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15节 凛夜药剂的副作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安格尔坐在一边的凳子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从测试时的痛楚中回过神来。

  安格尔从口袋里拿出凛夜药剂,思忖着要不要现在就把它喝掉。

  凛夜药剂,是一种初级药剂,但其制作难度比中级药剂还要高,材料更是珍贵无比,哪怕是精研炼金术的巫师,在制作凛夜药剂时,都十分容易失手。只有如“秘银变革者”杰拉尔一流的炼金术士,才有不俗的成功率。因其制作难度之大,凛夜药剂就算在天空拍卖会上,都很少见。

  这时,桑德斯已经停下笔。偶然间看到安格尔扭开药剂瓶盖,闻着那沁凉入骨的气息,一脸纠结不已的表情。

  “凛夜药剂可以增加2点精神力上限,不过其实是透支精神力潜力的一种药剂,我劝你暂时不要服用。”桑德斯道:“当然,如果你觉得你的精神力数值已经再也无法提高了,服用这瓶药剂也无妨,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妨碍。但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再提高精神力数值,那么就先放着,以后再服用也可以。”

  凛夜药剂是透支精神潜力的药剂?安格尔还是第一次听说,书上对凛夜药剂的介绍,只是说可以增加2点精神力上限,倒是没有介绍为什么可以凭空增加上限,原来是因为透支了潜力。

  如果一旦将潜力透支完毕,以后就算碰到机缘,可以增加精神力数值,也会因为潜力耗尽,无法再有提升。不过这种能提升精神力的机缘少之又少,对于90的超凡者来说,有凛夜药剂都会直接服用。

  如果在去魇界之前,安格尔拥有凛夜药剂,桑德斯也不会阻止他服用。但一想到魇界里的那座神奇的墙,他便忍不住开口劝阻安格尔。那堵墙如果真的能继续提升精神力,那现在服用凛夜药剂透支潜力,就是得不偿失了。

  安格尔听完桑德斯的话后,脑海里也浮现出那堵魔食花守护的墙。

  对于这座神奇的墙,安格尔其实也隐瞒了很多讯息,譬如墙上面的纹路,以及他用全息平板摄录下来的画面……

  想起全息平板,安格尔突差点忘了一件事。他自己以灵魂状态前往魇界,全息平板算起来应该是虚无的,也不知道在魇界里录的影片以及拍摄的照片有没有保存下来。

  如果没有摄录成功,安格尔肯定要心疼好久。不说那墙上的花纹、悬狱之梯里搜刮的羊皮纸,光是那监狱长地下密道里的炼金秘籍,他就万分舍不得。

  安格尔决定了,等回到寝室就立刻打开全息平板确认摄录成功与否!

  既然桑德斯都在劝阻他,安格尔自然不会一意孤行,从善如流的收起凛夜药剂。这瓶药剂他是暂时不打算喝了,如果可能,他倒是希望有机会给里昂哥哥,说不定有了这瓶药剂,里昂能提升到10点精神力数值,到时候帕特一家两位超凡者,想来在金雀帝国的话语权也会提升不少!

  收起凛夜药剂后,安格尔恭谨的站到桑德斯面前。

  “不知导师叫我来所为何事?”

  桑德斯:“你开始尝试冥想了吗?”

  安格尔摇头,有点羞赧的道:“昨天太累,回去就睡着了。直到先前才起床。”

  “没有就好。”桑德斯将桌上的笔记本递给安格尔:“这上面有一些我关于这本引导法的推测,以及修习引导法需要注意的地方,你拿着吧,进行引导法修行时可以参照一下。”

  安格尔接过笔记本,略微一翻,就看到原本他默写出来的《奇点散射冥想法》旁边,多了无数的蝇头小文,这些蝇头小文全是桑德斯自己修行时的经验心得。

  他只是看了一小部分,就能看出这些经验心得的珍贵之处!有了这本注解,安格尔相信自己修炼起来,绝对会少走很多弯路!

  安格尔激动的向桑德斯道谢,后者却是摆摆手。

  “作为你的导师,我希望你能走的更远。”桑德斯顿了顿:“这些心得,比起你带回来的这本引导法,实在算不的什么。这本引导法的价值你也知道,以巫师界的交换原则,你将他给了我,我可以为此满足你一个愿望。”

  “没有导师,我也不可能知道这本引导法的存在,也不可能去到奈落城。就算是等价交换原则,导师的情报也算是交易的一环了,再加上我还能得到导师的教导,所以不用再有多余的报酬了。”安格尔这番话却是说的很诚挚,一开始拜在桑德斯门下,他其实有忐忑的,如今心结已经解开,对于这个导师,他也开始正式的承认。

  天地君亲师。乔恩这些年的教育,不仅让他在博采本土文化的同时,也吸收了异界地球的文化精髓。无论是异界,亦或者本界,对于“师”都十分的尊崇。所以,安格尔一旦真正的将桑德斯认作导师,尊崇的态度自然也随之而来。

  “你确定不要这个愿望吗?譬如,你可以要求我拯救你的那位启蒙老师。我也不会拒绝的。”桑德斯再次道。

  安格尔一愣,桑德斯的这次提议,让他十分的心动,如果桑德斯真的出手,乔恩肯定能快速得到治疗。但是……安格尔又想起乔恩的身份——异时空的偷渡客,桑德斯一旦发现乔恩的身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安格尔自己也不知道,但以如今巫师界对待异界生灵的态度来看,并无太好的结果。

  所以,想到这。安格尔还是决定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要紧的事,只有自己去救乔恩,才不会泄露乔恩的秘密。

  安格尔再一次拒绝了桑德斯的提议,桑德斯微笑的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不过看安格尔的眼神却是更加满意了。

  接下来的时间,桑德斯又和安格尔说了些修行时的注意事项,顺道聊了聊魇界里的事,其中对于安格尔在魔食花隧道的经历最为感兴趣,因此安格尔反复说了好几回,甚至差一点说漏嘴将“手电筒”说出来。

  离开时,桑德斯指了指另一边吧台上的东西:“走的时候,把你的画也带上。”

  随着桑德斯的手指望去,安格尔看到酒柜附近的吧台上,摆在两幅油画,正是他从魇界带回来的画。

  两幅画都立着,所以一眼就能看到画中内容。安格尔下意识的看了眼那副《挤奶的牧人》,画面依旧平凡普通,似乎并无蹊跷。

  ——等会如果全息平板摄录还在,倒是要确认一下这幅画是不是有问题。安格尔心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