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12节 孤独之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异象中的安格尔,似乎被整个异象世界针对,他去哪儿,哪儿就会发生意外。楼上泼水,不小心摁塌建筑,婴儿掉在他面前……只要能引起镇上居民注意的事情,都会在他周围发生。

  甚至有一次,安格尔在某个黑暗的院落中,发现了一抹月光漏下的斑驳光点。因为看不清事物,他想到月光下看看周围的环境,结果因为直觉预警,他仔细观察后才发现,在某处不起眼的小屋里,一个小孩子正掀起花布窗帘,趴在窗台痴痴的看着院落里那斑驳的月光碎片。

  幸亏他发现的早,否则这个小孩的注视,便让他功亏一篑。

  也是经历了这一茬,安格尔才对异象世界的难度有了一点概念。按照书中记载,他炼制的中阶炼金道具,经历的异兆考验并不会受到肉体伤害;除非是高阶,或者神秘级,那种异兆考验才有可能要人命。

  虽然生命安全有保障,但想要闯过这个异兆考验,难度也绝对不小。若非他的直觉适时提醒,他早就失败离开。

  安格尔直到这时,才有些庆幸当初炼制“消亡序曲”时,自己有多大胆。若非灵魂伤口,他估计会被那些亡魂嚎叫到精神崩溃吧?

  在这样明明没有危险,但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的异象中,安格尔几乎步步为营,短短的一条街,他足足走了两个小时。

  当穿过小镇时,看见前方又变成荒芜冷寂的平原,安格尔总算舒了口气。

  就在安格尔放松的时候,突然,一道剧大的爆炸声,从身后的小镇传来。爆炸让大地抖动,安格尔趔趄了几步,差点跌倒。

  伴随着滚滚烟尘,小孩子的哭泣,以及大人的惨呼声,从安格尔背后小镇传来。

  安格尔想要转头看看发生什么事。

  但就在这时,一股冥冥中的危机感让他止住了转头的动作。

  直觉在警示他……“不能回头?”

  安格尔抬起头看向前方,任凭后面的惨呼与稚童哭泣,他板着脸朝着前路走。

  心中的良知,让他有些无法忍受孩童的哭泣,多次他都停住了脚,但每次想要回头看看时,都被直觉所制止。

  到了后来,安格尔发现背后没有了哭泣声,他的心中才好受了点。

  这条不能回头的路,安格尔走了很久。最后小路尽头是一片森林,安格尔看着被孤月照的阴森泛白的森林,心中略有担忧,但还是没有停歇脚步。

  看上去鬼影幢幢的森林,却安全无比。安格尔只花了一会儿,便走出了森林。

  安格尔走出森林时,远远就看到一扇黑色的大门凭空矗立,两扇门扉刻画着一个闪着光亮的魔能阵——无边静寂。

  这座凭空出现的黑色大门,就位于森林外、暗河畔、平原始。

  安格尔看了看天空的月轮,又看了看前方平原小路上隐约出现的脚印,以及那条仿佛永远静止的暗河,安格尔明白了……他又回到了原点。

  不过,此次原点多了一扇黑色的大门罢了。

  所以,进入异象的地点,便是离开的出口吗?

  安格尔回想着一路上的历程:不能停下的孤独之道,不能被注意的热闹小镇,以及不能回头的残忍长路。

  三段经历,似乎在对安格尔炼制出中阶物品进行考验,但又似乎在向他警醒着什么。

  进入巫师界,便进入了这条孤独之道,停下就等于淘汰;进入巫师界,便注定要疏离喧闹静心专研,否则只能泯然众人;进入巫师界,便要一往无前,让软弱的内心学会残忍。

  安格尔看着幽暗静寂平原上的蜿蜒长路,眼中此时不再带有畏惧。这或许只是异象考验中的一条普通的路,但它其实也可以看成孜孜不倦追寻真理的巫师之路。

  长夜孤独,暗无天日,无边静寂。这样的日子,或许会伴随巫师走过无数岁月。

  走出黑色大门,安格尔眼前一阵恍惚。睁开眼后才发现,先前的异象已经过去,他正身处于实验室中,手上还拿着闪烁着幽光的空间手镯。

  当安格尔注视着这个古朴的手镯时,一股奇异的气息,突然从未知的冥冥处涌出来,灌入手镯中。

  奇异气息消失,手镯的幽光也随之熄灭,恢复成古拙且不起眼的铜色手镯。

  虽然没有了自发光辉,但安格尔却知道,手镯在光熄灭后才真正的算是成功!

  安格尔收起感慨的心思,嘴角漾起一抹笑,把玩起手镯来。

  手镯的外形并不起眼,或者说很古拙质朴,虽然刻有“无边静寂”的魔能阵,但却是刻在内环,从外面看并不能发现那繁复的纹路。唯有一条纹路从内环到了外环,不过这条纹路是连接手镯外圈殷红宝石上刻画的契约魔纹。

  只有它们的纹路连在一起,这才算是个整体。否则,只能说是一个刻画了无边静寂的镯子,与一个刻画了契约魔纹的空间宝石。

  安格尔用精神力勘探了一下内部空间,9立方米。是他目前空间道具能炼制的极致,突破10立方米时,那么不用刻画“无边静寂”,光是空间道具的效果就会直入中阶。

  既然是为自己准备的空间手镯,安格尔自然毫不犹豫的将独属性质的魔力,输入契约魔纹中。下一秒,从手镯表面的殷红宝石上,往外散发一道莹莹光辉,光辉蔓延至整个手镯时,契约则成。

  自此之后,这个空间手镯除非被暴力破坏,否则只能被安格尔一人使用,且其他人也无法再用精神力勘探内部。

  安格尔戴上手镯后,输入了些微启动魔力,“无边静寂”的隐藏效果便被激发。只见古朴的手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从他的手腕处消失,直到完全隐形。

  如今他的手腕光洁无物,无论是用肉眼观瞻,亦或者用精神力感知,都无法察觉。但如果直接用手摸,还是能够发现蹊跷的地方。

  头一次使用空间道具,安格尔面带检视的表情,但内心却怀带玩乐的心思,一会儿装,一会儿取,玩的不亦乐乎。

  直到眼前突然发黑,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多日未曾休息。这才放下玩闹的心思,打着哈欠朝着墙角的小床走去。

  在昏睡之前,安格尔也没有忘记将虚空浮藻丢入空间手镯内。虚空浮藻是一种极其省心的魔植,只要遁入虚空,便会自给自足,慢慢营造自己的“小窝”。等到它把“小窝”制造出来后,安格尔只需要坐享其成即可。

  这一觉,安格尔睡了个昏天暗地,他人在地下实验室,所以完全不知道昼夜。等到醒过来时,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正午。

  安格尔打了哈欠,感应了一下手镯中的虚空浮藻。13粒虚空浮藻,一夜过后,已经在空间的一隅,构建出一个半米见方的绿色“小窝”。

  虽然以后这个“小窝”不会再变大,但就目前而言,已经让安格尔很满意了。反正,他现在需要用到这个“小窝”的东西,也只有格蕾娅赠予的断片蜉蝣。

  看着乱糟糟一团的实验室,安格尔稍微收拾了一下,等到收拾的差不多后。去材料区,把珍贵的材料放入手镯中,然后便去了盥洗室梳洗。

  昨夜满身汗渍就去睡了,醒来后闻着自己的身体,就跟发馊的酸面包一样。

  安格尔一边等着放水,一边将挂在脖子上的天外之眼取下来。

  天外之眼十分珍贵,是乔恩穿越来巫师界的“罪魁祸首”,安格尔以前贴身携带,如今有了空间手镯便准备将它放进手镯中珍藏。

  但让他意外的是,天外之眼竟无法被收入手镯中。或者说,安格尔感觉到,若是天外之眼强行被收进手镯内,必然会导致手镯中的空间崩溃。

  安格尔纳闷了半天,最后只能继续贴身带着。反正,连桑德斯都没有看出天外之眼的特殊之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安格尔换上宽松的衣裤,这才一身清爽的往楼上走去。

  “托比?”刚刚到达大厅,就听到《天空之城》的悠扬调子,在优美的旋律中,还隐隐有一道刺耳的鸣叫声。安格尔走近后才发现,原来是托比正在随着音乐唱歌。

  看托比那投入劲儿,他真不忍心打断它……但为了耳朵着想,安格尔还是叫出了声音。

  “叽咕叽咕。”托比看到安格尔,开心的扑腾小翅膀飞了过来。刚落到安格尔肩膀上,托比就开始唧唧喳喳的诉起苦来。

  大体而言,就是控诉在这里没有自由。

  托比自从受伤后,安格尔一直就没有让它独自离开,后来伤好后,他又因为来到了流动之源炼金,托比不得不再次禁足。

  鸟儿的本能就是向往自由,不让它出门反而是束缚了天性。安格尔心中也有愧疚,摸了摸它的背羽,低声安抚道:“等会我们就回家。最近忙的事太多,正好今天我有空,晚上我们去见见你的那位小伙伴?”

  一提到“小伙伴”,托比的情绪就失落起来,羽毛垂落,脑袋耷拉,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安格尔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摸摸它的小脑袋:“利益动人心,以后你交朋友的时候,注意这一点即可。”

  托比点点头,蹭了蹭安格尔的掌心。

  “收拾一下,我们走吧。”

  离开流动之源,依旧乘坐的是铁甲堡。

  铁甲婆婆见到安格尔,依旧是面带慈祥,嘘寒问暖。直到安格尔离开时,铁甲婆婆却是皱了皱眉,“好小子,竟然我也没看出来你炼制的道具放在哪……莫非,放在空间道具里了?”

  已然离去的安格尔,自然没听到铁甲婆婆的喃喃自语。若是听到了,估计也会笑而不语。

  离开流动之源后,安格尔立刻披上了巫师袍,然后向“无边静寂”注入魔力,开启“疏离”的效果。

  在削弱存在感的情况下,就连蹲坐在安格尔肩膀上的托比,也突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昨天炼金的时候,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兆?”安格尔低声询问托比。

  听到安格尔的声音,托比迷惘的眼睛才陡然恢复清明,它摇了摇头,叽咕叽咕的比划了一番。

  “除了不停的刮大风外,没有其他异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