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6节 黑杰克的怒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富萨将内里的门道说的清清楚楚,看上去诚意十足。

  戴维其实也很明白,他们的出价,的确已经远超市面的最高价。这把唐刀让他自己估价,也就10魔晶,浮动在2魔晶上下。15魔晶已经超出其本身价格的三分之一,对于这把唐刀而言,绝对是一个天价。

  但是……戴维偷偷的瞄了一眼安格尔,后者对他稍微摇了摇头。

  既然原主人不卖,他也不可能逾矩啊!

  戴维苦笑道:“这把刀暂时不出售,如果你们想要的话,可以下周过来看看。”

  富萨表情中布满问号:“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下周?”

  戴维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安格尔为何要下周才卖。

  富萨见戴维不说话,眯着小眼睛:“你其实根本不打算卖给我们吧,说什么下周其实只是托辞?”

  戴维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回什么。

  这时安格尔轻声道:“可能是你们出价太低了?要知道,最近可是有很多事情在发生以及即将发生,武器只会越来越贵。”

  富萨见安格尔说话,语气稍微缓和了些:“我知道你说的是霜月通道,但现在霜月通道都开启了大半个月了,该买武器的都已经买到了,这把刀的价格绝对不可能再往上涨了!”

  “对!不可能再涨的。”拉菲特道:“就算霜月把第二条通道也打开,这把刀也不可能涨价,去第二条通道混的人,哪个不是需要入阶炼金武器。这把刀他们根本看不上!”

  安格尔:“也说不一定。”

  “安格尔你不了解市场经济,我的父亲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大臣,我可以断言,绝不可能再涨价。”富萨与拉菲特没有和安格尔过多纠缠,他们要怼的人是戴维,不是安格尔。

  “反正我现在不卖,说不定……下周真涨价了呢!”戴维说到“涨价”时,其实也很心虚。

  “我告诉你,如果真的涨价,我把脑袋给你的当球踢!你要知道,15魔晶我去暮色拍卖会至少能拍到两把同类的武器。”拉菲特嚷嚷。

  戴维淡淡道:“那你们就去暮色拍卖会买吧,反正今天不卖。”

  “你!”拉菲特指着戴维,眼神凶狠。

  戴维对烟杰克可能稍微忌惮,但对拉菲特与富萨这两个初入巫师界的小学徒,他却是浑然不惧。

  “怎么,要在普罗米大师的炼金店动手吗?”戴维特意念出‘普罗米大师’的名字,嘴角隐含嘲讽。

  在地下集市敢得罪普罗米的,屈指可数。

  前几天普罗米将“牛奶男爵”从擂台上救走,还杀了好些人,但到如今为止,也没人敢找普罗米麻烦。这就是一个炼金术士的底气!

  拉菲特一听到普罗米大师,脸上的凶狠就软了下来,悄悄的看了眼烟杰克。

  与此同时,富萨也用小眼睛看着烟杰克,意思再明显不过:小弟阵亡,老大快来救场。

  烟杰克眉头一皱,心中暗骂:这个时候小弟怎么可以怂?你们继续怼他啊,怼到他把刀卖给我。——反正就算普罗米找来,也与我无关。

  烟杰克想的很美,到时候把俩小弟推出去挡刀就是了。但显然他对富萨与拉菲特的性格还没有做到深入了解,这俩人看上去嚣张跋扈,但遇到硬茬子怂的比谁都快。

  在小弟求助的眼神中,烟杰克终是无法做到继续作壁上观。

  烟杰克走了上来,脸上表情狰狞,指着戴维……许久没有说出话。

  他其实也不想得罪普罗米大师啊!

  过了好一会儿,烟杰克才匆匆撂下一句不疼不痒的话:“你有种一辈子待在普罗米大师的庇荫下,要不然……有你好看!”

  说完后,烟杰克转头就走,一路上继续用他怪异的“咻咻咻”笑声仰天大笑,仿佛打赢了一场胜仗般。

  富萨与拉菲特交换了个眼神,也跟了上去。离开之前,富萨笑呵呵的对安格尔道:“我们先撤了,下回兄弟请你到粉娘酒吧喝酒!”

  安格尔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无关紧要的人走后,戴维才叹了一口气:“其实15魔晶真的很不错啊,这把刀……真的很难再涨价的啊。”

  安格尔其实也不是太有自信,但他本身也不在乎这点小利:“无所谓拉,你知道的,这种东西很容易炼制的。就算是你来炼制,我想都没什么问题。”

  “我对武器炼制没有经验。”戴维撇撇嘴。

  “你不是想跟我一起合作炼金吗?到时候多看几遍,你就会了。”安格尔一想起戴维在擂台上不顾一切的救他,他是真的很感激。他能回报给戴维的,也只有炼金了。

  而且安格尔自己也清楚,他的炼金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经验其实很缺乏。和戴维一起合作,不单单是戴维向他求教,他也有向戴维学习的心思。

  戴维露出微笑:“然而我对你的音乐盒没兴趣啊,下次你炼金的时候再来找我合作。”

  “你这几天没住家吗?每次你比赛结束,我都去你家等着,结果等到半夜都不见人影。”戴维愤愤道。

  “呃。”安格尔想说,你看到的人其实是233,不是我:“这些天我都跟着导师住,今天才打算搬回家里。”

  “差点忘了,你的导师可是……桑德斯大人。如果我能被他指导,估计一辈子都不想离开幻魔岛。”戴维回想着那天桑德斯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心中就满满的震撼,时至今日他还没回过神来,“真羡慕你,有那位大人的调教,难怪会这么优秀。”

  “唉,不说这些了。”提到这个话题,戴维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导师,索性换个话题:“你那天和寄生娘的比赛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晕了呢?”

  如今戴维提起寄生娘,已经完全没有倾慕之感,对于她的死也只是淡淡的遗憾。

  “那个女人……”

  在安格尔和戴维说话的时候,烟杰克带着他的俩个小弟已经走远。

  “那小子仗着有靠山,就不可一世的样子,让我真想打他!”拉菲特见烟杰克一直板着脸,眼珠子一转:“不过普罗米大师算什么啊,以后我们的靠山是烟杰克大人,到时候那小子过来跪舔都没有资格。”

  富萨也帮腔道:“就现在也有好多人想跪舔大人呢!”

  烟杰克面无表情,但心中对小弟的怨怒稍微消散了些:“刚才那个和我穿的很像,但气质和颜值差我一大截的小子,你们认识?”

  “你说的是安格尔?他是和我们同一届的。”富萨道。

  “他的那套衣服不错,可惜不知道是在哪里定制的?这件衣服他进入野蛮洞窟前可有穿过?”烟杰克问道。

  “谁会注意一个大老爷们的穿着……”拉菲特还没说完,就被富萨拉住。

  富萨对烟杰克道:“我记得安格尔好像以前也是贵族,但据我们了解,他以前基本没穿过这种成熟的绅士服。”

  拉菲特似乎也想起什么:“他倒是没穿过,但我记忆里他的导师好像喜欢这样穿。”

  “他导师?他的导师是谁?”烟杰克饶有兴趣的问。

  “他的导师就是那个南域杀神,幻魔大师桑德斯!说起来他的运气也真好,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还没到达野蛮洞窟时,桑德斯就对他另眼相看。”拉菲特略带嫉妒的道。

  当听到桑德斯的名字时,烟杰克猛然停住了脚步。

  “你说什么?”烟杰克眼里带着执拗与癫狂,突然逮住拉菲特的衣领,拉到面前。

  拉菲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无辜:“我没说什么啊,我就说他的运气很好……”

  “他的导师是谁?是、谁?!”

  拉菲特被烟杰克癫狂的语气吓了一跳,有些结巴的道:“桑桑……桑德斯大人。”

  烟杰克猛地推开拉菲特,“我早就听说桑德斯大人收了一个徒弟,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屁孩!可恶!”

  烟杰克突然转过头,阴沉着脸,气势汹汹的朝着普罗米炼金店走去!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我要去杀了那个臭小子,胆敢抢夺我的位置!绝对不可饶恕!”烟杰克携着怒火,用一往无前的气势杀了个回马枪。

  富萨和拉菲特面面相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抢夺位置?什么位置?

  还有……为什么他们拜的老大,都要与安格尔过不去?!

  在烟杰克冲回普罗米炼金店的时候,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也同时踏进了店铺。

  烟杰克没来得及注意来人是谁,直接怒气冲冲的对着安格尔道:“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今天没有人可以救你!我一定要把你砍成两半!”

  一边说着,烟杰克同时拿出一张卡牌。

  牌面是被绳子绑缚住脖子的枯槁男子。

  “卡牌,倒吊者的死亡邀请函!”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一个倒吊的虚影从卡牌中钻出来,虚影手中拿着绳索疯狂的朝着安格尔冲过去。

  安格尔面无表情看着冲过来的虚影。

  “碴!”一道浑厚的声音突然从烟杰克身旁传来,烟杰克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踢出了店门外。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卡片被一刀砍成了两半。烟杰克在卡片断裂的时候,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敢在我的店里大打出手,烟杰克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