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6节 幻境的变化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说吧。”莉迪雅一派慵懒的摇晃着大长腿。

  黛雀丝和安娜互相看了一眼,黛雀丝走上前,低声下气的说:“红莲大人,不知道你想问什么?”

  莉迪雅翻了个白眼:“这还需要问我?在拍卖会上就讲的很清楚了!”

  黛雀丝噎了一下,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云中之陆是谁制作的。”

  “你不知道?那你怎么会得到它的。”莉迪雅眼睛一眯,场上气氛出现一刹那的变化。一双无形的手,捏住黛雀丝的脖子,将她抓到半空中。紧接着,巫师级的威压开始向黛雀丝迫近。

  黛雀丝满头是汗,脸憋的通红。嘴里却结巴的说不出话。

  安娜一脸担忧,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莉迪雅冷眼一瞥,便僵立在一旁,再也无法动弹。

  就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暮光的声音传入了隔间:“红莲阁下,别忘了我们的约定。暮色之所以破例将你的话带给送拍人,不是让你来威胁的。”

  黛雀丝原本一脸无措,听到暮光的话,眼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莉迪雅见状,嗤笑一声:“你还真把暮光当成救世主了啊?我告诉你,在暮色杀死你们,或许暮光心理会不舒服,但她也绝不敢要我负责。如果我在暮色门口杀死你们,她连心理的那丝不舒服都不会有。”

  黛雀丝惊恐的听着莉迪雅的讽刺。

  “你说是不是?暮光?”莉迪雅的声音穿破空间,直达暮光所在。

  长时间的沉默,就代表了她的回答。

  莉迪雅这时道:“所以说,与其期待暮光来救你,不如老老实实的把话说出来。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说,我也没兴趣,对这么千娇百媚的小姑娘下手。”

  黛雀丝在窒息中不停点头,眼泪鼻涕横流,莉迪雅这才冷哼一声,将她甩了出去。

  “说吧,我不想听废话。”莉迪雅将云中之陆取了出来,任其悬浮在面前,眼里带着一丝着迷。

  “我真的不知道它是谁制作的,它是我从我的魔仆那里翻到的。”黛雀丝带着颤抖,将云中之陆的来历道了出来。

  她的魔仆是一只不过巴掌大小的月铃兰精灵,平日里的作用是收集花蜜,以及制作月铃兰香氛。

  前日,她去找魔仆拿月铃兰香氛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个音乐盒。她听完后十分惊艳,加上她时值壁障时期,便决定拿到暮色拍卖,换取中级白兰药剂。

  “这就是全过程了。”黛雀丝低头怯怯道。

  莉迪雅全程都用了测谎的术法,黛雀丝的确没有说谎。

  “你的魔仆没有说它的来历?”

  黛雀丝露出尴尬之色:“我购买的月铃兰精灵是最低阶的,还未开智,不能说话。但是……”

  “但是什么?”

  黛雀丝犹豫了下,还是继续说道:“但是,我拿走音乐盒时,月铃兰精灵急的哭了,一直在阻拦我,甚至想要攻击我。这是她头一次敢顶撞我,我气急之下,把她拍晕了关在笼子里。然后我就离开了……”

  因为强抢魔仆的东西,黛雀丝有些忐忑,毕竟音乐盒不可能从天而降,以前月铃兰精灵那儿可没这玩意。她生怕音乐盒背后关联了一些大人物,这两天睡得都不安心。

  “这点心理素质,一辈子也只能当个学徒。”莉迪雅看到黛雀丝面色忐忑,讽刺道:“魔仆的东西,主人本就有全权处理的权利,敢顶撞就该杀死,永绝后患。”

  一旁的安娜也是头一次听黛雀丝说起“云中之陆”的来历。眼中也闪过了然,难怪这几天黛雀丝脸上时不时露出犹豫的表情,原来是因为强抢魔仆的东西,心里不安啊……不过,魔仆都属于主人,它的东西自然也该属于主人!但这也有个预设前提,那个音乐盒要属于魔仆的才行。

  如果那个音乐盒本身是别人放在魔仆那,或者魔仆去偷的,这事情就有点严重了。

  莉迪雅说完后,淡淡道:“既然是在你魔仆那里发现的音乐盒,那么你把那魔仆带过来,我来询问它。”

  黛雀丝忙不迭的点头应是:“我等会就乘飞艇回去,晚上就带过来。”

  “坐飞艇回去?一天就能来回?”莉迪雅眯了眯眼:“你们俩是野蛮洞窟的?”

  黛雀丝和安娜互觑了一眼,点头道:“是的,我叫黛雀丝,与安娜都来自野蛮洞窟。我的导师是‘木叶花蔷’妮安.夜瑟薇;安娜的导师是……”

  “行了,如果你们导师是桑德斯那种级别,我不介意听听,其他的野鸡野狗就别说了。”莉迪雅说到这,见两女都闭了嘴,才嗤声道:“既然你们是野蛮洞窟的,也不用再回来找我了。我过几天会到野蛮洞窟去,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们的。”

  莉迪雅说完后,直接挥挥手,将黛雀丝与安娜轰了出去。

  大门一关。

  莉迪雅的表情立刻一变,嘴角带着微笑,着迷的看着漂浮在眼前的云中之陆。

  光耀的外观,独特的设计,充满奇思妙想的创意。让莉迪雅爱不释手。

  连续播放了好几次《天空之城》,莉迪雅沉迷在浮空之岛的“故事”中,好半晌才回过神。

  “这个浮空之岛的幻境真是奇妙,有一种熟悉感。”莉迪雅思索片刻,唇角微微一勾:“桑德斯,是你吗?”

  莉迪雅伸了个懒腰。

  “说起来,真是好久没有去拜访过镜姬大人了。”莉迪雅提起镜姬,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这次就顺道去看看吧。”

  另一边,安格尔与普罗米刚买了材料回来,就被人围住了。

  为首的人,安格尔并不觉得陌生,是暮色护卫队的一位成员,带着四个巫师学徒,将他们堵在了一片静谧的街区。

  “暮光大人放过了你,别以为我们就放过你!敢杀害我的挚友,就要以血偿还!”着暮色制服的男子压低声音对安格尔怒斥道。

  安格尔看了眼男子,转头对普罗米道:“稍微等几分钟。”

  在普罗米惊疑的眼神中,安格尔走了过去,一脸严肃道:“我再次重申,你们死的那几个人,关我屁事,别什么都往我头上栽赃。”

  说完后,安格尔直接看着领头的暮色护卫:“别欲盖弥彰了,暮光就在附近吧?不过她不敢直接出来杀我。所以派了你们出来?”

  安格尔十分笃定的道。

  因为那个暮色的护卫,在说“挚友死亡”时根本没有一丝悲恸,眼神冷漠的跟冰霜一样。这样一个冷情的人,会如此“仗义”的来为挚友报仇?

  安格尔才不信。肯定是暮光搞得鬼。

  那个暮色护卫冷笑一声:“你今天除了死,没有其他的路。”

  安格尔笑了笑:“除非暮光出来,否则你们杀不死我。就算暮光真出来了,大不了我拉着整个南域跟我一起陪葬。”

  安格尔的这番话,显然还在记恨昨天他“拯救了世界”,却没有人夸赞的事实。

  暮色护卫没明白安格尔话里的意思,但他也不想在浪费时间在口舌之争上,直接指挥人开打!

  安格尔见状,对着普罗米道:“你先回去,这些人我来解决。”

  话毕,安格尔周围的环境蓦然发生了变化……

  在数千米外的高空中,暮光冷冷的看着地面发生的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嘻嘻,导师还真说中了,你还真敢动手。”这时,一个赤裸着玉足的裙装少女飘了过来。

  “芙萝拉,你是要阻止我吗?”暮光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来人正是芙萝拉,只见她摆摆手:“我可不是来阻拦你的,你想怎么报复就怎么报复。我来这儿,是盯着安格尔,免得他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暮光冷笑:“一个垃圾,跳不了多久的。”

  芙萝拉对安格尔虽然有些嫉妒,但好歹也是同一脉的,见他被暮光辱骂,芙萝拉心火也烧了起来。只见芙萝拉扯出一道讽刺的笑:“是啊,一个垃圾怎么可能入得了你的眼。”

  “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如果昨天不是导师出手,你以为你会安全无虞吗?别想了,你难道忘记那个超越传奇级的威压了吗?”芙萝拉说到这,指了指地面上的安格尔:“他说的可不是什么大话,真要惹急他,陪葬的不止你我。”

  安格尔目前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幻境。

  在紧急的事态下,安格尔没有构建更复杂的幻术,而是直接以迷雾作为大背景,然后配合遮掩空间感知的能力,让他们在迷雾中打转,然后他再一个个击破。

  但当他构建出迷雾后,安格尔立刻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他发现幻术中有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譬如……安格尔的“视界”又一分为二,一边是陷入迷雾幻境中的众人,一边则是当初被桑德斯斩下的靡丽魇境。

  使出幻术的时候,为何靡丽魇境会出现?安格尔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昨天桑德斯说,魇境融合进入幻术中,会让他的幻术拥有井喷式的变化。但具体是什么变化,安格尔也没有去询问。

  如今,变化出来了,他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莎娃……莎娃……”

  在安格尔一脸懵逼的时候,一道恍若稚童的奇怪声音传进他耳中,他仔细甄别后,发现声音竟然来自于靡丽魇境。

  准确的说,来自于靡丽魇境的茶杯乐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