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1节 重启拍卖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裹挟暮色内场的白雾,突然的弥漫到整个内场。外场的大屏幕,也看不清楚内场的情况,只有一片茫茫白雾。

  褐发怒冲的苍颜老头,在白雾出现的时刻,立刻从顶层消失,出现在了内场中。

  若是桑德斯在此,必然能够认出他的身份。“苍狮”戴德威亚,暮色拍卖会的最高领导者。曾经也是野蛮洞窟的巫师,后来因为卡在了一级巫师与二级巫师之间,大壁障难以突破,便离开了野蛮洞窟,回到了原本的家族中繁衍子嗣。

  瞭岸雄狮,就是他的家族。也是把持暮色深井的背后家族之一。

  虽然戴德威亚目前依旧没有进阶二级巫师,但他却是实打实的,踏上真知之路的巫师。放到整个南域巫师界,也是享誉赫赫威名的巨擘。

  因为最后那件拍品,整个暮色深井的所有巫师,全部倾巢出动。而戴德威亚则是今日坐镇暮色大拍的最终保证,这样的配置想来应该无事。

  但没想到拍卖会进行到最后阶段,那件拍品即将粉墨登场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一开始,当一只奇怪的海鸟钻出人群时,戴德威亚并没有太过看重。后来,一个初级巫师学徒冲了出来,他也不曾在意。但没想到,就这一鸟一人,也不知道用出了什么术法,竟然搞出了大片白雾,笼罩住整个内场。

  这些弥漫到整个内场的奇怪白雾,竟然可以屏蔽他的所有窥探术法。这下子,戴德威亚坐不住了,直接吩咐护卫队“敌袭”,便独自冲到了前线。

  他深信,肯定是有敌对势力知道了那件物品的存在,想要来抢夺。那鸟那人那雾都是障眼法,真正的敌人已然潜入了拍卖场,想要趁机抢夺那件物品。

  但当戴德威亚冲进内场时,却整个人都迷惘了。

  “人……都去哪儿了?”

  白雾不仅能屏蔽所有的窥探,当戴德威亚近距离接触白雾时,就连肉眼能见度都降至最低。

  戴德威亚对暮色内场的设施十分熟悉,就算不用肉眼看,也没有任何问题。他以极快速度找到拍卖台,然后呼喊暮光的名字。

  没有人答应。

  呼喊护卫队,也没有人回应。

  戴德威亚这时心底开始焦躁,一个飞跃,跳到了三层金卡包厢所在的位置,他循着记忆中的路线,踏进其中一个包厢。

  “幻魔阁下?”戴德威亚连续叫了好几声,依旧无人应。

  连桑德斯都不见了?这下子,戴德威亚开始心急了。

  这时,其他几名巫师也进入了内场中,与戴德威亚在大厅汇合。

  “戴德威亚大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有人询问。

  “不知道,但肯定是敌袭。”戴德威亚十分笃定:“就连幻魔阁下,都消失了。”

  “会不会是幻术?我记得那个一级学徒,最后似乎用自己的内脏布置幻术?”这是另一个巫师提出的猜测。

  立刻就有人反驳:“绝对不是幻术,如果是幻术我们能自由出入?我刚才不仅进来了,也出去过,绝对没有幻术的制约。”

  “那是这些白雾搞得鬼?”

  有人掏出纳气专用的魔纳瓶,开始收集白雾。且不说如今状况是不是白雾搞得鬼,光是白雾能屏蔽术法窥探,就值得收集拿回去研究。

  “奇了怪了,这些白雾是真实存在的吗?为什么魔纳瓶收进去,什么都没有?”

  “我这个附着了吸纳术的收集瓶也不行,难道这些白雾其实是虚妄的?”

  “虚妄的能够迷了肉眼?”

  众巫师纷纷议论时,戴德威亚的脸色越来越沉:“有空议论这些,还不如抓紧时间寻找线索。吩咐所有人,从一层开始,每一个角落都给我仔仔细细的搜查。”

  “还有,外场的人也一个不能放走!”

  就在戴德威亚气急时,他突然感觉眼前飞过一道七彩的光点。

  “咦,你们看到什么了吗?发光的彩色生物?”

  因为白雾中,所有的术法窥探,包括精神触手都失效了。其他人倒是没有注意到。

  但,没过几秒钟,一个巫师突然惊呼:“刚才我看到一个小丑,穿墙出去了!”

  “小丑?你是说哪种小丑?”

  对于巫师而言,提到小丑第一个自然想到的是深渊的绝世大魔神,皇冠小丑。

  但很显然,皇冠小丑不会出现在这里。他麾下的小丑军团,也不可能出现在南域。

  “就是马戏团的那种小丑,不过有点奇怪的是,它虽然在动,但像是个平面。”

  巫师们找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所谓的小丑。就在他们以为这是“幻觉”时,一道难听的咏叹调从雾中传出。

  “连莎娃都夸奖我的歌喉,只有披着霞光的老女人,呱,不懂得欣赏!”

  “还有白胡子老头,呱,火红琳琅的丑女人!”

  “呱呱呱,唯有莎娃!是我的知音,呱!”

  霞光女人,白胡子老头,火红琳琅女人?这道难题的咏叹调中描述的人物,似乎有点像……暮光?库伯还有莉迪雅?

  在一阵琴音与咏叹的配合中,一只青蛙歌者与狐狸琴师,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刚想有所动作,就见两只奇怪的动物,一个吟出绿色波纹,一个奏出红色波纹,红绿波纹荡入心中后,诡秘的躁动感从心升起。好不容易压下去,结果那俩只奇怪的动物又消失了。

  “我觉得,这或许真的是幻境?”有人道:“你们别忘了,桑德斯大人也在其中,或许这是他布置的幻境。”

  “如果是他布置的幻境,倒是说得通。”

  就在他们争论不休时,白雾突然消失不见。

  白雾没有从任何管道消失,而是直接变淡,当着众人面,从浑浊变成清淡。

  当白雾彻底不见时,内场再次恢复成了人满为患的状态,暮光站在拍卖台,每一个座位都有人坐着,包厢中的贵宾也出现了……

  先前的白雾,与消失的人群,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以戴德威亚为首的巫师众,站在大厅中央,反而显得格格不入。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若非一个巫师学徒惊呼出声,话里的“回来了”明白的表示出他们先前曾经离开,戴德威亚还真以为他刚才看到的白雾是一场梦。

  “暮光,刚才是怎么回事,刚才你不是在与那个捣乱者……”戴德威亚看向先前一人一鸟“陨落”的墙角,那里有血有裂纹,但偏偏没有人。

  “怎么会突然不见了?”戴德威亚顿了顿:“是不是受袭了?是夜魔城的那群反叛者吗?”

  暮光摇摇头,示意其他巫师先退开,然后一边用传音将先前的事告诉戴德威亚,一边吩咐护卫队的队长安排死亡者的后事,并且重新整顿场上的秩序。

  随着暮光的解释,戴德威亚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他深深的盯了眼19号包厢,然后对暮光道:“先把拍卖继续,其他的等结束再说。”

  戴德威亚说完后,身形慢慢变淡,消失无踪。

  暮光看着现场的秩序慢慢回到正常,这一次的奇妙魇境之旅,虽然死了三人,但都是他们这一边的人。买方倒是安安全全,除了个别巫师学徒受了点轻伤外,但也无甚大碍。

  至少暮色的声誉,就算因此受损,但没有死人,也不会太大。

  暮光微微叹了口气,眼神瞟过19号包厢,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恨意,然后走到拍卖台:“刚才,诸位经历了一场奇妙的历险,想来也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体验。”

  “每一份体验,都会化为最宝贵的经验,让这条求知之路越发平坦。”

  暮光难得收起淡定表情,在台上夸夸其谈,说了一堆废话,中心内容就是希望诸位不要在意刚才的事。

  众巫师先前在魇境中就已谈妥,自然也笑呵呵的表态“不在意”。

  “那么,现在我们继续开始拍卖,第172件,也是今天拍卖会的倒数第二件拍品:格蕾娅的芭比餐厅服务员!底价1万魔晶,每次加价不超过5000魔晶!”

  无眼男被重新抓入了铁笼之中,表情平静。虽然没有眼睛,但他的头一直朝着19号包厢的方向,托比就在那里。

  19号包厢。

  原本只有桑德斯一人,但此时却多了两个人。嗯……准确说,多了两人一鸟。

  桑德斯坐在光影之间,眼神静静的看着另一张沙发上,平躺着的昏迷少年。

  “他承担魇境时你都不放心?反正要么永远沉迷,要么醒过来,再担心也无用。”说话的是芙萝拉,赤裸着小巧玉足,漂浮在半空中。

  芙萝拉话里带着一丝争宠的意味。

  芙萝拉:“这件衣服,好像是导师的,安格尔是在刻意模仿导师吗?”

  桑德斯:“我给他的。”

  芙萝拉委屈道:“你对安格尔这么好,都没送过我衣服。”

  桑德斯懒得回这种没有营养的话。

  芙萝拉瘪瘪嘴,继续阴戳戳的说着安格尔的坏话:“安格尔都把导师的衣服弄坏了,可见他对导师有多么不尊重。”

  桑德斯依旧没有回话,而是收回眼神看向拍卖场。

  无眼男已经开始拍卖,目前的价格飙至10万魔晶,可见一个美食巫师的魅力有多强大。哪怕只是个学徒,但热衷口腹之欲的巫师可不见得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