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76节 对战黑杰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白熊停顿片刻:“是命运指引我们相遇……”

  “说人话!”安格尔用高冷的姿态表达着不耐烦的演出。

  白熊一怔,以为安格尔真生气了,傻愣愣的摸了摸后脑勺,羞涩的道:“因为我和你……的鸟穿了情侣装,这是命运给我的指引。”

  情侣装?和我的鸟?安格尔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肩膀上的托比。

  托比天天都要换衣服,格蕾娅给它准备的各式衣服,数不胜数。它今天穿的的确是毛绒动物装,不过并非是白熊装,而是一只白獭装。

  托比身形很小,毛绒绒的白獭装穿上,配上两只萌耳朵,的确很像是熊。

  托比也被白熊的话给惊呆了,然后气愤的飞到白熊面前,一爪子踢过去。

  白熊脸上出现一个爪印,巨大的力道把他踢到墙面巴着。可见托比的瞬间爆发力有多恐怖。

  托比对着白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似乎在骂街的样子。

  “呃,其实它穿的是白獭装,和你的白熊装还是有点差别……”安格尔顿了顿,用默哀的语气对白熊道:“还有,我的鸟是雄性的……它严肃的拒绝了你的表白。”

  说完后,安格尔带着托比转身离开。

  半晌后,白熊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回想起刚才那只鸟的暴力,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忌惮。他沉思片刻,然后从白熊玩偶装里拿出一个黑漆短杖。白熊小心翼翼的将短杖立在地面,毫无依凭的立着。

  白熊闭上眼,嘴里念叨着奇奇怪怪的音节,魔力的波纹慢慢散发开来。

  当魔力的波动触碰到竖起的短杖后,短杖毫无预警的倒下。杖头所指方向,正是安格尔离开的方向。

  白熊疑惑的挠挠头:“应该没有出错啊,命运指引的的确是他啊。”

  安格尔换了个地方冥想,直到半个小时后,选手区的广播通知他上台。

  初次战斗,他心里还是有一些紧张,从专用通道走出去时,还不停的吸气吁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唉,这个牛奶小弟弟,看来真的是处女赛。”

  “瞧那紧张样,他今天是悬了。”

  “黑杰克来了没?刚才好像没看到他。”

  “来了,你没看对面的进场区,黑杰克不是出现了吗?”

  安格尔走出通道,第7擂台的观众席几乎已经坐满。男女老少都有,几乎所有人都在齐声呼喊着“黑杰克”。还有**的女粉丝,穿着清凉的衣裤,在搔首弄姿。

  安格尔还没登台,远远的看到擂台另一方有个黑影,观众席上所有人都朝着黑影尖叫高呼,想来对方就是他这一场的对手“黑杰克”。

  综合周围的气氛来看,这个黑杰克似乎人气还挺高的。其他几个擂台,也少有观众席人满为患的时候。

  这时,擂台上方的透明玻璃屏幕中,出现两个人的名字。

  牛奶男爵vs黑杰克,倒计时4:59。

  黑杰克的名字旁边,还附有一个头像。是个带着黑色单边眼镜,黑色贵族礼帽的男子。

  “黑杰克的头像,怎么感觉很像便宜导师的打扮?难道这货是桑德斯的粉丝?”安格尔看着屏幕中的黑杰克头像,心中暗忖。对方除了单边眼镜用的是纯黑色镜片外,其他的打扮全部拷贝桑德斯,让安格尔有奇妙的违和感。

  当倒计时到2:59秒时,玻璃屏幕上的文字改变:双方登场!

  安格尔深吸口气,强压住心头的紧张感,然后低声对托比道:“等会你就先看着,暂时不要动手。”

  托比叽咕一声,然后从他肩膀飞起来,在半空中盘旋。

  “牛奶男爵,这名字可真奇怪。”

  “我觉得这个牛奶男爵可能是个小孩吧,看他身高不高。”

  “也可能是个女的,你们看,黑杰克已经兴奋起来了!”

  安格尔缓缓走上场,他一身黑色床单包裹住全身,别人无法看出他的端倪,只能从骨架上判断一些讯息。

  “咻咻咻咻——”站在对面的黑杰克,突然拿手掌遮住脸,摆出中二的姿势高声怪笑:“今天运气不错啊,咻咻咻,遇到一个雏鸟,让我来折断你的翅膀吧!咻咻咻咻!”

  安格尔被这一连串羞耻的台词给惊住了,对面是用怎样的心态念出这段羞耻的台词?!他以为“黑杰克”的名号和其他选手的“xx之王”“xx之帝”不同,应该是个有内涵的低调选手。没想到他错了,发乎于外的羞耻,那是中二;发乎于内的中二,那就是神经病了!

  “黑杰克大人,快折断他的翅膀吧!”齐声的呼喊,配合羞耻的动作,从观众席上传来。

  观众席上,竟然绝大多数的人都模仿着黑杰克的动作,捂脸大笑。

  安格尔只是一道余光瞟过,就觉得尴尬症要犯了。

  “黑杰克大人,别管那个臭小子了,来折断人家的翅膀啦”搔首弄姿的女粉丝也不再少数。

  “咻咻咻——雏鸟,害怕吧,颤抖吧!”黑杰克再次发话。

  安格尔抬头,略微整理了下兜帽,确认不会掉落,才有空打量黑杰克。

  黑杰克长得很高,比安格尔高了一个头,估摸1米9以上。身材显瘦,与他黑色贵族礼貌相对应的是,他也穿了一身黑色礼服,内衬是白色蕾丝,领结是黑红色格纹的。

  从脸上显露出的部位来看,黑杰克长得应该不错。难怪有一大票的女粉丝买单。

  就是脑子有点问题,说话羞耻,打扮也跟桑德斯几乎一模一样。

  黑杰克挑衅了半天,安格尔觉得自己就算是高冷人设,也该稍微回应一句。

  安格尔冷冷一哼:“你以为穿的和他一样,就能成为他吗?可笑。”

  其他人完全听不懂安格尔的话,安格尔自己也不知道黑杰克能不能明白他说的意思,但这个傲然的语气配合“仿佛对敌手了如指掌”的口吻,让安格尔为自己的高冷人设又一次添砖加瓦。

  观众一排茫然,牛奶伯爵口中的“他”是谁?

  黑杰克却是脸色大变,一脸惊讶的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内心中最深处的秘密!”

  安格尔:“……”谁知道你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你在脑补什么?

  黑杰克面色变幻,慢慢的,他微眯双眼,一脸的阴郁:“原本我只是想一根根拔了你的指甲,然后切掉你的四肢,但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留不得你了!”

  安格尔:“……神经病啊。”你的秘密难道就是拷贝桑德斯吗?

  当倒计时归零,擂台上压制魔力的魔能阵瞬间松开,安格尔感觉体内魔力圆融顺畅,立刻开始以最快速度构建模型。

  但安格尔的速度显然没有黑杰克的快。

  黑杰克诡秘一笑,直接从衣兜里掏出四张卡牌。

  “咻咻咻咻——卡牌,无舌者之吻。”

  精致的卡牌被黑杰克丢到半空中,一个奇异的无舌者幻影从卡牌里钻了出来,笼罩住安格尔。

  “瞬发?”安格尔心中闪过一个词。

  无舌者幻影的那近乎瞬发的效果,让安格尔一时有些慌张。

  那道幻影的速度不快,安格尔稍微放下心,以为是某种攻击术法,赶紧闪身躲开。但那无舌者幻影并没有攻击他,而是用一种耍流氓一样的**姿势,悬浮在安格尔的头顶。

  安格尔看到无舌者猥琐的撅嘴**姿势,恶心的咒骂了一句。但这时他才诡异的发现,他竟然无法说话了。

  他想起在选手区白熊说的话,黑杰克有禁音的手段,阻止敌手认输。安格尔原本还以为是音波类的戏法,却发现是这种更为诡秘的手段。

  安格尔运行着体内的魔力,依旧畅通无阻。看来那无舌者幻影似乎只针对他的声音,对其他方面并没有影响。

  黑杰克见安格尔出现手脚慌乱的状况,嘴角咧出冷笑,从剩余的三张卡牌中,又取出一张。

  安格尔隐隐看到,卡牌上的图案是被绳子绑缚脖子的长舌男人。

  卡牌的图案一看就像是控制类或者攻击类的效果,安格尔可不敢让黑杰克丢出卡牌来,他赶紧挥手,从黑色的罩袍内,一道金光伴随着破空声,飞快的刺向黑杰克。

  金光的速度极快,黑杰克虽然看到了,但毕竟不是血脉侧,身体却没有反应过来。

  金光洞穿了黑杰克的左手臂,鲜血瞬间爆裂开来。

  黑杰克惨叫一声,跪倒在地。他一手捂着手臂,一边看向安格尔:“你怎么会瞬发术法?不可能!”

  安格尔冷哼一声,外表继续保持着冷傲的姿态,但内心深处却开始默默的构建起新的戏法模型。

  黑杰克看向手臂处,血洞破裂。他咬了咬牙,从三张卡牌中取出一张画有女神浇花的卡牌,然后卡牌化为一道暖流,血洞慢慢出现恢复迹象。

  “还好,牛奶男爵是个菜鸟,没有趁着我受伤的时候攻击我。咻咻咻咻——等我疗伤恢复后,看完不把你踩在脚下!”黑杰克皱着眉,心中带着焦急,又带着一丝庆幸。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