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59节 魅香大剧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歌剧《盛宴舞魅》,就是魅香大剧院的保留剧目。安格尔虽然已经知道内容大概很和谐,但他还是打算去看一场。镜姬一直怂恿他来看,估计有几分打趣心思,但应该也有一部分真实的想法。安格尔捂嘴咳嗽一下:“那就……带着学习的精神去看看吧。”

  愉快的做出决定后,安格尔借着一旁的箱子,直接从墙面翻了过去。

  刚一落地,就看到远处一群群的人往魅香大剧院的正门涌去。安格尔略微整理了下衣服上的褶皱,便也随着人流走了过去。

  安格尔打扮是很典型的绅士穿着,从衣襟到衣袖,从指甲到眉头,都打理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看上去就像是有教养的传统贵族小少爷。

  这幅打扮在灰头土脸的普通人中,显得鹤立鸡群。若是在其他地方,民众为了不惹麻烦,估计见到安格尔就会退到一边。但这里是哪儿?烟魔国的都城!大名鼎鼎的夜魔城!无论是民风剽悍的低细亚人,亦或者各国逃来的罪犯,都让夜魔城的道德风俗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安格尔走在人堆中,民众不避让也就罢了,还有很多眼珠子打着转的人,不停的往安格尔身周凑。

  就从他落地的墙面,到魅香大剧院短短百米的距离。安格尔就赶走了好几拨想要偷摸的混混,而且这些混混倒也癞头,偷摸被发现了,对安格尔露出抱歉的笑容,一路道歉着后退。

  然后安格尔用精神力触手观察到,混混退走后,表情苦哈哈的与站在一颗大树后面的年轻女子道话。而且连续几波混混上前被安格尔赶走后,都到了这个女子边上报话。

  毋庸置疑,这个女子估计就是混混头目。

  夜魔城的女人也不可小觑啊!安格尔还在疑惑怎么来偷钱的都是男的,原来女的都在幕后运筹帷幄啊。

  魅香大剧院的门口聚集满了人,烟压压的人头挡住了安格尔的视线,就在安格尔打算伸出精神力触手观察打探什么事时,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这位小少爷,你是想看明晚的盛宴舞魅吗?”

  “明晚有盛宴舞魅?”安格尔转过头一看,发现过来与他搭的人竟然就是先前那个混混头目。

  刚才用精神力触手看的还不甚清晰,近看之下,别说,这个混混头目长的还挺标致。

  橘色的小波浪卷发,小巧的巴掌脸,柔情似水的棕瞳,再加上火辣的胸衣热裤,绝对是一个性感尤物。

  安格尔第一眼看到此女,脑海里浮现的是乔恩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若非安格尔早有观察,完全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尤物会是贼首。

  “对啊,看样子小少爷不是夜魔城的人啊?”尤物笑的勾人:“盛宴舞魅是魅香大剧院的保留剧目,每年只公演两次,就在年中和年尾的时候。你看这里这么多人,其实都是来排队买票的。”

  安格尔点点头,这倒是和每年的暮色大拍很一致,说不定就是按照暮色大拍来安排上剧时间的,因为安格尔明显感觉到,围着的人堆里有很多人身上散发着淡淡魔力波动。

  安格尔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小少爷是想看盛宴舞魅吗?”尤物伸出手指,带着隐喻的绕着圈,就想往安格尔的胸前碰。

  安格尔眉头一皱,他感觉到胸口处托比身上散发出一股凶戾之意,如果任这女人触碰,估计下场就是她从此当个残废。

  安格尔闪身躲开了尤物的手,不着痕迹的道:“是有意向看看。”

  尤物的眼睛一眯:“这出剧一个人看可不得劲,不如由我来陪着你,保证让你看这出剧,变的更精彩。”

  安格尔脸上装作无辜:“你是谁?为什么要陪我看?”

  “我就是看小少爷长得俊,想和你亲近亲近。”尤物抛了个媚眼:“对了,我叫阿娜达,是城防队长的女儿,所以不用担心我骗你唷”

  安格尔没有说话,他才不信对方的鬼话,估计这混混头目不止是想骗他,还想偷他。

  “小少爷是一个人来夜魔城的吗?不如我来当地保,陪你见识一下我夜魔城的美丽风光。”见安格尔没有说话,阿娜达再次伸出纤纤细手,想要挽住安格尔的左臂。

  与此同时,安格尔清楚的用精神力触手感知到,在他的背后,一个混混正悄无声息的凑上来,目光一直盯着他右边腰间挂着的钱袋。

  “原来是分工作案,声东击西啊。”安格尔暗忖一声,为什么他从来到夜魔城后,就遇到那么多对他钱袋打主意的人呢。不好好工作就罢了,夜魔城的人都喜欢搞小偷小摸吗?

  就在那个混混要靠近时,安格尔伸出无形的魔力之手,拉住他的脚腕,只听“哎呀”一声叫唤,混混就被绊倒在地。

  安格尔“惊”的转头看去,同时想趁机甩开阿娜达的手。

  但让他意外的是,阿娜达的手腕力量极大,一时竟然甩不开。

  阿娜达这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手下摔得狗吃屎的狼狈模样,她暗地里咬咬牙,怒瞪了那人一眼。

  安格尔被阿娜达的力道惊了一下,然后眼神蓦然一亮,笑意盈盈的对阿娜达道:“当地保什么的就不用了,只是我想买点东西,你的力气似乎挺大的,不如来当我的搬运工?”

  阿娜达的表情一愣,她听到了什么?一个大男人逛街让一个女人来当搬运工?

  “你是疯了……”阿娜达正想讽刺一句,却见安格尔从钱袋中掏出两个金币:“当然,我是会付酬的。”

  阿娜达看到那两个金光闪闪的钱币,眼睛瞬间散发出精光,立刻忙不迭的点头,改口道:“没问题,交给我吧!不就提东西嘛!我告诉你,我在夜魔城可是有大力女子阿娜达的外号!”

  “提东西倒是不用,租辆推车跟着我就是了。”安格尔点点头,然后指着不远处的树,笑眯眯的道:“那你先去那棵树后面等我吧。”

  阿娜达看着那棵树,脸色一变。她先前就一直藏在那棵树后面。

  “不……不用了吧,我就在旁边陪着小少爷。”阿娜达言语有些犹豫,她记得这人是从墙后面翻过来的,一路她都监视着,应该没有看到她才对。应该只是偶然,除非他背后长了眼睛。

  安格尔继续笑着道:“也好,我陪你待着吧,让你手下帮我买票吧。”

  说罢,安格尔拿出两个金币,丢给刚才摔的鼻血直流的小混混。在那个小混混呆滞的眼神中,安格尔示意阿娜达往前走。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呢……”阿娜达吞咽了下口水。

  “你这个混混头目当的不合格呢,我都摊牌了,难道你不该是要和我喊打喊杀,然后我教训你们一顿,你们才乖乖听话吗?没有按照剧情套路走,真是让我有点扫兴呢。”安格尔说罢,看着那个还在发愣的小混混,摇头叹气。

  “你再不排队,等会买不到票,我可是会生气的。”说罢,安格尔直接使用魔力之手将混混拎了起来,一把甩到了烟压压的人群前方。

  安格尔特意避开了有魔力波动的超凡者,而是让混混落在一个稍微空暇的位置。

  但安格尔使用魔力之手的波动依旧引起了诸多超凡者的注意,不过意外的是,这些超凡者都没有对安格尔抱有恶意,而是用“心照不宣”的眼神,猥琐的对他笑笑。其间还有一个中年女学徒,对着安格尔抛了个媚眼,传音道:“小哥,明晚不如我们坐在一起,好好研讨一下剧情?”

  安格尔还没有学习传声术,所以只能略微尴尬对着那女学徒摆摆手,然后不无意外的收获一个大白眼。

  “你……你是巫师大人吗?”阿娜达看到安格尔明明没有动作,自己的手下就飞了出去,心中思绪飞快转动,同时一脸震惊的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随意点点头,转身道:“走吧,等你手下买了票,我就会去买东西,到时候可就麻烦你了。”

  安格尔以为阿娜达知道他身份后,会稍微收敛一些,然而他错了……阿娜达的确收敛了卖弄风骚的一面,但她开始不停的在他耳边说着:“大人,我可以成为巫师吗?”、“大人,成为巫师的条件是什么?”、“大人,如果我帮你暖床,你能当我导师吗?”

  到了最后,安格尔不得不道:“闭嘴,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杀了你。”

  阿娜达闭嘴,一脸无辜的看着安格尔。

  从买到《盛宴舞魅》门票,到重新进入暮色深井,阿娜达就算眼睛惊讶的瞪得滚圆,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安格尔总算是稍微清静了一点。

  不过在安格尔注意到,阿娜达虽然没有说话,却是一脸欣喜,认真的记住进入暮色深井后的每一个细节。可惜,这种记忆会在离开时被清洗掉。

  有了劳力,安格尔开始带着阿娜达四处征战。

  安格尔按照自己的需求,先从基础材料开始购买。回声花、魔铃兰、淡月舒华,望月蝎背的茺花、丝熊蝶的鳞粉……这些有的是安格尔必要的,有的则是他见到功效后,脑海中灵光一闪购买的。

  只进了一家店铺,安格尔就购买了一小车的基础材料。

  约莫小半天后,安格尔购买的材料已经装满了小推车,奇形怪状的材料很多,有植物也有矿物,还有装在瓶瓶罐罐里的东西。阿娜达一直在推车拉车,此时见车子已满,以为安格尔会到此为止。

  下一秒阿娜达就惊愕了。只见安格尔掏出一个奇怪的胶囊,轻轻一开口,无数的材料就全部被吸了进去。

  “好了,我们继续!”安格尔意气风发道。

  阿娜达却是满头疑惑:这是空间神器吗?你有这种神器干嘛不一开始就用?

  安格尔购买的东西都是有计划的购买,从制作音乐盒、到制作武器、再到制作能量稳定器、空间装备的辅材等等……安格尔每一家都是看到了相关材料就买。

  一开始还有炼金店的店员揣测安格尔购买材料是做什么的,但后来发现他什么材料都买,也就歇了这心思。

  等到吃午饭的时候,安格尔已经装满了5个一次性空间软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