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02节 肉体失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眼前的这幅画面,就像是童话里沉睡在花蕊里的精灵,正逐渐复苏。

但是,当花蕊里的女  露出真面目时,先前所有幻想美好画面就像破碎的泡沫,难寻踪迹。

  看着花蕊里的女人,安格尔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

  材曼妙的不一定是精灵,也有可能是罗刹!

  而花蕊中的女人,就是如罗刹一般的女人,甚至比罗刹还要丑陋。

  半张脸全是疙瘩,疙瘩上似乎有什么细长的虫子从皮肤下钻出来又钻进另一边的疙瘩里,她没有眼眶,眼珠子被几根还在蠕动的白色筋膜连接着。

  她的另外半张脸看上去倒是没有问题,但依旧有着各种刮伤,只是勉强能看的地步。

花瓣缓缓绽放,女人露出全  。在花瓣彻底打开时,无数的绿色小光点随着花蕊的摇动,往黑暗混沌的空间散播。

就在绿色花粉传开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天  直觉突然告诉安格尔。

  ——战争开始了。

战争?安格尔还没明白这种天直觉是什么意思,就感觉自己的意识脱离了黑暗混沌,仿佛从  超脱,他的视线就像出现在了另一个维度。

他似乎还在擂台之上,但又似乎处于另一个界域。他能看到观众席上每个观众的表,但所有的表  都凝固住了,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冻结。

  同时,他也能看到躺倒在地的自己。

  以及,自己体内的血液中蜂拥出现的绿色光点。

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灵魂出窍到另一个时间线,但清晰的可以感觉到一切,甚至内视自己的他没有去管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他的一切注意力全放在了他的  体内。

  他的血管、血液、内脏器官都出现了绿色的光点,它们就像是恶霸一般,直接占据了所有的主导。

  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体内的那些绿色光点就是绿色花朵释放的花粉,而且他也知道这些花粉在做什么。

  它们想要抢夺安格尔的控制权!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绿色影子、绿色花朵、还有丑陋的女人,为什么突然就出现在他体内,并且开始夺占他的?

  将一切联系起来思考,安格尔最终将目光放在了躺在另一边的寄生娘。

  “是你吗,寄生娘?”安格尔无法发出声音,但他如今的状态却将意识波动散发了出去。

  安格尔并没有想过会收到回答,但偏偏他收到一段意识波动:

  “是我的,是我的,哈哈哈哈,统统是我的!这具我要定了!”

那是一道无意识的波动,似乎并不是在回答安格尔,而是主动的散发出来的安格尔感知到了这种绪,还解读出了  绪的意思。

这不是偶然,曾经安格尔在魇界时,就曾经接收到魔食花的绪。甚至还和魔食花之王靠着  绪交流过。

“寄生娘?”安格尔试探着将  绪继续发散出去。

  “哈哈哈哈,巴洛克大人说这是桑德斯的弟子,太好了!我一定要占据这具!哈哈哈哈,马上就行了,全部是我的!”

疯狂肆意的  绪波动再次被安格尔感知到。

安格尔这下是确定了,他能感受到对方的绪,但对方似乎收不到他的  绪波动。

从这道疯狂的  绪中,安格尔得到了一些讯息。

  巴洛克……他还记得这人,第十三层抽签区的那个小辫子老头,疑似天空塔的高层。

所以,这个人是被巴洛克怂恿,跑来抢占他的  ,并且想取而代之吗?

那么这个人的份呼之  出,除了一个人别无他想!他进入了赛池,唯一被动排到的选手,只有——寄生娘!

巴洛克真实份是谁?寄生娘又为何要取代他?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安格尔隐隐感觉到,这似乎是一个针对桑德斯的  谋,而他只不过是个炮灰。

具体答案如何,安格尔并不知道。但此时也不是关注这些事的时候,他现在该想的是,如何重新夺回体掌控权,如何将寄生娘从他的  体中驱逐出去!

眼看着绿色花粉已经穿过盆腔游移到下半  ,不一会儿四肢百骸都出现了绿色花粉沉淀。

当绿色花粉完全占据安格尔  体每一处时,意味着这场“争夺战”他将全面失守。

安格尔试图掌控自己的但他现在的状态十分奇怪,似乎与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他无论如何都无法驱动,他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的  “好弱的!和凡人几乎差不多,甚至比凡人还不如!”

又一道  绪传来,安格尔听完只觉得额头血管跳动,如果他现在有额头的话。

眼看着绿色花粉将他一层层的积淀,安格尔的心  焦急到无以复加,但他无法掌控却是既定事实,只能气的用意识向外飙脏话。然而,没有任何人能接收到安格尔的意识,甚至巫师也不行。

  “好差好差好差,血管还有破损,

  体毒质太多……可恶!桑德斯为何会收这种弟子!”

寄生娘的绪毫无保留的传到安格尔的意识里。但他现在连骂脏话的心  都没有了。

  “难道是他的天赋很好?不急不急,都是我的,等我占据了他的灵魂就知道了。”

  只要是人,

绪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哪怕寄生娘没有说话,但她的  绪也被安格尔全全捕捉到。

从寄生娘的语气来看,对方不仅要夺占他的  ,似乎还想占据他的灵魂。

眼瞅着  已经全面失势,安格尔已然无力回天。

  他的体内堆砌满绿色花粉,除了大脑位置外,其余地方全部溃败。

  安格尔的状态无法干涉现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被寄生娘夺占,只觉得无限的恨意升起。

  恨意就像是垒土,一层层的往上堆砌,在不知不觉间,安格尔感觉自己的意识不再平静,多了几分暴躁。

  在这种暴躁中,安格尔发现一些诡异的波动。

那种波动一开始安格尔根本没有感觉到,但随着他的恨意叠加,随着他的暴躁  绪,波动开始从未知的源头升起。

  这是什么波动?

  沉稳、磅礴,包裹在一片黏稠的灰色雾气之中。

  安格尔对这种波动莫名的有种熟悉感,但他一时想不起自己在什么时候感受到过。

就在安格尔被这股波动吸引时,寄生娘的  绪再次传来……

  “是我的了!哈哈哈哈,灵魂也是我的,是我的,你的灵魂也会是我的!”

随着这道  绪的出现,安格尔心道:完了。

  争夺战,失败告终!

  同时也意味着,灵魂战场即将开启。

“在哪?在哪?找到了!”寄生娘的  绪突然高昂起来。

下一刻,安格尔看到无数的绿色花粉出现在了他的没错,就在他现在位置的  “哈哈哈哈哈,我找到了,你的灵魂我收下了!”

寄生娘的  绪从绿色花粉的背后传来,安格尔望去,在花粉的背后,那个丑陋的女人正端坐在当初的那朵绿色花朵之上。

这个丑陋女人……就是寄生娘的真  安格尔莫名生出这个想法,明明是两个天差地别的容颜,安格尔却觉得自己似乎真相了。

既然寄生娘能够强行侵占她人的  体,谁知道外面那个绝世美女会不会就是寄生娘寄生的对象。

“多美的灵魂,可惜我不能  控灵魂……没关系,只要得到你的记忆,占据思维空间就行了,灵魂嘛,就让它永堕归墟吧!”

绿色花粉在寄生娘的  控下,疯狂的涌向安格尔的意识。

  直到这个时候,安格尔才有点明白了。

  原来,他现在并不是单纯的一道意识,而是回归到了灵魂状态?

难怪能够感知到别人的绪。当初在魇界时,正因为是灵魂状态才能感受到魔食花的  花粉冲向安格尔的时候,安格尔也没有反抗之力。

他的灵魂并不能移动。或者说,他目前虽然是灵魂状态,但并不是去魇界时的灵魂状态,他的灵魂似乎还被固定在  中的某个位置,所以根本无法移动。

在这样的  况下,安格尔根本无法招架花粉的侵蚀。

  在这万钧一刻,安格尔死马当活马医,将刚才在灵魂中发现的诡异波动释放了出来。

  那一大团一大团的黏稠感灰色雾气,就这么从灵魂内弥散开来。

  当绿色花粉接触到散发诡异波动的灰色雾气时,竟无法再往前一步,仿佛被束缚住了一般。

  成功了?安格尔此时都不知道那灰色雾气是什么东西,竟然真的能阻拦花粉侵蚀。

“可恶,这是什么东西?是你吧,你在这里吧?牛男爵!你给我出来!乖乖的将灵魂献祭给我,否则我直接让你全溃烂,如  沟里的臭虫一样生不如死!”寄生娘也发现了这诡异的变化,开始愤怒的对外散发怒意。

  但她其实也知道,目前她处于别人的体内。她是特殊的寄生状态,安格尔又是灵魂,根本是无法对话的。

安格尔也不管寄生娘的  绪,比起恨意与怒火,他比寄生娘更甚!他只想用尽一切办法保住自己的灵魂。就算最终是死,也要在此之前把寄生娘搞死!

  他现在是灵魂体,也没有学过灵魂术法,他目前的唯一仰仗似乎只有这灰色雾气了。

所以安格尔试探着,能不能  控这诡异出现在灵魂中的灰色雾气。

  安格尔下意识用灵魂再次触碰那灰色雾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