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05节 事态紧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感觉自己的四肢全都如注浆般沉重,每一块骨头仿佛都被某种紧密的丝带束缚住,所以动起来僵硬无比,完全无法做到平那般缓转轴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先前他只不过是想动一下脖子,颈椎就自动的往后掰,直接昂起了头。差点因此暴露出自己的真容。

  所以,安格尔目前只能一直埋着头,然后摇摇晃晃的往擂台下走。

  托比眼神带着担忧,缓缓落在安格尔的肩膀。

  可谁知,但托比刚踏上安格尔的肩膀,下一秒安格尔就单脚跪在地上,不停的喘气。

托比的体重很轻,平里对安格尔根本没有负担,但此时安格尔光是控制自己移动,都全  僵硬紧绷着,哪怕稍微增加一点点重量,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安格尔的突然跪倒,吓到的不仅仅是托比。

擂台上的观众也一脸懵怎么感觉牛男爵受的伤很重呢?明明这场比赛从头到尾,寄生娘都没有碰到过牛  男爵。

  这时,已经有人在思索着这场奇怪的“榜首比赛”。

从一开始就很奇怪,榜首下场比赛竟然没有提前宣传。比赛开始,牛男爵就处于愣神状态,寄生娘则莫名被踹成重伤。当然,现在他们知道是牛男爵的魔宠踹的。但牛  男爵的愣神依旧很奇怪,这一楞就楞了大半天。

  更奇怪的是,主办方不宣布比赛结果,对外称比赛还在继续。

  男爵隔了一会儿,摔倒在擂台上,也是奇怪的点。

最最奇怪的是,最终牛  男爵看上去受伤极重的站了起来,然后带着满满的恨意,命令他的魔宠杀掉寄生娘。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牛  男爵对寄生娘产生那么凶戾的恨意?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如今牛  男爵又跪倒在地,那副痛苦的样子以及大力喘息的声响,并不像是作戏。所以他真的受了重伤?但他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稍微理智一点的观众,已经停止对牛  男爵的叫嚣,开始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

但并非所有观众都是理智的,从观众席护栏翻下来,跑到擂台边上叫嚷要打杀牛  男爵的不再少数。尤其是看到擂台地面布满寄生娘的血液与脑浆,他们更是疯狂。

  一时间,整个擂台边缘全都围满了人。若非擂台上布置着魔能阵,这些疯狂的粉丝甚至会直接冲到台上。

这些人大多都是一级学徒,如果牛男爵此时的状态很好,他们其实都不敢如此嚣张。但偏偏牛  男爵看上去伤势极重,又有人作表率带头围攻,从众效应让他们这些巫师界最低级的存在,这一刻也开始出现膨胀。

  安格尔跪在地面,还在喘息,甚至有血液从他的口腔、鼻腔里滴落,落在地面形成一滩血泊。

这样孱弱的牛  男爵,更是让擂台周围被疯狂迷住了眼的低级学徒,发出兴奋的嘶吼。

观众席现在纷乱的很,见到擂台上的  况,戴维也离了席,满脸焦急的跑到贵宾席上。

“普罗米大师,现在该怎么办?这么多人跑去围在擂台上,安……牛  男爵很危险啊。”戴维此时已经完全不再关注寄生娘的死活,他看到安格尔目前的状态很糟糕,他想去帮助安格尔。但以他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救出安格尔,这才跑来向普罗米求助。

“先不忙,再看看况。”普罗米没有立刻答复戴维,而是皱着眉头,脸上露出思索的表:“这场比赛太蹊跷了,按照你的那位小朋友的格,应该不会杀死寄生娘的啊……而且我在事前,还拜托寄生娘不要下手太重。在这样的况下,却出现如此离奇的一幕,这里面或许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内  ,还是不要参和进去的好。”

  普罗米是个研究型的学徒,平生最讨厌沾染麻烦,他不是不可以去救下安格尔,但他总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或许淌水进去会有不小的麻烦,故而普罗米才有些犹豫。

  普罗米的敷衍态度,戴维怎会看不出来,看着安格尔“痛苦”的姿势,他捏了捏藏在袖口里的拳头,心中默默的对安格尔说了句:“对不起,现在事有缓急,我可能要违背承诺了……”

  当下定这个决心时,戴维转过头郑重的看向普罗米大师。

  “大师,你不是一直说要找那个懂附魔的炼金术士吗?”戴维的话,吸引了普罗米的注意。

  “你要用这个要求威胁我去救人?”普罗米脸色难看的质问戴维。

  “没有。”戴维看着普罗米的脸色,常年累积的胆怯让他双脚已经开始发抖,但他强忍住打退堂鼓的念头,咬着牙将真相说了出来:“根本没有其他炼金术士,那些炼金武器全都是……他。”戴维颤抖着指向擂台上的安格尔:“他自己炼制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些带着附魔效果的金色小箭,是他自己炼制的?”普罗米满脸怀疑,安格尔明明才进入超凡界半年多,别说学会附魔了,学会  融法都不大可能!

“是的,他其实答应了大师的请求,不过他说想要登顶天空塔后再与大师见面。所以,让我先暂时隐瞒一下……可是,现在这种  况,我不得不违背与他的承诺。如果大师不出手的话,恐怕他会被那些疯狂粉丝给……”

戴维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他们都明白疯狂的粉丝在从众效应中点燃的暴劣  绪,会给安格尔带来怎样的后果。

  普罗米:“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会附魔?”

  戴维笃定的点头:“是真的,我亲自到过他的炼金实验室,绝对没错!”

  普罗米听到这,看到戴维脸上没有撒谎的迹象,心中逐渐相信了他的说辞。

如果安格尔真的是那位炼金术士,现在救他,还能得到一个人……普罗米想到这,肥胖的  子猛地站起来,然后直接飞向擂台:“那还不快跟上,咱们救人去!”

  戴维脸上带着喜色,重重的点点头,跟上普罗米的脚步,从贵宾席的栏杆上翻了下去。

“梅兰莎主管,现场观众都在暴动,我们要宣布结果吗?”一个工作人员走到梅兰莎  宣布结果以后,擂台上的魔能阵就会消失,到时候那些暴动的观众若是冲到台上,对选手造成伤害,那就违背了天空塔的保护条例。所以,在寄生娘被打爆头后,他们才迟迟没有宣布结果。

  梅兰莎沉默半晌:“先不忙宣布……”

  虽然波依的死,让她有一点心疼,但既然安格尔已经活了下来,那么就要按照规章办事。

  巴洛克突然道:“不用,直接宣布结果吧。”

  梅兰莎皱眉:“巴洛克大人,这不符合天空塔对选手的保护条例,就算安格尔他……我们也不能这么做。”

  因为旁边有工作人员,梅兰莎的话语带着隐晦。

  巴洛克笑道:“天空塔的选手保护条例?这个我也很清楚,条例中的确有保护选手在比赛结果出炉后,不被对手追杀。但这个条例针对的对象是选手,而非观众。所以,不算违背规定。”

  “虽说规定如此,但……”梅兰莎瞟了一眼工作人员,用传声术对巴洛克道:“但是安格尔目前的状况你我都知道,他在这样的状况下很难抵挡那些暴民。”

“有那只魔禽在,顶多受点皮  之苦。”巴洛克也用传声术道。

  “但是……”

  “别但是了,纵然他杀了波依,但我对他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之所以让你宣布结果,其实只是想看看,桑德斯到底会不会出现。”巴洛克对梅兰莎道。

  桑德斯有没有出现,足以看出桑德斯对安格尔的重视程度,以便他们定位安格尔的侦查级别。

  梅兰莎想了想,也是这个理,便转头对工作人员道:“直接宣布结果吧。”

围在擂台边上叫嚣的人,已经处于疯魔状态。他们有的已经不是想要为寄生娘讨公道,纯属想借机发泄自己的不满“大家团结起来,等会儿擂台的魔能阵撤销后,我们一起去把牛  男爵给办了!”

  “他敢伤害寄生娘,一定要大卸八块谢罪!”

  “杀死他!一定要杀死!”

  气氛的风向,被人刻意点燃。

  这种疯狂的气氛,让他们有种错觉:他们是巫师界的最底层没错,但他们只要团结起来,也可以让登上死亡三阶的精英选手落马!

随着疯狂的气氛越炒越  ,突然,擂台上方的大屏幕出现一排字:

「比赛结束!牛  男爵获胜!」

  随着这排字幕的出现,围绕在擂台上的魔能阵缓缓消失……

“魔能阵消失了,大家上啊!为寄生娘报仇!一定要杀了牛  男爵!”

  不知谁叫喊了一声,便见擂台四周黑压压的人群冲向擂台之上。

安格尔也感知到了现场  况的危险,但他现在根本无法动弹,体内沉淀的绿色花粉似乎因为没有母体主导出现了失衡,痛苦的感觉就像是被飓风卷起的潮浪,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更比一浪强,几乎将安格尔完全淹没。

  托比一早就感觉到这群人的目的。

  所以,在这群人冲刺到台上时,它毫不犹豫的发起攻击。

  它能踹飞一波又一波,但人群还是太多,顾及了这边还有另一边。没有安格尔的指示,它又不敢随意开杀戒,所以一时间竟然有些束手束脚。

就在这时,有一个满脸兴奋的巫师学徒出现在了安格尔  边,他抬起脚猛地朝安格尔的头部踩了下去。

  本来自&#/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