛微微一缩,从衣袋里掏出一把利刃,飞快的将扭曲巴原虫切成两截,一截丢给安格尔,一截自己捏在手中。

“时间到了!往空间裂纹上撞!”桑德斯一个翻腾,冲了过去:“这半截巴原虫贴  带好,那是我们回到现实的凭证!如果弄丢,将迷失在魇界。”

桑德斯的半个  子消失在“蛛网”中,“记住,去坐标点等”

安格尔见状,头脑里一阵空白,魇界的时间和现世的时间流速不一样,安格尔生怕因为他进慢了而与桑德斯错过。所以他什么也没有想,直接一个纵  冲进空间裂纹。

就在安格尔触碰到那裂纹时,一阵奇怪的发麻感,从安格尔的头皮开始往全  蔓延,经过脖子、双手、

  口、腰胯、最后蔓延到脚尖。

  当麻意消失时,安格尔感觉自己像是脱了一层皮,又像是蜷缩在子宫里的婴儿,破开羊水后开启新生。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安格尔还待回味时,发现自己已经双脚着地。

  想起导师反复提起“魇界很危险”,安格尔立刻将回味余韵打断,瞬间睁开眼睛打量四周。

  乍一睁眼,安格尔就被吓了一跳。

  一张怪异的大脸映入他的眼帘,眉毛是两点缨红,眼睛恍若铜铃却只一目,无鼻梁只有两个鼻孔,有浓密的白胡子,嘴巴被胡子完全遮挡。最重要的是,对方只有头颅,没有四肢,也没有躯干,但它光是一个头颅,就比安格尔还高。

  那张大脸疑惑的盯着安格尔,时不时的还蹦跶一下,安格尔甚至都不知道没有四肢它是怎么蹦起来的!

头颅怪看上去对他十分好奇,蹦跶着靠拢他。安格尔则随着它的  近,自己慢慢的往后退。

突然,安格尔发现自己后背触碰一个温软的墙壁,安格尔下意识反手一模,发现竟然隐隐有  度传来。

安格尔蓦然怔住,这种触感他一点点的转过头,当看到后还有一只头颅怪时,惊恐的心  无以复加。尤其是,安格尔发现自己的手,还放在头颅怪的脸蛋上!

两只大脸怪一前一后的包围住他,安格尔只感觉  哭无泪。他的运气怎么那么烂,刚一进魇界,就碰到了魔物!而且,还恰好出现在两个魔物的正中间!

  看着两只魔物慢慢靠近他,安格尔虽然不清楚它们的战力,但他深知自己一点战力也没有,也没有托比可以英雄救“美”,所以安格尔只有一个选择:转头就跑!

当安格尔寻了一个空隙,冲出包围圈时,安格尔立刻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他发现自己的体似乎没有重力一般,步子稍微跨的大一点,就飘到了半空中。这和当初在帕特庄园测试天赋时的  况,一模一样。

  在这关键时刻,安格尔也无心探究为何他会漂浮,而是一股脑的往更高处窜,他就不信那两只魔物还能飞起来!

当安格尔飞到十来米的半空时,才发现自己  处的地方很奇怪,头顶竟然不是天,而是厚厚的石壁。

  看着那厚厚的石壁,安格尔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他该不会直接传送到下水道的迷宫中了吧?!

  安格尔深吸口气,自我安慰道:不会的,肯定不会的。他现在一定在一座室内的建筑空间里。一定是这样的!

安格尔低头往大脸魔物的方向看去,意外的发现,那两只魔物竟然完全没有追逐他,只是停留在原地,一脸疑惑的看着安格尔,一副“不懂你为什么要跑”的表  。如果标点符号能具象化的话,安格尔相信两只大脸怪的头上一定冒着三个大大的问号。

  “咦,奇怪。怎么魔物不追过来呢?”安格尔停在半空中,疑惑的暗道。他记得桑德斯导师说过,魇界里所有的活物,会疯狂的追杀外来者。那这两个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副完全不为所动的状态,该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发现俩魔物不来追逐,安格尔也懒得去想原因了,而是开始观察周围的状况,寻找地标建筑,以便早一步到达导师安排的坐标。

  安格尔在空中四处瞭望,让他失望的是,周围竟然全是高大的石壁,头顶是石壁,左右是石壁,唯有一条通道连接前后。

  这种布局,让安格尔更加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直接被传送到迷宫中了?

如果真的在下水道的迷宫里,那他就真的中大奖了。桑德斯给安格尔留了7个坐标,其中6个坐标都非常好找,在地面上,而且附近有很明显的地标建筑。唯有1个坐标,是在地下的迷宫中,而这个坐标就是  迷宫的中心位置,这个位置恰好是迷宫的出口,也是那本引导法所在之地。

迷宫的通道变幻莫测,其中魔物数不胜数。桑德斯可以靠着实力碾压,但安格尔却不行。所以桑德斯虽然将迷宫中的坐标告诉了安格尔,但他压根没想过,安格尔会运气糟糕到初始位置就在地下迷宫中  安格尔沿着两只大脸怪的背面通道飞去,才飞没多久,光线便莫名的消失,周围黑幽幽的,伸手不见五指。安格尔稍微在半空中停了片刻,就发现自己连方向都分辨不清了。

  他从哪个方向过来的,他也没个准。

  安格尔心如擂鼓,在绝对的黑暗中,就连体内血管流动的声音,都仿佛大河奔腾般轰隆作响。

  安格尔记得头顶的石壁是光滑的,他决定先往上飞,飞到石壁处,有凭依后在摸索前进。他不敢保证头顶石壁上没有魔物,但他相信地面遇到怪的几率一定更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