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4节 所谓神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巫师的目光,永远只看着前方,不会沉湎过去。

  哪怕他今天经历了一场量级悬殊的对决,有一段足以骄傲称道一辈子的经历。但他也只会将之存于记忆匣子,而不会时刻耳提面命。这对别人来说,是一段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对经历者本人而言,只是一段丰富阅历的人生经验。

  聊天的过程中,安格尔也了解到了他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譬如,那最后一件拍品。

  “没想到暮色竟然能搞到一件神秘之物作为压轴?!”安格尔光是听戴维的描述,眼中便生出了向往。

  神秘,对于巫师而言,其实可以转化为对未知的,对真理的探求。

  若是词语也分阶级的话,“神秘”这个词在巫师眼中,绝对是最上等的皇权阶级。

  在巫师界,敢将一样东西冠以“神秘”的头衔,足以证明其尊贵之处。

  尤其安格尔还是一位炼金术士,对于这种只流于传说,从未见过真面目的神秘道具,自然是心心念叨。

  “也不知道神秘物品是什么样子的,它和其他炼金物品,到底有什么差别?”安格尔眼神里充满期望。

  普罗米:“我只听说过,神秘物品的级别适用于另一套规则。可惜我未曾见过,难以作更多的解释。”

  安格尔对神秘物品,也不大了解。魇界摄录的炼金书籍中,也很少记载。

  他只知道,神秘级物品,并不是说就比其他入阶炼金道具好。很多时候,中低阶的炼金物品,就比起神秘物品好,更别说高阶、战略级别的炼金产物。

  但,神秘物品的等阶低,不代表它的价值弱。

  就像一国皇子与普通武夫,两者从个人实力上对比,武夫肯定超过皇子。但很多时候,个人实力并不代表真正的实力。光是皇子这个身份,就代表了一些武夫所无法拾得的东西。

  绝大多数神秘级物品,都是一种超越炼金等阶的存在。

  “可惜没有亲眼见到,真是太遗憾了。”安格尔遗憾道。

  戴维见状,对安格尔道:“你想看的话,可以去找你的导师啊!难道我们刚才没有说吗?最后的那个怨念布偶,其实是被桑德斯大人拍下的!以桑德斯大人对你的亲睐,想要看看的话,应该不会拒绝吧?”

  安格尔一怔:“怨念布偶是导师拍下的?”

  “对啊,花了接近七百万魔晶拍下的,这价格刷新了暮色拍卖场三百年来的最高成交价!”戴维带着感叹:“七百万魔晶啊,我这辈子估计都赚不了那么多……一件看上去就跟普通小女孩织出来的布偶,竟然就值得七百万,看那布偶的针脚,说不定缝线的水平还没我高呢!”

  普罗米回想起那件布偶,看上去的确毫无特色,不禁点头赞同戴维的话:“那件布偶我也没看出什么奇特的地方,我没学过裁缝,但对一件织品的高低程度还是能判断的。那个布偶,的确不像是专业人士织出来的。”

  听完两人的话,安格尔倒是灵光一闪,想起一个故事来:“说起来,我在导师的书房看过一本书,是大巫师斐文达撰写的《奇异世界》。这本书说是介绍各个位面的科普文,但其实更像是一本游记,里面有一个关于神秘物品的故事,和你们的说法倒是有些相似。”

  “斐文达在一个拥有五彩幻沫的海洋位面,遇到了一种神奇的银鱼。”

  安格尔继续娓娓讲述:这种小银鱼不过巴掌大,斐文达之所以注意到这群小银鱼,是因为他无意间发现了它们的部落……没错,是部落。

  斐文达观察了数个月,发现这群小银鱼开启了原始的智慧。生活形态类似古早时期的原始人,开始群居抵挡天敌,开始修筑居住地防御守卫,开始有了基础的社会观念。

  这样一个还没有诞生出文明的原始部落,在万千位面中是很常见的。斐文达观察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这个位面。约莫百年后,他又到了这个海洋位面,无意间想起这个小银鱼部落,便再次隐身前往探看。

  百年时间,并没有让小银鱼部落进化出完整的初级文明,基本的社会结构和当初他离开时差不多。但斐文达这次却注意了一个现象,这种小银鱼在交配时期,雄鱼为了吸引雌鱼注意,会在海底用泥沙、贝壳、珊瑚、水草……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建筑交配的房间。

  这种房间被斐文达称之为:繁衍间。

  雌鱼看中了哪个繁衍间,就会去相应的繁衍间等待雄鱼来“值勤”。

  不同雄鱼建造的繁衍间,风格也不一样。有的是螺壳间,有的是泥沙房,有的是珊瑚洞……斐文达觉得有趣,便又停留了数年,观察这群小银鱼的繁衍大业。

  在第二年的时候,他注意到一条身上有黑点的银鱼,用沉船的腐木建了个小巧的繁衍间,等待雌鱼上门……然而,没有雌鱼看得上。

  第三年,黑点银鱼依旧用腐木建造繁衍间,这次他建造出来类似三角体结构的房间,连斐文达都赞赏结构稳健,再怎么“剧烈运动”,也不会倒塌……可依旧没有雌鱼上钩。

  第四年……第五年……一直到了第八年。黑点银鱼都没有吸引到雌鱼,连斐文达都有些心疼这条单身鱼了。

  小银鱼的寿命就十年,繁衍次数已经不多。

  第八年的时候,黑点银鱼建造出一个小巧的房间,就像是人类的小木屋一样,精致可爱。斐文达都啧啧称奇,若是继续这么下去,估计这一只黑点银鱼就足以撬动“初级文明”的壁垒。

  但可惜的是,这么精致的木屋,依旧没有雌鱼光顾。

  到了第九年,斐文达开始有点明白了,不是黑点银鱼建造的房间不好,而是它……长得太丑了。

  原来,雌鱼在挑选交配对象时,不仅仅要看繁衍间,还要看对象的颜值啊。斐文达为黑点银鱼默默的哀叹。

  第九年,黑点银鱼用沉船腐木,建造了一个更加繁复的建筑。不仅巧夺天工,宛若堡垒,而且还是多层次复式的城堡!

  这一次,倒是有雌鱼过来了。但雌鱼刚进“城堡”,就被黑点银鱼拿着武器杀死了。

  黑点银鱼一共吸引了39条雌鱼,全部被它杀死,血染了整个城堡。

  斐文达感慨:“这是单身久了,开始心理变态了啊……”

  没到第十年寿终正寝,黑点银鱼就死了。被银鱼部落的族长,安排守卫围攻“城堡”,最后黑点银鱼在鱼多势众中,围殴致死。

  故事到此结束了?

  并没有。

  斐文达的故事反而从此处开始。斐文达是个隐身在侧的旁观者,他虽然心疼单身鱼,但他没有干涉过这个小部落的发展。

  当黑点银鱼死后,斐文达觉得海洋位面没有什么乐趣了,准备离开时。他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那座黑点银鱼建造的“城堡”,竟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没有任何外力掺合下,竟然变成了一件神秘物品?!

  具体神秘特效是什么,斐文达没有记录在《奇异世界》一书中。

  神秘物品的珍贵,斐文达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见证了一个神秘物品的诞生!在狂喜之中,他自认为找寻到了神秘物品的诞生方法。

  于是,他挣开了旁观者的身份桎梏,开始以屠杀者的身份杀鱼,用它们血染繁衍间。

  可没有一个成个神秘物品。

  斐文达又做了好几个实验,又研究银鱼的构造,实验各种体液的数据。

  然而,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最终,银鱼部落灭绝在斐文达的手中。他也只得到了那一件城堡样式的神秘物品。

  安格尔一开始,是将这个故事当传说来看,因为斐文达为了看一条鱼修房子,居然看了十年时间,他是不怎么相信的。所以,当时看了也就算了,没有放在心上。

  但此时联想到普罗米与戴维所提的简陋布偶,倒是有一些异曲同工的地方。

  一个银鱼建造的城堡,或许在银鱼眼中很精致。但安格尔猜想,在人类眼中应该也就简陋程度吧。

  简陋的城堡,没有经任何其他手段,最后变成了“神秘物品”。

  简陋的像是小孩织出来的布偶,成了“神秘物品”怨念布偶。

  两者还真有点相似的地方。

  “听了这个故事,莫非神秘物品的诞生,是需要某种强烈感情,或者某种与念头才能诞生?”普罗米听完故事后,对神秘物品有了些许猜测。

  安格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也不清楚……但我知道,神秘物品炼金术士是可以炼制出来的,但怎么炼制我就不知道了。”

  “凡人……不对,就连凡鱼都能搞出神秘物品,果然很……神秘啊。”戴维也听得入了迷,“我现在对神秘物品更感兴趣了,说不定哪天我无意间也搞出来一件神秘物品,说不定也发大财了!”

  “三十年前,天空机械城拍卖出一件神秘道具,名为‘月色海岸的梦海螺’。听说可以无视等阶,拉所有的非生命体入梦。这鸡肋的效果,造成它最后成交价也就不到1万魔晶,所以你也别做梦了,神秘道具并不是各个都那么贵重的。”普罗米道。

  无视等阶,让非生命体入梦?安格尔思维恍然,非生命体可以做梦吗?这个神秘道具的确太鸡肋了……

  “好好练习基础吧,入阶的炼金道具卖出700万魔晶以上的也不再少数。”普罗米拍拍戴维肩膀,勉励道。

  “大师说的至少也是高阶炼金道具吧,我还听说战略级炼金道具的是无价至宝呢。我如果能到那个地步,我也不屑普通的神秘物品了啊。”戴维噘嘴道。

  三人打着哈哈,岔过了这个话题。

  安格尔突然想起白日里的那个莉迪雅,听语气似乎和导师很熟悉的样子,于是带着一丝好奇向普罗米打探道:“今天1号包厢的那个红莲大人,到底是谁啊?怎么感觉大家都很怕她?”

  “你说的是莉迪雅大人吧,她啊,其实是……”

  普罗米刚刚起了个头,就看到楼梯的拐角处钻出来一个小脑袋瓜。

  “红莲大人已经到了夜魔城了?”。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