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95节 魇境之谜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第295节《魇境之谜》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t.”桑德斯走到一个书架前,摁了下侧栏的铜兽首雕像,随着“滋溜”的声响,偌大的书架被左右分开,露出其内的秘密空间。

  安格尔注意到,这个秘密空间约莫一个身位大小,其内也是个书架,不过很多都是类似研究报告与科研课题等资料。桑德斯从这个隐秘书架中取出一本薄薄的羊皮做的软书册,递给了安格尔。

  安格尔带着疑惑,看向手中书册。

  书册软塌塌的,充满皮革的冰凉沁滑感。安格尔注意到,书册用的似乎不是统一的羊皮纸,而是数张材质不同的羊皮纸强行订在一起。

桑德斯.伊古洛、芙萝拉  安格尔惊讶的看到,作者一栏不仅有桑德斯,还有芙萝拉?可是,芙萝拉不是血之巫师吗?

  在桑德斯的授意下,安格尔翻开了《魇境之谜》的目录:《魇境研究报告科目一》、《魇境研究报告科目二》、《魇境与幻术结合后的表现》、《魇幻对敌应用》、《魇境魔物生存手册》……

  略微翻了一番,安格尔便发现这本书,其实就是有关魇境的不同研究课题合订而成。其中90是桑德斯的研究课题,唯有两页《魇境研究补录》是芙萝拉所著。

  安格尔仔细翻看了几篇,立刻被其中的内容吸引住了。书中所写,正是安格尔这些天心心念叨的内容。如何将魇境物尽其用,如何与幻术结合,甚至魇境的魔物操纵心得都有详细的描写。

  桑德斯道:“这本书你可以拿回去临摹一份。”

  “多谢导师!”安格尔兴奋道。

  “也不用谢我,原本这本合订簿册,打算等你到达正式巫师后才会给你,但没想到你竟然刚刚一级学徒就继承了一方魇境。”桑德斯感慨道:“虽然获得了一方魇境,却得罪了一票正式巫师。你这运道,也不知道该说是好是坏。”

  对此,安格尔却是低下头没有接答。

  “这本《魇境之谜》,是我与芙萝拉共同参与编撰的,是绝对的孤本,你务必要认真对待。”说到这,桑德斯话锋一转:“这本书的价值难以估量,所以也不是白给你的,你若是想要看,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安格尔点点头,等价交换是巫师的基本默认原则。虽然桑德斯是他导师,免费灌输他成长的养料是合理的,但一般来说都仅限于基础知识。巫师的任何特异性知识,想要获取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像树灵庭有巫师授课,每一种知识都要花费不菲的魔晶才能学习。

  “我要的条件是……你的一个承诺。”说到承诺时,桑德斯的表情陡然郑重,安格尔也随之脸色一严。

  “你需要承诺,五十年内必须补充一篇魇境相关课题进入此书。”顿了顿,桑德斯又道:“我也会持续将自己对魇境的新发现与新课题补充进此书中,到时候你若是还想借阅,也必须相应补充一篇相关课题。”

  “芙萝拉曾经借阅了一次,所以其内也有她的研究课题。同时,我也将她的署名补充到了作者栏中。你也一样,只要你有任何一篇魇境课题能通过我的审核,我也会将你的署名记载进书册。”

  “你可愿意答应?”

  听到条件是一篇魇境相关课题,而且时限有五十年,安格尔几乎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天知道五十年后会发生什么变化,现在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实力。

  为了郑重起见,他们在大意志的见证下,用真名签订了契约。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将这本《魇境之谜》完善出来。”桑德斯感叹,这非一人之力能完成的,所以他才会要求安格尔缴纳课题。以安格尔的天赋,以及其对于学术的严谨态度,只要不陨落,绝对可以为完善此书做出极大贡献。

  “你且去吧,这些天我会前往暮色深井处理拍卖会之事,你呢,这几天稍微避下风头,最好乖乖待在家想办法还债,别到处乱跑,否则被暮色的人拦住,只能自认倒霉。”桑德斯说完,就准备赶安格尔离开。

  安格尔赶紧举手:“导师等一等,我有几个问题可不可以询问。”

  桑德斯坐回书桌:“说吧,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时间紧促,安格尔率先提出的自然是有关修炼上的疑惑,等到问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开始问些其他内容。

  “导师,可以给我指一条明路吗?我怎么去赚钱啊?”安格尔眼中泪水晃荡,祈望以此博得桑德斯的同情。

  “自己想办法,赚钱都要我来教?”桑德斯虽然面上这么说,心中却是知道,25万魔晶的确是一个天价,很多正式巫师都拿不出来。所以他其实为安格尔预留了一条路,譬如,半个月后丽安娜就会从曼罗位面归来,靠着安格尔的体味赚的盆满钵满,桑德斯是打算从她那里刮一层油下来的。

  虽然桑德斯有预留后路,但他不可能对安格尔直说。安格尔搞出来的这场风雨,不仅自己没有受到太多灾难,还凭空赚到一方魇境,桑德斯自然要想方设法的让安格尔了解巫师界有多残酷。

  给他一个月的巨债压力,便是桑德斯想的办法。

  不过桑德斯却是想岔了,对于其他巫师学徒来说,25万魔晶的巨债,甚至可以逼死他们。但对于安格尔而言,他想要赚25万魔晶并不困难,唯一有点困难的是……时间给的太少了。

  所以安格尔身上唯一的压力,只有时间紧迫的压力,巨债的压力倒是没有桑德斯想象的那么重。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离开了。”桑德斯道。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安格尔惊呼。

  桑德斯佯装不耐烦的道:“说!”

  “导师,你不是说承担魇境的时候,会有各种幻象加身,甚至会让他永远醒不过来吗?但为什么我就睡了一觉,没有任何幻象出现就醒了过来?”当时,安格尔除了感觉背部有点发痒发热外,便再无其他感觉。

  桑德斯额头上出现“井”字纹,咬牙切齿道:“你是想让我夸你很天才吗,还是专门为了讽刺我?滚!”

  安格尔欲哭无泪,他是真的在认真求问,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呃,也不对,他心中的确有点得意想炫耀,但他绝对没有讽刺的意味啊!

  “最最最后一个问题!”

  “滚。”

  “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安格尔这边在嚎叫,另一边桑德斯直接用魔力之手提起他的衣领,将他往门外丢。

  “我就想看看……”安格尔被丢到门外。

  “砰!”大门关上。

  “……怨念布偶。”

  安格尔带着怨念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然后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一脸忧愁的离开。

  回到大厅时,安格尔看到古德正在给惠比顿擦脸擦手,然后换上一身小一号的面具服。

  幻魔岛上所有的影仆全都穿着这种面具罩袍,安格尔好奇的走了过去。古德立刻放下手中的帕子,对安格尔鞠躬道:“帕特少爷。”

  惠比顿也在古德的示意下,怯怯的道:“帕特少爷。”

  安格尔略一点头,好奇的问道:“古德管家,我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你们都要穿着这种面具罩袍?”

  古德笑道:“我们不是巫师,想要在野蛮洞窟活动,必然需要依仗。这个面具罩袍有桑德斯大人的印徽,穿着这个既能遮挡凡人的特征,也在告诉其他人,我们是桑德斯大人的麾下,以免被其他巫师误伤。”

  古德指着罩袍的纽扣,安格尔一看,果然是桑德斯的族徽,和他的金币飞帖上的图案一致,都是“长剑展翅,插于荆棘蔷薇之上”,不过没有族训罢了。

  安格尔注意到,惠比顿的那件小一号的面具袍子上,却没有桑德斯的印徽。

  也对,惠比顿是想当巫师的,又没有被桑德斯收为学生,自然不可能得到桑德斯的庇护。

  “古德管家,这个罩袍上有隐匿效果?”安格尔发现,面具罩袍上隐隐有流光闪动,似乎是被人固化了某种术法,又似乎是调合的效果。

  “是的,有遮掩窥探类术法的效果。”古德道。

  安格尔一听,眼睛猛地亮了起来:“那你们有多余的罩袍吗?可以匀一件借我看看吗?”

  古德:“……”

  惠比顿也“噫”了一声。

  “没有多余的。”说话的是桑德斯,不知何时,桑德斯已经从书房走了出来。

  安格尔低声嘀咕:“我就是想研究一下。”他在暮色深井被暮光拦住了两回,必然是某种追踪术法造成的,他当时就想着,回去后研究一下,炼制一件遮挡窥视、追踪术法,且能规避信息素的巫师袍。

  安格尔对裁缝没有研究,还想借着黑魔影仆的面具罩袍来当样板呢。

  结果却遭桑德斯一票否决。

  从幻魔岛离开后,安格尔便径直回了家。此时天空微微发亮,已然到了晨曦时刻。

  安格尔一夜未睡,打着哈欠走向自家宅院。

  就在安格尔准备打开门锁时,远处的树荫下突然走出两个人来。

  “安格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