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30节 金色飞帖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资源分配大厅,比先前他们到过了所有大厅都要大。里面人来人往,无论是柜台前还是沙发休息区,全都挤满了巫师学徒。当众人踏进大厅时,这群罩着五颜六色袍子的学徒,只是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鼻子里发出几声嗤响,显然是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阿布蕾啊,你可真是废物。尽接些这种垃圾任务,连踏出野蛮洞窟的勇气都没有,估计初级学徒就是你一辈子的命了。”一个罩在黑袍里的家伙冷讽道。

  “这一届的天赋者们,你们看好了,这个女学徒叫阿布蕾,是上一届学徒之耻,你们以后最好离她远一些。免得被这废物给传染了!哈哈哈哈哈!”

  一路上,都有巫师学徒对阿布蕾冷嘲热讽,这种言语上的暴力,也影响了一部分天赋者,胡克迪克小团体就特意离得远远的,一副阿布蕾是病原体的嫌弃样。

  阿布蕾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带领众人向二楼走去。她的沉默,与安格尔一路上看到的那个天真活泼的阿布蕾完全不一样,像是换了个人般,孤零零的走在最前方。

  走到二楼时,阿布蕾让众人坐到附近的沙发区,她独自走到一个柜台前,与里面的女性学徒攀谈起来。过了片刻,阿布蕾带着一个银色圆盘走了过来。

  阿布蕾将银色圆盘放在中间的矮桌上,示意众人过来。

  “这个就是接收器了,你们把各自的骨卡拿出来放在这里。”阿布蕾指了指银色圆盘的下摆,那里恰好有个圆形的凹槽,与骨卡的大小形状相符:“放进去后,就知道有没有导师飞帖了。”

  阿布蕾说完后,坐在沙发另一头,示意众人开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率先起手。娜乌西卡离银色圆盘最近,耸耸肩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谦让,那就我先来吧。”

  表率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放在圆盘上,他们不想第一个上,就是怕没有飞帖丢脸。有人先尝了螃蟹,他们心里也有数些。

  娜乌西卡拿出自己的骨卡嵌合进凹槽,半晌后一道蒙蒙白光从圆盘中央开始闪烁。

  片刻后,两张形状不一,画面各异的卡片出现在圆盘中。

  “你运气不错,有两位导师在看过你资料后,对你有了兴趣。你可以在这两位导师中任选其一。”阿布蕾眼里闪着羡慕之色,对众人道道,“看来这一次招收的天赋者太少,所以巫师大人都开始抢人了。或许,你们这一次每个人都会收到飞帖呢!”

  阿布蕾的话,让众人眼里一喜,如果真如阿布蕾所说,每个人都有飞帖,那就太好了!

  娜乌西卡拿起两张卡片,两张卡片上画有不同的图腾,一张是绿底圆纹的正方形卡片,上面写着:范特瑟.科耐达。

  另一张卡片则是菱形状,深黑色的底盘,一朵血红蔷薇破土而出。旁侧还用花体字写着:芙萝拉。

  “两张卡片上的名字,应该就是巫师大人的名讳。但是,没有一个参照,她该选谁呢?”娜乌西卡心中暗忖,将求救的目光放到了阿布蕾身上。

  “为你们介绍导师身份,也是我的任务之一。”阿布蕾笑着接过两张卡片。

  “咦,‘草蜗’范特瑟?!这位大人可是有十多年没有收过学徒了!”阿布蕾看着卡片上的名字惊呼道:“他是血脉侧的巫师,一直在野蛮洞窟深居简出,如隐士般生活。但他的战力绝对不俗,在他没有晋级正式巫师前,在天空机械城的无限战塔内,就打到了100层!如果树灵大人为你推荐的是血脉侧意向的话,选范特瑟大人绝对没错!”

  阿布蕾说完后,拿起另一张卡片,当看清上面的名字时,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鲜鲜鲜……鲜血女巫芙萝拉!!!!”阿布蕾的惊呼声比先前那位还要大声,周围不少学徒都听到了阿布蕾的声音。当他们听到芙萝拉的名讳时,所有学徒的瞳孔一缩,一副惊惧的模样。

  “她是谁?比范特瑟大人还厉害吗?”娜乌西卡疑惑的问询道。

  阿布蕾深吸一口气:“她是南域最出名的女性巫师之一,不是以外貌出名,而是以她残暴的杀人手段与嗜血的行径而出名,她有很多著名的战役流传,譬如……”

  安格尔听完阿布蕾的述说,心中也是感慨,没想到看起来顽劣的魔女,竟然有这般赫赫凶名!

  “至于和范特瑟大人相比,我也不知道谁厉害些,毕竟我只是个学徒……”

  娜乌西卡点点头,对芙萝拉也充满了敬佩,一个女人能做到威震南域的地步,该是何等豪情!

  “那芙萝拉大人也是血脉侧的吗?”娜乌西卡问道。

  “那倒不是,芙萝拉大人是神秘侧的,但具体是哪一个系别,我就不知道了。”阿布蕾说道。

  听到阿布蕾的话,娜乌西卡皱了皱眉,她自己是血脉侧的,自然更希望得到血脉侧的导师指点;但作为一个女性,她又希望自己的导师是同为女性的芙萝拉,这让她颇为纠结。

  不过,娜乌西卡是个很果断的女人,脑海里一转,就把不该有的幻想全部丢开,选出了最适合自己的人。

  娜乌西卡将芙萝拉的卡片放回银色圆盘,自己则拿起范特瑟的卡片,然后退到一边。

  娜乌西卡作出表率后,接下来的时间,其他天赋者也一个接着一个的将骨卡放进圆盘中。

  或许,正如阿布蕾所言,这一届的天赋者实在太少了,所以,基本上只要有人将骨卡放到圆盘,就会有飞帖出现。

  “这位华莱士大人,是学院派的大佬……”

  “这个是元素侧的火魅大人!”

  阿布蕾一一为众人介绍,其中富萨也拿了“草蜗”范特瑟的飞帖,赛鲁姆拿到的飞帖则是人称“黑夜贤者”凯拉尔的飞帖,凯拉尔的飞帖不仅让阿布蕾惊呼,甚至就连一直关注着他们举动的巫师学徒们,都一脸的惊愕!

  虽然阿布蕾对凯拉尔的介绍只是聊聊几句,但从周围人的反应,就可以猜到凯拉尔绝非等闲之辈。

  这时,胡克迪克也将骨卡放到了圆盘中。

  下一秒,一张闪烁着金光的四方形卡片出现在圆盘中央!

  “这是……金色飞帖!!”当阿布蕾说出金色飞帖时,不仅天赋者一愣,就连围观的巫师学徒都在惊呼:“是哪位大人?竟然真正的收徒了!”

  “我们那一届的最强者,就是因为得到金色飞帖,一飞冲天,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天赋者,变成如今的正式巫师!”

  “这……金色飞帖就是通往正式巫师的邀请函啊!”

  巫师学徒窃窃私语,众人也听到了,虽然不清楚金色飞帖为何物,但从周围学徒的讨论中,便可以得出金色飞帖的价值。于是,所有人都抱着羡慕的神情看向胡克迪克,就连平素淡定的赛鲁姆都有些吃味道:“老天真是瞎眼了,连这种大坏蛋都眷顾!”

  被所有人用羡慕的眼神盯着,胡克迪克感觉浑身神清气爽,就连腰背都挺得直直的,洋洋得意拿起金色飞帖。顺道还炫耀般,用鼻孔对着安格尔,用得意的表情,对着安格尔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安格尔冷笑一声,一脸毫不在意。胡克迪克见状,正待嘲讽,就听到旁边有人在向阿布蕾问道:

  “金色飞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大家都……”

  胡克迪克也想知道这个金色飞帖代表什么,所以也没有再理会安格尔,竖起耳朵准备听阿布蕾的解释。

  还不等阿布蕾回答,围观的巫师学徒中就有人开口道:“你们刚才拿到了导师飞帖,并不代表你们就可以拜那位导师为师,你顶多算是他众多学徒中的一个,偶尔心情好了便指点你们一下,但大部分时间你们只能在巫师大人身边打杂。具体表现则是在骨卡上,你们的导师一栏,是空着的。”

  “而金色飞帖的意思,是巫师大人决定真正收徒时,才会发出的,拿到金色飞帖,代表你是他真正的学生。他会尽心尽力的教导你成长,有一位正式巫师护航,所以金色飞帖才会被称为‘通往巫师的邀请函’!而这时,你们的骨卡上,关于导师的那一栏,便会出现巫师大人的名讳。”

  所有人听到这,全都打开骨卡,查看起导师那一栏。

  果然如他所说,纵使拿到了导师飞帖,他们的骨卡上,关于导师那一栏,依旧是空白的。

  在众人喧嚣嘈杂的互相比对骨卡信息时,安格尔默默的坐在一边,看着骨卡上最后一栏信息:——「导师:桑德斯」。

  呃,看着周围众人失落的表情,安格尔悄悄的收起了骨卡。

  “果然是空白一片。”坐在安格尔身边的赛鲁姆凑了过来,沮丧的指着自己的骨卡道。

  “安格尔,你的骨卡呢?”

  “噢……我收起来了,大家的信息不都一样的嘛。啊哈哈。”见赛鲁姆一脸不信的表情,安格尔赶紧指着胡克迪克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巫师大人要收徒,你快看,他在说名字了。”

  胡克迪克看着卡片上的名字,在众人期待中,缓缓念道:“尼撒.拜拉。”

  “尼撒.拜拉?”“这是谁?我怎么没听过?”众人议论纷纷:“该不会是哪个新晋的巫师吧?”“也不对啊,达到瓶颈期的高级巫师就那几个,没听说有这个名字的啊?”

  这时,阿布蕾走到胡克迪克身边,从侧边看去。

  突然,阿布蕾捂住嘴巴噗呲一笑,“哈哈哈,笑死我了,不是什么尼撒.拜拉。是尼斯大人!”

  “尼斯大人?”

  “外号‘死灵救赎’的尼斯.拜伦大人?”

  阿布蕾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位神秘侧灵魂系的巫师大人!”

  “原来是尼斯大人,我还在想尼撒.拜拉是谁?原来是尼斯.拜伦啊……幸运的小家伙,你该不会不识字吧?”原本周围的巫师学徒对胡克迪克充满羡慕,但经过这一闹,大家都有些轻视起来。看上去都快30岁的大男人,竟然连字都不认识,估计就算有巫师大人指点,也成不了大器。

  胡克迪克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他以前是费兰大陆的小部落酋长,虽然听起来是部落,但并没有想象中原始,至少权贵阶层都懂大陆通用文。他则是例外,因为性喜渔色,酷爱杀人,平时的娱乐都在女人与血腥中度过,根本没花多长时间去学通用文,这导致他对很多文字都是一知半解,认字认半边的情况占多数。

  先前,他便是“认字认半边”,觉得自己读的都对,却没想到,一个名字竟然被他念错了两个字。

  “连导师的名字都念错,真是……”有人摇摇头,一副感慨加看笑话的表情。

  胡克迪克在众夫所指下,冷冷开口:“通用文,慢慢学就是了。但是,金色飞帖却只有我这么一张,就算你们是享誉一国的大学者,也不可能拿到金色飞帖。所以,你们尽情笑吧。”

  胡克迪克说完后,走到一边坐下,对所有笑话他的人,露出记恨的表情。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阿布蕾。

  在胡克迪克仿佛冷箭一般的眼神下,阿布蕾似乎也察觉到一些不对,毕竟对方是拿到金色飞帖的天赋者,说不定用不到多少时间,就能超过她……被一个前途无量的人记恨,这绝不是她心中所愿。

  但事已至此,阿布蕾也不知道如何补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默默坐到一旁。

  “还有谁没拿到飞帖?”阿布蕾问道。

  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其中之一是安格尔,另一个则是巴鲁巴。

  巴鲁巴看了眼安格尔,坐到一边:“你先吧。”

  “没想到巴鲁巴看起来粗鲁,但还蛮好说话的嘛。”赛鲁姆在安格尔耳边低声道。

  安格尔对巴鲁巴点头致意,然后走到银色圆盘前。

  “哼——”

  就在安格尔拿出骨卡,准备放进圆盘时,一道带着看好戏的哼哧声,从斜侧方向传来。安格尔看过去,只见胡克迪克冷笑的看着他,顺道将手中的金色飞帖随手上下抛动,示威的意味不言而喻。

  安格尔对着胡克迪克微微一笑,将骨卡放入凹槽中。

  白光闪过……

  半晌后,圆盘里什么都没有出现。

  围观的学徒们觉得这很正常,但天赋者却是一阵惊愕,安格尔一直和巫师大人很亲近,没有经历九舱血斗就破格被收入野蛮洞窟,他们还以为安格尔的天赋很厉害,没想到竟然没有导师愿意收他?!

  “啊哈哈哈哈!竟然没有导师要你,哈哈哈!”胡克迪克嚣张大笑,眼里充满着恶毒与讽刺:“等着吧,就算巫师大人不搞死你,总有一天我也会弄死你!”

  胡克迪克前段时间,因为忌惮安格尔“背后的势力”,所以一直不敢明面上得罪安格尔,只是私底下搞些小动作威吓。但此刻,发现安格尔连导师都没有,被压抑了数天的心情立刻释放出来,要不是周围人太多,他恨不得就在这将安格尔给就地办了!

  娜乌西卡与赛鲁姆对视了一眼,娜乌西卡眼里带着疑惑,赛鲁姆则带着一丝焦急与担忧。

  在云鲸上,别人不知道,但就在安格尔帐篷附近的娜乌西卡却十分清楚,不仅黑影魔仆十分尊敬安格尔,云鲸上的女巫师还经常与安格尔谈笑。这样一个看上去就有背景的人物,怎么会连一个导师都没有呢?

  就在胡克迪克舒畅的大笑时,圆盘上突然闪出一道光——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英俊的中年男子在光影中出现。

  “安格尔,等你分配到了住处后,我会让我的炼金魔宠过来带你认路。记得带上我给你的金币,那枚金币便是我的飞帖。”低沉沙哑的声音,从中年男子口中传出来。

  安格尔被这导师的身影吓了一跳,很快回过神来,点头应是。

  桑德斯这才点点头,消失在了光影中。

  当圆盘恢复到普通状态时,所有人都安静了。

  这一届的天赋者不认识光影中的男人,但这里的学徒怎会不认识?!

  “竟然是……”一个学徒颤抖着手指,吞咽下口水,却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敢提。

  “你是……他…的学生?”阿布蕾一脸惊惧的看着安格尔。

  事已至此,安格尔知道怎么也瞒不过了,所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拿出骨卡,亮出导师一栏。

  「导师:桑德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