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74节 单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没错,附魔了寒霜效果,可以在造成伤害时,对没有防备的敌人造成僵冷。”安格尔道。

  “你真的成为炼金学徒了?!”娜乌西卡看向安格尔,一脸的震惊:“你可知道这种超凡武器,在集市卖多少钱?”

  “不知道,能卖个几魔晶吧?”安格尔估测道。

  娜乌西卡摇摇头,眼神复杂:“我上次去地下集市,看到一把同样拥有寒霜效果的砍刀,他要价整整130个魔晶,而且几乎刚上架就卖出去了。”

  “你的这把……造型几乎达到名家水准,再加上寒霜特效,我估计至少要150魔晶以上!”

  安格尔也愣住了。

  150魔晶?!他炼制这把武器的材料,还不到1魔晶。

  难怪拥有一技之长的人都富有的流油,这简直是暴利啊!

  看到安格尔也呆愣的模样,娜乌西卡摇摇头:“真是羡慕你啊,看来你很快就不会为贡献点发愁了……”

  安格尔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娜乌西卡看着安格尔孩子气的表现,心底那一丝嫉妒,渐渐平复下来了。自欺欺人的暗道:“或许,炼金术真的很简单吧。或许,安格尔的天赋很适合炼金吧。或许,……”

  “这太珍贵了,你确定要送给我?”

  “当然。”

  “那就却之不恭了。”娜乌西卡心中对这把短兵,也甚是喜爱,不管是外形亦或者其威力,都让她心醉不已。把玩了一会儿,娜乌西卡又问:“对了,你还没说这把武器的名字呢?”

  “这是熊爪刀。”安格尔顺势将这把武器的参数说了一遍,并且用法也简单讲解了一番:“具体名字你自己取吧,这是送给你的。对了,你看看指洞内侧。”

  娜乌西卡看向三个指洞中最大的指洞,内壁用规整的通用字刻了她的名字。

  “都刻上我名字了,看来不收不行了。”娜乌西卡顿了顿:“这把武器,就叫单蝶吧。”

  娜乌西卡取名直接忽略了花,单取一蝶,似有所指。

  娜乌西卡拿着单蝶刀在手中旋转,就像是风扇一般,划出一道模糊的圆影。

  然后,娜乌西卡直接将高速旋转的单蝶刀抛向空中,然后伸出手,放在单蝶刀落经的途径。

  “娜乌西卡,你……”安格尔不懂娜乌西卡在干什么?以单蝶刀的锋利,旋转着落下,如果是刀刃对着手,岂不是会把手臂切成两截?

  娜乌西卡没有回答,而是眼神郑重的跟着单蝶刀。

  单蝶刀被抛的很高,然后慢慢落下…当单蝶刀要切到娜乌西卡的手时,安格尔皱紧眉头。

  跐溜——

  单蝶刀划过娜乌西卡的手,旋转没有停歇继续落下,哐当一声,插入了桌面之中。

  安格尔赶紧看向娜乌西卡的手,发现在她手腕处有一道淡淡的血痕。

  安格尔瞳孔猛地一缩。难道划伤了?

  却见娜乌西卡收回手,用食指指腹抹了抹手腕处的血痕,然后放在唇边舔了舔:“没有对单蝶输入魔力,也带起了霜痕。看来我还低估了它,这把武器至少也要值200魔晶以上啊。”

  “娜乌西卡,你没事吧?”安格尔见娜乌西卡手腕活动自如,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没事,只是被霜寒之气划了道血痕。”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安格尔不解她的做法。

  娜乌西卡却是对着安格尔灿烂一笑,然后拿起桌上的单蝶刀。拇指、食指、中指分别穿入三个指洞,不知为何,安格尔总觉得此时的娜乌西卡与单蝶刀似乎隐隐出现了些许联系。就像是每个人、每样物品都有一个磁场,相处久了人与物之间磁场会慢慢相似,而娜乌西卡与单蝶刀先前磁场感觉还各自为政,但此刻却像是融为一体。

  就仿佛,单蝶刀陪在娜乌西卡身边几十年一般。

  “一种仪式。”娜乌西卡笑道:“这是剑士选定武器时的仪式,如果手被切断,代表武器并不认同你;反之,则是武器认同了你,并且选择你作为一生战友。”

  “看来,这个仪式很成功。”安格尔原本还想继续追问‘为什么’以及‘值不值得’的问题,但想了想,最终没有问出来。价值观与个人追求不同,没有必要强行要求他人。

  “是的,很成功。”娜乌西卡随手将单蝶插入腰间:“单蝶十分适合我,谢了!”

  安格尔笑着摇头:“以后单蝶有任何损伤,可以来找我。作为炼金大师的开山作,我免费修补噢。”

  “我会好好珍惜它的,尽量不会让它这么早与你重逢。”娜乌西卡顿了顿:“你现在会炼金了,可有什么想法?”

  安格尔摇头:“没什么想法,炼金也不容易,耗费时间长,精力也需要集中,体力与精神上都是很大的消耗。”

  娜乌西卡理解道:“也是,我在学魔纹学时,有同学说过,很多炼金术士都是十多年,甚至更久才出一样成品。当然,那是指入阶的炼金作品。至于炼金学徒嘛,应该也需要很久才出作品吧?我听说地下集市有个中级炼金学徒,叫普什么。”

  安格尔:“普罗米?”

  娜乌西卡点头:“没错,就是普罗米大师,我听说他半年才出一件作品。”

  安格尔默了默:“……”他刚才感慨‘耗时长’,是真心觉得耗时很长,炼制一件作品要一天多呢……但听娜乌西卡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还好他没有说出具体炼制了多久。

  就炼金来说,安格尔能炼的这么快,主要还是他的图纸是现成的,而且附魔也很容易;其他的炼金术士,光是设计图谱就要很久,记忆魔纹也花时间,半年出一件作品已经算是高效的了。

  当晚,安格尔留在地穴原野聚餐,吃的是烤肉。

  赛鲁姆听说安格尔炼金有成,整晚都在旁询问着炼金事宜。安格尔也不厌其烦,有问必答。

  说说笑笑中,这场温情脉脉的聚餐在赛鲁姆打呼中结束。

  “年轻真好,想睡就睡。”娜乌西卡抽着烟,“我都不记得,上一次睡觉是在什么时候,每天都是用冥想代替休息。”

  安格尔想说“何必那么拼”,但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口,还是价值观的问题。

  将赛鲁姆送回去后,安格尔也准备向娜乌西卡道别。

  “我送你回去吧,正好出去吹吹风。”娜乌西卡道。

  一路无言,在安格尔的家近在眼前时,娜乌西卡突然道:“胡克迪克被他导师带出门去了,你暂时不用担心他的问题,但他最近散布了很多与你有关的谣言。”

  “我知道,上次赛鲁姆给我说了。”

  “你就不担心吗?他在谣言里说你无能、说你占用资源、说你毫无天赋、说你只知道躲在别人的身后。”

  “有人信了吗?”安格尔道。

  娜乌西卡挑眉:“只要知道你背后的是桑德斯大人,那几乎没人信。当然,也不乏一些愚者。”

  “那不就结了,谣言总会被现实雨打风吹去。”安格尔突然想起乔恩说过的一句话:“他们对我的百般猜疑和注解,都不足以构成万分之一的我,却是一览无遗的他们。”

  “的确,越是造谣,越显得自己的无能,正是一览无遗的他们。”娜乌西卡笑了笑:“想不到你还是个思想家。”

  “既然你想得通,我也不多说了。希望能早日看到你登顶,晚安少年。”

  回到家后,安格尔算着时间,按照古德管家所说的,净化花园开启的消息应该会在一个半月后传开。

  为了避开闻讯而来的厉害高手,安格尔必须想尽方法在一个半月内登顶。

  时间已经不多。

  安格尔决定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全力将自己所需的炼金武器打造出来。并且熟练应用出选定的套术。

  半月的时间,稍纵即逝。

  在春祭之月下旬初日来临的时候,安格尔穿戴上黑色床单,走出了家门。

  托比扑棱着翅膀落在安格尔的肩膀,用头蹭了蹭安格尔的脸。

  “今天我开始登塔,你暂时不用上,先熟悉下擂台环境。”安格尔对托比道。他这几天也花了很多时间,与托比联系配合,托比在领悟重力脉络后,其杀伤力直线上升。

  安格尔原本以为,自己有了炼金武器,对战托比会轻松碾压。然而并非如此,单对单的战斗中,托比的速度简直远超他的想象,他炼制的武器是远程武器,在瞄准不了托比身影的情况下,威力再大也没用。

  不过,与托比的对战中,安格尔也了解了自己的短板。他与速度型的选手对决,的确比较困难。有了短板,安格尔自然要寻思解决方法。这几天,他拿出了好几个方案,都可以有效的防止速度型的选手靠近。当然,最好的方法就是托比上场去硬碰硬。

  可以说,安格尔是打定主意走耍无赖的路线。

  所有的攻击全靠外力,炼金武器与托比。

  自己学习的戏法,全是防御类与控制类的,拖都要拖死对手!

  来到天空塔时,一层依旧热闹非凡,安格尔随便看了几场比赛,对于参赛选手的水准稍微有了一点把握。

  虽然看上去还是很水,但至少比起那日“万兽之王vs不朽冰帝”来的激烈些,选手你来我往,凡人们看的连连叫好。

  等到差不多时,安格尔来到天空塔登记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