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4节 活物偷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如果安格尔将心里活动说出来,估计233会回答:“变态纨绔还不足以概括,或许还该再加个后缀,譬如‘纨绔二代’。”

  牛奶男爵的强大魔宠加上强大炼金武器,显然不是一个一级学徒能够拥有的。所以,很多人都猜测牛奶男爵肯定有个无比强大的背景。

  也正因为这种猜测,哪怕有人对牛奶男爵恨之入骨,在擂台之外也没有人敢真正的找他麻烦。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安格尔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信息卡还在我身上,天空塔不核对信息,你怎么可能代替我去比赛?”

  233从衣袍内掏出一张信息卡交给安格尔:“这一点最初我也很奇怪,选择对手时我直接说忘记带信息卡了,巴洛克大人也没有多问,还给了我一张不记名信息卡。这几天的比赛数据都在这张信息卡内,少爷下次去天空塔的时候,可以去管理处将其中的数据导入你原本的信息卡中。”

  安格尔捕捉到这番话中的一个信息:巴洛克没有多问。

  “以这位大人的能力,肯定早就看穿了你的真实身份。他不是没有多问,而是给导师个面子……亦或者,他是心虚。”安格尔语带嘲讽道。

  233没有接话,他听出安格尔话里有话。作为一个聪明的仆人,这个时候只需要安静即可。

  “不管如何,还是多谢你这几天的帮忙。”安格尔向233致谢。

  “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真正辛苦的是托比阁下。”

  再次被提到的托比,又傲娇的昂头,等待安格尔的夸赞。

  安格尔无奈的苦笑,虽然名声变差了,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除了少数几人外,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知道他身份的,也基本不可能乱嚼舌根,包括撒卡,安格尔都不认为他会对外公布他身份。

  和233道别以后,安格尔快步走到二楼的书房。

  推开门,发现桑德斯坐在书桌前,单手托腮,闭着眼在沉思。直到安格尔走近,他才睁开眼,用低沉沙哑的声线道:“你来了?”

  在桑德斯的示意下,安格尔坐到一侧。

  安格尔坐下后,隔了好久都没有听到桑德斯的声音,抬起头一看,才发现桑德斯又陷入了沉思中。

  “导师?”安格尔轻声呼唤。

  桑德斯回过神,眼神略带歉意。

  桑德斯似乎有什么心事,安格尔心中有些犹豫,作为徒弟要不要关心一下?

  试探着问了一句:“导师,莱茵大人找你有什么事吗?”

  安格尔的问话让桑德斯一愣,看着他眼神中的关心,桑德斯淡淡笑道:“是有些事,不过莱茵阁下找我的事,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找我借巫术花园罢了。”

  “借巫术花园?”安格尔想起不久前,导师与尼斯的对话,似乎提到某些人想借着导师的重力花园偷渡活物。

  “是为了偷渡活物吗?”安格尔问道。

  桑德斯点头,他知道安格尔心思细腻,什么话该问,什么话该说,他心中都有把尺。所以他与尼斯对话时,也没有让安格尔回避。

  “活物也能偷渡?”安格尔脸上带着疑惑:“是偷渡幻兽一类的吗?”

  “有幻兽,但不是全部。”桑德斯:“大部分偷渡的活物,都是异界的智慧生命。”

  “异界……智慧生命?”安格尔心中猛地一颤。

  “我曾经说过,异界生命想要进入巫师界,必须走正规通道,且登记在册才可以。否则,被极端教派的那群肆虐巫师知道后,他们会发疯了一样找你麻烦。”

  “不过走正规通道的异界生命,基本都是和巫师界签订过和平协议的位面,双方在对方世界都有一定制约,所以这一类得到停留证明的异界生命,我们一般不会对他们大动干戈。”桑德斯顿了顿:“但是,生物研究一直是巫师热衷的课题,其中以异界的类人生命最值得研究,所以异界生命在巫师中常常能卖个好价钱。”

  “所以,活物偷渡一般来书哦,指的就是这种异界生命。”

  安格尔:“活物偷渡,极端教派不管吗?”

  桑德斯:“最终这些异界生命的下场,都是死亡。这很符合极端教派的理念,自然不会理会。”

  难得桑德斯主动说起异界生命,安格尔想着如何将话题导向“偷渡客被世界意志排斥”该怎么办。

  但还没等安格尔思索出询问之道,桑德斯就直接切断了这个话题。

  “这些事离你还太远,你稍微了解下便可。”不等安格尔回答,桑德斯切入正题:“我这次让你过来,是想给你说说血脉的问题。”

  “血脉?”

  “刚才尼斯想给你注射魅妖血脉,你选择拒绝,这一点我很赞同。我赞同的原因并非是魅妖血脉不好,而是你作为难得的魇魂体,如果要选择植入血脉的话,血脉对象最好选择魇界中的魔物。”

  “魇界中的魔物,虽然大部分在外界都能找到原型,但魇界里的魔物,血脉中蕴含更多不可思议的力量。而且,绝大多数的魇界魔物血脉,对幻术系都有奇异的加成效果。”桑德斯顿了顿:“我的一些术法,和魇界魔物的血脉脱离不开。就连芙萝拉的红死神,其实也和魇界血脉有干系。”

  “当然,如何选择血脉是你的决定,但我建议你要慎重对待这个问题。”

  “我明白了。”安格尔不知道桑德斯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说血脉之事,但既然桑德斯都如此说了,安格尔自然对血脉的选择多了一个心眼。

  “好了,话就说到这。如果你没有其他事,可以先回去了。”桑德斯道。

  桑德斯下了逐客令,安格尔行礼后便打算离开。

  在安格尔推开门时,桑德斯看到桌面上的魔隼摆件,突然说道:“我听芙萝拉说过,镜姬似乎喜欢一些新奇的玩意,她上次救了你一命,你别忘了去答谢她。”

  从书房出来后,安格尔不无意外的在走廊看到了古德管家。

  “古德管家,这衣服等我洗过后再还来,可以吗?”安格尔指着身上的衣着。

  “大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事情,而且,这些衣服对于大人来说也是淘汰物。你如果觉得穿着不舒服,丢弃了也没关系。”

  安格尔摆手:“没有的事,穿着很舒服,就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帕特少爷就继续穿着吧,看着少爷的打扮,让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大人。”古德道,“那可真是一段美好的记忆啊……”

  见古德有长篇大论的打算,安格尔趁着他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赶紧道别离开。

  离开幻魔岛,安格尔在落云叶站台搭乘树藤巴士。

  在车厢里,吹着凉夜寒风,安格尔回想起桑德斯最后说的那番话。

  镜姬的救命之恩他自然没有忘记,只是一想起镜姬的要求……安格尔就觉得很为难,桑德斯对镜姬不感冒,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像桑德斯所说“只需要带着一张脸”过去就可以。

  安格尔可做不到这样厚脸皮。

  好在,刚才桑德斯提到“镜姬喜欢一些新奇的小玩意”。

  说到新奇的小玩意,安格尔立刻想起了还未出炉的音乐盒。

  音乐盒不稀奇,但如果优美的音乐,配上美轮美奂的幻境,应该称得上“新奇”吧?

  安格尔也没有其他能拿出手的东西,力量层次上的东西镜姬肯定看不上,只能试着看文娱层次的东西能不能入镜姬的眼。

  一路思考着,安格尔回到了学徒镇。

  大半夜,学徒镇静悄悄的,只有远处的集市还有灯光隐隐闪烁。

  安格尔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先转向地下集市。

  根据233的说法,他已经抽了明日的比赛,目前要打五场。至于有没有其他选手在赛池中抽到了他,目前不得而知,需要安格尔自己去天空塔的公告栏看。

  安格尔去地下集市,除了看明日的比赛安排外,他还有一件事必须做……购买一件巫师袍。

  他的巫师袍被桑德斯丢了,为了不曝露身份,必须要购买一件新的巫师袍。

  要不是时间赶得很紧,安格尔又对衣服制作没研究过,他其实很想自己去做一件炼金法袍。

  虽然外面已经是夜晚,但在地下集市,却依旧明亮的恍如白天。

  安格尔来到天空塔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公告栏前只有三三两两的人。

  看完公告栏,安格尔发现牛奶男爵的名字赫然出现了十一次,从早晨7点开始,一直比到晚上7点。同一层几乎没有其他人比赛,几乎每个小时都是他的比赛。

  安格尔抛开本身抽签抽到的五次,看来赛池中还有6个人抽中了他。这样的比赛频率显然有点奇怪,安格尔估计是巴洛克想让他赶紧积累完积分滚蛋。安格尔的猜测基本是对的,但并不是巴洛克想让他滚蛋,对整个天空塔高层而言,他的比赛靠着“耍无赖”获胜,既没有美观,又卖不出票,都想让他赶紧打完了事。

  安格尔自己算了一下,打完这十一场比赛,积分就足够晋级十五层了。安格尔还看了一下对手的名号……其实他看不看对手是谁都无所谓,反正托比都上场了,他的名声也那么差了,安格尔打定主意让托比上场就行了。

  说到名声差,安格尔听233说的时候,还没有大概印象。

  直到他亲生经历过后,才知道自己名声臭到什么地步。安格尔就看到,有一个学徒准备买门票观看比赛,犹豫不决该看哪一场,旁边有人立刻建议他不要买“一击男”的比赛,然后各种科普,各种解释,各种辱骂……那热血激昂的演说,让安格尔都觉得“牛奶男爵”十恶不赦。

  周围的学徒也纷纷附和,就连一些普通人都激愤不已。

  见此状,安格尔默默的转身离开,如果再不走,他怕自己忍不住也加入批斗“牛奶男爵”的行列。

  就在安格尔离开不久,一个穿着白熊玩偶装的男子从远处走来。

  “今夜注定是命运相逢之夜。”白熊口中呢喃着走来,当到达天空塔底时,他左看看右看看,并没有看到那个人……“呃,命运也有出差错的时候,我来迟一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