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79节 天价赔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那些怪物到底从何而来,你敢说不是你召唤出来的?”暮光严词喝厉的质问安格尔  安格尔犹豫半天,也不知从何说起,尤其事关魇界,他也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个时候,却是桑德斯道:“我说过,不该你们知道的,你们最好别问。”

  暮光对桑德斯十分的畏惧,只能强行压下心中的不满:“那这些死去的人,谁给暮色交代?”

  “反正不是我杀的,谁杀的你去找谁。”安格尔说完后,躲到桑德斯背后,脑袋左右探看,想看看托比在哪。

  “这些人的死,的确不是你亲自动手。但事情起因是你,死亡也是因你,所以你必须给个交代。”暮光的这句话,稍微软了许多,言语的火炮也歇息了些,因此桑德斯也不再多言。这事说起来,其实的确是安格尔的错,太过冲动,破坏了暮色拍卖场的秩序。

  破坏秩序,就是破坏一种延绵下来,被历史默认的循规蹈矩方式。任何巫师,对于秩序与规矩都看的很重,所以桑德斯才沉默了下来。

  幻魔岛有幻魔岛的秩序,拍卖会也有拍卖会的秩序。任何捣乱秩序的人,都该受罚,这无论在哪个拍卖会上,都是绝对的铁规。

  “我连这些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让我给你什么交代?”安格尔却觉得自己很无辜,明明他拯救了所有人,却必须要成为无名英雄。

  “你叫安格尔对吧,这个问题我来帮她回答吧,暮光可不好意思说。”这时,着一身火红琳琅巫师袍的莉迪雅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停在安格尔面前。

  “多谢红莲大人。”安格尔虽然头一次见到莉迪雅真容,但拍卖会上她与芙萝拉互怼了无数次,所以安格尔对她的声音却很熟悉。

  “以我之见,这三个人死因,其实都是自找的。”莉迪雅的第一句话,就让暮光以及整个暮色护卫队怒火中烧。

  “怎么?你觉得他们三人死的不明不白?哼,我们虽然没有参战,但眼睛可没有瞎,辨明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莉迪雅一边说,一边向桑德斯抛媚眼。然而她的所有功夫,全都白费,桑德斯连抬眼看她的意思都没有。

  莉迪雅暗骂一句“臭男人”,继续面色不变的道:“这个人是怎么死的?被那小丑卡牌的枪械杀死的。但如果你们不主动攻击卡牌,它们会动手吗?自己想想。”

  “再来,这两个人是怎么死的?死因更可笑!因为主动攻击那群茶杯乐队,被自己的攻击反弹而死,但茶杯乐队从头至尾可没有动过手。”

  说到茶杯乐队,莉迪雅指向不远处。

  或许因为连接两界的隧道关闭,茶杯乐队与积木士兵都特别蔫,茶杯不再弹琴,积木士兵也颓丧的坐在地面,看上去又悲怆又可怜。

  莉迪雅:“所以,你觉得与小帅哥有关系。我们看官可不同意,起因或许是小帅哥,但他们的死因却绝对是自找的!”

  莉迪雅的话,得到了一票巫师的点头。他们先前也因为帮着打蜻蜓与卡牌,受了点小伤。后来仔细想想,那些怪物根本没有和他们战斗的欲望,全是暮光主动挑起战斗,对面才被动防御。

  所以,他们的死真的是自找的。

  桑德斯这时也回味了过来,他先前在白雾里,还不知道这几人怎么死的。以为是在冲突中被杀害,原来是自找的啊……

  “若是这样,那便与我学生无关。”桑德斯直接定下结论,完全不给暮光反驳的机会。

  暮光深吸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挣扎:“好,好好!”

  “就当这些人死因与他无关,那他破坏拍卖会的秩序,这个该怎么算?浪费了在场巫师的时间,又该怎么算?”

  暮光决定拉住在场巫师,但莉迪雅头一个跳出来反驳:“你说他破坏拍卖秩序,这个我们无话可说。但浪费我的时间,我倒不觉得,我挺乐意看这出戏的,两个大帅哥很养眼的唷。”

  莉迪雅完全忘记先前她是如何支持暮光杀死安格尔的决定,女人变起脸来,那可是一等一的快。

  经莉迪雅的提醒,其他巫师也纷纷表态。

  “反正我们也没有受伤,这场戏也挺有意思的。我不会计较这几分钟的时间。”白发老巫师库伯笑呵呵的向安格尔点头致意。

  其他的巫师,看在桑德斯的面上,也都表示不计较。

  这下子,暮光更是脸色不虞,拳头捏的紧紧地,但怒气丝毫不敢外泄。这些巫师都是不弱于她的存在,更是暮色的长期客户,她根本不敢得罪。更何况,桑德斯还站在那个混蛋小子的身前,就像一堵墙挡住了所有的风雨。

  “扰乱拍卖场秩序之事,我会让他给你们一个交代的。”桑德斯淡淡道。

  “什么交代!”

  “按照你们拍卖会的规定,赔偿你们的损失。”

  “十万魔晶,此事我就当算了。”暮光沉默了片刻,开出了一个天价。

  “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安格尔惊闻此天价,骇的从桑德斯背后伸出脑袋,气鼓鼓的道。

  桑德斯直接将安格尔的脑袋推了回去,面无表情的道:“好,半个月内,我会让他将魔晶送来。此事到此为止,其他的问题休得再提。”

  安格尔两眼含泪:“……”我哪里去搞十万啊?!

  安格尔低声呐呐道:“可是,我不是拯救了……”南域巫师界吗?

  桑德斯漠然的看了眼安格尔:“这事,等会再找你谈。”

  这边问题暂了,莉迪雅走到芙萝拉面前,打趣道:“看吧,区别对待多明显。”

  芙萝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莉迪雅突然道:“咦,你背后的骷髅现在倒是精神了许多。”

  芙萝拉转头看了眼,小红果然精神许多,正将眼眶内的幽火眯成月牙状,笑眯眯的看着桑德斯背后的安格尔。发现安格尔看过来时,小红不知从何处掏了朵蔷薇,伸出白骨之手,颤巍巍的递了过去。

  “小红!”安格尔也开心的向它打招呼,跑到芙萝拉身边,接过殷红如血的蔷薇。

  接过蔷薇后,安格尔随意插在胸兜前,然后马不停蹄的跑到一侧,他已经看到了戴维与普罗米,昏倒在一旁的壁角。

  安格尔跑过去后,很快就发现了托比的身影,托比被戴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

  安格尔接过托比后,发现它的体温还没有散失,贯穿伤也已经有愈合的迹象,显然普罗米已经对托比进行了初期治疗。

  但托比的伤势太重,安格尔担心会有闪失,忙不迭的跑到桑德斯身边,请求治愈。

  桑德斯带着慨叹:“我原本没有打算救你,但没想到你竟然作出如此胆大包天的行为,这一次算你狠,我为你挡一次风险。但没有下一次了,以后你做任何事,都要想清楚后果!”

  桑德斯留下狠厉的批评后,也不再多说,接过托比释放了一道巫师级的治愈术。

  在桑德斯的治疗下,托比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等到心跳稳定,体征平稳后,桑德斯才将托比递还给安格尔。

  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托比却还处于昏迷状态。

  安格尔稍微松了口气,昏迷好啊,他正担心托比还冲动!昏迷了倒是好办。

  “通道已经封闭了?”桑德斯看了眼安格尔还在流血的肩胛骨的伤口。

  “不辱使命。”安格尔笑呵呵道:“不仅通道关了,我还将那个巫师级的猫头鹰玩偶也忽悠回去了。”

  说到这,安格尔突然道:“对了,福克斯与弗洛格呢?”

  在桑德斯的疑惑目光中,安格尔解释道:“就是那只弹竖琴的红狐狸,她叫福克斯。另外一只绿皮青蛙,他是弗洛格。”

  “你倒是清楚的很嘛。”桑德斯讽刺一句。

  “为了打入它们内部,套出关闭通道的方法,自然要了解它们的内部结构。”安格尔想起先前的演戏被众人看到了,他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它们消失了。”桑德斯顿了顿:“这些消失的魔物,恐怕已经离开魇境,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离开了魇境?那这些东西呢?”安格尔指着一边的茶杯乐队和积木士兵。

  随着安格尔手指过去,茶杯乐队适时的发出一声哭嚎:

  “女王,你在哪儿——”仿佛稚童的声音,从茶杯中传出。

  经过一番折腾,茶杯乐队最后无论是暮光,亦或者其他巫师。所有的力量对它们都不起作用,而且还会反弹。至于积木士兵,也免疫所有的能量攻击,而且它们还会把受攻击的能量聚合在武器上,谁要对付它,它就释放武器中的能量。

  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时,桑德斯做出最终决定:“这些魔物,你们不用管,我来处理。”

  其实众巫师对于茶杯与士兵都很感兴趣,想着带一只回去研究。但既然桑德斯开口说要处理这些魔物,他们也只能遗憾的放弃。

  “桑德斯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离开这里?还有危险吗?”白发老巫师库伯恭敬的询问道。

  “没有危险了,马上就会离开。”

  接着,桑德斯向安格尔传音道:“魇境由你而起,也必须由你承担,要不然我们不能离开。”

  “承担魇境是什么意思?”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