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53节 悔不当初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波丽萨,安格尔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既然镜姬特意提出来,想必至少也该是个巫师级的大能。

  安格尔从木篓里取出一张画像,在镜姬的示意下,慢慢打开。

  画像里是一个短发男子,身着奇怪的金属甲衣,一脸淡漠的站在半空之中。背景则是一个充满机械奇幻元素的城市。

  “这是堂皇位面机械港的戍守者37号,铜锈卫士。”镜姬道:“冷峻型的,可惜只是个半魂魔偶。”

  安格尔继续打开下一张画像,依旧是个英俊男人,镜姬一脸花痴的道:“这是飓风高塔的持杖人,声音又好听,长得又好看,可惜喜欢的是男人。”

  下一副图,还是个男人,镜姬继续点评:“疏密位面的白金执能使,可惜已经名草有主。”

  安格尔对后面的图,完全不报期待了,面色冷漠的继续打开。

  一个红发男子。

  镜姬:“这是天空机械城的博古拉,可惜是个变态。”

  还是一个红发男子。

  镜姬:“这是古曼王国的修伊斯,啧啧,长得倒是挺俊,可惜脾气太暴躁了。”

  修伊斯?安格尔仔细打量着画像中的男子,逆风的红发与飘荡的黑金色披风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听说过修伊斯?”镜姬疑惑道。

  安格尔点点头:“我见过他,似乎为了一张通缉令,到了我的家乡……旧土大陆。”

  “通缉令啊?估计是为了去抓污血影刺的,那个小妮子偷了古曼国的国宝——血色王权,前段时间闹的还挺大的。”镜姬随意道。

  安格尔对修伊斯毫无观感,只是曾经摩罗说过,此人脾气南域出名的暴躁。和镜姬点评倒是差不多。

  继续下一张图,安格尔连看都不想看,只是镜姬在催促他,只能敷衍的往后翻。

  “这是黑夜之王穆迪科,可惜性格太阴鸷了。”

  “这个是极端教派远东征服会的执法者,可惜现在已经死了。”

  “这个是圣光行走者甘多夫年轻时的样子,可惜他不好好保养,现在已经老了。”

  一张张图,画的都是英俊的男人,不过纵然长得再好,镜姬对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但是”。

  安格尔在里面甚至发现了桑德斯的画像,镜姬虽然脸带羞涩,也依旧说了一个但是:“桑德斯的确符合我心中的一切幻想,可惜就是太冷漠了。”

  等看完所有画像后,镜姬总结道:“虽然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缺点,但这些缺点也成就了他们。譬如,博古拉虽然很变态,但他不变态的话也就普通长相。穆迪科虽然阴鸷,但也造就了他忧郁之美。”

  镜姬总结了一番后,对安格尔笑意盈盈道:“怎么样,能不能把这些人全融入到幻境中?”

  安格尔脸现悲苦,这些人全都是活了千百年的大人物,他如果肆意用到幻境镜姬意淫,要是被本人发现,他就惨了。

  安格尔此刻恨不得捶胸落泪,他真是活腻了才会问出“能不能用真人”这种傻话。

  “大人,人太多的话,会有审美疲劳的。要不,就构建导师一人吧,我对导师的形象比较熟悉,构建出来应该也比较真实。其他人都是从画像中看到的,眼见才能为实嘛。呵呵。”安格尔现在对“卖师求荣”完全不在乎了,以安格尔的了解,桑德斯知道这事估计也就冷笑置之,而其他人,他就完全不可猜测了。

  “审美疲劳?那是什么鬼玩意儿?老娘要的是宴会魅影给我的感觉,当然是要群美环伺,众星拱月才好啊!”镜姬脸现不耐:“就这么说定了,这些人你全给老娘搞进幻境里,如果不真实就重新做,直到我满意为止!”

  “可我只看过他们的画像,画像表达不出什么东西啊……”安格尔苦涩道。

  “你这是在质疑波丽萨的画功吗?”镜姬挑眉。

  波丽萨是谁安格尔都不知道,但这种事他绝不能承认,赶紧摆手摇头。

  镜姬却在这时突然顿了一下:“也对,波丽萨还在凡人学校学习油画,连续考了十年都没有毕业,没有抓住精髓也很正常。”

  袖子中,安格尔的拳头猛地捏紧:他以为镜姬只是花痴,没想到性格还这么恶劣!他好想哭!

  虽然心中委屈不已,但表面上安格尔还是带着期待的表情:“那是不是……”可以不画这些大人物了?

  镜姬思索了片刻:“唉,那我检验时候稍微放宽一点吧,允许你进行人设重定,真实是必须的,最好能像那座浮空岛一样,能勾起我更多情绪。还有,质感必须和苍穹之旅一样,否则我拒收。”

  安格尔在心中默默流泪。说来说去,还是要全部构建啊。

  “就这么说定了,你搞好就给我送来。”镜姬说完这句话,就开始下逐客令了。

  镜姬不容拒绝的态度,安格尔根本不敢有微词,只能自我安慰,就当是练习幻术了,他课题都想好了,就叫《如何让幻象人物充满情感》……但这个课题有毛用啊!

  安格尔拿上装满画像的木篓,面色悲苦的被镜姬传送了出去。

  还好,镜姬算是有心,直接将他传送到了镜中世界,免去了乘坐传送阵的费用……

  以上,便是安格尔在这一个小时中,受到的冲击。

  回家的路上,安格尔的神情都是恍惚的,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肉欲”与“质感”,这两者能平衡吗?

  “或许可以求助万能的全息平板……”安格尔弱弱的想着,但他心中还是没底,这种东西地球文化应该不会有吧?不过,安格尔可能并不知道,其实肉欲和质感,其实就是色情和情色的区别。在地球的文艺圈中,早就被各种大佬玩弄出了新高度。搞文学的文人,不写点大白胸脯好像就不是文人一样,就连某个地球知名文学奖的作品,如果不是因为获了奖,简直就是文人尚且如此,导演拍摄的文艺片,更是把肉欲与质感玩弄到了一个境界,男女不抱成八卦形,还没有美感。

  安格尔唉声叹气的回了家。

  墙壁上的挂钟,显示此刻时间是上午十时,离飞艇起飞还有四个多小时。安格尔打算暂时把镜姬给的烦恼抛开不管,等从暮色深井回来再考虑,反正镜姬也没给时间限制。

  今天正好空闲,安格尔决定不吃干粮了,去外面吃点东西。

  出门开荤,自然不能少了托比。安格尔来到阁楼,准备叫托比一起出去,但阁楼里空荡荡的,并没有托比的身影,音乐盒也不见了。

  安格尔皱眉,又去见那未知的伙伴了?早上他离开时还叮嘱过托比,让他今天不要出门,怎么又走了?

  看来,与托比谈心势在必行了,至少他要确认那个伙伴到底是何居心。

  既然托比不在,安格尔也只能单独前往。

  安格尔去的地方是芭蝶酒吧,那里的蜜乳烤肉的确很好吃,他现在身怀巨款,也不在意那一点点的消费了。

  吃过饭,安格尔回家时已经接近正午,但托比依旧没有回来。

  安格尔叹了口气,来到院子里,静思冥想。

  微风伴着槲寄生的香气,萦绕在畔,安格尔冥想了约莫一个小时,才听到远处山林中传来熟悉的扑棱声。

  安格尔睁开眼,往河畔另一头的树林方向望去。

  只见一道淡绿色的身影划破天空,速度极快的朝着安格尔的小院子滑翔而来。

  等到托比停在槲寄生树枝上时,安格尔才发现,它身上的衣服又换了一套他完全没见过的枝蔓装。绿色的柔软枝蔓被人用巧手编织成衣裙,草叶衔环上还有丝丝绒绒的流苏晃动。

  安格尔没有质问托比去处,而是催促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赶紧去带几件衣服,我们要走了,要不然就赶不及了。”

  托比原本还有些忐忑,听到安格尔话中没有责备之意,又回复了活泼的性子,飞快的钻进阁楼里寻找要换的衣服。

  一刻钟后,安格尔带着托比来到普罗米炼金店。

  因为牛奶男爵的名声太“显赫”,为了不被认出,所以安格尔将托比塞到内衬的胸包处,从外面看,只留下一个小脑袋瓜,好奇的在左看右看。

  “安格尔,这边这边!”远远的,安格尔就看到戴维向他招手。

  听到戴维的叫喊,普罗米也从店内走了出来,笑着向他颔首。

  “不好意思,来晚了。”安格尔向普罗米露出些许歉意,后者却是不在意的摆手。

  普罗米:“走吧,时间赶得及。”

  飞艇所在的港口,就在风车镇。

  安格尔先前来的时候没有注意,风车镇的另一头有一个巨大的空洞,连接着镜面所在的深坑。飞艇就停在这个空洞边上。

  空洞一头就是崖壁,飞艇要出去的话,直接从深坑中垂直升空。

  时隔大半年,安格尔首次离开了地下世界。安格尔靠在甲板的凭栏上,吹着风看着熟悉的高原,以及熟悉的地缝,当初他们就是在这里,跟着尼斯跳入天堑深坑,初次接触到真正的巫师界。

  明明只有几个月时间,安格尔看着依旧荒芜的帕米吉高原,竟然有恍若隔世的错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