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34节 我来和你讲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特斯拉钱袋一丢,就想去拿镰刀。

  戴维见状,赶紧将镰刀抢过来:“喂,价格还没谈妥,你就想要拿走?”

  特斯拉指着桌上的钱袋,“100魔晶,绝对的市场价。”

  这把刻画了锋锐魔纹的镰刀,按照同类的市场价来说,的确是100魔晶左右;不过镰刀属于冷门的武器,可能价格还会更低一些。所以当特斯拉说出100魔晶时,戴维脸上露出一丝犹豫。

  他是真的不想将店内的任何东西卖给眼前的两人,如果是其他东西还好说,但这两把武器偏偏是安格尔的,最重要的是,安格尔就在边上。

  “怎么,你嫌弃低了吗?那你卖给他们啊。”特斯拉指着富萨与拉菲特。

富萨面无表  ,眼睛还盯着特斯拉手上的唐刀。

  “卖不卖?我这价格绝对是公道的!”特斯拉伸出手指扣了扣桌面,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戴维犹豫不决,最后还是缓缓的放到了桌面。

  昆娜脸上笑意盈盈,向特斯拉抛了个媚眼。特斯拉斜睨富萨:“看到了吗?如果你有钱,你就可以和我讲理。如果你没钱,就别在这里碍眼。”

  昆娜嗔了一声:“行了,和这些人说那么多干嘛?纳鲁老大还等着呢。”

  特斯拉:“好好好,我拿了它就走。”

  特斯拉感觉自己掌控了全场,周围无人敢应,那俩个下等人一脸怒目却不敢言,对面的店员也只需要花钱就能改变立场。

  原则是什么?钱,就是原则。

  他有钱,甚至可以早一步从芭蝶酒吧获得那个消息。

  他有钱,甚至可以让芭蝶酒吧晚一点公布这个消息。

  特斯拉慢悠悠的伸出手——就是要让所有人看到他的动作——拿起镰……咦,怎么拿不起?

  特斯拉低头一看,只见已有另一只手压在了镰刀上。那是一只光从手背纹路、指甲颜色以及骨节形状都显得很年轻的手。他就这么简单的压在镰刀上,阻拦特斯拉的提拿。

  特斯拉抬头看去,手的主人是他一直没注意过的少年。

  “下等人,放开你的手。”特斯拉冷冷道。

此刻,店内所有人都看向了站在戴维  边的……安格尔。

  “你不是有钱吗?”安格尔突然抬起头看向特斯拉,微微一笑,俊美的面容仿佛自带光环:“那我想和你讲讲理。”

  安格尔的话,让每个人的心脏都咚的一跳。

尤其是富萨,他的表  惊疑中带着一丝欣喜:难道安格尔是在给他出头?

昆娜眉头一挑,涂着蔻丹的手指,轻轻放在特斯拉的口:“漂亮的小弟弟,你是想和特斯拉讲——理吗?他的‘理’恐怕会大到让你难以想象的喔。”随着她带着隐喻的话,她的手指也慢慢的从特斯拉口落下,最后轻轻放在特斯拉的小腹上,还挑逗  的画了一个圈,意蕴十足。

  特斯拉冷笑道:“既然你想讲理,我就和你讲讲理。”

  特斯拉松开镰刀,“说吧,你出多少钱。让我看看,是谁更占理!”

  安格尔面色不改,指着特斯拉另一只手上的唐刀道:“暂时不说这把镰刀,我们先说说这把刀吧。”

  特斯拉愣了下,紧接着嘲笑道:“我还以为你出一个大价钱来给我一个‘惊吓’呢,原来是想和这把便宜货讲理啊?那好吧,我给你一次机会。”

安格尔拿过特斯拉手中的唐刀,特斯拉皱了皱眉,但没有阻止。他想看看,这个想把装成傻  的少年,到底要做什么。

  但下一秒安格尔的动作,让特斯拉眼睛猛地瞪大。

  因为安格尔拿到唐刀后,根本看都没看,直接当着所有人面丢给了富萨。

  富萨忙不迭的抓住唐刀,看着失而复得的唐刀,他的脸上还带着茫然。

  “你这是什么意思?下等人的互帮互助吗?”特斯拉讽刺道。

  安格尔淡淡着:“我在讲理啊。”

  “讲什么理?你的价格呢?”特斯拉问道。

  安格尔似笑非笑的看着特斯拉,一直在边上看着的戴维,也笑了起来,伸手搭在安格尔肩膀上:“这货是没有耳朵吗?竟然连话都听不懂了,都说讲理了,这不就是理吗!”

戴维的嘲笑让特斯拉面色一  ,也是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对面的少年和他讲的理,并不是他理解的那个理。

  “所以,你是要为他们出头?”

  “当然不是出头,我只是在讲理。”安格尔向着富萨摊开手:“唐刀一把,15魔晶。”

富萨还处于懵  的状态,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动作,飞快的掏出15个魔晶放在安格尔手心。既然刀到了他的手上,他可不会这样放开。

  安格尔接过魔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魔晶堆中取出来两个魔晶,递给戴维;其他的魔晶则全都放到了自己口袋中。

“你这是什么意思!”特斯拉脸上  沉的仿佛溢出水来。

  “我这是在和你讲理啊,他们先来,你后到,我们已经答应将唐刀卖给他,无论你出多少,我都会先践诺,这就是理。”安格尔道。

  特斯拉没有理会安格尔,而是看向戴维:“难道一个外人,还能帮卖家作决定了吗?”

  戴维对特斯拉的回应是: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20魔晶你嫌少?所以下等人联合起来想要和我斗?呵呵。”特斯拉讥讽的对戴维道:“你是店里的小工吧?如果普罗米大师知道你这样玩忽职守,估计你这店员的也会被辞退吧。”

  “辞退?当然不会。”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  紫色华丽巫师袍的中年男子,正迈着悠然的步伐走了进来。

“普罗米大师!”富萨见到“目标老大”出现,立刻  滚尿流的想要上去拜码头。

  “普罗米大师……”特斯拉一脸惊愕,他只是随口说说,怎么普罗米大师就真来了?

安格尔则是暗道:说曹  就到。来的可真是时候。

  普罗米虽然不知道店内挤这么多人发生了什么事,但特斯拉的话他却是听到了。

  戴维最近的表现十分出众,他这一周给戴维讲解炼金术时,发现戴维的炼金思维并不拘泥,而且他对炼金之路很坚定,这让普罗米对戴维十分满意。更何况,还有安格尔这一层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辞退戴维。

  “大师。”戴维将普罗米迎进来。

普罗米的突然到来,对戴维的维护,狠狠的打了特斯拉的脸。他此时脸上表  略有尴尬,但想想刚才的事,他觉得自己并无错误,而且那个少年还把魔晶揣进自己兜里,普罗米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再偏袒,想到这,他的心底稍微硬气了些。

“发生了什么事?”普罗米话音刚落,戴维正待解释,富萨与拉菲特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抢着把事  说完了。

听闻此事,普罗米面上表  不显,但心中其实还是很认同特斯拉的话。不过,既然安格尔要怼他们,他自然不会帮倒忙,不就是一把炼金武器嘛,大不了重新练嘛。

  普罗米显然还不知道,那把唐刀其实并不是他炼制的。

  普罗米正要点评一番,顺道帮着安格尔踩一下特斯拉。但特斯拉却抢先道:“普罗米大师,刚才这位少年将武器拿给这两位后,收到的钱只给店员两枚魔晶,其他的他全部自己拿着了。正因为有如此行径,我才有刚才的感慨。”

  在普罗米面前,特斯拉也不一口一个“下等人”了,见风使舵的本领看起来业务纯熟的很。

  普罗米听后,看了眼富萨,想要听旁人佐证。富萨犹豫了一下,微微点点头。

  “这……”普罗米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安格尔如果想要魔晶的话,办法多的是,干嘛用这种手段,还众目睽睽之下。嗯……要不先帮安格尔作个伪证?

  看到普罗米的反应,特斯拉满脸得意。

  安格尔此时却道:“刚才的理,还没有说完。我们继续来说说,先来后到的问题?”

  特斯拉闻言,指着富萨:“不如你去问他,如果他有钱,他会不会因为‘后到’而和我讲理。”

富萨又一次被拉出来当靶子,在  哭无泪中,决定撒个谎。毕竟安格尔是在帮他,他就算心里真是特斯拉那般想法,也不会说出来。

  所以富萨坚定的摇头:“我会!我遵守先来后到的原则!”

富萨的表  真挚,但在场诸人无人相信他说的话,包括安格尔。

  安格尔:“你说的自然有理,我相信富萨如果有钱,也绝对不会讲理。”

  富萨一脸愕然的看着安格尔:我的哥,我在帮你自由心证啊!你干嘛拆我的台。

  安格尔的话,就连特斯拉也愣了下。他原本还打算嘲讽富萨几句,此时也没有开口了。

  安格尔继续道:“你不讲理,富萨也不讲理,你们都不讲理。”

  “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讲理啊!”安格尔笑的十分灿烂。我管你们讲理不讲理,只要我讲理就行了。

  特斯拉冷哼:“你讲理有什么用?你以为你有普罗米大师的能力吗?”

  安格尔摇摇头:“我自然没有普罗米大师那般能力。”安格尔指向富萨怀抱的唐刀:“不过对于这把刀,我却有讲理的资格。”

  “你凭什么?!”

  “就凭,这把刀是我的!”

  当安格尔十分铿锵的说出这话时,除了戴维外,所有人都愣了。

  就连普罗米也回过头看了眼那把刀,当看到那把刀的样式后,他默默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好他刚才没有强行插嘴,要不就丢人了!他还以为卖出去的是他制作的炼金武器呢!

  特斯拉被安格尔这话一噎,如果这是真的……正如安格尔所说,这把刀本来就是他的,他天然占据唐刀的归属权。

  我管你们讲不讲理,我自己讲理就行了。这句话也只有他能说。

  特斯拉见戴维不反驳,普罗米大师也不反驳,心脏猛地一咯噔。看来……这把刀果真是他炼制的……

  如今回想,那个店员只拿了两枚魔晶也不抗议,这不就是征兆吗。

  特斯拉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脸皮羞得通红。刚才他的一切话语动作,此时都显得如此丢人。

  在特斯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时,安格尔的声音再次传入他的耳中。

  只见安格尔拿起桌上的镰刀,笑着看向特斯拉:“我的理,已经讲完了。现在,该是你讲理的时间了。”

  安格尔将镰刀递给特斯拉。

  “希望你的理,大到能说服我,将这把镰刀卖给你。对了,差点忘了说,这把镰刀其实也是我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