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84节 格蕾娅的下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不明其理,却不知道初叩真知之路与踏上真知之路是两码事。

  所有踏上真知之路的巫师,从来不会指点别人的路,只有自己走出来才是真正的巫师之路。而初叩真知之路,其实不是“对术法的重新排列组合”,而是有一颗“创造”的心。

  创造并学以致用,这才是初叩真知之路的敲门石。安格尔创造出「尘埃」,并且在恰当的时候用了出来,哪怕因为对手是沥之息流而没有起效果,但这不重要,桑德斯看的却是「尘埃」背后的事。

  “原来是除尘术。”桑德斯在脑海里迅速的将除尘术的风、土元素进行排列组合,虽然他没有全息平板那般的作弊运算能力,但他作为一个资深巫师,光是以高瞻远瞩的俯视,便大致推断出「尘埃」的风、土元素的组合分配。

  “深入了解术法的构成,会让你学习术法更轻松。”桑德斯说完这句话后,便示意安格尔打开笔记本,他开始简单叙述起幻术系的一些基础。

  所谓幻术,终归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摸不透,猜不准,抓不到,这才是幻术的基础。

  而一提到幻术,普通人想到的都是欺骗眼球的幻影;但对于幻术系巫师而言,欺骗眼球的幻术,只不过是幻术的基础。

  真正的幻术,其实和其它系别一样,都是对自我的认知,对自然的认知,对真理的认知。

  譬如,有通过对人心变化、细节解读,对思虑与情绪相结合的心幻系;有通过气象变幻、光影折射,对自然解读与天地相融的蜃景系;有通过真假界限、虚实结合,对万物把握与洞察一切的真幻系。

  除此之外,还有诸如变化系、音幻系、幻阵系等不同的幻术方向。

  但这些离安格尔还比较遥远,他目前需要做的是,学习基础幻术,并且厘清自己未来将会选择的幻术方向。

  “基础幻术的要点,一定要认清真实。施术者认清真实,才能为别人构架出真实的幻境,否则出现些逻辑错误,冬天的植物长在夏天,树上的果实埋在地里,那只要脑子没病的人,都会堪破你的幻术。”

  “当然,我说的只是基础幻术,一旦你选定自己幻术的方向,那么璀璨的幻术世界会任你遨游,你想创造出长在云上的树,会说话的布偶,甚至长着猫头的狗都没问题。”

  桑德斯说到这时,安格尔想起幻魔岛上的奇奇怪怪的幻兽……莫非这些都是桑德斯用幻术造成的?但似乎那些幻兽又是真的,还有血有肉。

  “基础幻术的要点除了要认清真实外,你还要学习的便是对环境的把握,因地制宜的选择适合的幻术。”桑德斯说的这些,都是基础幻术的范畴,也是点出安格尔学习幻术时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免走弯路。

  至于具体的实施方法,却是需要安格尔自己去摸索,桑德斯似乎打定主意不干涉安格尔对术法的探究。

  幻术基础讲解完后,桑德斯又解答了安格尔近些日子修行上的疑惑。

  修行上的疑惑,安格尔并不太多,因为他最近不务正业的跑去学炼金去了,炼金上的问题他也不可能询问桑德斯。

  师生问答在友爱的气氛中结束后,安格尔原本打算告别桑德斯,但这时古德管家来到书房,报告晚餐已经备好。

  安格尔已经吃干粮吃了好几个月,远远嗅到餐厅方向飘来的香气,不禁吞了吞口水。

  桑德斯见状,在心中暗笑,略带调侃的语气道:“你这是在等我邀请你用餐吗?”

  安格尔一愣,他以为自己吞口水做的很隐蔽,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他的脸颊莫名的发烫,才下心头的羞耻感,这时候又冒了出来。

  “没有!”安格尔反应很大的否认道,然后迅速转身:“导师,我想起还没给托比放饭,我先回去了。”

  “等等,吃了再走吧,我在餐厅等你。”桑德斯说完后,率先走了出去,留给安格尔一道挺拔的背影。他知道这个小徒弟脸皮薄,所以,还是不逗他了。

  安格尔忸怩了好半天,在去与不去中纠结,最终还是来到了餐厅。反正都已经丢脸了,如果不饱餐一顿,那多亏啊!

  自从下了云鲸后,安格尔还是第一次与桑德斯共同用餐。

  餐桌依旧是奢华的贵族风,但餐盘内却并非是安格尔以为的普通食点。

  三明治中间夹的不是培根火腿,而是正在扭动身体的碧绿透明的虫子;汤盘里仿佛海草一样的植物,竟然还在变幻颜色;就连看上去最正常的水果,在他没有看到的一面,竟然出现了鳞片。

  看着这些东西,安格尔突然觉得食欲全无。

  “三明治里面夹的是暖云虫,生活在云土之中,喜欢吃霞光。是一种有特殊效果的食材,它能少量的增进魔力的流畅度。汤盘里的是一种魔植,水果是鱼鳞果,都对你身体有好处。”桑德斯顿了顿:“这些特殊食材,非美食巫师随意烹调,反而会损失其效果。而美食巫师基本都在童话镇,所以将就着吃吧。”

  暖云虫安格尔也知道,因为它不仅是食材,也可以用作药剂学的炼金材料。

  不过,他不要什么特殊效果!为什么不是云鲸上的食物,他只要普普通通就好了!安格尔在心底默默流宽面条泪。

  吃饭的过程不可描述,安格尔吃完这顿饭,感觉自己能吃一个月的干粮不呕吐。

  还好,饭后点心看上去还算正常。

  一边吃着点心,安格尔一边向桑德斯打听新一期的《无限位面征荒录》中,有没有关于魇界的记载。

  “你消息也挺灵通的嘛,连霜月纪刊发布都晓得。”桑德斯笑侃。

  学徒镇的人都出来了,这种事他想不知道也难啊。安格尔暗忖。

  “这次的纪刊中,有关于魇界的描述,但依旧不多,不过有一条消息可能你会感兴趣。你如果要看的话,等会去我书房拿吧。”

  他会感兴趣的消息?安格尔对魇界的了解其实并不多,能让他感兴趣的,莫非是奈落城的信息?

  安格尔向桑德斯询问,桑德斯却没有回答,只是让他自己看。

  至于借阅《无限位面征荒录》,桑德斯并没有提租金的事,安格尔自然也乐得装糊涂。

  “不过,霜月联盟这一次来,可不仅仅是为了发布纪刊。”桑德斯嘴角露出些许冷笑,停顿片刻,安格尔等了老半天也没有听到桑德斯说出下音。

  “我去实验室了,你吃完后让古德带你去拿霜月纪刊吧。”桑德斯擦干净嘴,掀起披风潇洒离开。

  告别幻魔岛后,安格尔循着月光往回走。

  夜色下的落云叶站台,在萤火路灯照耀下,摇曳着的淡淡光辉;将原本淡绿色的叶片,映照出异样的美好与静谧。

  安格尔在等待树藤巴士的时候,趁着柔和的路灯,拿出第17期的《无限位面征荒录》,慢慢翻阅起来。

  如霜月联盟发布的以往纪刊一样,开头都是歌颂着远征者的赞美诗。

  后面才开始进入位面征荒的目录,从目录上看,大多是新位面的开发,以及位面战役的一些主要事迹。

  近千页的纪刊,目录上并没有看到有魇界的痕迹。

  这时,树藤巴士到站。

  回到家后,安格尔继续翻看《无限位面征荒录》,他一页一页的翻找,耗了大半夜才找到一小段描写魇界的记录。

  「石像位面,远征队的十三个后勤位面之一。在三十年前,无意中与魇界相连,出现了一条通往魇界的通道。通道出现时间仅仅三分钟,进入人数37人,最高指挥官是二级巫师,最终结果全灭。」

  这条记录,对安格尔不能说没有价值,至少安格尔知道了,魇界的通道不仅仅出现在巫师界,其他位面也有可能出现。但也仅此而已。

  桑德斯说的他会感兴趣的消息,应该不是这条吧?

  安格尔继续往后翻,等到接近凌晨时,他才在书刊的最后几页,发现了一条信息。

  他注意到这条信息并非是其中提到了魇界,单纯是……这条信息旁边的配图,是一个肥胖到脸上堆了几层肉的紫色大卷发浓妆女人。

  金刚芭比,格蕾娅。

  「半年前,芭比餐厅的格蕾娅在寒特世界寻找食材时,与寒铁世界的五大三星念师之一的鹿猿婆婆发生争斗,不敌之下跑路。三个月后,与远征队的驻点巫师“芽”在千界海偷袭鹿猿婆婆未果,三人被卷入一个莫名的位面通道,初步估计此通道为魇界通道。」

  当初格蕾娅在将托比托付给安格尔时曾言,她要离开南域,去更遥远的地界寻找食材突破等阶壁障。没想到她最后选择前往一个异世界,更让安格尔没想到的是,去异位面也就罢了,最后竟然还被卷入了魇界通道。

  魇界的危险毋庸置疑,就连二级巫师带着30多个一级巫师,在魇界也全军覆没。格蕾娅作为美食巫师,自身又不善战斗,若是被魇界魔物围困,恐怕如今已经凶多吉少。

  对格蕾娅可能的遭遇,安格尔在心中默默感慨。

  这一刻他深切的领悟到,巫师之路太过坎坷。哪怕晋级正式巫师后,为了突破壁障,为了寻找真理,埋骨他乡,也不过是平常之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