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5节 犹豫的阿娜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红莲大人真的已经到了夜魔城了吗?”

  说话的人是惠比顿,他的小脑袋怯生生的从楼梯拐角处钻出来。

  巫师之间的聊天,一个凡人竟敢偷听。戴维皱着眉,正要开口喝斥惠比顿,却听到一阵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快的从二楼另一边往楼梯方向跑来。

  然后就见阿娜达冲了出来,惊呼一声,直接按住惠比顿的头,强迫他与她一同不停的向众人鞠躬。

  “大人,是我的错。刚刚打了个盹,结果这臭小子就不见了,打扰到了巫师大人,都怪我看管不严。要罚就罚我吧!”

  阿娜达连续鞠躬道歉,那勤快的认错态度,让戴维已经到嘴边的怒骂,都不好意思再说出口。

  “停下吧,再鞠躬下去,他的脑袋都快断了。”安格尔制止了阿娜达,指着已经昏头转向,两眼呈蚊香状的惠比顿道。

  阿娜达鞠躬的时候一直按着惠比顿,她的力气本就扬名整个夜魔城,慌忙之中,也没有控制好力道。回头一看,惠比顿果然已经晕头转向,脚下虚浮不知东南西北。他脖子后面的红色巴掌印,赫然在目。

  戴维嫌弃的“咦”了一声,“啧,真暴力。”

  阿娜达吓的赶紧收回手,但为时已晚。惠比顿顶着蚊香眼,在楼梯口打了两个转,便“哐当”一声,昏倒在地。

  “惠比顿!”阿娜达惊慌的扶起小正太,一顿手忙脚乱的检查后,现只是昏睡后,才稍微安了心。

  阿娜达两手一捞,公主抱起惠比顿,对众人再次鞠躬:“我这就带他上去,绝对不会再逃跑,请大人原谅他吧。”

  安格尔叫住了她。

  “我有个疑问,需要他帮我解答。既然他昏迷了,那么你来回答也可以。”安格尔指着一边空闲的沙,示意阿娜达入座。

  阿娜达表情犹豫,带着一丝忐忑坐了下来,坐下时顺势让惠比顿平躺在沙,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

  安格尔对阿娜达笑了笑,后者脸微微泛红,埋下头。

  “我就想知道,你们破了我的幻术,却没有离开。求的是什么呢?”

  安格尔在离开前,在二楼设置了一道简单的幻术。他回来时,就现幻术早被人破除了,但惠比顿与阿娜达竟然没有趁机离开,这让他有些好奇。

  阿娜达低声呐呐:“不是大人让我们等着的吗?”

  安格尔:“没错,我是说等我回来再说。但我的意思是,让你们乖乖的待着。既然你们破了我的幻术,显然就不乖了。一个不乖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学乖小孩等着我回来呢?显然,你们另有目的。”

  安格尔在与阿娜达对话时,普罗米与戴维自觉地靠在沙另一头,不再吭声。在他们去参加拍卖会之前,普罗米就答应过,将惠比顿交给安格尔处理,既然都答应了,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阿娜达言语有点含糊的道:“是惠比顿对大人的幻境有兴趣,自个儿在一边玩乐,我也没管他。后来不知怎的,幻境就不见了,我就把惠比顿拉回来了。”

  阿娜达的说辞,安格尔没有置评。只是沉吟片刻道:“算了,其实我对你们的故事也不感兴趣。”

  阿娜达抬起头看向安格尔,不知道安格尔为何如此说。

  “你带着惠比顿上楼睡吧,明天一早,你们自行离开吧。”安格尔挥挥手,做出这个决定。

  他原本想着,惠比顿作为一个小偷,跟着普罗米当仆人也是个好去处。但遇到了阿娜达后,安格尔得知他家里还有亲人,虽然其家族禁锢他的这个行为有点奇怪,但总体来说还是很和睦的。既然如此,安格尔也不想拆散一个美满的家庭,便决定放惠比顿回去。

  之所以先前留着惠比顿,只因为他偷了巫师的钱,碍于巫师尊严,需要敲打他们一番。

  他去拍卖会前,安格尔布置的幻术也不是很难,其实也是有让惠比顿自己离开的意思。

  在安格尔说出这番话后,阿娜达脸色却没有预期中那般重获自由的快乐,而是看着安格尔,有些欲言又止。

  “回去吧,没事不要出来打扰我们。”

  在安格尔的催促下,阿娜达才一步三回头的抱着惠比顿上了楼。

  等到她们离开后,戴维才撇撇嘴道:“哎?安格尔,你这么轻松就让她们俩离开啊?那女的就算了,但那臭小子偷了我的钱袋吔……其行为,放大了说就是不将巫师放在眼里!”

  安格尔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是放大了说……我不想扯进什么麻烦里,让他们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麻烦?有什么麻烦?”戴维不解。

  这时,普罗米叹了口气,用指背敲了敲戴维后脑勺:“你是耳背吗?没听到那小子刚才在问什么啊?”

  “问什么?不就是问红莲大人是不是到夜魔城了吗?咦……”戴维说到这,顿了顿:“不对啊,他一个凡人怎么会知道红莲大人?”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普罗米:“既然和那位大人扯上联系,这就是最大的麻烦。放他们走,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安格尔点头,他也想到了这一点,才没有刻意探究内幕,直接决定放他们离开。

  “你比安格尔还大三岁,结果还没有安格尔看的清晰。你的岁数是活到狗身上了吗?”普罗米无情的吐槽道。

  戴维嘿嘿一笑:“谁会一天到晚注意这些细节啊,我觉得你们才活的累呢!”

  “你小子胆子涨了不少啊,说说我就算了,连普罗米大师你也敢打趣。”安格尔笑话道。

  戴维嘴角翘起:“我这不是调节一下气氛嘛。”

  壁钟上的时间,已经指向凌晨三点。

  “昨天我不是说过要彻夜长谈炼金吗。不如现在就开始?我对安格尔炼制的音乐盒可是好奇的很呢。”普罗米说完后,对戴维道:“你也留下来吧。”

  戴维眼中迸出惊喜,开心的猛点头。

  “说到音乐盒,当时我就想问了,你给托比炼制的音乐盒,怎么会拿去拍卖?”戴维向安格尔问道。

  安格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笑笑不说话。

  安格尔的态度表明了一切,戴维讪讪道:“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过不得不说,你的音乐盒真的太惊艳了!我当时都看傻了!”

  就着音乐盒的话题,三人开始了这一场的炼金交流。

  一开始还是安格尔说着音乐盒的炼制理念,以及设计图纸时的想法。到了后面,则全部是普罗米在说着炼金调合的心得。

  这一说,就说到了接近清晨。

  在交流的途中,阿娜达带着昏睡中的惠比顿下了楼,在她离开时,她眼神灼灼的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心中略有迟疑,因为是凡人,她们离开这里后,会强制忘记在巫师集市的经历。

  安格尔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阿娜达看了眼惠比顿,脸上现了一丝挣扎。最后,还是摇摇头:“没什么,多谢大人能饶了惠比顿的无礼。”

  阿娜达说罢,将惠比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恭敬的代他向众人磕了一个头,这才缓缓离开。

  “这女的倒是比那臭小子明白事理。”戴维这时窜了出来,点评道。

  安格尔笑了笑:“明白事理?我要是告诉你她的身份,估计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身份?什么身份?”

  “其实,她也是扒手,而且还是个扒手头子。”

  戴维一夜未合眼,又经历了那场跌宕起伏的拍卖会,此时早已怠倦。与安格尔打了声招呼,便自去休息。

  普罗米的精神倒是不错,作为三级巫师学徒,普罗米哪怕十天半个月不休息,也没有多大妨碍。

  “你要去休息吗?”

  安格尔摇头:“昨天昏睡了好久,现在倒是不困。”

  “那我带你去炼金店看看?”

  安格尔要炼制空间道具,原本还差三味材料:白色疏密石的石心、位面暗蚀碎片、位面滋生碎片。但昨晚在拍卖会上花了大价钱买了比白色疏密石的石心更优质的黑色疏密石石心,目前就只差两样材料。

  位面暗蚀碎片与位面滋生碎片,虽然很常见,但一般来说只有面对正式巫师的炼金店铺有售,安格尔没有门路,需要普罗米带路才行。

  “那就多谢了。”

  “别客气,我昨天正好拜托一家店铺,帮我问问他们内部有没有克制亡灵的炼金武器,反正也要去问,不碍事的。”

  安格尔点点头,稍微洗漱了一番,换了一件能够遮掩面容的巫师袍,便与普罗米一同离开。

  与此同时,暮色拍卖场的一个小隔间中。

  莉迪雅翘着脚,光滑白皙的大长腿从侧边开缝中溜了出来,修长且漂亮。

  当暮色的工作人员,带着两位小姑娘进来时,看到这两条大长腿的另类风光,脸颊立刻通红,结巴的向莉迪雅道:“红红…红莲大人,我,我将人带来了。她她就是云中之6的送拍者。”

  莉迪雅看着结巴的工作人员,笑呵呵的道了句:“你还是雏吧?真可爱。今晚要来姐姐房间吗?”

  工作人员想起莉迪雅的恐怖传闻,吓的赶紧摆手摇头。

  “啐,不解风情。滚吧。”

  当工作人员离开后,莉迪雅才抬眼看着这两个有些局促不安的巫师学徒,“你们俩就是云中之6的送拍者?”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