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33节 寻踪精神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娜乌西卡的直觉很准。

  安格尔回想起不久前,他才答应和赛鲁姆作邻居,结果连一天时间都不到,他就变卦了。安格尔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上显露些许尴尬之色。

  见安格尔的表情,娜乌西卡怎会不明白。

  “看来我没有猜错,你果然是准备搬离了吧?恩…也不叫搬离,毕竟你都还没住进来过。”

  搬家的事被娜乌西卡猜了出来,安格尔虽然有些尴尬但他其实也没打算隐瞒,隐瞒也隐瞒不住。

  于是他把自己在学徒镇租房一事说了出来,不过魔晶的来源有些不好解释,索性扯起桑德斯这面虎皮大旗。再说,贡献点也的确是桑德斯给的,虽然是有偿交换的。

  “我听阿布蕾小姐说,很多二级学徒都舍不得花钱去学徒镇居住呢!”赛鲁姆露出羡慕的表情:“有个好导师,真好。”

  “去学徒镇住也好。”娜乌西卡捡起地上断成两截的铁链,“在这种地方住,太不安全了,你和胡克迪克有间隙,若是晚上他悄悄摸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赛鲁姆也点头赞同:“没错,娜乌西卡小姐说的很对,我刚开始也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一把利器就能砍断铁链,这也太不安全保护了。我们周围现在居住的可不是善良的普通人,而是超凡者以及即将踏进超凡者大门的人,他们想要破门而入,手段肯定很多。如果在修行的时候,被人打断,也是一件很不痛快的事情。而且,托比是一只鸟,应该也不适应在没有光亮的地底生活吧。”

  “你比我们先一步呢。”娜乌西卡拍拍安格尔的肩膀:“等我赚够了魔晶,我也会第一时间就从这里搬出去。”

  “我也是!”赛鲁姆笑呵呵道:“到时候我们再做邻居!”

  两人的理解,让安格尔的那一丝尴尬终于消散。

  “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安格尔道。

  当天,安格尔就将行李搬进了学徒镇的小别墅。

  别墅位于第8学徒镇的边缘地带,临近一条小溪,因为背靠着树林,时不时的能看到不怕生的动物从树林里出来,悠闲的在小溪边饮水休憩。安格尔辅一到来,就看到好几只红色巨喙的晚霞鹈鹕在溪里捕鱼,岸边还有几只白鹿在依偎着饮水。

  “自然的风光挺美的。”这安静美好的初印象,就让安格尔对新家的满意度嗖嗖提升。

  别墅被白色篱笆围着,篱笆虽矮,但其上刻有魔纹,想要硬闯也十分困难。篱笆内的小院不大,只有一个微缩的花房。花房边上有一棵高约三米的槲寄生,镜中世界的气温大部分时间是保持温暖,故而树上枝叶繁茂,仔细看还能发现青绿的果孢。

  安格尔进入别墅后,发现内里的家具已经被管理员送来,随意的摆放在客厅,看上去有些杂乱。安格尔花了大半天时间,将家具各归各位,在这整理的过程,他对别墅内部的环境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别墅有三层,顶层是三角形的小阁楼,二楼是客房,一楼则是主卧、书房以及客厅。还有一个地下室,是专门修炼用的。

  安格尔自己的房间是一楼的主卧,他给托比安排的房间则是顶层阁楼,这里有个天窗,透过天窗可以看到外面槲寄生的树枝,绿油油的十分赏心悦目。托比对自己的房间也很满意,它能通过天窗随时飞出去放风,这让它十分开心。

  将托比安置好,安格尔才回到自己的卧室。

  卧室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四壁空荡荡的,安格尔看着白的渗人的墙壁,也觉得太过冷清。索性站起身,从行李包袱里,将那两幅油画取了出来。

  他将《星空下的旅人》挂在了床的正对面墙壁,另一幅《挤奶的牧人》他并没有挂出来,而是将它放到了书房里,随意用画布遮盖住。对于这幅画,安格尔不知其中是否还有秘密,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并没有将之挂出来。

  有了油画点缀,卧室立刻多了几分充实感。安格尔这一天东奔西跑,早已疲惫不已,躺在床上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安格尔醒来时天光已蒙蒙发亮。拉开窗帘,走到阳台上随意活动了一下,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黛青色的远山,以及近处小溪边嬉戏打闹的小动物,心情莫名的安静舒畅。

  他今日没有出门的打算,决定正式的开始修习引导法,对于这本《奇点散射冥想法》,安格尔是抱着绝大的期待。希望能藉此引导法,迅速的丰满自己底蕴,能在五年之期后顺利的拯救乔恩的性命。

  不过在修习引导法之前,他必须要先感受到精神力。

  安格尔让托比自由活动,他则吃了些干粮就匆匆的来到地下室。

  地下室很大很宽敞,三大基础魔能阵全附在四壁上,无论你在里面做任何事情,都能有效的保障个人以及安全,所以很多巫师学徒将地下室改造成个人的实验室。安格尔目前没有改造地下室的打算,他之所以来地下室,是因为这里还有个很小的侧门,里面是一个两三平米的静室。

  安格尔的目的地便是这座静室。

  在狭窄逼仄且静谧的房间,最容易静下心来,这对于初次冥想的安格尔来说,是有一定助益的。

  初次冥想,并不顺利。即使有桑德斯备注的特殊技巧,他也未曾做到凝神静思。

  冥想的第一步,是在脑海里观想精神力模型,观想与构建是两码事,但却有深切的内在联系,观想精神力模型是为了更好的构建精神模型,并且对所要构建的模型有个初步概念。

  这一过程,虽然表面上是观想,但实际上却是为了感受精神力与引导精神力。

  精神力是个抽象概念,想要将它实体化,必须要感知到它的存在。如何感知到精神力?便是在脑海里观想精神力模型,同时去寻找被精神力模型吸引住的精神力。

  也就是观想精神力模型,并且同时寻踪精神力。

  但在观想精神力模型时,还不能将注意力放在观想模型上,而是要专注的感受大脑里的另一股力量——精神力。

  这种方法极为考验人的专注力,因为你在观想一个图案的时候,难免注意力会集中。这时要将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另一边,是非常困难的。

  这种过程很像地球上的一个著名的心理测验:“粉色的大象”。

  心理学家告诉被测试者,房子里面有一只粉红色的大象,接着又告诉被测试者:“别去想那头粉红色大象。”

  但结果往往是,被测试者在得知“粉红大象”这一讯息后,无论如何将自己的想法清空,但脑海里无可抑制的、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起里面的那头粉红色大象。

  这个测试就像是巫师冥想的过程:越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越是难以将注意力分散。这是典型的思维干涉,想要忘却被干涉的对象,必须要做到身、心、灵的静止,然后在“空明”状态慢慢的将注意力转移。

  这是很艰难的过程,普通人的思维多杂冗,想要彻底的明心见性,是一个需要持之以恒的过程。

  正因为进入空明状态需要绝对的安静,所以巫师大多都是孤独的智者。

  当然,修为高了、心灵尘埃少了,“绝对的安静”便能换成“相对的安静”,这种境界至少要正式巫师才行,达到这种境界,哪怕是在闹市中央冥想,也不会受到喧嚣影响,能迅速的进入状态。这是超脱身、心、灵的“身静”,达到“心静”的境界。

  至于更高等的“灵静”,达成的条件则更苛刻了。

  连续一周时间,安格尔都没有真正进入冥想状态。绝对的安静有了,但脑海的思维实在太过繁盛,一闭上眼,想要进入冥想状态时,各种妖魔鬼怪与心魔杂念都仿佛在大脑里开派对一样,唧唧喳喳闹个不停,强压住了这边,另一边又多了一条缝隙。简直防不胜防。

  别说是观想精神力模型,就连控制自己的思想不跑马,就耗费了安格尔绝大的力气。

  安格尔也是到了这时,才知道自己的思维是多么的紊乱。

  被入门第一关卡住的不止安格尔一人,这一届的天赋者都从各自的导师那里得到了引导法,不过他们的引导法都是十分大众的引导法,大概就是《三角引导法》的那种级别。他们和安格尔一样,也被这第一关被难住了。尤其是已经成年的天赋者,见惯了声色犬马的生活,想要让心灵彻底静谧下来,耗费的精力更多。

  反而是赛鲁姆,虽然才比安格尔小1岁,但他的心性却纯粹许多,让他闭眼修行就闭眼修行,脑海里杂乱的思绪很少,竟然短短时间内就能做到观想与专注的分离。

  赛鲁姆的成功,刺激到了安格尔,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他干脆门也不出了,就窝在家里冥想,不信成功不了。

  这段时间,桑德斯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想必也知道初学者的困难。

  又过了几天,安格尔对冥想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其实冥想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安格尔也不想着一蹴而就,现在先解决的最主要的任务:排除杂念。

  他花了一周的时间,做到了这一步。

  紧接着第二步,便是观想精神模型,寻踪精神力。

  又是三天过去,安格尔对如何达到观想与专注分离,有了初步概念。他观想的《奇点散射法》的精神力模型,需要慢慢的映入安格尔的脑海中,将之变成一种本能,这时候便不会有注意力分散的状况,再去感应精神力,则会轻松许多。

  不过,想要将观想的精神力模型变为一种本能,也不容易。

  又是一周时间,安格尔的冥想还是磕磕碰碰,虽然无法完整的将观想与专注分离,但在脑海里观想精神力模型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偶尔能抽出来,关注一下精神力的寻觅。

  这种现象虽然只是偶尔出现,但也让安格尔信心倍增。

  偶然可以变成偶尔,偶尔可以变成常常,常常可以变成永远。不过,这就是个水磨工夫了,需要持久不懈的坚持。

  这半个月的时间,安格尔的进度渐渐跟了上来,在这一届的天赋者中名列前茅。这一来是他的天赋的确不错,二来则是有魔能阵聚神的缘故。

  赛鲁姆在这半月里,也在寻找精神力,但进度和安格尔一样,怎么样都无法找到精神力,仿佛它根本不存在般。

  安格尔和赛鲁姆私下也讨论过了,但交流过后依旧无所得。

  至于娜乌西卡,已经好久没见她出门,听赛鲁姆说,娜乌西卡目前还在与脑海里纷杂的思绪战斗,就连烟都很少抽了。

  安格尔听完后,暗暗嘀咕道:“其实我觉得她抽烟的时候,或许成功率比较高。”因为安格尔发现,每当娜乌西卡在抽烟时,都是十分安静的,表情也是安详和煦的,按照他这半个月的经验来讲,这种状态排除繁杂思绪最容易。

  好不容易将注意力从观想上抽出来,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精神力的踪影,这让安格尔有些急躁。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如今已是寒临之月,再有一个月,他离家就已经整整一年了。

  他和乔恩导师的五年之约眼看着就过去了五分之一,他连学徒的门都还没入,这让他焦躁不已。

  这一天,安格尔冥想过后,依旧对精神力的踪迹毫无端倪,他想了想,决定去幻魔岛询问一下桑德斯。

  一路顺利的到达幻魔岛,也顺利的见到了桑德斯。

  但桑德斯的答复,却让安格尔有些纠结。桑德斯对于安格尔如今的的修行进度,是表示赞赏的,至于精神力如何寻踪,桑德斯只说了四个字:水磨工夫。

  欲速则不达。

  安格尔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心急啊。

  安格尔离开幻魔岛时,意外的碰到了芙萝拉,安格尔眼睛一亮,决定询问芙萝拉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

  芙萝拉给出的答案和桑德斯完全相同。

  不过,芙萝拉看安格尔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又道:“也不知道你在急什么,反正我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不过有一个人可能会知道,但想从他口中掏出些实质的东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