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83节 初叩真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夜色苍苍,顶着半夜微凉的风,安格尔随着古德管家来到了幻魔岛。

  辅一进入书房,便看到书桌前,桑德斯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一个水晶球通讯器,在观看着些什么。

  等到安格尔走近,才发现水晶球上的画面,竟然是他在天空塔比赛的画面。

  桑德斯正在看的场次,是他在二层时,与一个元素侧巫师学徒的战斗画面。

  安格尔静静站在他身前,用这个角度看到自己的比赛,他莫名觉着羞耻。尤其是水晶球里自己把防御阵线构建好后,一边释放着金色小箭,一边瓮着嗓子,用高冷的声线劝降对手。安格尔在比赛当场时,觉得自己给自己的人设很完美;但从第三方看自己比赛,却觉得自己像是个中二少年。

  “永恒罗生!哼哼,自己丢牌投降吧,否则下一次的伤口,就不是手脚,而是你的喉咙了!”瓮声瓮气的声音从水晶球里传出来。

  这句话,在安格尔比赛时,他说的毫无压力。但这个时候,这个时间点,在这个场合,安格尔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尤其……桑德斯还带着奇妙的表情,觑了他一眼。

  安格尔张开巴掌,假意按摩太阳穴,实则捂脸遮羞。

  怎么办,太羞耻了!为什么他的人设会变这么乖戾?

  等到这场比赛结束,桑德斯关掉水晶球,似笑非笑的看着安格尔。

  久久的凝视,看的安格尔浑身不自在,桑德斯才用压着笑意的低沉喉音打趣道:“威风不大,气势还挺足。”

  安格尔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我就是……”人设崩塌了。这话他说不出口,吱呜了半天转言问道:“导师,你怎么弄到我的比赛影像?”

  桑德斯也看出安格尔的不好意思,照顾着小徒弟的面薄,也顺其自然的转开话题。

  原来是一大早,古德管家就过来了,发现他不在家,后来略微一查,才知晓安格尔去爬天空塔了。桑德斯知道这个消息后,饶有兴趣的从天空塔管理处拿了他的比赛影像,这才有了如今的一出。

  听完桑德斯的话,安格尔更加的羞耻了。他以为自己身份隐藏的很好,应该不会被熟人发现。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桑德斯用什么手段查出“牛奶男爵”是他,安格尔已经不在意,只想脚下立刻裂出条缝,他要跳下去!

  气氛稍微尴尬了几分钟,桑德斯带着安格尔来到阳台。

  阳台上有两根并排的靠椅,桑德斯兀自入座,示意安格尔坐下。

  吹了些沁凉的夜风,看着远方云雾星海中的永恒之树,安格尔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

  “你的战斗方式,用在天空塔前几层,应该没有问题。但天空塔的最后三层,你遇到的对手就不会这么简单了。”桑德斯道:“靠着那几招防御手段,与一把没有特殊效果的炼金武器,你很难真正的登顶。”

  “天空塔的最后三层,不管什么时候,人数最多的都是血脉侧的巫师学徒,他们有一部分已经融入了异兽血脉。摄取血脉的巫师学徒与没有摄取血脉的巫师学徒,是两个概念。他们可以顶着你的攻击,不等你布置防御就冲到你面前,你将毫无还手之力。”

  桑德斯的警告,安格尔其实没有多担心,他的机括腕弩并非如桑德斯所想的初级炼金武器,还有十几颗入阶的金色小箭。不仅如此,安格尔其实还藏有一把入阶的远程武器,除此之外,还有托比徘徊在空中,可以随时支援。

  所以安格尔浑身带着有恃无恐的气息。

  桑德斯看着安格尔的表情,心中暗暗猜测着他的底气。

  “托比在领悟了重力脉络后,应该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也不可大意,世间奇特的人,奇特的术法很多,你不一定能靠着这三板斧就无所畏惧。”

  桑德斯的这番话,让安格尔突然想起了今天比赛的那个对手,沥之息流。

  沥之息流使出的水化油之法,就让安格尔一时不查,差点被推到场外。若不是沥之息流在比赛时莫名睡着了,安格尔那场比赛说不定会输。

  想到这,安格尔好奇的将沥之息流的事说了出来,询问起桑德斯。

  桑德斯拿出水晶球,调到了今日安格尔在天空塔三层的比赛影像,看完他与沥之息流的比赛后,桑德斯沉思片刻,脸上带着惊喜。

  “我记得元素拟态里,并没有改变元素性质的说法。水和油是两码事啊。”安格尔不知道桑德斯在高兴什么,难道是看到他被击飞的囧样,在心中窃笑?

  “你看的书很多嘛,元素拟态一般都是元素侧二级学徒才会涉及的,其他架构的学徒或许等到三级学徒,甚至成就巫师后才会去涉猎。”桑德斯收起脸上的喜色,对安格尔道。

  安格尔噎了一下,略微不自然的道:“在导师的藏书室,我曾经大略看过,有一点点印象。”

  桑德斯对此只是随口一提,并不在意安格尔从何得来。

  “这个女人。”桑德斯指着水晶球里的沥之息流,“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十五年前进入野蛮洞窟的。十五年前有三个巫师,同时向她发出了金色飞帖。”

  三个巫师,同时发金色飞帖?!安格尔惊疑的看着沥之息流,三张金色飞帖代表什么?这个安格尔很清楚。

  “她并非你想象中的元素侧,而是极为稀少的神秘侧特质系。”

  “特质系?”安格尔隐隐在书中看到过,但神秘侧的系别太多,他其实并没有全部看完。

  “这世间拥有超凡能力的不仅仅是巫师,有一些幸运儿天生就拥有超凡能力,她便是其一,天生拥有一种神秘特质:水之质变。”

  “水之质变?莫非就是改变水的性质?”安格尔暗忖。

  “不是你想象中的质变,而是直接赋予水新的特质。从水转化油,便是其中一种。当初她来到野蛮洞窟时,是芙萝拉接引的。”桑德斯道:“芙萝拉用的招收方法,同样是九舱血斗,但她并没有限制最后人数,只要在石舱内活过10天的,都算过关。而这个沥之息流,九舱血斗第一天,就将一锅水化为毒汤,毒死了整个石舱的人。”

  桑德斯说到这,便停了下来。

  “其实,拥有先天能力的人,有的时候并非是被眷顾的。”

  师徒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些天空塔比赛的事情,安格尔原本羞耻的心情彻底的平复了下来。

  在聊天的过程中,安格尔有一点失望的是,桑德斯并没有询问他炼金武器之事。据他所知,炼金术士在野蛮洞窟极少,桑德斯对炼金术士也很尊重。安格尔都已经翘好尾巴,等待桑德斯被他炼金的超然天赋“震惊”了,但偏偏桑德斯没有问。安格尔也不好意思主动贴脸上去自荐,那样的话,“震惊”的效果会小很多。

  “导师,你今天让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先前两人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但一直没有进入正题。

  桑德斯站起身:“你跟我来。”

  桑德斯带着安格尔来到书房,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笔记,递给安格尔。

  安格尔打开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画着各种模型图以及满当当的蝇头小文。

  字迹是桑德斯亲笔写下无疑。

  “你好几个月没有动静,我以为你对净化花园没有兴趣。今天叫你来,原本是想考校你对本心认知的了解程度,合格后再将这本笔记本给你。”桑德斯笑了笑:“但没想到,你给了我不小的惊喜,你在天空塔的比赛虽然还显稚嫩,胜利多靠外物,但你那一套防御戏法,用的很不错。尤其有一个戏法,已经初见本心,所以,就不考究你,直接拿去吧。”

  “你的天赋是幻术系无疑,但具体是偏向幻术系哪一种方向,具体还要再看看。这本笔记本里记载的是幻术系的基础戏法,你可以一一修行,对哪一种更有心得与想法,下次见面时,可以告诉我。”

  记载幻术系所有的基础戏法!

  桑德斯一个戏法都没有教授给他,只让他去想明未来的路。当时就连芙萝拉要教他戏法,桑德斯都严厉喝斥。没想到今天,桑德斯竟然主动将幻术系的基础戏法交予了他!

  安格尔的心情瞬间亮堂起来,看桑德斯的眼神也亲切许多。天知道,他都打算去云端图书馆租借幻术系的书籍了!

  “你今天与沥之息流对战时,用出的类似沙尘术的戏法,有初叩真知之路的意蕴。希望你以后持之以恒,能尽早踏上真知之路,不再沉沦。”

  “类似沙尘术?导师说的是「尘埃」?”安格尔一听桑德斯所述,立刻想起了今日他用出的尘埃。

  “尘埃?名字倒是很贴切,比之沙尘术威力小了不少,但有沙尘术的影子。”

  “尘埃是除尘术的变形,我重组了排列方式……”

  其实安格尔自己也不明白,重组戏法的排列组合,几乎只要是个巫师学徒都做得到,但为何导师会说他“初叩真知之路”?这不是很大众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