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75节 解决之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rtsv6r他人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声,但芙萝拉表  的震惊,却所有人都看到了。

那种震惊表,带着一丝恐惧以及不可置信的震撼。能让一个正式巫师露出这种表  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原本还带着悠闲心  看戏的众巫师们,心中仿佛突然多了一块沉甸甸的秤砣。

  桑德斯说完后,没有理会其他任何人的招呼,跑到了白雾的边缘,继续先前的动作,丢玻璃片然后以其为坐标在旁边蕴结魔力。

  其他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芙萝拉知道……桑德斯打算斩断这片魇境。

  毋庸置疑,这方魇境的继承者将会是安格尔。

  但安格尔目前的状况,能够撑过去吗?就算撑过去了,以他现在的造诣可以接受一方魇境吗?

这些都是难以预测结果的问题,以巫师的习  ,这种结果难料的事,一般都是作最坏结果来处理。而目前最坏的结果,就是那个大魔物降临魇境,最后突破壁障来到巫师界兴风作浪。

这种结果的处理方案,对于其他巫师而言,绝对不会将希望放在渺小的安格尔  上,一般都会选择强行突破位面夹道离开。就算大魔物降临,死的也是其他人,我只要躲远点,管它洪水滔天。

  而且根据以往深渊位面的大魔神降临巫师界的经验,这种不安定分子到了最后,世界意志肯定会出手对大魔物进行制裁,他们只需要安分的躲个几年,等到大魔物被世界意志放逐后,他们再出现不就完事了。

这才是一个巫师最正确的选择。明哲保,以自己命为重,不将个人安危托付在其他人  换成芙萝拉遇到这样的状况,她也会做出这种选择。

但偏偏一向冷  的桑德斯却没有这么做,他选择相信安格尔能处理好这些问题,任其处理时,他还为安格尔的前程铺路,为他斩断此方魇境……且不说安格尔实力有没有达到继承魇境的地步,但安格尔如果真的成功继承了魇境,他的发展将不可限量。

  一级学徒就拥有这种大杀器,绝对是同级无敌。

  芙萝拉眼里闪过一丝羡慕,她想起莉迪雅刚才挑拨离间的话,桑德斯在对待安格尔的问题时候,的确比她当年要温和许多。

“安格尔啊,安格尔。”芙萝拉闭了闭眼,压下心中不必要的绪,现在的  况危急,还是先处理眼前的问题。

芙萝拉转过头,表  立刻恢复成冷静自律的状态,为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做起了准备。

  在安格尔的视界中,在魇界一方,那是一片样子奇特的游乐园。

  巫师界从没有出现过的游乐园。

  五彩缤纷的旋转木马,惊险刺激的高空列车,尖声高叫的海盗船,兽吼阵阵的驯兽场,彩旗琳琅的马戏团……这一系列的游乐设施,除了驯兽场和马戏团外,其他的安格尔只在地球的影片中看到过,巫师界绝对没有。

  除了游乐设施外,还有一些是巫师界没有出现过的,譬如,离安格尔视界最近的一队扑克牌卫士,这些扑克牌卫士和他第一次无意间进入魇界时,所看到的扑克牌卫士外形几乎一样,除了手中拿着的武器,与牌面花色数字不同。

  而扑克牌,也不是巫师界的产物。帕特庄园倒是流行过一阵,是由乔恩牵头的娱乐。

这些不属于巫师界的东西,汇聚在魇界里,让安格尔莫名的觉得奇怪。难道魇界还能将地球的东西进行映  ?但根据安格尔的推测,巫师界宇宙规则和地球宇宙规则有很大差别,他猜测地球其实在另一个宇宙,若是按照这种猜测,魇界莫非还能投影另一个宇宙的地球文明?

  这有点不可能。安格尔自己都不相信。

  那为何巫师界不曾出现的东西,会出现在魇界?最重要的是,偏偏这些东西,其他人或许不认识,但安格尔恰恰全部认识,不在安格尔认知范围的东西,却一个也没有,这就有点奇怪了……

  安格尔的思维又开始跑马,直到那队扑克牌卫士走到“他”面前。他才猛然想起桑德斯的警告,绝对不能再让魔物进入魇境!

  此时这一小队扑克牌卫士已经抵达“他”眼前,它们昂扬着步伐,细如火柴的四肢拿着各种武器,长枪、盾牌、细剑、斧头……这些都罢了,安格尔竟然还看到有人手中拿着枪械?!

而且这把枪虽然形状颜色有点跳脱,但安格尔发现这其实就是把左轮手枪。而安格尔随  就携带着一把左轮手枪……

  安格尔猛摇头,他的关注点又迷之分散,现在要紧的事是阻拦他们的脚步。

  桑德斯没有告诉安格尔如何关闭这条连接两界的通道,安格尔只能自己试验,他抓耳挠腮了好半天,眼看着扑克卫士就要踏进迷雾中,他一急高声吼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回去回去!”

  扑克卫士顿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什么,但下一秒又迈开步伐。

  安格尔眼睁睁的看着,这一队五张扑克牌卫士,从视界的左侧,迈到视界的右侧,跨越了两个界域,进入到了这方魇境中。

  一阵浓郁的白雾从安格尔肩胛骨的伤口处往外冒,五张扑克牌卫士就这样凭空虚踏而出,站在了安格尔面前。

  在安格尔惊悚的眼神中,梅花2、黑桃2、方片2、红桃2弯下细细的腿,跪倒在一张背面是奇异花纹的牌面前。

这张牌转过  子后,安格尔才发现这竟然是张小丑牌,也就是两张鬼牌之一。

  其他的扑克牌上面的花纹根本无法动,但这张小丑牌刻画的小丑牌面,却是在二次元世界中活灵活现的移动,就像是在看平面动画一样。

小丑的表  很生动,对着安格尔行礼作揖,似乎十分尊敬。

安格尔正以为是自己王八之气外露到让它都磕头跪拜时,却发现自己头顶传来一阵绿色的波纹,那道波纹所代表的的  绪:“去吧,为女王陛下开拓更广袤的疆土!”

  安格尔:“……”原来拜的是它头顶的绿毛猫头鹰玩偶。

  安格尔记得桑德斯说过,绿毛猫头鹰玩偶的实力已经抵达巫师级,那么这些扑克牌卫士的实力呢?安格尔使劲观察着,却毫无所觉,连一丝丝魔力波动都感觉不到,也没有上位者的威压。

  小丑牌在接收到猫头鹰玩偶的命令后,

  颠颠的对天开了一枪拿左轮手枪的就是小丑牌。

  只听“砰”的一声,所有的扑克牌卫士就冲出了白雾中,安格尔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远去,消失在视线中……

  “导师,我对不起你,这五张扑克牌卫士看上去不太厉害的样子,放出去应该没什么吧。”安格尔带着阿q心态闭上眼,继续想着该如何断开两界通道。

那个缝线女人的皇位很高,坐在游乐广场的正中央。他知道那女人一直盯着他,安格尔却不敢再与她直视,因为只要看着那女人,就会有无数的负面  绪蜂拥进安格尔的感知中。

暴虐、冷酷、残暴、疯魔、杀戮……安格尔能够想象到的所有负面绪,都在那个女人上体现。她就像个负面  绪综合体一样,承载了足以崩灭一切的负能量。

与那缝线女人所不同的是,游乐园里的魔物铺天盖地,但这些魔物除了从外观上说,都不太恐怖,反而还有点萌。而且,安格尔从这些魔物中,并没有感知到太多的负面  扑克牌卫士过后,安格尔发现又有东西靠近了“他”。

那是一队积木士兵,约莫只有一手高,红皮制服白帽子,表呆呆的很可虽然看上去危险  不高,但天知道会是什么级别的魔物,他脑筋转的飞快,思考着怎么阻拦他们。

  返本溯源,他当初是怎么搞出这乱糟糟的一摊?

  因为死亡的威胁,因为一些愿望没达成的不甘,他决定构建出一个幻境。

  他记得镜姬曾经说过,他布置的幻境有点特殊,将魇界的那种“时间凝固”的感觉都模拟出来了。

  基于此,他想构建出一个能震慑住正式巫师的幻境,然后趁着其他人震撼的时候,带着托比逃离拍卖会。

  至于如何震慑?安格尔选择在幻境中弄一个强大到连巫师都惧怕的角色,安格尔一开始打算构建桑德斯,但后来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放弃了。但除了桑德斯外,安格尔也不知道该构建谁,结果适时的,他脑海里浮现出缝线女人的影像。

  他想起桑德斯说过,这个缝线女人可能超越传奇级,安格尔思忖如果能构建出她的那种感觉,哪怕只是一丝气势,应该就能唬住暮光。

  于是,他就开始构建幻境。一开始构建的时候也还好,到了后面,他回想着魇界带给他的感觉,回想着缝线女人带给他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对那女人的印象越发清晰。

  甚至清晰到……灵魂体背部的伤痕,反馈到上,开始发痒发烫。

  那种麻痒感,似乎在预警着什么。他当时有一瞬间的宕机,要不要继续下去?但回头一想,不构建幻境他必死,构建了幻境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所以他没有停止,任由那股麻痒感钻入心扉,开出了一朵连谁也无法预料、就连桑德斯都感觉无力的死亡之花。

  正本清源后,安格尔开始思索着,能不能从根源上,直接破坏幻境的节点,结束这个幻境,来关闭两边的通道?

  不管行不行,安格尔还是打算试一试。

虽然安格尔以内脏为节点,但破坏节点并不需要破坏内脏,节点只是个虚幻的东西,其实就是一种魔力的表现方式。哪怕不需要破坏内脏,但他想要破坏节点,依旧会对自  内脏造成伤害。

  既然要做,安格尔决定直接破除了核心的幻术节点,位于心脏的一个节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