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08节 含雪之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夜雾尚浓,晨光熹微。

  在这样一个日夜交替的时间,学徒镇边缘的小溪畔,两个薄纱女子涤着足,伴着天边曦光穿梭森林时带来的刺芒,笑靥如花。

  白色薄纱的女子,约莫十七八,有一头金色的长发,曦光随着微风撩起它,仿若离世的精灵。

  透金薄纱的女子,三十出头,凸的极凸,细的极细,紫眸风情万种,棕黑色长发浸泡在溪水中,轻轻一甩,就是一副性感湿身美景。

  在小溪附近的原本盯梢着安格尔的男子,眼神此时全都放在那两个女人身上,吞咽着口水,恨不得生扑上去。

  看上去画面和谐优美的两个女人,此时却聊着毫无营养的话题。

  “已经洗了两天脚了,我的脚快泡胀了。”

  “你还好,只是泡脚。我已经甩了两天的湿发了,我回去肯定会生病的。”

  “坚持一下吧,为了未来。”

  “未来……有什么未来啊。如果一不小心惹了巫师大人生气,我们没有任何未来。”

  “也不能这么想,巫师大人也是人,他们也有七情六欲,只要我们能撬开一个口,未尝没有攻城略地的希望。”

  “得了吧,其他巫师大人也许有用,这个啊……难说。”

  “怎么讲?”

  “我有一个姐妹,名叫梅兰尔,当初在树灵大殿工作,想要勾引这个巫师,结果被大声喝斥了。这巫师呀,就是不解风情的主。”

  在两人窃窃私语时,连续数天没有动静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安格尔穿着巫师袍,戴着兜帽,慢慢的踱步到院子门口。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人已经开始往上涌。

  就在安格尔打开院门时,立刻就有人围了上来:

  “帕特先生,这是我家主人送来信笺,请您抽空看看。”

  “我这里有一次性空间软囊,是我家大人送给帕特先生的礼物,内详!”

  “帕特先生……”

  “帕特先生……”

  安格尔正想说话,一道强势的魔力钻入人群中,强行将围住的人分开,然后只见一个镶着金牙的大胖子,走到安格尔面前:“帕特大师,我叫朱灵顿,幸会。”

  安格尔能感受到此人身上澎湃的魔力,又是一个三级学徒。

  安格尔垂了垂眼:“幸会,今日我有事,朱灵顿先生,下次有空再聊。”

  说罢,安格尔就要绕开他。

  朱灵顿面色一沉,伸出肥大的手拦住安格尔:“帕特大师,给我一个面子嘛,听我一言如何?”他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巴掌,那两个在河边装模作样的女子,摇着翘臀,一脸妩媚的走了过来。

  “她们是我送给大师的礼物,一位是雏儿,一位床技高超,保准大师满意。”朱灵顿猥琐的递给安格尔一个眼神,安格尔没有任何表情,但围观旁人却是一脸羡慕。

  朱灵顿示意两女上前。

  但她们表情摆好了,动作到位了,纤纤玉臂也要伸过来了,这个时候安格尔却直接抬手阻拦了他们。

  “不用,你留着就好。我对她们毫无兴趣。”

  朱灵顿眼珠子一转,将她们推开,从人群中扯出来一个面容周正的男子:“那这位如何?”

  被抓出来的男子一脸懵逼,但下一秒就反应过来,撩拨了一下头发,摆出自认为帅气的姿势。

  见状,安格尔喉咙一甜,胸口中的血都要喷出来了:“我没有特殊嗜好!今天导师找我有事,朱灵顿先生如果真的要拦我,那我也不介意留下来和你谈谈。”

  朱灵顿一听安格尔提到了“导师”,面色一变,直接走到一边:“既然是桑德斯大人寻大师有事,我怎么敢阻拦,那我们下次再聊。”

  安格尔扯着桑德斯的大旗,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但安格尔走远后,朱灵顿却是从鼻孔中嗤了一声:“桑德斯大人找你有事?得了,给你留一次面子吧。”说罢,朱灵顿扭头就走,走之前也不忘带走那两个薄纱女人:“你不享受,就留给我!”

  安格尔离开后,一路上依旧有人指指点点,等坐上树藤巴士后,才稍微安静了些。

  树藤巴士上只有他一人,这时他才将托比放了出来。托比从宽大的巫师袍里钻了出来,拍了拍翅膀,然后停在了安格尔肩膀上。

  托比的伤势已经痊愈,只是胸背处的羽毛还没有长出来,但穿着白色蕾丝公主裙,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昨夜,安格尔做出了基本的炼金规划,因为涉及到一个繁复的魔能阵附魔,估摸又会引起异兆。安格尔这才一早出门,准备去流动之源的异度实验室炼制。

  之所以带着托比,却是因为他没地儿装东西。

  托比的颈羽之下,隐藏着一片材质冰柔的雪白羽毛,这是安格尔连夜给托比炼制的空间道具,空间大小为9立方米,是低阶空间道具极限之作。内里装了托比的衣服、食物与小床,安格尔给命名为:含雪之羽。

  他要去流动之源,必然要搬很多材料过去,但他炼制的空间道具,全部是要卖的。没办法之下,安格尔便将所有要用到的材料与炼金工具,全装进含雪之羽,然后将托比也打包带走。

  托比在安格尔的肩膀上唧唧喳喳,自从将含雪之羽给它后,它整个鸟开心极了,它表现开心的方式就是蹭人和唱歌。

  虽然托比唱歌……很难听,但看着它从阴霾中走出来,安格尔也就放任它了,反正树藤巴士上也没有其他人。

  托比玩闹了半天,安格尔也饶有兴趣的研究了半天:“我说你一只雄鸟,怎么穿着公主裙也不害臊啊?”

  托比停止了唱歌,用翅膀和安格尔比划着:“叽咕叽咕。”因为好看啊。

  “也对,人类的性别审美观,也不能强加到一只鸟身上。”安格尔点点头,“不过,你一只鸟这么臭美到底为了什么啊?难道是为了吸引雌鸟?为了交配?”

  安格尔想到前些天看的动物纪录片,好奇的问道。

  你才为了交配!托比翻了个白眼,想着安格尔给它的含雪之羽,强忍住踹人的冲动,向安格尔解释着自己的天性。

  托比这一次比划了很长时间,其中的内容极其复杂,安格尔问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树藤巴士到达树灵庭站时,安格尔才模模糊糊了解了大概。

  将托比重新收回巫师袍中,安格尔一边朝着流动之源走去,一边低头思索着托比的话。

  格蕾娅的创生,可谓是自创术法中最顶级的那一种,甚至已经突破了神秘侧美食系的隔阂,达到了一种冥冥未知的神秘领域。

  通过创生术,格蕾娅创造出了断片蜉蝣、蒸汽魔漩、扭曲巴原虫……等等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生物。

  但这些生物都有一个特点,没有智慧。

  而托比这个意外产物,则是格蕾娅创生术的最高巅峰,甚至突破了世界意志的法则封锁,创造出这样一只不仅有智慧,而且还拥有魔力的生物。

  托比的诞生是意外,但意外的诞生却没有让格蕾娅手忙脚乱。

  众所周知,任何厨师在上菜时,都会舔加佐料。美食巫师虽说是巫师,但终究还是一个厨师。

  格蕾娅在将托比“烹调”出来时,虽然惊讶,但在确定托比属性后,就开始发挥厨师舔加佐料时的自由挥洒。

  从格蕾娅的芭比餐厅就可以看出,她不是什么正经人。或者说,整个糖果屋,甚至整个童话镇都没有多少正经人。

  于是格蕾娅给托比舔加的第一个佐料,便是“不正经”。

  “不正经”这个词听上去猥琐,但其实托比的不正经表现,在于它神奇的审美观,以及对于各种颜色鲜艳服装的病态热爱。

  安格尔抚摸着下巴,他原本还以为托比的爱好是格蕾娅长期培养下来的,没想到是因为加入了一味意想不到的烹调“佐料”啊。

  “那格蕾娅在将你烹调出来时,还加入了其他的佐料吗?”安格尔好奇的问道。

  通过精神力触手,安格尔感知到托比在他衣兜里摇头晃脑。

  托比:“叽咕叽咕。”好像还有其他佐料,但具体是什么,它不知道。

  安格尔了解的“嗯”了一声,旋即感叹:“创生术,真是神奇的术法。不循规蹈矩,不走前人路的自创术法都这么神奇吗?”

  所有的自创术法其实都是对于自身体悟、经验以及知识的总结,而且还必须具有原创性,不是说更改元素的排列组合,就能成形的。就像有一些神秘侧的术法,无法进行重组排列,你当如何?

  安格尔突然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拥有另一种文明的知识进程,能否将地球文明中的某些见解与道路,总结成自创术法呢?

  流动之源。

  安格尔顿足在一片碧波荡漾的蓝水湖前。

  这个湖,安格尔每次来树灵庭时都要路过,但他从没有关注过这湖。

  但让安格尔没想到的是,拜斯将异度实验室的记录卡片转让给他后,说的流动之源,竟然就是这座乍看不起眼的蓝水湖。

  根据拜斯所说,只要拥有记录卡片,跳入此湖,便能进入异度空间。

  流动之源位于很偏远的位置,安格尔看了看周围,目前看来并无旁人。安格尔想了想,将闪烁着晶莹光辉的记录卡片拿在手上,从岸边慢慢的步入了湖水中。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