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78节 不具名的英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卑劣的啊。”芙萝拉见到这些人的种种丑态,带着明显的讽刺意味嗤笑一声。

莉迪雅挑眉:“好奇怪的狐狸,竟然能够映照出内心最  暗的吗?倒是和深渊魔神不祥恶戏的能力很相似嘛。”

不祥恶戏,深渊位面的大魔神,又称恶魔神。天生就能捕捉到所有恶念与并且加以  纵,是巫师最不想面对的深渊魔神之一。

  纵下,眼看着在场之人动作越来越出格,暮光的脸色越来越黑,这些可都是暮色的潜在客户,不能让他们在这里继续丢脸。这不仅事关暮色的里子,也事关客户的面子!

  咬了咬牙,暮光嘴里嘟囔着一些念法奇怪的单词,紧接着一道淡蓝色的幽光从她额头中钻了出来。

  当这道幽光普照整个靡丽大厅时,就连桑德斯都转过头,面带郑重之色。

  所有非巫师级的学徒,在这幽光照耀之下,全都呆滞了下来,眼皮慢慢耷拉,渐渐陷入了沉睡中。

  等到所有巫师学徒都睡着后,幽光才慢慢消失。最后化为一滴泪珠样的粉色晶体,钻入暮光的眉心。

  在场所有的巫师,在见到那粉色晶体时,眼底都闪过一丝贪婪与觊觎。

  “芙拉尔的长眠之链。”芙萝拉看着那个消失在暮光额头的粉色晶体,缓缓道出了它的名字。

  “可惜了,长眠之链已经损坏于历史长河中,没了长眠之链,现在或许应该叫芙拉尔的泪水。”莉迪雅补充道。

  “纵然没有了长眠之链,它也是神秘级的宝物。”暮光收起了芙拉尔的泪水,淡淡道。

  “整个黑魔国巫师界,除了野蛮洞窟外,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件神秘道具了吧。”库伯感慨道。

  “今天之前或许是这样,但今天之后不一定了。”暮光语带暗示道。

  “此话何解?”库伯问道。

  暮光正待解释时,莉迪雅突然道:“别说题外话了,那两只古怪的狐狸与青蛙不见了?你们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去向了吗?”

  众人回头看去,果然那两只动物已经消失在了大厅中。他们先前被芙拉尔的泪水给吸引住了,却没有注意到另一边的动静。

“是不是和前面那些怪物一样,都隐  了?”有人道。

“应该是吧,那些蜻蜓与小丑卡牌都隐  了,现在都不知道在做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对这个答案表示赞同时,一道略微迟疑的声音道:“不是,我刚才一直注意着它们它们朝着墙壁的方向过去了,墙壁仿似对他们没有阻挡效果般,它俩直接穿墙离开了。”

穿墙离开?不是隐  ?难道这里有离开的办法?

  “它们是从哪里离开的?”桑德斯突然道。

  刚才说话的巫师指了一个方向:“喏,就是那边。”

  桑德斯立刻走了过去,默默的静置在那里,伸出手触摸着墙壁,并且向外散发着魔力波动。半晌后,桑德斯的眼睛猛地睁开:“果然是在这!”

  “桑德斯大人,您找到离开的出口了?”有巫师询问。

  “我说的不是出口,而是空间的薄弱点。”桑德斯摇摇头:“那些魔物只要超过巫师级,就能直接从魇境离开。它们天生能捕捉到魇境的空间薄弱点,若是无法成事,你们可以试着从这里撕开空间点,强行进入位面夹道离开。”

  强行进入位面夹道?这对巫师而言,算是面对无法匹敌的对手时最后的手段了。因为,没有稳定的通道,强行进入位面夹道很有可能迷失在空间走廊中,永远找不到离开的出口,亦有可能被空间之力撕成碎片。

  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莉迪雅皱眉:“需要强行撕裂空间薄弱点,进入位面夹道?”莉迪雅说完后,还特意瞟了一眼暮光,意思不言而喻: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

暮光的脸色一直是黑的,被莉迪雅这么不温不火的眼神瞟过,更是  沉到仿佛能滴出水。

  桑德斯点点头,那狐狸与青蛙已经到了巫师级,下一个出来的是什么级别,谁也不清楚,未雨绸缪是必须的。

  “如果不想死的话,记住这个空间点。”

  就在众巫师对桑德斯的警告而变得人人自危时,一道恐怖的气息从白雾中延伸出来。

  在这道气息之下,所有的巫师全都不敢动弹,就连桑德斯的脸色都陡然一变。

  “这股气息到底是什么怪物!”有人震惊。

  “暮光,都怪你!要不是你执意要杀桑德斯大人的弟子,我们怎么可能惹出这般祸事!”有人歇斯底里。

  “好恐怖,比先前更加恐怖!就像是”有人讶异。

  “就像是面对世界意志般,根本无法动弹!”有人明晰。

  大意志的气息,也不过如此。这股气息,比起天地之威也不遑多让!

  这股气息蕴结在每个人的心中,最后化为了一道雷霆怒喝:“莎娃,你在做什么!”

  是谁在说话?莎娃又是谁?巫师们面面相觑。

  桑德斯则皱起眉,这是道男声,不是女声。所以刚才的气息,不是那位脸上缝线的女王?

  “这绝对是传奇级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南域不是已经没有传奇了吗?!”

  众人议论纷纷,莉迪雅却是看了眼白发老巫师库伯,低声询问:“在场之中你的经历最为丰富,这真的是传奇级的存在?”

  库伯思考片刻,摇摇头。

  “我猜想,不止传奇级,或许是超越传奇级,甚至达到深渊位面绝世大魔神同级别的某种存在”

  超越传奇级!!

  库伯的话,立刻引起现场的一阵喧哗。他们处于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怎么可能会有超越传奇的怪物存在?

原本他们还是在看戏,但现在所有人都开始担忧自  安全。

随着那道气息的消失,不一会儿,又有一道声音传出来:“奥莉大人,这次是我  作失误了!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愿意继续留在这肮脏的世界中,为女王探路!不用担心我,我会坚强的!”

这道声音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言语中充满着悔恨,在悔恨中还带着一丝倔强。感  十分充沛,就像是在污浊的泥淖中,冉冉升起的一朵白莲花,让人忍不住去怜悯叹息。

  “这又是谁在说话?”众人疑惑,这道声音却是没有丝毫的威压。

  桑德斯、芙萝拉:“”

  其他人不知道是谁,他们俩人却是听出来,这不就是安格尔的声音!

  芙萝拉向桑德斯传音道:“安格尔在说什么?怎么感觉跟演舞台剧似的,说话一波三叠,浮夸的不得了。”

  桑德斯也是满脸疑惑:这么浮夸,带着戏剧张力的话,真的是出自他的那个沉默是金的小徒弟?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时,弥散在整个靡丽大厅中的白雾竟然突然消失了!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白雾以极快的速度消弭与无,就像是打开排水塞的浴缸中的水,带着强烈的气旋,一股脑的涌进了安格尔的肩胛骨伤口处,然后彻底的消失。

适时,安格尔还作着抹泪挥别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是要和一个老友深道别。事实上,他真的是在道别,不过阔别对象是绿毛猫头鹰玩偶,以及那片诡异的游乐园  安格尔的哭戏演到时,发现奥莉怎么突然没声了,一抬眼发现周围的白雾竟然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全都呆愣的看着他。

  安格尔脸颊一红,他刚才唱念俱佳的哭戏,这些人该不会都看到了吧?

  安格尔心中一阵哭丧,白雾怎么突然消失了呢?他的脸面往哪放啊!他的形象啊!

  “安格尔?”最后由芙萝拉打破了沉寂,她面带犹豫的喊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安格尔干咳一声,收回招手的动作,整个人站的笔直,脸上表  也从哭戏改为严肃冷漠正经:“没什么,刚才有某种魔物附于我体,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现在好了,呵呵。”

  盖弥彰的指了指背后。

  “是吗?呵呵。”芙萝拉难得换了种笑声,语气中充满着“不信”。

  “白雾怎么消失了?”

  “刚才的那些魔物是你弄出来的?”

  “超越传奇级的存在去哪儿了?”

经过一阵沉默后,众巫师也不拆穿安格尔的拙劣表演,而是询问起其他更重要的事  安格尔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吱呜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时,暮光突然  影一闪,出现在安格尔面前,带着一丝正式巫师的威压,对安格尔严词喝斥道:“搞了这么大一出动作,你就不给在场诸人解释一下吗?”

在巫师级的压迫下,安格尔的小腿肚开始发抖。看着暮光那  暗的眼神,因为魇界这一茬而忽略掉的先前记忆全部回溯。

  “你要我解释什么?”在巫师威压下,安格尔的声音能保持镇静,已然很了不起。

  “解释什么?这里是哪里?那些怪物是怎么回事,你是想害死我们吗?”暮光的眼底闪过一道魔力波动。

  真言术,不知不觉的就布置了出来。

  安格尔眼神一阵恍惚,正要开口时,却被桑德斯一声“吒”,将安格尔猛地喝醒。

紧接着桑德斯来到了暮光面前,面无表  的对暮光道:“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搞小动作。”

说完后,在暮光一脸惊惧的表下,桑德斯转头对其他人道:“不该你们知道的,你们最好什么也别问。今  之事,就当是一场戏,看过就罢。”

  “戏?!我们护卫队死了三个人,这是戏?”暮光顶着压力道。

  死了三个人?安格尔瞟了瞟,发现不远处的地面,的确躺了三个死尸。

“又不是我杀的,你别推到我上。”安格尔啐了一声,他刚才拯救了世界好吗!他可是不具名的英雄!而且死的这几个人,他见都没见过,关他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