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1节 声音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巫师的终极追求,无非就是求得一个答案。

  “但如何去求这个答案,方式却不止一种。”桑德斯站在隼魔的背上,手扶着帽檐,迎面而来风,将他黑色披风吹的飞舞。

  一瞬间,安格尔有种时空倒转的错觉。

  “别说过程。有的时候,连答案都有可能不止一种。”

  桑德斯突然看向远方的天空,乌云密布,眼看着暴雨就要来临。安格尔随之看去,在乌云附近有七八个学徒正专注的记载着什么,这幅场景十分熟悉,安格尔在野蛮洞窟看到了很多次。

  地球有位哲学家曾经说过“知行合一”,将思想与实践结合起来,所思所想才会化为人生的经验。而那些学徒,就是在做着这件事。

  观察着乌云,有的学徒手中水元素聚集,有的学徒被云气缭绕,还有的在对乌云施加外力,观察着乌云的变化。

  “他们拿着一样的题目,最后得出的答案却是各不相同,你知道为什么吗?”桑德斯看向安格尔。

  “因为他们学的东西不一样,个人体悟与思维逻辑也不同,得出的答案肯定是各不相同。”安格尔道。

  “对,他们学的不一样,所以目前只能各走各的。一条路都还走不通时,如果贪心他人的路,最后可能永远走不到路的尽头。”

  安格尔一愣,桑德斯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怎么可能会听不懂。桑德斯担心他被重力脉络的强大迷了心,以后一味的去提升灵魂之力,却忘记真正的重心。

  桑德斯很清楚,强大的东西最有吸引力,尤其是对初入巫师界的菜鸟而言;在天空塔中就能看到很多例子,抛弃基础一味追求强大术法的人不再少数。而重力脉络,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吸引力自然更甚,如果安格尔稍微急功近利了一些,只看着眼前利益,却放弃了远大前程,那他肯定会很失望。

  “孰轻孰重,我知道的。”安格尔郑重道。

  桑德斯点点头,不再多言。

其实桑德斯也有些过分担心了,安格尔就算急功近利,也不会是为了自  强大。他与乔恩的五年之约眼看着已经过了一小半,连杯中的水都还没有喝完,他怎么可能关注天边的云与月。

  一路飞回了永恒之树的范围。眼看着马上就要到达幻魔岛了,但他还有些东西没弄明白,所以安格尔趁着还没降落,赶紧询问道。

  “导师,刚才你困着撒卡的那个幻境,是基础幻术吗?”

  桑德斯“嗯”了一声,反问道:“你刚才研究了很久,除了基础幻术外,还看出些什么?”

  安格尔将先前他看到的东西一一说出来。还在手掌心中,将先前基础幻术的几个节点还原,手掌上幻影绰绰,仿若传说中的掌上神国。

  “微观幻象用的不错。”对于安格尔的进步,桑德斯也不吝赞美。

  安格尔嘿嘿一笑,他也是因为先前炼制隼魔摆件,才突然开的窍。刚才灵光一闪,就用在了手上。

  “你刚才说的都对,节点、逻辑、魔力分布,甚至幻象内容你也推测的没错。看来你对基础幻术的掌握确实很到位。”桑德斯停顿了一下:“所以,你想问的是宛音幻象?”

  安格尔点头如捣蒜,眼里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望。

桑德斯没有说话,直接提拎着安格尔的衣襟,在安格尔惊惧的表  中,从隼魔背上一跃而下。

  有桑德斯带着,安格尔一点都不担心。

但安格尔发现,直到快要落地时,桑德斯上都没有魔力波动。他赶紧转过头看去,却发现桑德斯根本不在后,而是站在遥远的空中,面无表  的看着他。

  安格尔听到如擂鼓般的心跳声……他的脑海整个空白,不知道桑德斯要做什么,但眼看离地面还有十多米,安格尔惊吓的面色与唇色苍白。

仿佛回到了世界意志降临的那一  ,他被飓风掀翻落到了叶片外,从数百米的半空中落下。

  何其相似。

  但那一天有镜姬相救,这一次……桑德斯会救我吗?

  不会的!安格尔莫名的认定,桑德斯这一次绝对不会救他!

  安格尔有一瞬间的软弱,但下一刻他的眼里闪过一道狠色,为什么他要将生命交予别人的施舍?他不需要别人救,他可以自救!

  自救,自救……安格尔脑海里闪过一道道戏法模型,他会的戏法不多,但戏法的改良模型他会的却不少!

  用哪一种戏法?该如何自救?安格尔的思维在这一刻转的飞快。

  突然,安格尔想起一个模型,那是他最初解构“清洁术”时注意到的一个模型。

  将清洁术解构后,会发现它其实是水风元素结合,模型均是由“平面”与“勾玉”两个部分组成。如果戏法模型是“破碎勾玉系列”,那么水风元素的平衡侧重于水元素。戏法模型如果是“平面与完整勾玉系列”,那么水风元素的平衡则侧重于风元素。

  当时,靠着全息平板的计算能力,安格尔将清洁术所有的组合排列都计算了出来,其中有一个排列,全息平板花了整整15分钟才计算出来。

  这个风水的排列组合,经过魔能公式的计算,最后得出的戏法模型是一个完整的勾玉与完整平面。按照推测,这绝对是倾向于风元素的戏法模型。

  “或许风力可以减缓我的落势。”安格尔眼里充满血丝,不管不顾的在体内排列起这道模型。

  当初安格尔莽撞的排列一个全息平板花了13分钟计算出来的组合,结果被术法反噬,蔫了大半个月。自此后,安格尔没有再冒险过。

  但这一次他不得不这么做。他没有学过风系的戏法,就算学过也没用,因为0级的风系戏法也无法让人飞行。而通过全息平板计算出的最久的“偏风系”模型,只有这一个了!

  拼了!

  在他就要碰触到地面时,安格尔直接将那个戏法模型用了出来。

  魔源疯狂的被压榨,眼看着模型构建了一大半,但魔力这时突然枯竭了!

  和上次术法反噬时几乎一模一样,模型在魔力枯竭的瞬间,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

  “完了……”安格尔脸上闪过绝望,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魔力储备,这道模型至少达到了1级戏法的程度,甚至更高。

  在绝望中,安格尔闭上了眼。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摔成泥时,一股温和且不带任何属  的魔力传入体内。

  有魔力了?

  安格尔来不及想魔力从何而来,赶紧引导这些魔力融入即将崩溃的模型中。最终在魔力源源不断的传输下,终于在他即将触地前构建成功!

  完整的勾玉!完整的平面!这是一道极为完整的模型!

  在模型构建成功的瞬间,安格尔将之导入脚下。

  刹那间,一股带着旋转之力的狂风飞快成型……

  安格尔隐约听到一声鸟鸣惨叫,还未等他思索鸟鸣为什么从下方传来时。他就发现自己倏然升空了,一道宽约两米左右的风龙卷成为他升空的助力。

  这道戏法模型是……风龙卷?!

  风龙卷的确是水风元素结合,但他的这道风龙卷也太小了吧……和正版的3级戏法风龙卷完全是两码事。

  小就小吧,至少他活命了。

  安格尔长舒一口气,安慰着自己。

  “居然将隼魔给击伤了,真不乖。”一道低哑却温和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

  下一秒,安格尔发现眼前的风景彻底变幻,原本此刻他应该已经着地了,但实际上他却处于千米的高空中。

  桑德斯伸手拎着他的后颈衣领。

  不远处,隼魔拍打着翅膀在悲鸣,它的背上出现一个血洞,血洞上隐隐有风、水元素残留。

  “刚才……是幻象?”安格尔的脸色苍白,也不知道是魔源被榨干的后遗症,还是被吓白的。

“呵呵。”桑德斯轻声笑着,笑声一改往  的低沉,变得清朗许多。就像是一阵山风拂过树叶,带起的簌簌声响,悦耳又让人心安。

一道笑声,代替了所有回答。安格尔默默探出精神力触角,感受着  周的魔力波动,果然有基础幻术节点的痕迹。

  真相大白,刚才的一切真的只是幻象!

  安格尔只觉脸上一阵发烫,刚才他咬牙切齿、青筋暴露、颜面狰狞的样子该不会都被桑德斯看到了吧?

  答案毋庸置疑。

  安格尔捂面自怜,他的形象啊……他苦心经营的温和谦卑形象啊!

  安格尔低着头,脸色苍白的仿若一具尸体,被桑德斯拎着后衣领,飞到了隼魔背上。

  隼魔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安格尔,安格尔的头埋的更低了。

  桑德斯随手就将隼魔的伤口治疗好了,不过伤口处光秃秃的,与周围漂亮的黑羽形成强烈的对比。

  安格尔低着头坐在隼魔的一侧,许久不语。

  “刚才使用的是改良版的风龙卷?”桑德斯笑着打破沉默。

  安格尔呐呐道:“我也不知道,刚才是头一次用。”

  桑德斯点点头,“模型是完整的勾玉置于平面上,原组合莫非是清洁术?”

  听到桑德斯将模型的样子都说了出来,安格尔可以肯定,刚才他魔源枯竭时,突然出现的一股魔力,应该就是桑德斯传过来的。

  “恩,是清洁术。”安格尔顿了顿,面色尴尬的说:“刚才……谢谢导师出手,要不然我肯定又被术法反噬了。”

“我记得上次你被术法反噬,就是贸然使用清洁术改良造成的。所以,这个改良的风龙卷就是上回你改良出来的?”桑德斯对这个风龙卷还  有兴趣的,一个用来清洁的0级戏法经过改良后,竟然达到接近2级别戏法的地步。

  并不是。安格尔在心里默默道。

  “是的。”安格尔埋着头低声道。

  “不错,一个简单的0级戏法能被改良到这个地步,虽然还有不完美的地方,但足以载入书册了。”桑德斯拍了拍安格尔的肩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将这个改良清洁术寄给面向学徒的杂志社,应该会有很不错的反响。”

安格尔吱呜一声,也没说是与否。只是埋着头,兀自  舐着消逝的人设。

  桑德斯见状,心中暗暗发笑。

  “刚才的基础幻术中,你可发现了宛音幻象的作用了吗?”为了避免安格尔继续沮丧,桑德斯决定转移话题。

宛音幻象?刚才有宛音幻象?安格尔原本还在舐伤口,但桑德斯的话刚好挠到他的痒痒  安格尔忍不住思考起先前在幻术中的经历,但仔细回忆了一便,最终还是一头雾水。

  桑德斯:“没有发现吗?”

  刚才的幻境中,安格尔可以肯定有基础幻术,因为他清楚的发现了节点。但宛音幻象……他还真没注意到。

  宛音幻象需要靠声音来施展,但他刚才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所以真的有宛音幻象吗?

  声音……难道是风声?安格尔皱着眉思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