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06节 检查与救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出现了大片冰霜。

  有人使用了霜降术!

  想要踩踏安格尔的学徒,被霜降术一冻,整个人摔倒在地。

  这个霜降术可不是“不朽冰帝”那种水货使用出的霜降术,它的范围将整个擂台全部覆盖住了。

  这些初级学徒一时不查,全都摔了个七荤八素。

  就在现场人仰马翻的阶段,一阵狂风带来大量的冰渣。

  整个擂台被狂舞的冰渣给笼罩住了,所有的学徒都被遮住了眼,根本看不清周围。

  “这是飞霜术?!3级戏法飞霜术?有三级学徒动手了!”

  “三级学徒?难道是……”

  这时,一道声音从擂台后方传了进来:“戴维,你去救人,我来阻挡这群只敢煽风点火的垃圾。”

说话的自然是普罗米,他当初不想救安格尔,只是不想涉进“可能出现的”麻烦中。对于这群一级学徒,他可是一点不惧怕,而且他可不像托比有所掣肘,他想杀就杀,以他的  份就算事后也没有人敢找他麻烦。

  “恩!”戴维戴上护目镜,冲进飞霜术之中。

  有护目镜抵挡飞霜术,戴维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找到安格尔。

“安…你没事吧?”戴维差点叫出安格尔的名字,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擂台上有太多人,他可不敢暴露出安格尔的真实安格尔没有回应,只是  体不自然的颤抖。

  戴维凑近一看,发现安格尔闭着眼,额头上全是汗水,口耳眼鼻不停在往外冒血。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戴维看到安格尔惨状,不  咒骂起寄生娘。完全忘了在不久前,“那个女人”还是他的女神。

安格尔目前的  况也不可能回答他,戴维脸上带着愤慨,将安格尔扶到自己背上。然后对着天空中的托比大喊一声:“托比,我们走!”

  托比对戴维也不陌生,见到戴维出现也是一喜,循着声音便跟着戴维往外冲去。

  有普罗米断后,他们很快就冲出了重围,通过选手区直达十三层的空中索道旁边。

  在擂台观众席上的某一侧。

巴洛克脸上露出一些失望的表:“没想到竟然有三级学徒愿意去救安格尔……看来,没办法知道桑德斯有没有现  了。”

  “要阻拦他们吗?空中索道只能选手乘坐,那个戴护目镜的不是参赛选手,可以用此借口阻拦。”梅兰莎询问道。

  巴洛克摇了摇头:“算了,让他们离开吧,都是小辈我也懒得去为难。这次因为三级学徒的出现,无法准确定位安格尔在桑德斯心中的分量,可惜了……这样吧,暂时将安格尔设定为‘可观察’级别,是否提高级别,以后再说。”

  有了天空塔的高层首肯,工作人员也没有为难戴维,让他顺利的坐上了空中索道。

  直到索道车厢开动后,戴维才舒了一口气,索道四通八达,只要登上索道按理说基本就安全了。

戴维气喘吁吁的背着安格尔跑了一大段路,在索道车厢时喘气才稍微平息,他平  间极其羡慕能坐上索道车厢里的选手,但此时坐在索道中却丝毫没有感觉。

  戴维将安格尔的兜帽缓缓褪下,露出他布满血污的脸庞。

戴维默默自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你与寄生娘战斗的时候根本没有体接触过,为什么会受伤这么严重……还有,以你的  格,怎会暴怒到杀死寄生娘?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猫腻?”

  安格尔已然昏迷,无法回答戴维的问话。

  戴维用净化术驱散他表面的血污,但不一会儿,又有新的血痕流出。

  戴维见状心中咯噔一下,如果继续这样流血下去,那可就糟了!

  他学过的治疗术只有很普遍的加速外伤疗愈的戏法,但这种戏法他对安格尔已经试过了,依旧是毫无作用。

  在离开索道后,戴维直接背着安格尔去了炼金店,不一会儿,普罗米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师,你快看看安格尔,他的伤势太奇怪了。我刚才检查过了,他全几乎没有外伤,但血液一直从他的眼、耳、口、鼻中往外渗。”戴维脸上带着焦急的神  :“愈合术对他完全没有作用。”

普罗米一踏进炼金店的地下货仓,就看到安格尔近乎全的躺在戴维的头柜上放着安格尔的衣物,以及随  携带的炼金武器。

  普罗米第一眼就看到了机括腕弩以及一把金色的奇怪道具;机括腕弩他以前就知道,甚至还试着模仿制作,但另一把金色道具他却是没有见过,不过他一眼就看出那个金色道具定然是厉害的远程武器,因为他已经感知到其上刻画的魔纹!

  普罗米眼睛一亮,就想过去上手看看。但被戴维一催促,才想起正事。赶紧“咳嗽”两声,假装自己对那两把炼金道具毫无兴趣的样子,走向安格尔。

半晌后,普罗米脸上带着奇怪的表  ,眉头皱的紧紧的。

“大师,安格尔这是怎么了?”见普罗米  上的魔力波动停止了,戴维急忙询问道。

  普罗米沉默了一会儿,才憋出三个字:“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难道,难道连大师都没有办法吗?”

  戴维的语气有些冲,但普罗米这时也没有指责他,而是解释道:“治疗术对他完全没用,然后我对他释放了一个‘破除迷障’,发现他体内似乎充满了杂质。”

戴维:“杂质?人体内有杂质不是正常  况吗?”

普罗米摇摇头:“不是你想到那种杂质,而是一种外来的绿色粉末状杂质,遍布他的全,甚至血管、五脏、骨头中。他  体出现的流血症状,便是那些杂质在作祟。”普罗米顿了顿:“我不知道那些绿色粉末杂质是什么,但想要解决它,并不是简单的一件事。”

  “绿色粉末状杂质?”戴维眉头一皱,低声嘀咕:“难道是寄生娘搞得鬼?”

“应该就是寄生娘做的。这些绿色粉末杂质与安格尔的体内器官不适配,很显然是不久前才进入他体内的。不过我有些奇怪,寄生娘为何要对安格尔这么做,这之间有什么内  ?”普罗米又想起今天的这场奇怪比赛,种种奇怪之处就像是团迷雾,始终无法被驱散。

“现在寄生娘已经死了,具体况或许只有等安格尔醒过来才知道,他当时苏醒时的愤怒不似作假,那股恨意就连我在观众席都感受到了。以他的  格,不可能莫名其妙就杀死寄生娘,所以他应该知道什么。”戴维道:“不过现在提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安格尔现在该怎么办?”

普罗米沉思片刻:“那些绿色粉末很顽固,不会随着流血流出来。这样吧,我给他做个简单的手术,取出一点绿色粉末研究,只有知道了它是什么,才能针对  的解决。”

  戴维:“只有如此了……”

  不一会儿,普罗米就带着手术刀具走了过来。

在消毒过后,普罗米正准备对安格尔下刀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  “谁?”戴维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

普罗米以为是那群“暴民”找上门来了,他当时在天空塔断后时,自恃没有人敢在事后找他麻烦,所以并没有掩盖自己  普罗米下意识的反手就将手术刀扔了过去。

  手术刀在离那道人影还有一段距离时,就停了下来。

  普罗米惊讶的看着悬空的手术刀。

下一秒,手术刀以更快的速度回转,“兹沙”一声,划过普罗米肥嘟嘟的耳垂,插进他  后的墙壁上。

  普罗米惊骇的发现,魔力护体没有起作用?!

  手术刀将他的耳垂划出一道血口,正滴滴的流下鲜血。

从戴维的惊呼以及普罗米的飞刀,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直到普罗米耳朵开始流血时,他们才注意到来人的  份……

“你你你……你是桑德斯大人!”戴维看着一  绅士贵族服的英俊男子,脸上带着止不住的惊讶,就连说话都开始结巴。

普罗米也认出了来者的  份,他原本还因为耳朵流血有些愤怒,但此时才明白,桑德斯已经算是客气的了。对这位爷动手,只是让他流几滴血,简直是奇迹!

  “桑德斯大人!”普罗米颤颤巍巍的对桑德斯恭敬的作揖:“先前我不知道是大人到访,所以……请原谅我对大人的冒犯。”

  桑德斯冷哼一声。

  普罗米直接被吓得跪在了地上。

  戴维还处于被惊吓的状态,一时还没明白现场是什么状况。

  桑德斯冷着脸:“看在你救下安格尔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安格尔?普罗米和戴维同时抬起头,听桑德斯的语气,他和安格尔难道有什么联系?

桑德斯说完这句话,对着躺在  上的安格尔随手一挥,安格尔立刻消失在原地。

  “安格尔我带走了。”桑德斯说完这句话,

  影变得模模糊糊,眼看着就要离开。

  戴维:“大人等等!”

桑德斯  形一顿。

戴维指着  头柜上的衣物道具:“这些都是安格尔的。”

  普罗米听到戴维的话,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小子简直是白眼狼的,桑德斯大人都没带走,你提什么提啊!留给我研究几天不行啊?!

  戴维的话音落下,桑德斯又是随手一挥,下一秒,

头柜上的衣物连着桑德斯的  影一起消失。

  戴维和普罗米还保持着鞠躬姿势足足三分钟。

  直到确定桑德斯已经离开。

  他们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两人全都瘫倒在地。

  “在正式巫师面前,我的腿肚子都在发抖。”

  “是啊……而且那位爷还是二级巫师,震撼整个南域的存在。”

  两人面面相觑,普罗米突然询问道:“桑德斯大人与安格尔到底是什么关系?”

  戴维摇摇头:“我不知道,安格尔没有说过。”

  普罗米思索片刻:“我好像隐隐听某个巫师大人说过,桑德斯大人好像去年新收了一个徒弟……”普罗米顿了顿,向戴维询问道:“你知道安格尔的导师是谁吗?”

  戴维愣了一下,讪讪道:“呃……我好像没有问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