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82节 沉睡的沥之息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对面的女人闭着眼睛,静止不动,看上去毫无架势。但安格尔闭上眼静心聆听,就能听到从那女人所处的位置为圆心,向四周散发的哗哗水声。

  沥之息流。

  这是安格尔在天空塔竞技场里遇到的第一个女人,也是让安格尔感觉最奇怪的女人。

  明明公告屏上还没有显示开始,竞技场的阵势还有禁魔的魔能阵,但这个女人身上就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水,安格尔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滩水。

  「牛奶男爵vs沥之息流」倒计时归零,战斗一触即发!

  对面的女人平凡无奇,头发是青色小卷,眼底黑眼圈很重,在倒计时未终结时一直闭着眼睛似在假寐;直到倒计时结束,她才睁开眼,露出黑幽幽的眼珠。

  沥之息流伸出手指,指向地板划了条横线,她的面前就出现一条来回流动的溪带。

  “瞬发戏法!”安格尔在制造防御圈的时候,同时也在注意对手的动作。

  瞬发也就罢了,但最为奇特的是,这条用水织成的溪带,并不是贴着地板,而是围着沥之息流打转,就像真正的衣带般。

  “束缚。”沥之息流仿若水流划过瓷片一般的声音,轻轻响起。

  溪水织成的带子,随着这道声音冲向安格尔,但安格尔此时也完成了第一道防御,一座冰墙。

  溪带被安格尔用李代桃僵的方式躲开,安格尔随之用出熟稔的无赖打法,金色小箭如一场发光的雨般,冲向沥之息流的阵地。

  “盾。”沥之息流再次低吟。

  溪带蓦然从冰墙上揭离,化作一个繁复的水盾,想要防住金色小箭。

  水盾可以防住穿透性极强的金色小箭?安格尔不相信这种事,但偏偏就发生了,那个由溪带幻化出来的盾,真正的拥有了盾的性质,看上去是水流组成的,但金色小箭打在上面,发出的声音却是恍若金属与金属的触碰。

  金色小箭被水盾弹开。

  安格尔继续发射金色小箭,甚至扩大了命中范围,但让安格尔无奈的是,水盾竟然也随之扩大。

  任何事物不可能面面俱到,水盾的面积大了,厚度自然会下降。带着这个思维,安格尔猛攻一个点。

  但金色小箭射出近半,对面的水盾连伤痕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安格尔甚至从沥之息流身上感觉不到魔力消耗的迹象,难道他维持水盾连魔力都不消耗?那如果继续打消耗战,安格尔必输无疑。

  安格尔射击的空隙,被沥之息流抓住。她低声说了一声:“刀。”

  溪带化为一把水刀,斩天一劈,竟然将安格尔设下的第一道防线:冰墙,给劈成了两半。

  “水化万物,这手拟物的技术也太厉害了吧,连点喘息时间都没有。”安格尔暗忖:“这样的拟物手段,将水的善变发挥到了极致,对面的女人真的是野蛮洞窟的吗?不是深海之歌的?”

  元素拟物,是一种很高端的元素侧技术手段,安格尔曾经阅读过拟物的书籍。所以他很清楚,元素拟物的弱点所在。

  拟物的再像,其本质依旧是水!

  只要是水,找出相克的属性,必然可以破掉这拟物手段。

  水火不容,火可蒸发掉水,但水也能灭掉火。所以安格尔没有选择用火来对付水元素拟物,而是用出了一道整个野蛮洞窟也没有记载过的戏法。

  在这段时间,安格尔用全息平板计算了好几个0级戏法的组合排列,然后在有空的时候,就用魔能公式将之化为戏法模型。

  其中就有一道除尘术的变形。

  除尘术是0级戏法,与清洁术常常配套使用,本质上是风、土两元素的适配,安格尔此刻打算使用的便是除尘术的变形。

  他命名为「尘埃」。

  风与土的新生结合,漫起满天的尘埃。这就是这道戏法的本质。

  其实有点像沙尘术,但远远达不到沙尘术的威力,顶多掀起一些比雾霾稍微大颗点的细碎尘土,长时间接触都对人体造成不了伤害,因为鼻毛可以过滤这些细碎尘土,基本没啥卵用,所以安格尔直接将之命名「尘埃」。

  但用在这个时候,却是十分合适。靠尘埃来汲取水元素,可以无视其拟物效果。

  安格尔兴奋的一边射击,阻挡对方的进攻,一边在心底默默的构建起尘埃的戏法模型来。

  尘埃,这道戏法甚至连0级戏法都算不上,构建起来十分迅捷。就算安格尔没有特意去记忆,也只花了三、四秒左右,就将它构建出来了。

  尘埃被安格尔使用了出来,对着那空中彷如白练的溪带。

  尘埃接触到了溪带,溪带染上点点灰尘,看似水分在快速流失,安格尔觉得胜利在望时,沥之息流突然又吟出一个字:“油。”

  “油?”安格尔有点疑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怎么会说出油字?

  半空中的溪带,在沥之息流话音落下后,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本身的性质,从透明的水变为了半浑浊的黑黄色油。

  “这是油?”安格尔惊诧道。

  沥之息流没有回答,而是指挥着“油带”冲向安格尔所在位置。同一时间,沥之息流还唤了一道火苗。

  火助油势,油借火燃。

  “火带”炸裂在安格尔身边,他被反冲的力量弹飞。

  连续几个跌撞,安格尔在擂台边缘好不容易停止了脚步。

  “真是油?这怎么可能?水和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连性质都改变了,元素拟物怎么可能做到这个地方!”安格尔惊疑不定。

  沥之息流并没有回答安格尔,而是抬起眉,看上去十分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安格尔敢肯定,她肯定不是因为战斗而疲惫,看那厚厚的黑眼圈……该不会是想睡了吧?

  沥之息流用行动表示了她的作风,她居然站着站着就打起了鼾。

  “她到底有多久没休息?”安格尔试探着,对沥之息流使出了一道绑缚术。

  下一秒,沥之息流就轻松的被绑住了。

  安格尔:“……”好像,真的睡着了。

  同一时间,半空的告示牌出现:牛奶男爵胜利的字样。

  安格尔带着诡异的违和感与深切的疑惑走下了擂台,天空塔的医疗人员走到擂台,将沥之息流放在担架上,随意聊着天从选手通道路过。

  安格尔分明听到,一位医疗人员在低声道:“这小姑娘怎么又在台上睡着了。”

  “又”?难道沥之息流不止一次在擂台上打瞌睡?

  天空塔三层的选手区依旧很热闹,安格尔得胜归来,并没有引起众人的瞩目,反而有些人对安格尔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能排到沥之息流,他真是中了大奖啊。”有人在低声感慨。

  安格尔一脸懵逼的找了个角落休息,他没有进入冥想,而是回忆着沥之息流的一些事。她在擂台上睡觉,安格尔并没有太过在意,顶多觉得这人奇葩。他在意的是,为什么溪带会变成油带?虽然都是液体,但性质上都不一样,怎么可能变化。

  这个疑惑,让安格尔百思不得其解。

  整个上午,安格尔打了四场比赛,除了与沥之息流的比赛让他出现了困惑外,其他三场比赛的胜利都很轻松。

  下午,安格尔原本打算继续打满四场比赛,但在打完第二场比赛时,他在选手区看到了娜乌西卡。

  他想了想,没有继续比赛,而是在娜乌西卡上场时,去观众席上看了她的一场比赛。

  娜乌西卡的对手是一个普通的元素侧巫师学徒,在安格尔看来,既没有学过特殊术法,也没有太突出的能力,他靠着机括腕弩可以轻松将他放倒。

  但娜乌西卡和他对战时,却并没有安格尔那般轻松。娜乌西卡是血脉侧的学徒,目前没有融合血脉,学习的戏法套术也很普通,只有近战能力拔群。但对面的巫师学徒,顶着防御戏法,和娜乌西卡硬碰硬也不落下风。

  安格尔微微疑惑。

  为什么不用单蝶?

  如果娜乌西卡在近身时候用单蝶对战,战事早就结束了。但娜乌西卡并没有这么做,她甚至连腰间软剑都没有取下来。

  最后,娜乌西卡还是赢得了胜利,但赢的并不轻松。她只打了一场,就匆匆的离开了天空塔。

  安格尔则继续打了一场,得到胜利后,才踏着黄昏的霞色,回到了家里。

  安格尔回到家,立刻拿出全息平板,搜索着元素拟态的书。

  翻完好几本元素拟态学,安格尔疑惑了,书上描述的和他想象的一样,拟态就是拟态,不可能改变元素性质。

  那沥之息流是如何做到连性质都改变的?

  而且,安格尔还有些疑惑,沥之息流的水盾也太结实了吧,根本不像水,反而像是金属。莫非,他使用的不是水盾,而是金属护甲?但他明明看到沥之息流通过溪带变形,才形成的盾牌。

  在安格尔兀自沉思的时候,突然院外传来了敲门声。

  “帕特少爷。”

  古德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

  安格尔吓了一跳,赶紧关上全息平板,飞快的藏到怀表中稍微平息了下呼吸,才来到院子里给古德开门。

  “帕特少爷,大人请你过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