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00节 到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巫目鬼不知什么原因消失,安格尔原本打算转头离开,但他转头又能去哪?无论他跑到哪,最终还不是要到迷宫中央的出口。

  现在巫目鬼已经不见了,安格尔猜测青年桑德斯或许在中招后,使出压箱底的招式惊走了巫目鬼。如果真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么反而这里是最安全的路。

  安格尔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不甘与软弱。迈着略坚定的步伐,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在靠近青年桑德斯的位置时,安格尔稍微放慢了脚步。

  短短一日不见,如今的青年桑德斯伤痕累累,比起昨天与蓝色巨人战斗时,更加的残破不堪。看着如此重伤的青年桑德斯,安格尔心中还略微升起一丝愧疚,这一路他没有遇到魔物,或许真的多亏了他战斗在前线。

  安格尔摇了摇头,心中虽有怜悯,但可完全没有救助他的打算。昨天还对他喊打喊杀,安格尔差一点就死在他的手上,对于这种人他除了天性上的怜悯外,没有其他任何同情的意思。

  青年桑德斯闭上眼一动不动,他的手杖散落在一边,那把让安格尔确认他身份的匕首也落在地上。

  为了以防青年桑德斯在装昏迷,安格尔挪着微小的步伐靠近他,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地上的手杖与匕首全部拿到手中。

  没有武器的威胁,哪怕青年桑德斯在装昏迷,他打不过对方,但要逃走也比先前要轻松许多。

  拿到武器后,安格尔再次看向青年桑德斯,对方还是没有动弹的迹象,安格尔甚至隐隐发现,他的胸腹处甚至没有起伏。

  难道死了?!

  安格尔一边拿起武器,一边伸出手指缓缓放在他的鼻孔处。

  没有任何呼吸!真死了!看着他心脏处的大洞,经受如此重伤,能活着才怪……

  安格尔这时才稍微松下紧绷的身体,对于青年桑德斯他还是有一些畏惧的,但既然对方死了,他也不用担心被他追杀了。

  不过,安格尔心中却还是有些隐忧。这个青年桑德斯到底从何而来,他和安格尔记忆力的桑德斯导师到底有什么关系?如果说他就是真正的桑德斯,那么他死了,安格尔担心没有桑德斯的指引,他会不会被永远留在魇界?如果说,他不是真正的桑德斯,那么他又会是谁?为何面容、声音、贴身物品都和桑德斯一模一样呢?

  安格尔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青年桑德斯又死了。就算没死,他也是个聋子无法回答。

  算了,安格尔也不纠结这些了。就当这个人是桑德斯的投影吧,这样他去到迷宫中央,还能等到真正的桑德斯。要不然,他就只能在魇界里等死了。

  想通后,安格尔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青年桑德斯的尸体边蹲下,默默的搜身,反正都死了,东西留着也没用,还不如便宜他呢。但上下搜了一通,就连内裤里都没有放过,安格尔却没有搜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安格尔只能耸耸肩,好在还有两把武器。

  安格尔离开前,深深的看了眼地上的尸体,最终微微感慨一声,转头离去。

  在安格尔离开不久,青年桑德斯的尸体突然生起变化,其轮廓从实线缓缓变成虚线,慢慢的化为烟雾,消失在原地,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世间一般。

  安格尔走的很顺利,在转过好几道弯,就远远的看到迷宫中央的最重要标志,一座正在撒尿的小孩雕像喷水池!安格尔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竟然没有遇到任何一只魔物,就如此顺风顺水的到达了目的地?!

  安格尔前后左右的望了一遍,空空荡荡一片,还是没有魔物的踪影。

  那些巫目鬼到底去哪了呢?先前安格尔还目睹到几只巫目鬼在和青年桑德斯战斗,就算被青年桑德斯“绝地反击”惊走了,但巫目鬼可是群居魔物,怎么就一只都不出现呢?

  虽然没有魔物,安格尔也不用面对危险,但安格尔总觉得有些东西不受掌控,这让他有失措的不安感。

  安格尔一步步的往撒尿小孩的喷水池走去,这最后一截路,竟然也没有魔物出现。

  安格尔顺利的到达喷水池,在池边安格尔能清晰看到撒尿小孩雕像的表情,还有水池里浅浅一层漾着波光的粼纹。

  竟然真的到达这里了?在从大嘴花那里得知,自己身在地下迷宫时,安格尔就没想过会成功抵达迷宫中央与桑德斯汇合。但没想到,他真的到了这里,甚至……比桑德斯来的还要早。

  安格尔环顾四周,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虽说他没有看到魔物,但还是要熟悉地形,要不然真有魔物来袭,无论是逃跑还是潜藏,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这片区域一眼可望尽,并不太大,除了正中央的撒尿小孩喷水池外,就只有周围的四根长椅。至于桑德斯说的离开下水道迷宫的出口,以及那本奇异的引导法,安格尔并没有发现。

  “奇怪了。”明明这么小的地方,导师说的引导法在哪呢?不是说好的是一本书吗?怎么什么也没看到?难道是藏在某个角落?但这周围都是平坦的地面,并没有藏匿的空间啊。安格尔带着疑惑,绕着四周转了转,结果正如他先前所料,并没有任何藏匿东西的空间。

  这片区域唯一比较扎眼的,便是撒尿小孩的雕像。安格尔用探究的目光看去,作为一个贵族子弟,对于艺术的鉴赏力安格尔自然是有的,眼前的雕像雕刻的非常传神,绝对是出自名家手笔。

  光着屁股的小孩一脸欢笑的用手扶着小弟弟,一道水从小弟弟里喷出来,然后融入喷水池中。这是雕像无论是皮肤的皱褶,发丝的纹理,无一不彰显着大师级的雕刻技艺,再加上其有趣的创意,让看到这座雕像的人都忍不住会心一笑。

  整座雕像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座严丝合缝的精致艺术品,并无异常的地方。安格尔来回看了好几遍,也没有看到能藏匿书籍的地方。

  那么就奇怪了,桑德斯说的引导法和迷宫出口都在哪?整片区域他都找了一遍,除了——

  安格尔将目光再次放到喷水池上,暗忖:难道还藏到水里不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