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63节 理为主,术为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这一周,其实也只做了一件事,便是不停的重组清洁术。

  不过他向桑德斯汇报时,自然而然的隐瞒了他重组了多少次清洁术模型,只是简单一句:“重组模型,分析不同模型的效果与内在联系。”

  桑德斯听后,点点头说道:“了解术法,从根源上了解,是成为真正的巫师必备条件之一;但同时,你还要记住一件事,重组模型有它的价值在,但它太花时间了,你目前着眼的还是要放在构成这个术法的‘理’上。”

  “譬如,清洁术这个戏法,他的‘理’只是风与水的简单结合。所以理解起来很简单,你也能很迅速的施展出来。但如果是其他戏法,比如说同阶的‘光影参差’,他所需要的‘理’,你要了解的不仅仅是光与影,还必须要知道眼睛内网膜构造的各个感光部位对应的视觉盲点。”

  “术法之道,并非简单的‘术法模型’,了解这个术法的‘理’,才是根本。”

  顿了顿,桑德斯又道:“这就是为什么巫师都是博学者的缘故,你知道的越多,世界在你眼中越真实。而术法,就是让你在看的更真切的世界中,维护自身的手段。两者无高下之别,但有主次之分。‘理’为主,‘术’为次。”

  安格尔点头应是,曾经摩罗也告诉过他,在巫师的世界中,知识是最宝贵且最无价的。他自己心中也知道这个道理。从小到大,乔恩教导他的便是“知识”为上,外物是颈上的枷锁,只有知识才是头上的王冠。巫师的世界,更是应了这个道理,提升自己并非单纯的提升实力,还要提升自己的积累。

  没有一定的积累,就算实力到达瓶颈,也很难突破壁障。

  “不过,光是阅读书本而不思考,也不代表你的积累多;只有当你阅读而思考得越多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自己知道的其实很少。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会明白巫师真正的追求是什么。”桑德斯语重心长的道。

  “当你知识越积越多的时候,甚至不用去学习术法,还能创造术法。”桑德斯指着安格尔肩膀上的托比:“这个小家伙的来历你应该没有忘记吧,其也是诞生于格蕾娅的自创术法。而自创术法,也是成为真正的巫师必备条件之一。”

  在此之后,桑德斯又和安格尔聊了一些重组模型的话题,便让安格尔自行离开。

  从桑德斯的庄园离开时,安格尔还在回想着桑德斯的话。

  “以清洁术为核心的变形有630种,其中完美模型有6种。但值得推广的,却只有‘清洁术’,因为它所耗魔力最小,且效果也最佳。其他的5种完美模型,虽然都有比较好的术法表现,但其实都有更简便的其他术法可以代替。”

  “多分解模型其实也有好处,譬如在自创术法时,你能很快的理解到‘理’与术法模型之间的内在联系。不过,你现在离自创术法还远的很。”

  桑德斯的话,让安格尔对“自创术法”也多了一分心思,或许现在他不会去进行,但它就像一颗种子,已经埋了下去,只待有一天能开花结果。

  等到离开幻魔岛后,安格尔踏在天空之桥上时,才突然想起一件事——

  “糟糕,忘记说镜姬大人的事了!”

  安格尔匆匆的跑回幻魔岛时,桑德斯正准备进入巫术花园去记录观察。

  “镜姬大人,让我帮她传话,希望导师能到她那里喝茶……”安格尔低着头,一脸赧然。

  桑德斯瞥了安格尔一眼,低声笑了笑:“喝茶?”

  “是的,镜姬大人是这么说的。”

  “恩,我知道了。”

  安格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询问:“那导师是去,还是不去啊?”

  桑德斯毫不犹豫的道:“不去。”

  见安格尔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桑德斯想了想,道:“你有空的时候自己去镜姬大人那里喝茶,也算是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我去?”

  桑德斯点点头道:“她其实不会在意是谁去,她在意的只是与她喝茶的人,长得到底好不好看。”桑德斯打量着安格尔,淡淡笑音,仿佛从喉头里发出来:“你虽然年纪小,但光是外表来说……她不会嫌弃的。

  重新回到天空之桥,周围虽然还有学徒,但只剩下零星几人。

  经历了一场狂风,落云叶站台显得十分凌乱,时不时还能看到些许血迹,安格尔在这里并没有发现娜乌西卡与赛鲁姆的踪影。

  在先前的狂风中,安格尔差点经历了生死别离。

  虽说最后是镜姬大人救了他一命,但在此之前,安格尔还要感激一个人——娜乌西卡。当时他被狂风吹的控制不住身形时,是娜乌西卡帮助了他,在他昏迷时,娜乌西卡也没有放弃过他。

  虽然最后他还是掉落了下去,其实也是他自己没有抓紧藤蔓的原因。

  对于娜乌西卡的感激,安格尔是不下于对镜姬大人的感激的。

  安格尔一路走到地穴原野,他原本想去地穴里看看。但没有料到的是,他还没下地洞,就听到有赛鲁姆哭喊着,从第8学徒镇的方向朝他冲过来。

  “安格尔!!”赛鲁姆披着白色床单,脸上一把泪一把鼻涕的冲到他身边:“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你不知道,当我看到你从藤蔓上掉落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多难过。还好,还好你没事。”赛鲁姆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将安格尔的罩袍浸湿。

  赛鲁姆哭诉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打嗝,看上去既幼稚又好笑。但不知为何,安格尔心中却莫名的感觉温暖。

  这时,娜乌西卡也缓缓走来,她看着两个小孩互相抱团哭泣,嘴角微微一笑。

  安格尔拍拍赛鲁姆,走到娜乌西卡面前,十分郑重且真挚的的道:“当时多亏了你拉住我,要不然在昏迷中摔下去,我就真的完了。谢谢你。”

  娜乌西卡摇了摇头:“这没什么,你……活着就好。”

  在没有看到安格尔前,娜乌西卡把当时安格尔掉落的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表情一直是阴沉且带着一丝自责的。

  当看到安格尔安然无恙后,才卸下心中的负担。

  她有很多话想要说,也有很多情绪想要透露,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轻描淡写的道了句:活着,就好。

  在这陌生的大陆,来自三个不同国度、不同地界的灵魂,被友谊的束带紧紧的连在一起。

  或许,未来会各自天涯,会拥有不同的人生,但至少现在,他们的情感真挚而无暇。

  安格尔一边述说着先前的经历,一边前往地下交易市场。

  去地下学徒交易市场,是在前往幻魔岛之前就约好的。三人难得聚在一起,哪怕去地下交易市场,买不起东西只是瞎乐呵,也是一种快乐。

  “原来是镜姬大人救了你!”听着安格尔的讲述,赛鲁姆总是一惊一诧,脸上表情也跟着变化,仿佛经历这一切的不是安格尔,而是他一般。

  等到安格尔说完,赛鲁姆也说起幻魔岛外的见闻。

  “因为狂风肆虐,就死了好多人。一部分是吹到幻魔岛上,被岛上魔能阵杀死的,还有一部分则是被卷落摔死的。”赛鲁姆说到这,余悸未消的抚着胸口道:“还好,当初我们选择在落云叶站台附近停驻,如果强行挤过去,估计下场也是这样。”

  “但狂风杀死的人其实不多,因为很多学徒都有飞行的手段,就算被卷落,但只要能借力,就不会摔死。真正杀死最多的人,其实是世界意志降临后,那股神秘的韵律。”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被重力压趴在地,我们在树叶上还好,那些飞在半空中的,全部从数百米的高空掉落,不死也半残了。你不知道,我们后来为了寻找你的‘尸体’,来到幻魔岛正下方的树灵庭区域,那里几乎每隔两三步,就能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你能想象吗,一地的尸体,而且全是残肢,白色脑浆与红色鲜血,还有散发恶臭的肠子,四处散落,简直太骇人了。”

  说到这,赛鲁姆似乎又回想起先前看到的场面,不禁又想呕吐了。

  “虽然那道韵律是杀人的凶器,但它同时也能造就机缘。”娜乌西卡道,“可惜,我和赛鲁姆都没有领悟,但我看天空之桥上,似乎有人领悟到了。”

  “安格尔,你撞到机缘没?”赛鲁姆询问道:“你当时就在巫术花园边上,韵律应该更深刻吧,你领悟到了吗?”

  安格尔摇摇头:“我也一样没领悟。”

  赛鲁姆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正待说出安慰的话。

  “可是,它领悟了……”

  安格尔指了指肩膀上的托比,托比立刻摆出趾高气昂的模样,小脑袋昂的特别高,恨不得用下巴俯视众生。

  “啊啊啊?!托比领悟了?怎么可能?”赛鲁姆嘴巴呈“O”型,满脸不相信。

  安格尔无奈的点点头:“桑德斯导师都确认了,托比的确领悟了重力的脉络。”

  “呵呵,人没有领悟,反而鸟领悟了。说出去,估计会气死很多人吧。”娜乌西卡笑道。

  赛鲁姆瘪着嘴,泪目道:“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啊,难道我连鸟都不如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