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56节 术法反噬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不过,系统只能遵循既定常识来推导。

  所以,最后一步用魔能公式来把排列组合变为戏法模型,却需要安格尔自己完成。因为这已经不属于“科学”的范畴。

  安格尔让系统继续运算下去,他自己则开始将每一种组合都化为戏法模型。

  戏法模型一:“破碎的勾玉于圆心中”。

  安格尔用魔力试验了番,最后拿出纸笔记载:「似乎没有太大效果,但周遭空气的湿润度明显下降,大概有除湿效果?需进一步的试纸测试。」

  戏法模型二:“破碎的勾玉分布四周,隐隐有丝线连接。”

  这个戏法模型试验出来的效果有点让安格尔惊讶,凭空出现了一滩水。比起前面他测试的几种戏法模型,这个更有“超凡”意味。若是在凡人面前施展,都可以被称为“魔术”了吧?

  效果记载:「抽取空气中的水分,凭空释放一滩没有形态的水,量度约莫一个计量杯。暂且命名……送水术。量度提升,需要进一步的测试。」

  戏法模型三:“勾玉被斜插进平面中”。

  效果记载:「有小范围的起风,并且凝聚极微的细小水滴。」

  戏法模型四:“……”

  一个个的戏法模型,安格尔全都一一测试,从测试的结果来看,基本没有什么有用的戏法模型:要么是水分多了,要么是风声大了,有的甚至他都判断不出来有没有变化。

  在这大量的试验中,安格尔也总结出一些规律。譬如,戏法模型如果是“破碎的勾玉系列”,那么水风元素的平衡侧重于水元素。戏法模型如果是“平面与完整勾玉系列”,那么水风元素的平衡则侧重于风元素。

  安格尔将总结出来的规律,记载成册。以便未来可以查询。

  直到这时,他心中才升起对前人的敬意,能够总结出完美的“清洁术”的戏法模型,不知前人是测试了多久……

  大约释放了15个变种“清洁术”后,安格尔发现魔源释放出的魔力,与对外吸收的原始魔力开始出现青黄不接的状态。

  “看来,目前的满荷魔力,只能够施展15个0级戏法。”安格尔默默念叨,这个数据看上去不怎么样,但安格尔如果没记错的话,书上记载初入一级学徒的魔力量,估计只够释放1.5个0级戏法,就需要冥想来回复魔力。而他施法的量,基本上是别人的10倍。

  不过,安格尔也测试过了,他目前压榨出来的魔力总量,其实比同侪高不了多少。之所以效果能达到10倍,估计是魔力精纯度的原因,魔力越精纯,就能用比别人少很多的魔力,干涉物质界。

  魔力耗尽,安格尔立刻进行冥想回复。

  在他冥想过程中时,系统依旧在计算清洁术本质上水风元素的各种排列组合。

  安格尔冥想了三个小时,魔力大约回复了一半。而此时,系统排列出来的组合已经超过百种,越到后面,因为变量越多,导致计算的速度越慢。目前新的一个排列组合,用时13分钟才排列完毕,比起最初的30秒一个组合,慢了太多。

  安格尔最初试验的都是简单的模型,在回复了一半魔力后,他决定试试这种系统计算都要10分钟以上的比较复杂的戏法模型。

  将计算出来的结果,通过魔能公式转换为戏法模型,这一步安格尔就花了一个多小时。

  对于这个看起来比原本“清洁术”的戏法模型还要复杂的多的新生模型,安格尔心中带着一丝期待。

  新的戏法模型:“一半勾玉破碎,平面化为折叠九边形将勾玉划分成十三段。”

  安格尔兴冲冲的将魔力从魔源中压榨出来,然后很仔细的,将魔力引导成这个模型的样子……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将勾玉的一半模拟出来,竟然魔力就消耗完毕了?!

  安格尔整个人大傻眼,明明他感觉模型的大小和原先差不多的啊,怎么魔力消耗的这么吓人?

  位于思维空间中的进度只有一半的戏法模型,在安格尔久未继续构建时,慢慢的开始解体坍塌。但解体还不要紧,戏法模型破碎时的反噬,轰然冲撞起整个思维空间。

  安格尔只觉得精神一片恍惚,然后大脑像是爆炸了般,剧痛传来,耳朵轰鸣,似有液体从眼、口、鼻、耳里流出。

  紧接着,安格尔只觉眼前一黑,然后再也感知不到外界的一切。

  安格尔似昏迷又似清醒,明明此刻没有思维能力,但剧痛又反复的在精神深处炸开,疼痛伴随着无意识的呜咽,就这么持续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迷迷糊糊中苏醒过来。

  安格尔感觉头疼欲裂,稍微揉了揉太阳穴,竟然发现手指上沾染了血色沙壳。他稍微用力擦了一下脸庞,发现落下细碎的起痂血液。

  看着一地的血痂粉末,直到这时,安格尔才回想起昏迷前的事。

  安格尔很快就从阅读过的书籍中,找到与他状况类似的情况。

  ——术法反噬。

  书中记载,导致术法反噬的状况有三种。第一,巫师强行越级施法;第二,戏法模型构建错误。第三,构建戏法模型到了一半,魔力不济,导致模型坍塌。

  安格尔显然是第三种原因。

  术法反噬,这种状况在巫师界很常出现,但大多是因为第二种原因,其他巫师都是实打实的人脑计算,偶然犯错可以理解。

  但第三种原因……就算是学徒,也很少出现。因为巫师只要按部就班的训练,就会慢慢的了解自己的底线,所以能避免出现超出底线状况之外的事。

  安格尔却完全是愣头青,靠着系统的计算能力,直接翻越一座座高山,丝毫不清楚自己的底线。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术法反噬的下场,一般都很惨,轻伤是极少数,重伤甚至死亡的都有。所以,正式巫师很少去胡乱构建模型,大多遵循前人的脚步,至少安全许多。

  安格尔的状况也不妙,整个思维空间乱糟糟的。一进入冥想状态,就感觉头疼欲裂。

  好在他构建的是很低级的戏法模型,而非术法模型。所以反噬情况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只需要休息十天半个月,就会自动缓和。

  十天半个月无法冥想,算是给安格尔这一次鲁莽试验划下一个句点。

  安格尔看着系统还在自主计算“清洁术”的排列组合,想了想,没有管它,任它继续计算。他则拖着疲惫的身躯,出了静室,烧水洗澡,将一身的血痂洗掉。

  泡在温热的水中,安格尔的心情还没有缓过来。

  因为对常识的忽略,并且自认为有“全息平板”帮忙,导致盲目自信,结果做出这等鲁莽行事。

  也亏他构建的戏法只是0级戏法清洁术的变种模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安格尔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这种教训一次就够,绝对不能再有下一次!

  这一段时间暂时无法冥想,安格尔也不想闲着,索性整理起全息平板里的资料来。

  他从桑德斯的藏书室摄录的书籍,多是图片格式,安格尔只需要分门别类,就能很快的整理完毕。

  但他在魇界里摄录的一些资料、羊皮卷,则多是影像格式,安格尔需要一张张的截图,然后矫正,才能安置到适合的文件夹中。这一过程,又耗时又费神,安格尔只能慢慢整理。

  在他整理的过程中,“清洁术”的水风元素组合排列,被系统全部计算出来,一共有630种。安格尔在戏法文件夹的子目录里,建立了个“0级戏法清洁术”的文件夹,将系统推导出的所有排列组合一股脑的放进去,等术法反噬缓解过后,再行研究。

  繁花之月上旬第3天。

  安格尔放下手中的工作,离桑德斯巫术花园建成的时间已近,距离古德管家说的一周时限,还有一天。

  安格尔决定先去幻魔岛上等着,虽然他也不知道所谓的“机缘”为何物,但看其他巫师学徒围在幻魔岛附近虎视眈眈,想来这“机缘”也大有来头。

  安格尔梳洗一番,想要让自己精神一些,但就算穿上华美的衣着,头发也一丝不苟的梳成背背头,可他毫无血色的脸颊,以及术法反噬后的恍惚眼神,让他看上去更显病态,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唉……”安格尔看着镜中那颓病的自己,最终叹了口气,脱下华而不实的外套,披上从资源分配大厅那里领到的“校服”——床单样式的黑色罩袍。

  有兜帽遮掩住孱白病容,安格尔才踏出家门。

  在离开时,安格尔没有忘记叫上托比。

  “上次在幻魔岛的时候,你也听到了。”安格尔对站在他肩膀上的托比道:“巫术花园成型时有大机缘,到时候我们一起,说不定你也能撞上机缘,小鸟变凤凰。”

  凤凰是地球神话中的神鸟,托比自然没听过,但这并不妨碍它理解安格尔的意思,兴奋的点头。

  安格尔见托比欢快的样子,心情也不自觉的好了许多,笑着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就算这次没有机缘,等我下次去云端图书馆时,顺道也帮你找找如何魔兽的修炼方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