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2节 怨念布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19号出价15万魔晶!”

  “177号出价18万魔晶!”

  “19号出价19万魔晶!”

  价格持续攀升中,芙萝拉飘在桑德斯背后,轻声嘀咕:“导师,一个美食学徒罢了,何必花钱买呢?有空的话,我们直接去童话镇找一个呗。”

  芙萝拉所谓的“找”,就是见着顺眼的,敲晕打包带走,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桑德斯没有正面回应芙萝拉的话,而是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反问道:“你觉得,格蕾娅真的死了吗?”

  “327号出价20万魔晶!”

  桑德斯瞄了一眼继续加了1万魔晶,此时无眼男的价格已经飙至21万。

  芙萝拉迟疑道:“格蕾娅应该死了吧?魇界的时间几乎是完全静止的如果她能出来,早就出来了。除非,她从另外的出口离开了,且无人知晓但这个几率太小了。”

  “再说,就算她真的离开了魇界,不去联系自己的手下,也该联系糖果屋啊。”芙萝拉撇撇嘴:“反正,我觉得她应该死了。”

  “那就当她死了吧。”桑德斯没有作太多评价,似乎他刚才问出的问题毫无含义般。

  芙萝拉眯着眼:“听导师的口气,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内幕不成?”

桑德斯沉默半晌后,才道:“糖果屋的人,虽然看上去都个  跳脱、自由不羁,但他们的凝聚力其实比我们想象中强。这样一个凝聚力强大的巫师组织,对于格蕾娅出事,他们却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其手下,被各方捕捉贩卖,也没有人出面营救,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芙萝拉歪着头:“导师的意思是格蕾娅其实没有死?”

  桑德斯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但我听说了一个轶闻。”

  “什么轶闻?”

  桑德斯眼神晦暗:“菲丽希娅前段时间去了光耀界,后来带着一位头发编织成弯月,胡子镶嵌太阳纹饰的老头,一同前往了堂皇位面。”

  头发编织成弯月,胡子镶嵌太阳纹饰。芙萝拉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道影子来。

  “光耀界是吗?”芙萝拉轻声念道:“的确有点蹊跷啊。”

  光耀界是巫师界的附属位面。

所谓附属位面,它是位面融合成功后的一种表现,脱离了自由位面的所有特,一切规则与质交由融合方表达,但它本  却是独立在大世界外的。

  举个例子,就像是近海岛屿与大陆之间的关系。哪怕岛屿看上去孤悬海外,与大陆没有接壤,但若是从大陆架来看,岛屿其实只是大陆架的衍生,终归还是一体的,只是表现形式是独立的。

  而在这里,光耀界就是近海岛屿,大陆架则是巫师界。

  南域巫师界有很多这种大大小小的附属位面,因为巫师与凡人的巨大隔阂,绝大多数的巫师组织都建立在附属位面内,避免与凡人接轨。在这些附属位面中,光耀界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附属位面的广阔,超乎想象。有的附属位面,甚至面积超过繁大陆。而光耀界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在如此广阔的附属位面中,整个光耀界却只有一家巫师组织,这在其他附属位面中,是很少见的。

  而这个单独霸占一个附属位面的巫师组织,则是冠星教堂。

  预言系巫师的圣地。

芙萝拉脑海里浮现的那道  影,也是一位出名的预言系巫师:观星的普拉达。

  桑德斯之所以只描述外貌,没有说出他的真名,却是因为预言系巫师对于所有直呼其名的人都有感应。

  就像是深渊魔神一样,真名是他们的媒介,谈论其真名,可以让他的思绪穿越万千位面感应到你。

  桑德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故而没有说出其名。

  “菲丽希娅请了一位预言系大巫师,却没有去寒特世界寻找格蕾娅,而是去了寒特世界的隔壁堂皇位面。这其中有些耐人寻味啊。”或许女人天生对八卦敏感,芙萝拉嘴上说着奇怪,脑海里其实已经脑补了好几出戏码。

或许,格蕾娅还真的没有死。但是“但是,这就是导师要拍下他的原因?卖格蕾娅一个人  吗?”芙萝拉指着拍卖台上的无眼男。

  桑德斯摇摇头:“并不是。只是很久没有吃过美食巫师做的饭菜了,嘴馋了。”

  芙萝拉“哼哧”了一声:“你觉得我会信吗?”

  桑德斯难得微笑:“

  信不信随你。”

  最终,桑德斯还是没有拍下无眼男。

  当暮光一锤定音,宣布成交后。一道带着缱绻缠绵的声音,传遍整个内场:“桑德斯大人,今晚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如何?就让笼子里的那家伙下厨。”

  桑德斯没有回应。

  “人家拍下他,就是想让他为我们做饭。”顿了顿,“反正,人家拍下和你拍下都差不多嘛,反正人家以后也是”你的人。

  她的话音还没说完,就听到芙萝拉反驳道:“什么叫差不多,莉迪雅你别得寸进尺。”

拍下无眼男的正是莉迪雅,她  媚一笑:“怎么?芙萝拉今天的火气有点大,是因为吃醋了吗?”

  芙萝拉还想反唇相讥,却听到一道粗噶的男音:“红莲,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别再腻歪了。幻魔阁下不愿意和你说话,你也别自己找不自在。”

  莉迪雅脸色一黑:“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瞭岸病狮,戴德威亚啊。”

  莉迪雅话音落下,在场诸人全都露出笑意。敢直面正刚戴德威亚,还将瞭岸雄狮改为瞭岸病狮,莉迪雅果然不愧是以脾气暴烈著称的浴火红莲。

  戴德威亚冷哼一声。

  莉迪雅:“怎么?要和我干一场吗?那就来呗。”

  戴德威亚没有回应,而是对暮光道:“继续拍卖。”

  暮光点头,然后对着1号包厢道:“红莲阁下何必动怒,不如看看我们最后一件拍品,或许你会有兴趣。”

  暮光话毕,整个内场的魔能阵散发剧烈的光芒,效能全开,每一分钟的耗费魔晶都以百计。

  同一时间,十数位正式巫师,出现在台上。或悬浮,或隐匿,或懒散倚靠,或正襟危坐,将整个拍卖台围得严严实实。

  如此大阵仗,可见暮色对最后一件拍品有多看重!

  严阵以待的形式,让在座的一干巫师,也开始翘首以待。就连莉迪雅,都眯着眼停止了争辩。

  没听说今年的大拍会出多好的东西啊?但暮色如今的阵仗,怎么看上去,就像一件绝世珍宝要现世的感觉?

  其实这中间也有点蹊跷。

  戴德威亚也很无奈,就在暮色大拍开始前的节骨眼,竟然有人送拍了这件物品。他原本想内部吃下,但送拍者坚持要走竞拍。想着先拖到年尾大拍,或许有转机就算没有转机,也可以多一点对外宣传,获取更大的利益。但送拍者还是油盐不进,坚持要在年中时上拍,他也没办法,只能点头同意。

  这次桑德斯到来,其实也是戴德威亚发出紧急邀请函邀来的。

  “各位请看。”暮光挥挥手,台上出现了一个密封的玻璃柜。

一个看上去  暗晦涩的布偶娃娃,被挂在玻璃柜中。

  布偶娃娃并不大,半个手臂长短。远远看去,就像是凡人祈求天气晴好的气象娃娃,简单的圆脑袋,几根黑毛头发,

  上一个还有一根长长的布线,可以挂在任何地方。

但近看时,就会发现。这个布偶娃娃充满了  森恐怖的气息,头上几根黑毛塌下,遮不住它的眼睛。其眼睛是黑红的同心圆,紧密的挨在一起,隐隐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当布偶娃娃亮相时,所有的巫师,包括桑德斯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以为暮色压轴的拍品,会是高阶的炼金道具,亦或者其他同等价值的物品。但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件东西!

  这绝对是暮色拍卖场近十年来,最大的手笔!

  无论能不能拍到此物,几乎所有的正式巫师,心中皆冒出“不虚此行”的想法。

对于巫师学徒而言,这个布偶娃娃看上去没有太多特色,只是看上去有点恐怖唯有正式巫师,才会看到隐藏在这小小布偶中的隐秘  当布偶娃娃亮相时,对于正式巫师而言,整个内场大厅仿佛暗了下来,只有一道惊声尖笑的黑影,从布偶娃娃中窜了出来,遮挡住整个内场。然后他们看到,黑影上长出一对鲜红恐怖的眼睛,与一直保持上翘的血口。

  魔的玻璃柜,也挡不住那恍若实质的恐怖血影。

  这是巫师学徒们,所看不到的世界。

  “不会出错,这绝对是一件神秘之物!”一位巫师激动的站了起来,眼里充满着惊讶,看其神态,恨不得冲上台近距离观察。

“神秘之物?”这位巫师的激动  绪,瞬间感染了其他人。

  绝大多数的巫师学徒,对于“神秘物品”的概念还有点模糊,哪怕他们不知道“神秘”的概念,但看着这位巫师的激动样子,也清楚的了解到台上的压轴拍品,或许不是他们眼中看到的那么简单。

  “没错,正是一件从未现世过的神秘物品。”暮光面带微笑,看着一众巫师对布偶娃娃的倾叹,她才缓缓道:“其名:怨念布偶。”

  暮光只说了它的名字,其他任何简介都没有提及。

  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也不知道。卖家神神叨叨,拍品也神秘至极。对方就连上拍前的例行测试,都不准他们作,否则放弃送拍。

  一件神秘物品,一件在野的神秘物品。

  就算是放到天空机械城的拍卖会,都是压轴之物!

  他们一个小小的巫师集市例行拍卖,若是能得此物,无论是声誉亦或者人气,都会因此大振。为了不放过这件拍品,就算卖家的条件苛刻到极点,他们还是应承了下来。

  “其他废话不多说,此物品底价10万魔晶,每次加价不少过10万魔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