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77节 黑杰克的秘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卡牌:曙光女神的花园。”这张卡牌是他套卡中的治疗之卡,效果堪比二级戏法!只不过他每两日才能灌输一张,极其珍贵。

  使用“曙光女神的花园”后,几乎就在眨眼间,黑杰克手臂处的伤口就回复了七七八八,同一时间,一枚金色的小箭在卡牌治疗下,从肌肉纤维中弹射了出来。

  黑杰克看到那枚金色小箭时,眼神微微一凝。

  “远程炼金武器?难怪可以做到瞬发!”黑杰克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在炼金术士匮乏的野蛮洞窟,炼金武器完全是凤毛麟角,更遑论是一级学徒都能用的远程炼金武器。

  “这把炼金武器一定会是我的!只要我的伤一好,用出卡牌上吊者的惩罚;雏鸟就会任我折翼!咻咻咻咻——”黑杰克低声暗笑:“雏鸟就是雏鸟,如此大好机会居然不攻击我,看来是没有见识过巫师界黑暗的新人,这种新人还保有凡人可笑的同情心。我只需要在这个时候稍微装一下弱者,他就会因为同情心而犹豫,然后等我伤势恢复,我就可以将他踩在脚底下……”

  黑杰克想到这,决定摆出一副“坚韧中带着些许羸弱、骄傲里伴着一丝倔强”的表情,根绝他看过的凡人歌剧,这种表情最容易打动观众。哈哈哈哈,雏鸟肯定会被我的表演而感动的吧!

  黑杰克抬起头,就要用这副表情感动牛奶男爵,让他哪怕犹豫五秒钟即可!

  可当黑杰克看清楚牛奶男爵的动作时,他只觉胸口一闷,似有血气上涌!

  “这根本不是雏鸟,太无耻了!”黑杰克只觉胸口有火、嘴里有血!

  从他被炼金武器洞伤开始,最多过了六秒钟啊!仅仅六秒钟啊!

  牛奶男爵面前就摆出了起码4道防御术法啊!

  而且,还忒么在增加!

  “你有多怕死啊!学的套术难道全是防御术?”

  当黑杰克的伤势被曙光女神治愈好时,牛奶男爵面前竟然足足有7道术法,4道防御术法,3道阻拦靠近的控制术法。还有一道由“油腻术”与“火苗术”组合的复合型火墙!

  “无耻、无耻、太无耻了!你个伪装菜鸟的无耻之徒!”在这样的防御之下,就算是二级巫师学徒也要攻击个五六秒啊!他一介一级学徒,要破防至少半分钟啊。

  安格尔被骂无耻之徒,没有一丝的羞愧感。他原本就打算靠这种耍无赖的方法登顶天空塔,所以被骂就被骂呗,他还有更无耻的事没做呢!反正没人认识我,我不是安格尔,我是人设高冷的牛奶男爵!

  安格尔旋即抬起手,一道金光从他袖口中飞射而出。

  黑杰克伤势初愈,怎么可能躲得过。金色小箭洞穿黑杰克的右臂。

  这还不完,安格尔手中的金色小箭就跟不要钱似的,被安格尔漫天飞花一样的射过来,目标直指黑杰克的各处要害。

  黑杰克被那漫天箭雨给吓了一跳,从剩下的两张卡牌里,取出一张画有十字盾的卡牌。

  “卡牌,骑士之盾!”黑杰克将骑士之盾摆出来,略微阻挡了几枚金色小箭,但在箭雨的威胁下,骑士之盾隐隐有破裂的迹象。

  “不打了,我认输,快住手啊!”黑杰克高呼认输,然后将自己的信息卡丢到半空中。

  防御又破不了,还被远程炼金武器给时刻瞄着要害,他如果再不认输就真的死了!

  天空塔擂台赛不忌生死,但可以认输。只要叫出认输,并且将信息卡抛出,那么擂台管理员便会开启魔能阵,将对战双方隔开。

  随着信息卡丢到半空中,一道魔能阵立刻出现,两人的中央还出现了一条隐隐的玻璃罩,安格尔的武器再也无法打击到黑杰克。

  「比赛结束,牛奶男爵获胜!」

  半空中的透明玻璃屏幕浮现出这排字幕,随着字幕落下,漂浮在半空中的黑杰克信息卡,突然冒出一道光芒,钻入了安格尔衣兜里自己的信息卡内。

  安格尔拿出天空塔信息卡一看,发现卡里多了一条战胜黑杰克的信息,积分增加了3分,同时按照黑杰克的战斗场次及胜率,他获得了150贡献点。

  “还不错,150贡献点算是值回箭头的价格了。”安格尔收起信息卡,大踏步的走下擂台。

  黑杰克瘫倒在地上,全身被金色小箭给射穿了多个孔,奄奄一息的模样。最终被天空塔的工作人员担了下去。

  等到第7擂台再无人影时,观众席上才爆发出一阵阵惊讶。

  “黑杰克大人,不是说好了要折了这只雏鸟的翅膀么,怎么会……”

  “雏鸟?将黑杰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怎么可能是雏鸟。”

  “或许那个黑色罩袍里的人,是个三级学徒?”

  一层观众席上基本是凡人,所以他们臆叹和惋惜,基本是瞎猜。但另一边,观战的巫师学徒,也都在窃窃私语。

  “黑杰克输了?他竟然输了?”

  “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个牛奶男爵有炼金武器,而且还是远程炼金武器!”

  “看到了,可恶,好想要!”

  “不如,等那小子落单的时候,我们干一票?”

  “还不知道那个牛奶男爵的身份,在一级学徒的时候就能够用得起炼金武器,或许背后势力了不得啊,我们还是别找不自在。”

  “软蛋!”

  安格尔从选手通道回到后台时,选手区的人看他的眼神从一开始的轻视,变成了忌惮、惊讶,更多的则是贪婪。

  安格尔再次来到抽签区,中年妇女似乎也看了安格尔的比赛,眼神微微瞄了眼安格尔被黑袍罩着的手腕上,然后微不可察的笑了笑。

  “牛奶男爵阁下,你是要继续比赛吗?”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他刚才因为处女赛有点紧张,一口气布置了七道术法,几乎消耗了大半的魔力。但稍微冥想一会儿,多打几场应该没问题,他也不可能场场都遇到如黑杰克这般的对手吧。

  “好的,请抽签。”中年妇女道。

  安格尔熟稔的伸手在抽签箱里搅了搅,然后凭着直觉拿出一颗球。

  编号035325。

  中年妇女接过球,很快她面前的透明屏幕上出现了一排字:「牛奶男爵vs灰烬武士,半小时后天空塔第6擂台。」

  在周围人窸窣的讨论声中,安格尔走到偏僻的角落,闭眼冥想,摆出生人勿近的表情。

  还没冥想多久,安格尔又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命运指引了你,可没有指引我。”安格尔闭着眼冷声道。

  “牛奶,我刚才看了你的比赛。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笑呵呵的声音。

  安格尔嗤了一声:“不要叫我牛奶。”

  “男爵,你刚才用的是炼金武器吗?好厉害,是普罗米大师炼制的吗?”

  “与你何干。”安格尔睁开眼,透过兜帽看向站在眼前的人。

  还是白熊的打扮,还是笑眯眯的神情,只是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黑漆短杖。

  安格尔在心内微微叹气,这人怎么一直缠着他?

  “我就是好奇。在野蛮洞窟中能用得上炼金武器的,哪个不是赫赫有名的,他们的武器都被扒到根底了,而你手上的武器,似乎第一次出现,与他们的都不一样。”

  “那又如何。”安格尔语气表现的很不耐烦:“你到底跟着我干什么?”

  白熊笑眯眯的说:“命运交织,注定我会再次遇见你。”

  “明明是你自己找上来的,别扯什么命运。”安格尔挥挥手:“你不说就算了,我马上要比赛了,别打扰我冥想回复魔力。”

  白熊听罢,也不打扰安格尔,笑眯眯的拿着拐杖离开了。

  等到白熊身影消失,安格尔才皱了皱眉,不懂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又冥想了约莫十分钟,安格尔发现耳边又传来脚步声,这一次的脚步声更加沉重,并不似白熊的步伐。

  安格尔不耐烦的抬眼一看,发现来人竟是黑杰克。

  他的身上缠着绷带,帽子也取了下来,单边眼镜也没了,露出灰绿色的短发与英俊的外貌。

  “你…”来做什么?安格尔刚想问出口,突然想起自己的高冷:“哼。”

  哼了一声,安格尔就不再说话,等着黑杰克开口。

  “刚才的比赛,我算认栽。但我警告你,不许将我的秘密说出去,否则就算我豁出去这条命,也会让你好看!”

  黑杰克的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但安格尔还是不知道黑杰克到底在说什么,他的秘密到底是什么?难道单纯就是外表拷贝桑德斯?

  安格尔仔细打量着黑杰克,发现脱掉帽子后的他,那头灰绿色短发和桑德斯也几乎一模一样,外貌似乎也有两三分相似。

  “难道,黑杰克是便宜导师的私生子?!”安格尔在心底默默脑补出一出跌宕起伏的爱情剧,隐忍的私生子为了求得严父的认同,从外貌、打扮到性格都慢慢的在靠近“父亲”,可惜绝心绝情的父亲,对他的表现完全不在意,这让他的心理扭曲变态,甚至以折磨新人为乐……

  黑杰克警告了安格尔一番,然后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的离开。

  “唉,真是可怜的孩子。”安格尔看着黑杰克形单影只的背影,为脑内剧场划下一个悲凉的句号。牧狐说嗯……评论里你们随意发言,但切记,不要造谣。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