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9节 告一段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我才不会后悔。Δ新Δ笔┡趣阁Δ┡”戴维斩钉截铁的回答。

  普罗米看着戴维和安格尔的互动,嘴角一直啜着笑。看到他们的关系如此和谐,普罗米自然是很乐见的,他原本就挺欣赏戴维的机灵劲,现在加上安格尔的关系,他更是将戴维在他心中的地位拔高一大截。

  普罗米暗忖:等到将恩人的委托完结,或许可以多多栽培一下戴维。

  “刚才因为黑杰克的事打乱了我思绪,我都差点忘了问,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你可别说专门等待普罗米大师的,大师今天到店里来是临时起意。”戴维问道。

  “你不问,我自己都差点忘了。”安格尔赧然的挠挠头:“我原本今天过来是为了向你们道谢的,但因为半路遇到些状况,所以我打算看看你们店里有没有巫师袍售卖。”

  安格尔简单的将刚才买巫师袍的过程说了一遍。

  普罗米笑道:“巫师袍虽然是很低级的炼金法袍,但好歹也入了阶,想要炼制起码要初级炼金学徒。又不是在巫师集市,外面的裁缝店哪有可能能雇佣炼金学徒,就算出得起价,也没人愿意去。”

  “抱歉,店里也没有巫师袍。”戴维顿了顿:“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将巫师袍借给你。”

  安格尔思考了一下,借别人巫师袍穿好像有点失礼,但如无意外他只借一天即可,反正他都借过桑德斯的衣服,借下戴维的应该也没什么了不起。想到这,安格尔决定腆着脸皮就借一天!

  这时普罗米突然道:“我当初从资源分配大厅领到的巫师袍还在,我很早就弃之不用,换成如今的这套功能更齐备的。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将我的那件巫师袍送给你。”

  安格尔赶紧摆手:“不用送,我买就是。”

  普罗米也没坚持,反正只需要让安格尔知道他在对他好即可。

  “那也可以,我那件巫师袍四十多年没有穿过了,边角也有点破损,我也不好意思多收你钱,2个魔晶如何?”

  安格尔也不知道巫师袍的价格行情,但心忖着,每个进入野蛮洞窟的学徒都能领一件,就算是入阶的炼金法袍,价格应该也贵不了哪里去。

  “那好,我没有带魔晶,刷骨卡可以吗?”

  “当然可以。”

  在付过钱后,普罗米不知从哪个旮旯里翻出一个陈旧的箱子。

  箱子本身已经有些腐朽,但普罗米从箱子中取出的巫师袍,却还是崭新如旧。

  “还好巫师袍本身固化了除尘术,要不然跟着箱子一起腐烂了,我就尴尬了。”普罗米将巫师袍递给安格尔,笑着打趣道。

  安格尔看着摆在他面前的巫师袍,嘴角微微僵硬。

  忒么的,这件巫师袍的颜色居然是——又骚又基的亮紫色!!!!

  虽然巫师袍上本身没有其他花纹,但光是它的颜色就让他很恐慌啊。他往日里并不讨厌紫色,他还有好几张紫色的手绢。紫色代表神秘、忧郁以及沉静,但眼前的巫师袍,根本不是他记忆中的紫色……他从来没想过,这世上竟然有这么骚的紫色!

  安格尔抬头看了看普罗米,此时普罗米穿的巫师袍也是骚紫色的,上面还有亮片与金银装饰。

  他一直以为普罗米穿这件骚紫色巫师袍应该只是例外,就像他与哥哥里昂的衣橱里也有一件带蕾丝边的粉红衬衣一样,偶尔穿穿也不会让人联想到粉色背后的隐喻。

  但没想到,普罗米大师如此宽厚慈和的面容背后,竟然藏着一颗如此闷骚的心!

  “不喜欢吗?这个颜色当初可是只有唯一一件,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普罗米已近中年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少年得意”的表情。

  “好,好看。”安格尔僵着脸微笑。

  反正就穿一天,忍了!

  安格尔已经预见,看来他牛奶男爵的“变态”之名是必然要坐实的。骚紫色一亮相,诛邪辟易,因为它本身已经是最大的‘邪’。

  当钟楼的钟响声传遍整个地下集市时,安格尔也到了道别的时候。

  “明天比赛我也会去支持你!”戴维朝着已经走远的安格尔挥手道别。

  安格尔猛地一个趔趄,回过头:“不用了吧,反正我也不会出手。”而且,他穿骚紫色巫师袍比赛很丢人的好吗?

  戴维从兜里取出整整一沓门票:“十一场比赛的门票我都买了!”

  安格尔“呵呵”一声,决绝的离开。

  隔日的比赛,安格尔次见识到了“牛奶男爵”的污名有多吓人。

  他还没有上场,光是在后台选手区,就有选手聚众在高声挞伐着他。等他靠近后,他们又不再说话了。但那种又畏惧又厌恶的神情,不言而喻。

  正式比赛的时候,安格尔再次感受到无边恶意滚滚来。

  观众席没有多少人,但各个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杀气,233说的“女粉丝”他却是一个都没看到,估计是被他一身骚紫色给吓跑了吧。

  安格尔沉着脸,听着耳边传来各种“变态”的细语声,他只觉得人生真是一场起起落落的大戏。

  还好他心理抗压能力不错,要是换个人,光是千夫所指的声音就会压垮他的脊梁。

  对峙阶段时,选手也学乖了,不再放脏话。生怕托比毫不留情的将他变成一具尸体。

  当然,这一天的比赛中,也有大放厥词的选手。安格尔已经有让托比下狠手的打算了,但等到倒计时结束,对方直接丢牌认输,不给安格尔一丝出手的机会,也是光棍的很。尤其是他退场时,却像取得一场漂亮的胜仗般,站在擂台上享受着观众的欢呼与赞誉。

  仿佛一个智障。

  在天空塔官方有意的暗箱操作下,他的对手没有排位表上的精英,全是些又怂又逊的歪瓜裂枣,这一天的十一场比赛,安格尔没有任何悬念拿了下来。

  直到最后一场比赛结束,牛奶男爵的那身骚紫色巫师袍已经成为了一抹蚊子血,让人强忍着恶心还要吞下胃。

  从巴洛克手上接过十五层信息卡时,这两个多月的比赛算是告一段落。

  “小家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会来比赛吗?”巴洛克扣下手中的小黄书,笑呵呵的看着安格尔。

  “说不一定。”安格尔冷声道。他很感激自己当初给牛奶男爵设置的人设是冷傲型的,要不然他真的无法好声好气的和巴洛克对话。

  “那我可要先给年轻人一个忠告,十五层的比赛可不会再排到今天这种阵容了。如果想靠着那只领悟了重力脉络的鸟就想称霸的话,可能还有些困难。”巴洛克看似在笑,但言语中却带着一丝威胁。

  兜帽下的双眼微微一垂,闪过一丝恨意。

  “是吗,多谢忠言了。”安格尔声调没有一丝波动,转身就走。

  巴洛克静静注视着安格尔远去的身影,心中略有奇怪:这家伙的态度好像有点不对啊?

  这时,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巴洛克身后。

  “他体内的绦绿丝绒孢子已经消失,能如此迅的将之清理,只有桑德斯了。这俩天桑德斯还派了黑魔影仆来代替他比赛,看来真的很看重他。”女声传入巴洛克耳里。

  巴洛克:“桑德斯明知我们能看透黑魔影仆的身份,还派遣过来替赛,可能也蕴含了一些警告。”

  “大人的意思是,桑德斯知道了我们与波依之间的联系?”

  “我不清楚,但桑德斯应该还不知道,估计是在意弟子在天空塔受如此大伤,借着一个黑魔影仆来给我们警讯。”巴洛克顿了顿:“反正他已经登顶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后续了。”

  “也是,不过说来也奇怪,既然桑德斯如此看重安格尔,为何不直接将净化花园的名额给他呢?还让他辛辛苦苦的来参加比赛。”

  “谁知道呢。”

  “梅兰莎,那边传过来什么消息吗?”巴洛克说完安格尔,用郑重的神情问道。

  “有一点,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与那个地方突然禁闭有关。”梅兰莎道。

  “你说。”

  “萨曼莎似乎派遣她的替身斥候来找过莱茵姆特,昨天莱茵姆特去了幻魔岛,之后‘那里’就被莱茵封闭了。”

  “萨曼莎他们的目的我知道,为了桑德斯的巫术花园而来。”巴洛克冷嗤一声:“他们想要对付那位魔神的后裔,简直是不自量力。不过莱茵应该不会让桑德斯掺合进这事的,否则真出问题,损失的可不仅仅是一个两个人的事。”

  说到这,巴洛克皱眉道:“但是,这与封闭‘那里’没有任何关系啊?难道这中间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暗幕?”

  直到安格尔离开天空塔后,面对巴洛克时的那种憋闷才稍微消减。

  这一天的经历太糟心,就算巴洛克不试探他,他也不想再来天空塔了。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5点半,安格尔的一身骚紫色巫师袍太过扎眼,只要看了他今天比赛的人,都认出了他。

  一路上安格尔都被人指指点点,身后还跟着一群不怀好意的尾巴。

  安格尔一路走到偏僻处,趁着后面人没反应过来,直接让托比起了攻击。

  在托比的度优势之下,这群人就跟积木一般,不堪一击。安格尔都没有出手,几分钟后地上就躺倒了一摊人。

  安格尔没有让托比留手,所以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身死,但这些不重要,确认所有人都趴下后,他才冷哼一声,转头离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