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2节 声音的秘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说到风声——

  他们此刻正位于数百米的高空,伴随着变幻的云雾,魔隼展翼飞翔,呼啸而来的风声张牙舞爪,无时无刻拍打着裸露在外的皮肤。

  在安格尔的记忆里,风声虽大,但频率似乎未曾改变过。

  风声没有变化,如何能引动幻象节点?

  也就是说,桑德斯布置的宛音幻象所使用的声音,并非是风声。

  那么会是什么?

  安格尔的眉头紧紧皱起,排除了风声,他还听到了其他声音吗?

  鸟鸣声吗?也不对,放眼四周唯一的鸟类,就只有魔隼。魔隼一路飞来,除了刚才受伤的时候惨叫了一声外,再无其他声响。

  不是鸟鸣,难道是云流?应该也不是。云流的声音太细微,以桑德斯的手段自然可以布置出来,但拿着云雾流动的声音来考验他,显然有点超纲,不大可能。

  安格尔思索半天,还是没有想出来。他带着疑惑的眼神向桑德斯求助,后者默默的指向一个位置。

  那是魔隼背部靠中间的位置,桑德斯示意安格尔坐在这。

  “这个位置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安格尔满头雾水的来到指定位置坐下。

  就在安格尔坐下约莫半分钟后,他突然感觉屁股下方突然传来一道震动,恍若擂鼓。

  又是半分钟,第二道震动传来。

  安格尔在心中暗道:这是……魔隼的心跳声?

  在得出这个答案后,安格尔的眼睛突然一亮。

  直到现在他才猛地反应过来,在刚才他陷入幻象中的时候,外界的声音都被他排除了,但他忘记了自己体内也有声音!

  如果细究的话,他体内的声音其实更加的繁杂和多样。

  再加上当时安格尔正陷入要被摔成肉饼的危机感中,心脏剧烈收缩,大脑一片空白,反而更加衬托出如擂鼓般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

  安格尔伸出手掌压在胸前,感受着心跳的频率。此时他的心跳略微平复,但他依然能感觉到与先前心跳如鼓的区别。

  “发现了吗?”桑德斯的声音传进耳里。

  安格尔点点头:“是心跳声。原来,布置宛音幻象的声音,不单单只有人工声、自然音,还有人体内的生理音也可以。”

  这一刻,安格尔觉得自己仿佛窥视到音幻术法的一角,但还没等他高兴几分钟,桑德斯的冷水就泼了过来。

  “以你目前水平来看,同侪中知识积累量不错,思维方式也达标。但你的思维宽度还是太窄,依旧还停留在凡人的愚昧中。”桑德斯毫不留情的道:“你如果想要踏上真知之路,思维还要打的更开,否则,就算你晋级了正式巫师,也不过是泯然众人的一拨。”

  桑德斯的话,让安格尔飘飞的心思又落了下来。

  正如桑德斯所说,他的思维的确有点固化,只注意到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却忘了还有更辽阔的大地,更广袤的天空。

  桑德斯见安格尔的表情回复到镇定,微不可察的扬了扬嘴角。

  “回到刚才的话题。”桑德斯对安格尔道:“你说的没错,的确是心跳声。但你发现了心跳声的作用了吗?”

  这个问题又绕回了最初的原点:围困撒卡的幻象中,那道宛音幻象用来做什么的?

  同理,心跳声的作用是什么?

  如果再问的更简单一点,宛音幻象为什么要有声音?它的声音到底有什么作用?

  这个问题把安格尔难住了。他一直觉得,虽然自己还释放不出来宛音幻象,但他对音幻的概念还算了解。可真要让他解释宛音幻象的声音有什么作用,他却懵逼了。

  安格尔回忆起桑德斯给他的笔记本,记载着“宛音幻象”这道1级戏法的头一句话,直接给音幻下了定义:音幻,用声音勾勒出人心的幻象。

  安格尔仔细的思考着这句话:“用声音勾勒出……人心的幻象?”

  安格尔发现自己似乎一直理解错误了,这句话的重点其实不是声音,也不是幻象,而是人心!

  如果“人心”是重点的话,那么声音其实就是用来扰乱、迷惑甚至引导人心的一个手段!

  所以,刚才桑德斯使用的宛音幻象,心跳声不是重点,重点是心跳声扰乱了他什么思维?

  半晌后,安格尔从沉思中回过神,一脸平静的道:“判别能力,我失去了对外的判别能力。”

  桑德斯笑了笑:“看来你想到了。”

  安格尔说的判别能力,其实就是在刚才的幻境中,被心跳声干扰后,他对外界的一切都丧失了判别力。首先他开始戒备,他不信任外人,不信桑德斯会救他。紧接着,他对周围环境判别错误,他其实一直都没有移动过,所以风声未曾出现波澜,脚下也未有失重感,这些明显的不正常现象,以安格尔平日的细心程度,哪怕在生死关头,他也绝对不会忽视。

  所以,不用多说,那道心跳声其实就是干扰他思维判别能力的。

  桑德斯:“既然你自己想出来了,那么你应该也猜到困住撒卡的幻境中,那道宛音幻象的作用了?”

  “应该和我先前的状况一样。”安格尔:“被宛音幻象干扰后,失去了判别力。”

  桑德斯:“你的答案是正确的,但过程却错了。”

  安格尔怔愣了一下,表情疑惑。

  “我刚才用你的心跳声,引导出让你记忆深刻的濒死幻境,以此干扰了你的决断力,这一点你说对了,但是,对于撒卡我却是用的另一种方法。”

  “催眠。”桑德斯没有在卖关子:“检验你灵魂的实验,至少需要大半天时间,用钟摆声将他催眠,让他沉浸在美好的睡梦中失去判别力,这才是最省力的方法。”

  说到这,桑德斯拍拍安格尔肩膀勉励道:“宛音幻象虽然只是1级戏法,但它的背后也是一个复杂且庞大的体系,如果你这么简单就能弄明白,那其他巫师耗费百年、千年的力气去研究它干嘛?”

  “不止音幻,其他的幻术系方向都是复杂多变的。不过大多幻术系都会涉及到人心,你如果对这些有兴趣,可以去找找心理研究的书籍,对你学习幻术应该有所帮助。”

  回到幻魔岛,安格尔还在回味着桑德斯先前随手使出的幻境。

  简陋到逻辑都有硬伤的基础幻术,配合一个迷惑人心的宛音幻象,就把安格尔迷惑的团团转。

  虽然最后有些丢脸,但安格尔从这里面却学到很多东西。

  如果说基础幻术单纯是迷惑你的眼球,那么宛音幻象用到高深处,则可以迷惑你的心灵。把他们单独拿出来用,都各有各的缺陷,但将之一结合,幻境立刻从一盘散沙,达到质变的地步!

  这是最直观的效果,告诉安格尔在巫师的世界中,11不仅仅等于2,它的答案可能是未知。

  刚刚落地,安格尔就发现庄园的气氛有点异样。

  平日里,幻魔岛上幻兽众多,鸟鸣兽吼嘤咛声不间断,怎么今天如此寂静?

  安格尔跟在桑德斯身后,刚踏进大门,就看到烟魔影仆庄严肃穆的站成一排。

  紧接着,一股滞碍的魔力波动将他团团包围。

  安格尔愣了一下,想要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时,却发现自己张开嘴后,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声音被禁止了?

  1级戏法禁音术?不对,禁音术的对象是单人。

  难道是2级戏法禁声结界?在安格尔还未踏入巫师界的时候,就从摩罗那里见识过禁声结界的威力。

  不管是哪一种,敢在正式巫师的宅邸释放这种群体禁声,绝对是一种挑衅啊!

  就算是芙萝拉,估计也不敢这么做。

  难道是桑德斯的敌人来了?安格尔默默看了一眼桑德斯,发现他眉头紧蹙,不置一语,表情疑惑的看向走廊尽头。

  “等你很久了,桑德斯。”这时,从尽头走廊里走出一个人。

  来人是一个身姿挺拔的老人,着灰色长裤,白色衬衫与咖啡色格纹马甲,他的外表打扮,每一个细节都修饰的规规整整,就连发丝都一根不落的梳成大背头。

  以安格尔的第一印象来看,这是一个对自我要求很严苛的人。

  “莱茵阁下,您怎么会屈尊到我这里来?”桑德斯脱帽,向来者行了半挽礼。

  随着桑德斯的行礼,周围其他的烟魔影仆也同时躬腰,行全躬礼。

  安格尔见状,心中虽然有点疑惑来人是谁,但既然连桑德斯都要行礼,想必是大人物!安格尔虽然有点忐忑,但脸上丝毫不显荒乱,随着大流也行了一个躬礼。

  被桑德斯称为“莱茵阁下”的老者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走到桑德斯面前,脸上带着一丝无奈:“你应该猜到了。”

  桑德斯沉默片刻:“是谁?”

  莱茵:“是萨曼莎,她请求我过来的。”

  “果然是她。除了她,我想不到其他人能够令莱茵阁下亲自出马了,看来这一次我很难拒绝了。”桑德斯道。

  莱茵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叹了口气:“唉……这一次也不见得是个苦差事,我们进去说。”

  莱茵与桑德斯往客厅走去,安格尔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他们走,或者干脆直接转头回家?

  就在这时,桑德斯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边:“你先不忙着走,晚点我还有事找你。”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