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10节 冷寂的路与热闹的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叮嘱托比不能离开异度实验室范围,安格尔便开始了这一次的炼制。

  不过,在炼制前安格尔还需要做一件事:练习双线操作。一般的双线操作,就是一心二用,只要是能够入静冥想的巫师,都能够做到。

  但是,想要将双线操作应用到极其复杂的炼金术中,不是你一手画圆一手画正方形就能够达到的。

  譬如,安格尔要做的双线操作,难度就会高很多。一边刻画魔能阵附魔,一边进行空间道具的熬炼。两边都需要专注,尤其是魔能阵附魔,不仅魔力要稳定输出,而且还不能分心。

  不过以上仅限于其他的附魔炼金术士。

  对于安格尔而言,他进行魔能阵附魔的时候,有全息投影帮助,他只需要依葫芦画瓢即可。至于魔力稳定输出,思维空间中有万象轴,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他而言,他真正需要注意的,只有空间道具的熬炼。

  在这一次的双线操作中,还有一个巨大的难点,也是制约复合效果炼金道具产量稀少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双线同时刻画魔纹。

  这是他炼制计划的最后一步,不仅要刻画魔能阵附魔,另一边还要同时刻画契约魔纹。这一步难度更高,至少也要正式巫师的心算与掌控能力,才能完成。

  但学习附魔炼金术的,又达到正式巫师级别的,少之又少。

  这就是为什么市面上出售的复合效果炼金道具,绝大多数都是“调合”出品,而非“附魔”的主要原因。

  当然,安格尔靠着全息平板,无视了这一步。虽然,就算制作成功也有揠苗助长的嫌疑,但对于炼金术而言,本来就没有什么绝对。前人的路子,也不一定是最便捷的方法。

  而且,附魔炼金本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就像,安格尔当初必须靠着全息投影,才能刻画诸如锋锐魔纹、寒霜魔纹、破甲魔纹、点金术魔纹……但后来刻画的多了,现在对于这种简单的魔纹,也完全可以做到离开全息投影脱手刻画。

  虽然揠苗助长,但最终依旧达到了其他附魔炼金术士的地步。只要最终结果相同,何必在意走的是哪条路呢?

  花了两天时间熟悉了双线操作,确定每一个步奏都无漏,时间点也能做到完美交洽,安格尔这才开始正式炼制。

  这一炼制,又花了两天时间。

  两日后,安格尔顶着已经开始发黑的双眼,兴奋的进入最后的交融阶段。

  这边“无边静寂”刻画到了最后阶段,另一边“契约魔纹”也勾连到了最后一步。当安格尔操纵着两双魔力之手,拿着两把雕笔,沿着一条线左右慢慢合拢时,一股奇妙韵味从那交融点处,往外生发。

  冷凝法开始!

  安格尔的眼中迸发出灼热的情绪,正想要欢呼时,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炼制已经进入了冷凝阶段,抖动一下并没有影响什么。

  他实在太疲惫了,连续四天时间,他只休息了不到五小时。

  安格尔一件件的脱下外衣,直到赤衤果。被随意丢在地上的衣服,散发着浓烈的汗酸气,他光衤果的后背,因为大量的出汗还被捂着,最后结了一块块的白色盐痂。安格尔操纵着魔力之手,拿着浸湿的毛巾,稍微抹了一下。

  沁湿的感觉从皮肤渗透,安格尔绷紧的后背总算松懈下来。

  他虽然做着这些动作,但他的眼睛却一直放在冷凝的那条“圈”上。白色的光一直在闪,当冷凝到了最后一步时。

  安格尔心道:“成了!”

  一道猛烈的光辉从“圈”里往外闪耀,安格尔本就疲惫发黑的眼睛,因为这剧烈的闪光,刺激的泪水直流。

  当光辉逝去,安格尔抹掉泪水睁开眼时,发现……他居然到了一片幽暗的寂灭之地。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弯月在天空悬着,远山近水全是黑幽幽的。安格尔明白,异兆,终究还是来了。

  炼金异兆,它的出现并非只是单纯对外宣告一件炼金道具诞生,它其实更多的是对炼金术士本人的一个考验。

  考验炼金术士能不能承受这件逆天之物。

  当初,安格尔在得知“黑云”异兆后,当晚就去查询了所有关于炼金异兆的资料。

  任何一件中阶以上的炼金道具产生,都会出现炼金异兆,这不仅仅是表现在外界的异象,同时也表现在炼金术士本人身上。

  外界的异象,诸如黑云压镇。

  炼金术士本人的异象,譬如现在安格尔所处的寂灭之地。

  只要炼金术士能闯过异象,炼金道具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反之,炼金道具的效果则可能会打折,甚至降低品阶。

  安格尔也想过,当初炼制刻画消亡序曲的转轮枪时,为何他没有经历异兆。这个大抵上还是体质的原因,他可能已经经历了异象,而他那时却不自知。

  当时炼制成功时,外界黑云压镇,他的耳边则不停听到亡灵的嚎叫。安格尔估计这些嚎叫,就是所谓的异象了。因为亡灵嚎叫刚刚出现时,他就觉得有点莫名刺耳,但随着蝴蝶骨的伤口一痒,原本刺耳的声音就毫无效果了。

  就像当初和撒卡在天空塔交锋时,希尔薇雅的任何灵魂嚎叫都对他没有任何效果。

  任何对灵魂的负面效果,对他都没有作用。

  那时,他能靠着自己体质的特殊,无知无觉的度过一次炼金异兆。但如今,他却必须亲身去闯,靠着自己的力量度过这次未卜的异象。

  安格尔仔细打量了一下这片寂灭之地,脚下是黑土,附近是暗河,还有幽暗的森林,远处则是影影绰绰的山峦。天空也黑漆漆的,除了一轮弯月孤悬,别无星辰,就连云雾也没有。

  安格尔看了看自身,光衤果着上身,下面也只穿着一条薄裤。

  夜风一吹,冷冽到骨头深处。

  安格尔准备施放一个戏法维持下体温,但他发现,魔力并不能调动,魔源中滚滚的魔力,这一刻全都平息了,就跟外界环境一样,死寂而冷漠。

  安格尔走到河边,暗河似乎在流动着,但听不到任何声息,世界是诡异的安静,且静的可怕。

  打着哆嗦,安格尔沿着一条路往前走。

  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路的后面通向森林,前方是未知的黑暗。安格尔选择走入黑暗,夜幕中的森林里太多危险,谁也不知道下棵树后面的阴影中,是不是暗藏杀机。

  依照直觉,安格尔选择了一条至少看上去前方是平坦的路。

  走了不知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一天,安格尔走的很疲累,但他没有停下脚步,莫名的他觉得只要停下,或许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是一种冥冥中的直觉,每当这种直觉出现时,安格尔都笃信不疑。当初帕特庄园测试天赋进入魇界,因为直觉,他顺利的离开。被寄生娘寄生时,因为直觉,他自救了。

  当路走到尽头时,他发现了一座小镇。

  这是一个热闹的镇子,走进去一看,才发现人们欢声笑语,唱着歌跳着舞,大街上有卖小吃的,有霓虹纸灯,还有派对,还有欢闹的小孩子。

  安格尔走进去后,发现先前一切的静寂感都消失了。就连天空孤悬的弯月,此时都显得温柔了几分,照射下来的月光也不再凄霜,而是带着淡淡的缱绻。

  这是个充满活力的镇子,大家都在唱,都在跳。安格尔似乎也被感染了这种情绪,有人跳着舞,向他走来,眼神中似乎有邀请他跳舞的意思。安格尔刚想往前一步,心中的警惕又让他退却了,在那个人走到他身边时,安格尔躲到了墙角。对方发现了,但没有在意,而是继续找着下一个人跳舞。

  安格尔往前走,还有更多的人过来,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有的是想找他唱歌,有的是想拉他参加篝火晚宴,还有的是想和他干杯喝酒。安格尔都往旁躲开了,只要他躲开,这些人的目光便不会放在他身上。

  真是奇怪,明明很热情,明明能看到他,但却又不执着邀请他。

  一边走,安格尔一边思考着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幻境吗?但作为幻术系的杰出弟子,他没有感觉任何幻术的性质。

  所有的感知,所有的触感,所有的反馈的信息,都在述说着这里似乎是真实的。无论是那条孤独的路上,夜风的冷冽,还有河水的冰凉;亦或者这个热闹的小镇,欢乐的歌曲,迷醉的酒香,热情的人群,都在传达这个讯息。

  但如果只是因为一个异象考验,就出现一方真实世界,那也太奢侈了吧?

  安格尔觉得,或许这是一种类似地球仙侠小说中的“心魔”的东西。似幻境,但却只迷了你的意志;似真实,但却只夺了你的官能。

  就像虚拟真实游戏一样,按照你炼制道具的特性,建造一个地图,让你闯关。过了,给你奖励。失败,给你惩罚。

  那么问题来了,他炼制的空间道具,到底具备什么特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