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45节 他们的下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戴维的建议,安格尔自然是清楚的。Ω新┡笔趣阁┡不过他如今施展宛音幻象,还处于皮毛阶段,幻境全是他一手构成,注意力必须时刻集中。一分心,幻境就会消失。

  要是能做到,只用简单的声音,就将对手催眠,勾起对方心理的恐惧面,那么宛音幻象的杀伤力就会直线提升。但想要做到这一步并不容易,必须对人心把控达到巅毫。安格尔目前还无法做到。

  “幻术这一门学科,真是越学越觉得渺小。”安格尔不禁感叹:“走吧,今晚继续炼金,让我看看你接的任务有哪些?”

  戴维一边将自己骨卡递过去,一边道:“每一门学科都是越学越渺小,炼金也是。”

  “炼金?我觉得还好。”安格尔查询着骨卡里的任务,话也没过思维,便顺口接道。

  戴维听后,欲哭无泪。他差点忘了,身旁的这个人在炼金学的天赋,恐怖到吓人。

  戴维一共接了十个任务,难度基本和上回持平。完成后的总报酬过45oo魔晶。

  “还可以,这几个任务完成过后,积累的魔晶应该足以应付暮色深井的大拍了吧?”安格尔自喃。

  戴维:“如果你不和正式巫师竞争,上次的7个炼金任务所得,也足够了。就算和正式巫师竞价,一些不算太珍贵的材料,应该也能获胜。”但胜利后,你能不能带走就是个问题了。这句话戴维没有说出口。

  “我也不会拍很贵重的材料,我还没到那一步呢。”安格尔有自知之明。

  “那基本上够了,而且还会余出很多。”戴维经常和普罗米去暮色深井进货,所以对于材料的价格很清楚。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们俩人废寝忘食,终于在第四天的清晨,将所有的十个炼金任务完成。原本他们还能更早,但安格尔刻画魔纹时失败了几次,导致必须重头再来。

  安格尔自己很愧疚,但戴维却觉得很正常。如果附魔能每回都成功,那才叫不正常。据戴维所知,安格尔如今的成功率,已经恐怖到极点。要不是每次安格尔都当着他面刻画魔纹,他完全不相信有人炼金会达到如此高的成功率。

  不过惊讶的久了,戴维倒是淡定了许多。

  “下午我去找你,到时候再一起去交接任务。”安格尔道。

  因为戴维接的十个任务用的是他自己的骨卡,所以交接任务时,戴维必须亲自在场。

  “行!”连续几天的奋战,白天安格尔至少还能休息,戴维却还要守店,所以戴维的黑眼圈印子很深。但就算外表再疲惫,戴维的心情却一直很昂扬。每制作一个炼金胚胎,就能得到2、3oo魔晶,戴维怎会不开心。

  这些天的奋斗,不仅自己能获得上千魔晶,而且炼金的经验成足增加。哪怕很累,但戴维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最充实的,回想起以前的生活,一对比简直就像在荒废时间。

  “任务交了以后,暂时就不炼制了。你这些天也辛苦了,从明天开始晚上你就好好休息吧。”安格尔道。

  听到安格尔的话,戴维虽然有点遗憾,但他心知这些天能收获如此巨大,多亏有安格尔帮助。能够从一无所知,到炼制武器胚胎,他的成长是巨大的,这让原地踏步许久的戴维已经深感知足。

  “这些天,真的谢谢你了。”戴维也不知道该如何感激,只能不停的对安格尔道谢。

  “不用谢,其实这也算是互惠互利。我一个人炼制的话,绝不可能这么快。”和戴维一样,安格尔说的也是真心话。

  这几天的合作炼金,让安格尔尝到了流水作业的便利性。要不是他有太多秘密,安格尔都很想让这种合作继续下去。

  戴维离开后,安格尔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便又来到了地下实验室。

  他还有一个私人的任务,帮塔炼制一条锁链。

  这条锁链从炼制难度上来说,其实也就一般,但毕竟是他接的个量身定制的任务,安格尔还是很看重的。

  锁链本身没太多难度,所以为了让锁链能配的上塔给的价格,他决定从美观上入手,特意翻查了一下全息平板,看看有什么能够在狭小空间里刻画的纹路。因为塔的要求是重量,又要进行血魂祭坛,他必须选择鲜血不会侵蚀的材料。最终安格尔选择的主材料是真空铁,这种材料整体是淡蓝色,就像天空的底色一样。

  要配上这种淡蓝色,安格尔选择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在锁链上刻画白色的云纹,以华夏古画的云纹为主,蓝白相配,做出来应该会比较好看吧?

  安格尔花费了约莫半天的时间,长约六米的锁链就出炉了。在绘制禁音魔纹前,安格尔开始认真的在锁链上刻画云纹。

  刻画完云纹过后,这条毫无新意的淡蓝色锁链立刻大变样,白色的云纹带着异域风情,古拙又优雅。

  安格尔能够想象出,当挥舞这条锁链时,会是怎样美好的景象。

  接下来,安格尔刻画禁音魔纹,这个魔纹是个比较少见的魔纹,安格尔并没有熟练到脱手画,所以只能靠投影来刻画。

  魔纹刻画的很成功,最后使用了冷凝法,一条闪着魔纹光辉的精美锁链就此成型。

  对于这把锁链,安格尔自己倒是很欣赏,就是不知道塔会不会满意。

  时间差不多到下午四点时,安格尔将锁链单独放入一个空间软囊。而其他的炼金武器,则全部装入另一个空间软囊。

  除了锁链的空间软囊是塔提供的外,其他的一次性空间软囊,都是任务大厅提供的,会在交接任务时扣除相应的手续费。

  将空间软囊收好后,安格尔便离开了家。

  他先去了一趟地穴原野,但娜乌西卡与赛鲁姆还是不在家。安格尔都怀疑,他们俩人是不是已经搬出来了,但如果搬走的话,地穴房门会打开,以便让后来人进驻。

  安格尔前往地下集市,绕路前往天空塔看了眼,依旧是人满为患。

  安格尔有点担心自己两位好友的安全,在到达普罗米炼金店时,还在思索着,要不要花点钱雇人去天空塔打听娜乌西卡的状况。

  戴维难得见到安格尔面带愁绪,询问一番后,笑道:“你如果想知道你朋友的信息,你可以花点钱去芭蝶酒吧买消息,只要不是太过生癖的信息,那里都能买到。”

  安格尔记得上回特斯拉似乎就是在那里买到天空塔的消息,但芭蝶酒吧的消息也只比任务大厅快几个时辰,所以安格尔并没有觉得芭蝶酒吧的消息有多灵通。而且芭蝶酒吧这个山寨名字,让安格尔下意识的就觉得很低廉。

  但是,既然戴维都这么说了,安格尔还是决定去试试。

  当下戴维就关了店,与安格尔一起去了芭蝶酒吧。

  卖消息的人是个中年酒保,对方看到他时,毫无犹豫的就点出了他的名讳:“帕特阁下,不知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你知道我?”

  酒保点点头:“自从阁下进入野蛮洞窟,就已经出名了不是吗?”

  安格尔回想起在资源分配大厅的事,那段时间他的确红了起来,搭树藤巴士时都遇到认识他的人。

  听到这个回答,安格尔虽然还有疑惑,但对方是出卖消息的,或许另有渠道也说不定,他也无须深究。

  “我这次过来,是想找您打听一个人的近况。”

  “不知是谁?”

  安格尔:“娜乌西卡.阿斯贝鲁。”

  酒保思索片刻,又拿出一本封面是眼睛的金色书册翻阅了一会儿,便道:“阁下说的是外号黑莓之王的女士?”

  安格尔点点头:“有她的消息吗?”

  酒保伸出手:“两个魔晶。”

  安格尔付费后,酒保直接道:“如无意外,这位女士接了任务,去了霜月通道。”

  “霜月通道?她没有继续登天空塔吗?”

  “她在天空塔第十一层待了一周,从比赛成绩来看,似乎并不理想。单纯靠着一把入阶炼金武器,以及几张魔纹皮卷,能杀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但想要再往上,还是需要自身的实力。以我的推测,她应该是霜月通道,寻找机缘。”

  娜乌西卡去了霜月通道,这个推论安格尔是接受的,因为霜月通道连接的地方是深渊位面。深渊位面中魔物遍地,很多血脉巫师都喜欢用深渊魔物的血脉融入自身,上次撒卡狩猎到的魅妖血脉,也是从深渊位面中获得的。

  “那她身边有没有一个叫赛鲁姆的男孩?”安格尔又问道。

  酒保再次伸手:“两个魔晶。”

  安格尔付钱后,酒保简单的说了一个字:“有。”

  安格尔还没话,戴维就嚷嚷起来:“一个字就收这么多钱?你这钱来的可真轻松。”

  酒保眼皮都没抬:“你们咨询的是个人消息,当然是按照人头来算。”

  戴维还想怼几句,安格尔却是拦住了他:“他们现在的近况如何?安全吗?”

  酒保耸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是组队前去的,而且就在一周前才离开。我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

  听到这,安格尔也没有再问下去。只要知道他们暂时没事,也就够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