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90节 死亡之音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星辰指引着方向,将倦怠不堪的人带向远方。伴随着旷野天星,飞艇一路吐着浓浓黑烟朝峡谷深渊驶进。

惠比顿在与阿娜达离别时的痛哭叫嗥,似乎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小孩子的  体困住的少年灵魂,在此时化为了疲惫倦意,眼角还带着湿润,再次陷入了梦乡。

安格尔双手环  靠在门口,恍若碧波湖水的眼睛中带着一丝愁绪。触景伤怀,大概是他这一刻的心思。

  走廊的尽头突然传来吧嗒吧嗒的脚步声,然后停在安格尔不远处。

  “等回去了以后,我会加紧时间去研究消亡序曲的魔能阵附魔。”安格尔顿了顿:“大抵上,有几个难点解决了便没有太多问题了,等回去后,你记得告诉普罗米大师。”

  “我知道了。”来人长叹一声:“不过,听你的口气,就让人嫉妒的很呢。魔能阵可不像其他魔纹,那么容易记忆的。你却回答的这么轻松……唉,这就是天赋吧,羡慕不来的。”

  顿了一下,来人伸出手搭在安格尔的肩膀。

  “安格尔,我相信以你的天赋,一定会成为最伟大的炼金术士。”

安格尔一直记着这一刻,背景是无人的长廊,与落地窗外无尽的繁星,还有一双带着浓厚寄望,饱含  绪的眼睛。

  “你也是。”安格尔静静的看着那双倒影星空的眼睛,许久后才淡淡微笑着说:“戴维,与你共勉。”

  “共勉。”

  或许是这夜色太撩人,又或许是星空让人沉醉。两个少年,一个依着门栏,一个蹲坐墙角,看着落地窗外不变的永恒苍穹,聊起了成年后将很难再提及的话题梦想。

  安格尔说梦想远方,戴维说梦想成长。不过,远方与成长,都只是一个代名词。

  就像,安格尔指的远方,很远很远,远到大概巫师难以想象的距离,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甚至超越了维度。又或许,远方只是安格尔口中的一个概念。

  两个少年说的都是实话,但又因为种种原因,各自保留了一分。这一分不是私心,而是愿景,寄望更好的愿景。

或许是描述的美好未来太吸引人,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一墙之隔的地方。惠比顿不知何时从上爬了起来,也蹲坐在墙角,眼睛晶晶亮,闪烁着对巫师怪美神异的世界向往之  “安格尔,那个惠比顿……”戴维想要说些垃圾话,但此时气氛正好,话都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他可真闹腾,刚才上飞艇的时候,如果不是那小妮子一直在旁劝说,他说不定都敢打你。”

  “我觉得他可能会恨你。你带他去见古德管家,真的好吗?”

  安格尔:“恨我?为什么?就因为没有带阿娜达一起吗?”

“这就是原因啊。你知道的,小孩子的恨都太容易生灭,他觉得你不带阿娜达走,就是想分开他们,想断绝阿娜达的巫师之路,所以会很直白的恨你。”戴维回想着登艇前的一幕,不  叹息:“他也不仔细想想,你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她们?”

  “你也承认了,他只是个小孩子。年龄虽大,但思维却还很纯真。”安格尔:“小孩子嘛,不了解组成这个社会的基本规则,宽容一点就好。”

  “你倒是想的开,如果换成是我,被人又骂又打的,我才懒得帮他呢。”

  随着飞艇的前行,星辰在云雾间时隐时现。

暮色深井  背后有三大巫师家族在撑着,按照轮换制,这个月的防卫由瞭岸雄狮来完成。

  瞭岸雄狮的防卫队长沃玛森,在三年前晋级正式巫师,是瞭岸雄狮的第六个正式巫师。

  因为暮色大拍,导致巫师集市的人流量达到了一年中的高峰,沃玛森连续半个月坐镇戍卫塔,眼睛时刻盯着魔能阵镜像中的魔力反应。

  终于,大拍结束。这几天并无大事发生,除了今天暮光对桑德斯的弟子出了两次手外,魔能阵检测到的魔力反应都属于正常。

  对于暮光的出手,沃玛森是监测到了的,但他并无任何防卫动作。那个臭小子敢破坏暮色大拍的秩序,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哪怕他是桑德斯的弟子。

  而且沃玛森可不信,桑德斯会为了其弟子对暮色大动干戈。所以,对于暮光去杀那小子,他是绝对支持的。

  甚至,连安格尔的位置信息,都是沃玛森提供给暮光的。作为影之巫师,沃玛森不仅擅长暗影术法,他还移植了深渊魔蝠的鼻子,能够结合影子与信息素捕捉,做到对暮色深井的全方位的掌控。所以,安格尔的位置,沃玛森甚至不需要动用魔能阵,就能直接靠信息素捕捉到。

  在两个小时前,沃玛森在夜魔城中捕捉不到安格尔的信息素,自然知晓他已离开。

  对此,沃玛森也无所谓。一个渺小的学徒罢了,杀不杀都是股掌之中的事。

  大拍结束,沃玛森也松了口气,历时半月后首次从戍卫塔离开。在离开时,他不忘吩咐手下继续观察,他则回了自己的实验室,对自创术法进行研究。

  沃玛森的理想很大,想借着自创术法,踏入真知之路。但也不是什么自创术法都能踏入真知之路的,像安格尔修改“清洁术”,将之变为“风龙卷”。这勉强也算是自创术法,但这种术法是基于前人的理论与模型,修改而成,所以想借此进入真知之路,几率很小。

  真正的自创术法,需要有自己的理论依据。

  真知之路的巫师也就那么几个,也是有原因的。

  沃玛森刚刚回到实验室,开始撰写自己的影法理论时,通讯器就开始嗷嗷作响。

  “大人!不好了!有巨量的魔力反应,地点是暮色拍卖场!!”

  沃玛森脸色一变,猛地从实验室中飞了出去,就连铁门被他撞的稀巴烂也没有去管。

沃玛森来到戍卫塔,一看魔能阵的镜像监控,表  露出极恐之色。

  暮色拍卖场的位置,出现了一圈圈红的发黑的能量反应,沃玛森感觉一阵阵发昏,这已经是高达二级巫师巅峰程度的魔力反应!!

  有二级巫师来了暮色深井?

  “幻魔阁下难道没离开?”就算他没离开,也不该在暮色拍卖场动手啊?!

  “桑德斯大人已经在拍卖结束后就直接离开,魔能阵没有检测到他返回的信息!”手下道。

  沃玛森脸上闪过焦急:“不管了,留两个人在这里守着,其他人跟我去拍卖场!”

  星空下,一道道流光飞向那座充满金属废墟感的铁皮方塔。

  今天的月轮出奇的大,成为一个巨大发亮的背景板,沃玛森在飞向铁皮方塔时,甚至隐隐觉得自己在飞向月亮。

  铁皮方塔,空中楼梯,风中残旗。原本就带着金属废墟感的拍卖场,在月色下更添几分苍茫。

  沃玛森还没靠近,就感觉到了异常。

  明明能量反应高到吓人,为什么拍卖场静谧的仿佛空无一人般?

  就像有一层巨大的结界,将拍卖场与外界分成了两半,外界是一切正常,有灯光有人影有声浪而结界内则黑漆漆一片,静寂的彷如墓地。

  这时,在这层“无形结界”之外,已经停了十数道光影。

  沃玛森看到了瞭岸雄狮的家主:“苍狮”戴德威亚,也是暮色拍卖场的最高领导者之一。

沃玛森飞到戴德威亚  边,低声道:“家主。”

  戴德威亚也是才收到沃玛森的信息赶过来的,他看着陷入静寂的拍卖场,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怎么回事?”

  沃玛森带着些许紧张:“不久前我收到手下讯息,说拍卖场有高能反应。我前去一看,发现能量强度已经趋近魔能阵的容纳极限。”

  “二级巫师巅峰?”戴德威亚惊道。

  “是的,我询问过了。”沃玛森低下头:“最近来我们暮色深井的二级巫师,只有幻魔阁下一人。”

  戴德威亚毫不犹豫道:“不可能。我了解桑德斯大人,他如果要对我们暮色动手,绝对会通知我的。”

  戴德威亚也出自野蛮洞窟,并且同为真知之路上的巫师,和桑德斯的关系一直维系的不错。

“根据监测,幻魔阁下在两  前离开了暮色深井,便没有再回来。”沃玛森旋即道:“但如果不是幻魔阁下,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戴德威亚眼神微微一眯:“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二级巫师巅峰的能量反应,也不一定是二级巫师做的。”

戴德威亚全力爆发,也能做到。甚至炼金道具也有可能,所以想要知道内里  况,还是要亲眼看看才行。

  戴德威亚带着沃玛森,然后指挥剩下的人分为三个方向,一起进入。

  当沃玛森进入暮色拍卖场的范围后,他在外界以为的“寂静”,真的只是“以为”。实际上,暮色拍卖场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安静。

  刚刚进入一层大厅,就听到一道幽幽的音乐。

  这道乐曲,不难听。

  但怪诞至极,就像是刻意卖疯的成人童话歌舞剧,节奏快,高音多,尾音长。

  这种风格的音乐,如果放在马戏团可能不会太违和,但如果放在铁皮方塔中,却明显感觉到了怪异的不搭调。

  “到底是谁?”沃玛森还在自问时,一道人影突然挡在了戴德威亚面前。

  “家主不好了!小狮女死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