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12节 回归巫师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一阵失重过后,奇怪冗杂感袭来,从顶贯尾。

  比起进入魇界时的麻痒感,这种冗杂感带着浓浊氛围,就像是把清水与浊水混淆在一起,让人莫名觉得不舒服。

  安格尔暗暗猜测,他进入魇界的时候是灵魂离体,脱离了肉身束缚,所以才有麻痒的感觉。但回到巫师界,却是灵魂倒灌入中,原本清灵的灵魂重回浊体,有莫名其妙的冗杂感倒也正常。

  当和灵魂彻底圆融的交合在一起时,安格尔缓缓睁开了眼。

  “唷,安格尔小弟弟的兴趣不错嘛,还带了两幅画回来。”芙萝拉清脆诡魅的声线回荡在房间里。

  画?安格尔低下头一看,自己正坐在地板上,两腋各夹着一个画框。正是他从那条长廊里拿出来的两幅画。一副《星空下的旅人》,一副《牧人挤奶图》。

  安格尔没空检查画,此时他脑海里回荡的全是那只抓住它脚踝的手。

  安格尔抬起头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正站在芙萝拉身边,状态看起来虽有疲惫,但总体看上去还不错,只是衣服有些凌乱。

  “导师,那最后出现的是……魔物吗?”安格尔迫不及待的问道。

  如果是魔物,为什么最后抓住他脚踝的是人手?所以那魔物是人吗?还是说,那个‘人’其实也像青年桑德斯那般,是某个巫师的投影?

  桑德斯沉思片刻,似乎在回忆先前离开魇界时的遇袭事件。

  半晌后,桑德斯才缓缓开口道:“我也不清楚,没有看到它的真面目。不过……能如此遥远的击碎悬狱之梯,来者绝对不简单,或许已臻传奇。”

  “什么?!悬狱之梯都被打碎了?”芙萝拉惊呼出声,她也和桑德斯去过‘花园迷宫’奈落城,很清楚悬狱之梯代表了什么!

  “悬狱之梯是什么,是那条黑暗中的梯子吗?”安格尔还不明所以。

  “呀咧,你竟然不知道悬狱之梯?听你这么问,难道你没有和导师一起去悬狱之梯?”芙萝拉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安格尔,没有和桑德斯一起,那该不会是一个人就闯到了悬狱之梯吧?

  桑德斯轻笑,对芙萝拉道:“其实,安格尔比我先到悬狱之梯,我也是在最后一刻才看到他。”桑德斯说完后,又转头对安格尔道:“没错,悬狱之梯就是你走的那条黑暗中螺旋向上的阶梯。其实那是个巨大的监狱,一路上你肯定也看到很多房间,那些都是犯人的房间。你如果仔细看了书房里的书就会知道。那座书房的主人,其实是那座监狱的监狱长。”

  芙萝拉惊疑的绕着安格尔走了好几圈,口里不停的发出“啧啧”声响。

  “看不出来啊,安格尔小弟弟竟然能独自闯到悬狱之梯,果然是运气逆天啊。看来导师收下你是个非常聪明的决定呢,在你身边连我们的运气都好上许多。”芙萝拉夸张的说,“行吧,哪怕你以后走学院派巫师,我也不阻拦你了!你就当个运气宝宝就行了,收获让我们来!”

  桑德斯似乎也很认同芙萝拉的话,对安格尔这个新收的学生十分满意,看安格尔还一脸未回神的表情,淡淡道:“最后袭击的魔物是什么,你也不要去想太多,至少现在我们已经离开魇界了。短期内,也不可能再去魇界,那魔物之事我自会去了解的。”

  说到这时,芙萝拉也道:“能将悬狱之梯击毁的魔物,也不是我们能惹的起的。反正都已经出了魇界,你就放宽心。”

  “对了,导师这次去拿那本引导法,结果如何?”芙萝拉转头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芙萝拉说的是什么。

  芙萝拉看桑德斯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

  “果然又忘了!”芙萝拉耸耸肩,表示在意料之中。

  “的确忘了。”桑德斯坐回书桌前的椅子,回忆着魇界的经历。他被屏蔽的年少时记忆想了起来,在大厅里的一切事情都想的起来,除了……那本引导法。

  他现在甚至连那本引导法的名字是什么,都记不起。

  这时,桑德斯发现芙萝拉正饶有兴趣的在看安格尔带回来的两幅画,看着那两幅画,桑德斯想起在离开魇界时,似乎为了实验安格尔的天赋,让他把所有特殊物品都带上,其中应该有那本引导法吧?

  桑德斯正想询问,却发现安格尔还处于恍惚之中。桑德斯想了想,也没有打扰安格尔,干脆直接用术法探究起安格尔身上携带的物品。

  在“真视之眼”的波动下,安格尔全身上下所有东西一览无余。

  除开衣物外,安格尔身上携带的东西也挺多的。桑德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安格尔挂在胸前的玻璃球,这个玻璃球很普通,并非魇界之物。

  除了那玻璃球外,便是其衣兜里的药水瓶。

  药水瓶中有深黑色的药剂波荡,仔细去看的话,还能在漆黑中看到一丝幽蓝。如果将玻璃瓶的盖子打开,必然能感受到如寒冬般凛冽的气息。

  “看来安格尔的魇魂体果然有异,不仅将两幅画全全带出来,就连凛夜药剂都带出来了。”

  看到凛夜药剂,桑德斯更期待起其他物品来。

  安格尔放置凛夜药剂的衣兜里,还有一个铜质怀表,桑德斯瞄了一眼就不在关注。这个怀表他曾经看安格尔用过,并非魇界之物。

  桑德斯继续往下看,在安格尔的腰间他看到了那把短杖与匕首。

  桑德斯伸手一挥,短杖与匕首便从安格尔腰间落下,齐齐落入他手中。

  芙萝拉这时也看过来:“这不是荆棘蔷薇匕吗?这把匕首怎么在安格尔身上。咦,这把短杖……好熟悉,好像是我们组织的制式法杖?”

  桑德斯没有向芙萝拉解释这两把武器的由来,而是继续看安格尔身上的物品。

  桑德斯用真视之眼将安格尔从头至尾再次扫描了一遍,却再无其他发现。

  “难道,安格尔也没有办法将那本引导法带出来?”桑德斯最终只能叹了口气,看来那本引导法真的与他无缘啊。

  真视之眼的术法波动,桑德斯并没有刻意隐瞒。所以芙萝拉在感受到后,也大大咧咧的扫描了安格尔一遍。

  “啧啧,安格尔身上的东西还不少嘛!凛夜药剂?咦,怎么来的?难道是格蕾娅给的?这怀表那么破旧还在用……”芙萝拉对安格尔身上存放的物品点评一番,最后以一道诡异的笑声结束:“嘻嘻嘻,其实咱们的小少年,身材还挺有料的嘛!”

  安格尔如今还没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人看遍了。如果他能听到芙萝拉的话,估计也会庆幸……无论是全息平板,亦或者天外之眼,都没有被他们发现异状。

  “那本引导法没有从魇界带出来,看来安格尔的引导法着落,又要另想他法了。”芙萝拉感慨道。

  桑德斯没有说话,这一次安格尔的天赋已经带给他很大的惊喜,从魇界带出特殊物品两件——凛夜药剂、以及黑色短杖;普通物品则全部带了出来。这比起他以往的战绩,好了不知多少。

  看来他的猜测或许真没错,魇魂体如果有等级区分的话,安格尔魇魂体等级肯定比他高。

  “引导法没有带出来也无妨,只能说无缘吧。等回了野蛮洞窟,让安格尔去申请《蒙托斯八面引导法》吧。”桑德斯道。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安格尔突然插口道:“欸?蒙托斯八面引导法?我不用学奇点散射冥想法了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