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92节 发光的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留下来”、“不要走”、“快来陪我”……

  明明这些花朵没有说出任何有逻辑的话,全是莫名其妙的哭笑声,但安格尔他却能从花朵发出的声音频率里,听出一丝情绪!

  要他留下来的情绪最多!

  具体让他留下来做什么,安格尔却听不出来,只是从那平和的声音频率里听出,这群花朵似乎并无恶意。

  “你们要我留下做什么?”安格尔试探着询问了一句。

  花朵却没有作出回应,依旧不停的散发着要他留下来的情绪。

  这时,安格尔又感知到一道情绪,那道情绪很复杂,带着惋惜的口吻,“要是没有光,就能把他留下来了”……

  也就是说,刚才他出现“上不着顶”的状况,原来全是这些花朵搞出来的?

  安格尔也不清楚这些花到底是魔物还是奇怪的植物,但不管是什么,他现在还是先离开为好。

  虽然他感觉不到花朵的恶意,但天知道是不是故意装作无害,让他放松警惕的一种陷阱。在金雀帝国就有一种散发诱人香气的霸王花,用香气招来生物,引诱上钩后,直接吞食化渣。

  安格尔拿起手电,朝着来回两方照了一个遍,反正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连来时的方向在哪都不清楚了,索性随便找了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一路上,安格尔都能听到地面花朵散发的情绪,偶尔还有一阵香风吹来,让他产生微微眩晕感,不自觉的在原地打了个转——

  这就是“鬼打墙”的真相了吧?果然是这些花朵在搞鬼。

  好在有手电筒,安格尔一路上就算被花朵“暗算”,倒也没有迷失方向。

  “不过这暗算次数也太多了吧?”安格尔在心底暗忖。光是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就被暗算了好几次。就像是花朵在可以阻拦他前进一样……

  飞了大半个时辰,安格尔还是没有看到尽头,除了地面无边无际的花丛外,他也没有看到其他魔物。

  一路上,安格尔也在思索,这里到底是不是地下迷宫?导师现在在哪?那些花朵为什么要让他留下来?所有的问题都没有答案,只能平添忧虑。

  不知过了多久,安格尔总算看到了尽头。

  看到尽头,代表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尽头是一座墙。四周并无他路,也就是说,他选择的方向似乎是错的。

  离墙还有数百米远的时候,安格尔拿着手电筒晃了一下,莫名的眼前似乎闪过一道光。

  安格尔带着疑惑,照向闪光的地方,似乎发光点就在那堵墙上?安格尔原本看到前方无路时,就打算回转方向的,但这闪光的出现,把他的好奇心也给提了起来。

  反正前路迷惘,说不定这闪光的东西是什么宝贝呢!桑德斯不是说过,所有从魇界离开的巫师,没有一个不对魇界抱以贪念,可见魇界中珍宝就算不是俯首即拾,也比其他地方多很多。安格尔带着这个美好的愿景,一步步的靠近那堵墙。

  当安格尔飘飞到离尽头约莫百米处时,已经在远处可以隐隐看到墙壁上流光闪烁。

  闪光处是壁面,安格尔猜测或许是夜明珠、萤石一类的东西?

  如果是这两样东西,倒是不怎么值钱。安格尔心中道。

  就在安格尔继续往前飞了约莫十米,一道诡异的波频突兀的传入安格尔的脑海里。

  那道波频一开始还只是嗡嗡作响,但没过几秒,频率突然加快速度!不一会儿,频率就加速了数倍之多!

  加速数倍的频率,完全媲美极端的波能武器!瞬间就从耳膜传入脑海,安格尔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秒就感觉大脑要爆炸般。

  这是一种精神意志上的摧残,和先前安格尔测试精神力数值到达极限时的感觉相似,但痛苦的倍数却是数倍、甚至数十倍!

  脑浆就像是在开水中沸煮,滚滚的冒着浓烟。痛苦的感觉难以言语,就像汹涌的潮水,一的掀起巨浪,安格尔以为已经到达痛苦的极限了,但下一秒钟又掀起比先前更高的浪头。

  “啊啊啊——”

  安格尔不停的惨叫哀嚎,到了后来,他甚至连身形都无法控制,在无边痛楚之中,直直的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原本安格尔在十多米的空中,哪怕自身重力减轻,但这么结结实实的摔下去,以他的身板也绝对吃不消。

  眼看着危局将临,安格尔的正下方突然无端钻出一截截绿色藤蔓,这些藤蔓在破土后立刻开始扭曲变形,几乎是瞬息之间,就编织出一个网状的兜床。

  安格尔直落在藤蔓网之中。

  有藤蔓做缓冲,安格尔落地时已然没了冲击力,最终毫发无损。

  当安格尔躺在地上痛苦的打滚时,藤蔓又慢慢的开始变化,就像是绳子一样,将安格尔的手脚绑缚住,远远的拖离至那堵墙的百米之外。

  奇怪的是,当安格尔远离那堵强时,他大脑里的痛楚感竟然有了偃旗息鼓的势态。

  大脑的痛苦在略微减弱,安格尔这才喘回气。就在刚才,他甚至觉得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在最痛苦的时候,他的眼前一片黑暗,过往的生活画面一幅幅的出现在脑海中,他甚至回忆起婴儿时的场景,这已经是死前的征兆!

  那短短几秒钟,安格尔就从元气满满,变成如今浑身脱力、精神接近崩溃的状态,可见这一次的危机有多么严重!

  等到一切回到平静,安格尔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但全身的力气刚才已经耗尽,如今的他连捏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

  刚才他虽然痛苦不堪,但他还是记得是某种藤蔓“救”了他。安格尔也不知道那藤蔓是“救”他,还是有其他想法。他甚至不清楚,藤蔓的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操控。

  但被救是事实,安格尔忍住疲惫的精神,略微说了句“谢谢”。

  没有人回应。

  这很正常。藤蔓又不会说话。

  波澜起时躁动,波澜息时倦怠。安格尔如今的精神在自我恢复中,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开始自然而然运作,安格尔的思维开始陷入迷糊中,眼睛也慢慢的朦胧起来。

  在彻底的昏睡前,安格尔隐隐的看到,一朵同样长着嘴巴的,但花瓣颜色恍若星空般绚烂的花朵出现在他面前……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