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40节 混血儿巴鲁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隔天一早,安格尔出门前往幻魔岛。

  在空中巴士的车厢时,天空突然阴暗,不一会儿飘起了蒙蒙细雨。

  “原来镜中世界也会下雨啊?”透过树叶的缝隙,安格尔看到天空乌云密布,积雨云比想象的还要厚,看来这场雨下的时间会持续很久。

  进入野蛮洞窟后,他偶尔也会思考镜中世界的真相,他一直以为是类似地球小说中的洞天,但看那自然而然形成的雨云,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晨风吹拂,将雨丝从镂空的车厢外吹了进来,沁凉的雨水,三两滴的糊在安格尔脸上,湿冷的触感,瞬间让他告吹了思索的兴趣,拿出手帕擦了擦脸。

  安格尔以为自己会冒雨前往幻魔岛,但事实上并没有。

  并非雨停了,而是他现在的位置,已经比积雨云还要高了。安格尔站在‘落云叶站台’的外沿,低头往下方看。原本他能看到绿色的平原、小如蝼蚁的建筑,以及在建筑中来回的小黑点一样的人类;但此时,他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乌云,以及听到轰隆隆的落雨声。

  落雨声用轰隆来形容,可见他此时的位置,离雨云的位置有多近。

  他在落云叶站台上,还看到有一群学徒也如他一般,在观察着下方的雨云。不过安格尔纯粹是好奇,别人却是一边观察一边记录,若有所思后,时不时还从手上释放些水系术法印证道理。

  安格尔还注意到,在下方雨云的位置,有几个凭空伫立的人影,似乎也在观察着“云化雨”的过程,甚至联合起来用魔力鼓捣出一片稍微小一点的积雨云,似乎在模仿云翻雨落的过程。

  风花雪月处处真理,雷电皆是道理。

  这一刻,看着这群完全沉浸在普通人不会注意到的细节知识的学徒们,安格尔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智慧之光。

  他在云端图书馆,看到无尽藏书,只觉得崇敬与叹服。但在这里,看到对雨云刻苦研究的同僚,他反而觉得离真理更近。用书垒砌是到达不了尽头的,用脚丈量,用眼观察,用脑思考,方得始终。

  安格尔带着这份稍稍有些感慨的心情,来到了幻魔岛。

  幻魔岛依旧是阳光普照,安格尔没有在书房见到桑德斯,而是被古德管家带到了一座充满瑰奇植物的园林中。

  树很高,加上青藤密布,遮了大半阳光。花丛很密,除了碎石小道外,几乎都载满了花。花的颜色各异,种类也不同。在幽暗的环境下,有些鲜艳到惊悚的意味。

  桑德斯站在碎石小道的尽头,他的身边站满了各种珍奇幻兽,其中就有安格尔曾经注意过的长者翅膀的白色骏马。

  “导师。”安格尔恭敬道。

  “你来找我,可是有不懂的地方?”桑德斯背着他,在抚摸着一条长有血腥王冠的蟒蛇。

  “不是,我只是来向导师报备一下,我要开始着手构建精神力模型了。”安格尔低头躲开那条蟒蛇的凝视。

  “这点小事就来向我报备,你是想让我夸你进度快吗?”桑德斯转过头,看向安格尔的眼神很平静,但就是这普普通通的注视,仿佛就能看透人心般。

  “呃,没……”安格尔想否认,但不知为何,他始终没有开口。桑德斯说的并没有错,他莫名其妙跑到导师这里来,不就是为了讨个褒奖,翘一下骄傲的尾巴不是吗?还特意找借口,说什么报备不报备。其实只不过是虚荣心罢了。

  安格尔站在原地有些难堪,既是对自己的虚荣难堪,又是对桑德斯点破的尴尬。

  气氛凝固了半晌,安格尔有种想拔腿逃跑的冲动,认清自己内心深处的虚荣后,他觉得太羞耻太幼稚太丢脸了。

  这时,桑德斯走到安格尔身边。

  安格尔以为桑德斯要打骂他时,没想到一只温热的手放在他肩膀上。

  “无须难堪,这其实是你心中最真实的,它的颜色很美,比太多人尖锐阴暗肮脏的好很多。”桑德斯低沉沙哑的声音传入安格尔耳中:“记住现在的你,他比你本人更真实,也不要尝试丢掉他。只有认清真实,你的路才会走的更远。”

  安格尔愣愣的看着桑德斯,他的言语有点晦涩,让他似懂非懂。但毋庸置疑,桑德斯似乎并没有在向他责难。

  桑德斯拍了拍安格尔的肩膀,然后走到一边,“这么快就定位到精神力,的确值得表扬。我听说你去找书老了?是书老告诉你的?”

  “恩,我去找书老了,书老告诉我,只要喝下凛夜药剂,就能快速定位精神力。但我没有喝……”

  安格尔话还没说完,桑德斯突然打断,用一种惊奇的眼神看着他。

  桑德斯:“你说书老告诉你喝下凛夜药剂?”

  安格尔点头。

  “你确定书老回答了你的问题?”

  “是啊。”

  桑德斯看着安格尔,眼里流转着莫名的神光。他刚才只是随口问问,甚至打算在安格尔回答“书老拒绝了他”时,调侃几句的;但没有想到,安格尔竟然给出了一个他从没有想过的答案。

  书老竟然回答了!而且答案还是真的!

  桑德斯回忆着,上一个从书老那里得到答案的巫师,似乎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是晦夜之锋的一位巫师,花了难以想象的财富,才从书老那里得到了指点。

  安格尔竟然能够从书老那里获取答案?而且天杀的,那个问题还是那么简单的问题。

  早知道安格尔能够撬开书老的口,他就准备好百八十个问题,让安格尔代问了。至于安格尔的那个问题,随便一个巫师都能解答好吗!

  桑德斯看着一脸茫然的安格尔,微微感叹。

  “你愿意给我讲讲,你是如何让书老开口的吗。”桑德斯突然有些好奇。

  安格尔也没有隐瞒,他和书老说的东西都涉及不了什么实质。便将那天的过程,一一讲了出来。

  “原来如此,以知识的交流,让书老开口的啊,按照书老的性格,这倒是说的通……不过,质能关系?你又怎么会了解。”桑德斯道。

  “是我的启蒙导师教我的。”对于乔恩的学识,安格尔也没有隐瞒。

  听完安格尔的解释,桑德斯感慨道:“看来,你启蒙导师的学问很不简单呢。可惜是个普通人,无缘超凡,要不然以他的见识,说不定正式巫师也有望。”

  桑德斯顿了顿,对安格尔道:“你能让书老开口,也是一份辉煌战绩呢,如果传扬出去,估计你的名声可就响亮了。”

  安格尔嘿嘿一笑,没有接话。

  “你没有用凛夜药剂,就定位到了精神力,这一点很好。魔食花隧道深处的那堵墙,很有蹊跷,下去去魇界时,如果你还能从那堵墙上获取增加精神力的机缘,那么再服用凛夜药剂也不迟。”桑德斯说完后,用略带遗憾的语气道:“可惜,浪费了书老的一次指点机会。”

  先前被桑德斯点破内心虚荣的尴尬,安格尔其实还没有消退,此时见话题完结,就准备道别离开。

  就在他要说出道别时,他突然想起在地穴中遇到的巴鲁巴。

  巴鲁巴其实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也不知为何,安格尔莫名的对巴鲁巴有些亲近感。所以,在巴鲁巴向他拜托时,他当场并没有拒绝。

  “导师,我还有件事想要咨询一下你,可以吗?”

  “什么事让你说的这么小心翼翼?”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将他在地底遇到巴鲁巴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就想问问导师,我去询问芙萝拉小姐巴鲁巴的事,她会不会生气啊?”安格尔道。

  “巴鲁巴啊。”桑德斯突然笑了一声:“生气倒是不会,不过我倒是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你要听吗?”

  “导师知道?那太好不过了!”安格尔也不想去麻烦芙萝拉,小魔女可不是盖的,虽然他挺想念小红的。

  桑德斯:“芙萝拉不教授巴鲁巴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她最近的确很忙,帕米吉高原的一个部落,出现大规模的血融事件,似乎是某种病原体导致的,她近些日子都在忙这事。第二,则是巴鲁巴本身的原因。”

  “巴鲁巴本身有什么原因?”

  桑德斯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因为他本身并非人类。”

  “不是人类?!”安格尔回忆着巴鲁巴的外貌,似乎并无非人族的特征啊?

  “他是人类与异界蛮族的混血儿。”桑德斯直接揭露了答案:“他在极怒时,身上会出现蓝色图腾,以及眼眸变成金色竖瞳。这是异界蛮族银狼一族的特征,原本该有条尾巴的,不过因为是混血,所以人类的血脉中和了一部分银狼血脉。”

  “对于非此界人士,巫师界有个默认的规则,是不允许传授巫师之法的。哪怕他只是普通的混血儿,但说不定其血脉深处埋有某个异界大能的暗招呢?毕竟,巫师之法横贯万千世界,觊觎巫师之法的人太多了。”

  安格尔:“原来他身上有一半异界的血脉,难怪当时只有巴鲁巴没有导师飞帖。”

  桑德斯道:“没错,因为巫师都不想沾这种麻烦。抓来解剖,倒是愿意。”

  “那当时为何要收下他呢?”安格尔对此也有不解,早知道他是异界血脉,怕被异界大能刺探巫师秘法,那不收他不就行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