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60节 惠比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由于买到了很多有用且便宜的炼金材料,安格尔心情十分明朗。所以在午饭的时候,也不介意回答了几个阿娜达的疑问。其中最核心的问题,便是成为巫师的前提,安格尔直接道:“想要成为巫师,你首先要有天赋。”

  所谓天赋,安格尔自己也说的不清晰,只是说精神力数值超过10就有机会成为天赋者,否则一切免谈。

  “那我有天赋吗?”阿娜达忙不迭的问。

  安格尔摇摇头。见状,阿娜达脸上一阵绝望。

  “我不知道,我的等阶很低,无法直接看人的精神数值。随身也没带测试精神数值的道具,所以恕我无能为力。”

  原来安格尔摇头是这个意思,阿娜达的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

  两人一时无话,在安格尔即将吃完饭时,阿娜达又问出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她灵光一闪突然脱口而出的,却也是让她此后庆幸不已的问题:“那没有天赋的话,就不能成为天赋者吗?”

  其他巫师学徒大概会点头草草应付,但安格尔静室中的凛夜药剂,他一直珍藏着打算给哥哥服用,而且魇界中那座神秘的墙,也能增加精神力。所以安格尔有些误解,觉得增加精神力的方法还挺多的,所以对于这个问题他并没有敷衍:“那倒也不是,如果你运气好,找到能增加精神力数值的方法,让精神力数值超过10,便能成为天赋者。譬如凛夜药剂,就能直接增加两点精神力上限。”

  阿娜达将安格尔所说的话牢牢记在了心底,甚至为了怕忘记,还特意蘸着饭桌上的油料,在衣服上写了“凛夜药剂”四个字。

  安格尔见状,并没有阻拦她。

  下午,安格尔继续带着阿娜达去购物。

  制作幻境音乐盒、能量稳定器需要的材料,安格尔已经购买齐全。唯有空间道具的辅材,他还缺了三样,分别是白色疏密石的石心、位面暗蚀碎片、位面滋生碎片。

  根据安格尔看过的《材料多合》、《炼金材料图鉴》的介绍,这三样材料都不太稀缺。

  白色疏密石是真空位面随处可见的材料,就和巫师界的野外的野草野花一样,密密麻麻遍布真空位面,俯首可拾。

  位面暗蚀碎片和位面混乱碎片,其实就是位面夹道或者位面通道中,带有暗属性与混沌属性的材料,这两种材料不仅在位面夹道中大量附着存在,也可以由巫师主动拿出两种属性材料放到位面夹道中培育。所以虽然价格稍贵一些,但也属于常见的材料。

  但偏偏这三种材料,安格尔逛遍了目之所及,都没有找到。

  直到日落西山,安格尔忖度着:“或许要去普罗米口中,那些藏的很隐秘的炼金店看看,才能找到。”

  既然暂时买不到这些材料,暮色大拍又即将开始。思及此,安格尔决定今天暂时歇息,等与普罗米商议过后再行计较。

  今天一整天逛下来,安格尔买了很多材料,带出来的10个空间软囊,只剩下最后1个。安格尔担心不够用,最后1个决定暂时先留着,至于推车上的材料,先放到普罗米租赁的别墅中,等离开暮色深井时再来整理。

  于是,安格尔让阿娜达推着推车,自己在前面带路。

  阿娜达不负“大力女子”的称号,一天下来,虽然精神疲惫,但精力却还很旺盛,推着重达百斤的推车也毫不费力。

  当安格尔抵达小院时,普罗米立刻发现了他,从一边的门房里走出来,瞅了一眼阿娜达,确认是个凡人便不再关注,“安格尔,看来你今天收获很大嘛,一次性空间软囊都装不下了?”

  “用了9个,只剩下1个了,我担心不够用,只能让她帮我推回来。”

  安格尔想着向普罗米询问那三种材料的下落,便对阿娜达吩咐道:“这盆花你帮我放到我房间,二楼的绿色门把手就是。其余的东西,就放到地下货舱先堆着。”

  安格尔说的花,是一种特殊魔植,需要每隔几个小时用精神力抚慰,所以安格尔需要单独将他放在自己房间。

  趁着阿娜达搬运货物的时候,安格尔走到普罗米身边,与他问起制作空间道具的三种材料的下落。

  “这三种材料啊,你是想自己炼制一次性空间软囊?”普罗米惊疑的看了眼安格尔,这三种材料就是一次性空间软囊的辅材,不过如果没有晶壁微生物作主材,就需要空间系的巫师帮助才能炼制……

  安格尔笑了笑,没有回答。空间道具颇为珍惜,而且炼制也很困难,安格尔在没有炼制出来前,并不打算多说。

  普罗米心中虽有猜疑,但也没有隐瞒:“这三种材料的确很常见,但你想要买到却不容易。因为这些材料所面向的客户群是正式巫师,出售正式巫师使用材料的炼金店,都藏得很隐秘,价格估计比你想象中要贵一些。”

  只要不贵太多,安格尔还是能接受的。

  安格尔点点头:“那就多谢了。”

  接着,两人又随意聊了聊,就在聊兴正酣时,突然从二楼传来一阵尖叫:“你们放开阿娜达,有什么事冲我来就行,为什么还要对付阿娜达!”

  “惠比顿?你怎么会在这?!”这是阿娜达错愕的声音。

  普罗米与安格尔互觑一眼,普罗米轻笑道:“原本还想用术法让那小子开口,没想到你随便找的劳力,竟然和那小子认识。真是缘分啊。”

  安格尔也没想到,阿娜达会与影仆青年熟识。不过回想起阿娜达“混混头目”的身份,和这个影仆小偷从职业上来讲,倒也相得益彰,两人熟识也算情理之中。

  “走,过去看看热闹。”

  经戴维的讲述才知道,原来影仆青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破除了幻境,竟然偷偷摸摸的准备溜走,连戴维都没注意到,隔壁房间的人已经不见了。直到阿娜达上楼给安格尔放花的时候,那个影仆青年认出了阿娜达,才惊呼出声,惊动了戴维。

  安格尔听完全过程,不禁摇摇头。果然,身体停止生长影响了心智啊,好不容易逃脱,难道不该隐蔽一些么?就算见到了朋友,低声对谈也可以啊,这么一尖叫,不仅暴露出了自己的位置,还连与阿娜达的关系也一同暴露出来。

  智商堪忧啊……这种影仆,真的适合做巫师的仆役吗?安格尔回想起古德管家,风度翩翩,一举一动都带着优雅的风范,这才是巫仆的典型。

  安格尔上楼后,见到影仆青年顶着一张小正太的脸,可怜兮兮的向阿娜达控诉着自己被人囚禁的痛苦,叽叽喳喳了半天。

  安格尔笑了笑,不动声息的在二楼走廊上布置了个幻境,调换了楼梯出口与窗口的位置。然后才好整以暇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他们的对话,有用的信息不多,不过那影仆青年的身份却是确定了。

  其名惠比顿,他的身份也不是一开始猜想的小偷,而是黑魔国权力滔天的特比丘公爵之子。

  至于一个公爵之子,如何沦落到小偷小摸的,惠比顿却是没有说。而是对阿娜达哭诉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譬如被关在密室中他有多紧张、颠倒幻境有多可怕、他的脚颤抖的都站不住了……然后可怜兮兮的抱紧阿娜达,小脸埋在阿娜达的胸脯前蹭来蹭去。

  “还是个小色鬼。”安格尔摇头。

  只要知道他的身份,其他的东西可以慢慢查,愉快的聊天索性到此为止。普罗米上前拉开阿娜达,然后对着一脸愤怒的惠比顿道:“敢逃跑,看来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

  一边说着,普罗米伸手要逮住惠比顿。惠比顿尖叫一声,用出虚妄之体,刹那间消失在普罗米面前,紧接着惠比顿隐身就想往楼下跑。

  但为时已晚,他看到的楼梯口不过是幻境,猛冲的结果就是鼻粱撞的通红,两眼蚊香,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见状,安格尔轻笑一声。阿娜达却是一脸担忧的冲到惠比顿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大人,惠比顿只是个小孩子,求求你们放过他好吗?”阿娜达带着祈求之色,望向安格尔。在这三人中,阿娜达只对安格尔比较熟悉,所以她能求的人,也只有安格尔。

  “孩子?难道你不知道他都成年了吗?”戴维提到这,就有暴走的。

  “我知道,他和我是同一年出生的。小时候我们的关系很好,但他自从7岁觉醒能力后,就被特比丘公爵常年关在家里,平时很少见人。其心性完全就是小孩子,所以请大人们不要为难他了,他真的很可怜。”阿娜达道。

  “为难?要不是他偷到我们身上,我们才懒得为难他!”戴维咋呼道:“敢侵犯巫师的尊严,没弄死他都算我们仁慈了!”

  安格尔很想吐槽戴维:巫师的尊严?你什么时候成为巫师了……但回头一想,这个时候正是给戴维建立威严的时候,还是不要说话好了。

  听到惠比顿之所以被巫师大人逮住的原因竟然是偷钱被抓,阿娜达的脸上闪过尴尬之色。

  “其实……惠比顿偷窃的手段,是我教他的。你们要抓……就抓我这始作俑者吧,放了惠比顿吧。”可以看出,阿娜达说出这番话,其实是心中的天秤也在不停摇摆。

  “抓你就算了,你来说说惠比顿的事吧。如果说的详细,我们会考虑放过他。”安格尔原先想着,惠比顿作为一个小偷,跟着普罗米当仆人也是个好去处。但如果他家里还有亲人,安格尔的心思就有点转变了。

  不过在此之前,安格尔还是要征求普罗米的同意,所以在说出这番话前,他看了眼普罗米。

  后者却是淡淡微笑,示意安格尔自己处理。虽然普罗米认为惠比顿还是挺有价值的,但如果与讨好安格尔相比,惠比顿的价值就不堪一提了。。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