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13节 急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这是座华美极奢的大厅,长桌是馥香妖墓的万年沉木雕琢而成,地板上铺就渊野白熊的熊皮地毯,就连殿柱上挂的油灯,都是用白腹鲛人熬炼的鲛油所燃。

  大厅奢侈,金碧辉煌。唯一的瑕疵,大概就是……冷寂。

  踏踏踏——

  冷清的大殿,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脚步迈过阴影交错,曝露在第一根殿柱的油灯下。透过那燃尽百年的鲛油灯,最先看到的是一对白皙滑腻的美腿,以及一双棕色红纹的高跟短靴。

  当火光彻底照到她身上时,才现这是一位穿着火红色琳琅长袍的美貌女子。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啊。你怎么会来我这里?”说话的不是来者,而是位于殿内长桌前的女子。

  透过薄纱帘子与迷蒙灯火,可以看到馥香长桌的位处,有一道婀娜的女性身影,正拿着一根调羹搅动着茶杯中的液体。

  “我不能来吗?”来人掀开薄纱帘子,绕着长桌走了一圈,看看那燃烧百轮之漩涡的壁炉,又闻闻矮脚柜上冰霜雪兰,最后仿似泄恨般,跺了跺脚下的白熊绒毯:“啧啧,你这里真是越来越奢华了,我说你始终不塑形体,如今不过是一段白雾,弄这么奢华干嘛?镜姬大人?”

  位于长桌位的女性身影,此时却是纤毫毕现。正是由烟雾构成的人形,野蛮洞窟的三大祖灵之一,镜中世界的本体,镜姬。

  镜姬哼嗤一声:“老娘喜欢,要你管。”

  “我哪是管你,只是为你觉得不值嘛。明明早都可以塑形,却总是以烟雾示人。”来人一掀红袍,坐在镜姬的右手位:“那位伟大存在,都已经离开此界多年,以他的能力,想要回来易如反掌,现在不回来,显然心中已经没有你。”

  镜姬由烟雾构成的面孔,竖眉怒视:“你又跑哪儿去听八卦了?是不是《远古情诗》出新刊,又用老娘来作苦情女子痴痴守候丈夫的原型了?什么伟大不伟大,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不是《远古情诗》,是月狄忒蜜萨告诉我的,你与糖果屋背后的那位伟大存在,曾经有过一段情……”

  镜姬疑惑道:“月狄忒蜜萨?这又是谁,名字怎么如此古怪?”

  “天堂树的新晋巫师,承了其导师‘天堂鸟’的名号,最近南边巫师杂志社的新贵女神。”顿了顿,来人又道:“也是我最近新交的闺蜜,性格很有意思。”

  “天堂树?”镜姬冷嗤:“童话镇辖下的巫师组织,真是越来越能了啊,居然都敢八卦那位大人了,真以为他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红莲,这种闺蜜不要也罢。”

  被叫出外号,来人挽起镜姬的手:“叫我红莲多生疏,直呼我名呗?”

  “莉迪雅,你也是没大没小。”镜姬虽然看上去是在批评,但言语中的笑意却未曾消减:“别去听那些传言,我跟那人没戏。他追求真理,我追求不朽,千百年前就有了分歧。他的坚持未曾泯灭,我的追求也不曾断绝,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过。”

  “那她说的那么确凿。”莉迪雅明显不信,“而且你明明就可以塑形,你不塑是不是在等他?”

  “我不塑形是因为没有我中意的外形,跟那位大人没有任何关系。”镜姬没好气的骂道:“莉迪雅你也算是女巫师的中坚人物了,放下凡俗女人的心思,别一天到晚眼光总那么狭隘。”

  莉迪雅白了一眼,抢过镜姬的茶壶,给自己斟满一杯茶,一口饮尽,“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了解了。没想到镜姬大人的体悟这么深奥,我这次过来,原本还想把桑德斯大人赠予我的信物交给你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镜姬喝茶的手一顿。

  “桑德斯?”镜姬突然拉住莉迪雅,一脸兴味的道:“桑德斯竟然开窍了?都给你送东西了?”

  莉迪雅假咳嗽一声,“在暮色与桑德斯大人偶遇,他十分想念我,便特意送了我一件小玩意让我开心。”

  “真的?”镜姬狐疑的问:“桑德斯真看上你了?那我塑形,岂不是要把自己往你这副魅妖一样的尊容方向塑?”

  莉迪雅:“你刚刚才说的,你不塑形,不是因为没有中意的外形吗?”

  镜姬毫无廉耻的道:“我中意的外形,就是桑德斯的理想型。这不冲突啊。”

  莉迪雅:“……”

  镜姬摊开手,“来吧,我看看桑德斯会送你什么东西。”

  莉迪雅这次来镜姬这里,一来是为了看看老友,二来就是来炫耀“云中之6”,最好能把波丽萨的美男图鉴给比下去。所以,镜姬这时候伸手,她装模作样的推辞了下,便从空间中将云中之6取了出来。

  “这就是桑德斯大人赠予我的信物,说是定情信物也可以。”莉迪雅:“这里面包含着桑德斯大人的浓浓巧思,镜姬大人我给你说,这不仅音乐优美,还能制造一片亦真亦幻的幻境……”

  镜姬呆愣了。

  看着那熟悉的外形,听着莉迪雅用尽各种华美辞藻来称赞它……镜姬觉得这世界对她太仁慈了,她在莉迪雅到来时,也准备拿出“苍穹之旅”来显摆一下,但还没找到机会拿出手,莉迪雅就率先拿出来了。

  而且还用“桑德斯赠送的定情信物”为借口。

  撞了衫,是谁丑谁尴尬。但撞了“显摆品”,那就是谁先拿出来谁尴尬。

  多亏莉迪雅先拿出来,否则尴尬的岂不变成了她?

  莉迪雅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溢美之词:“……它的名字叫‘云中之6’……”

  镜姬打断了莉迪雅,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说它叫云中之6,是谁取的名字啊?”

  莉迪雅怔了一下,听镜姬的口气,莫非她听说了暮色大拍的事?但云中之6在拍品中也不是特别出众啊,就算关心也不该关心这件拍品吧?

  莉迪雅想了想,试探道:“这个啊,我也不大知道,拿到手的时候就叫这名了。”

  镜姬神秘一笑:“你真的确定是桑德斯送给你的?”

  莉迪雅眼睛一眯,她现在确认了,镜姬肯定知道这个音乐盒。该不会她真的关注了暮色大拍的每一件物品?

  想到这,莉迪雅捂嘴一笑:“其实啊,我刚才是在开玩笑。这件音乐盒啊,虽然是我从暮色大拍上拍来的,但我可没乱说,的确是出自……桑德斯大人。不信,你看看这幻境?”

  镜姬等着莉迪雅说完,还特意放了一段天空之城的幻境,当播放浮空之岛时,莉迪雅还向镜姬挑了挑眉,眼神里说着:看吧,我没骗你吧,这幻境中的真意,肯定是得自桑德斯大人!

  等到莉迪雅做完这一切,镜姬才啜着笑,慢悠悠的将“苍穹之旅”拿了出来。

  苍穹之旅与云中之6。

  就这样尴尬的撞面了。

  莉迪雅看着那一模一样的音乐盒,她也尴尬了。

  镜姬却是笑呵呵的道:“这个音乐盒,其实半个月前我就得到了。还是炼制者特意为我炼制的,唉……那小子就是滑头,说是为了向我报恩,特意炼制的小玩意。没想到转过身,就拿到拍卖会上去拍卖了,等到下次他给我作出新的定、制音乐盒,我一定要说叨说叨他。”

  镜姬特意在“定制”音乐盒时加重了语气,让莉迪雅更加尴尬了。

  “这音乐盒,不是桑德斯所制?”

  “当然不是。”

  “可是这幻境……明明有桑德斯的影子!”

  “那是因为,这是桑德斯的弟子制作的呀”

  镜姬并无保密的心思,直接就将安格尔出卖了。把他的事,一一说给莉迪雅听。

  莉迪雅听完后,静默了片刻:“原来他才是炼制者?难怪当时在拍卖会上制造的那个幻境会如此的神妙。”

  镜姬现莉迪雅沉默不言,“怎么?不好意思了?”

  莉迪雅白了一眼:“你早知道了,还看我笑话。”

  镜姬语重心长:“每一次挫折,都是成长的经验。”

  莉迪雅没好气:“算了,至少我知道炼制者是谁了,也不用去拷问那只月铃兰精灵了……不过,安格尔竟然直接将一个入阶的炼金品给了一只魔仆,这中间有点古怪啊……”

  镜姬对莉迪雅如何拍到“云中之6”毫无兴趣,她现在正在思考着,如何将她让安格尔炼制的既有“质感”,又有“肉欲”的定制品,不着痕迹的说出来……

  “别说,桑德斯这次收的学生,还真不错。前几天,还连续鼓捣出两个炼金异兆,进入巫师界不到一年,就进阶到中阶炼金学徒。他的幻术水平,你也看到了,十分优秀。甚至比桑德斯当初年轻时,还要厉害几分。”镜姬夸赞了几句:“惟独性格有点温柔,和桑德斯不搭。”

  莉迪雅撩冷笑:“不搭?镜姬大人,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安格尔前些天惹上了暮色,差点被暮光给杀死,最后还是被桑德斯救了。都心疼成这样了,还不搭?”

  镜姬:“真的?”

  “千真万确,我估计芙萝拉当时心里肯定嫉妒的都要疯了。”

  镜姬低声道:“那……要不我塑形成安格尔的样子?”

  “也行啊,以安格尔的长相,女体化应该也很漂亮。”莉迪雅倒是举双手支持。

  接下来的时间,莉迪雅与镜姬聊起了最新的八卦话题,还没聊多久,莉迪雅突然眉头一皱:“咦,我一个魔仆的供应家族,以血祭方式给我了条急讯?”

  莉迪雅拿出一张牛皮纸契约,契约上写着一种奇异的符号。这种符号不能用肉眼去读,而是需要用精神力去感知符号所代表的意义。在泛位面中,这也是顶级的记录方式。

  契约的一边,写着莉迪雅的名字;契约的另一边,则写着——摩雅。

  “摩雅一族?夜魔城的影仆?倒是作为魔仆的好材料。”镜姬暗道。

  当牛皮契约浮到半空中时,莉迪雅对镜姬道:“借一下火。”

  然后不由分说,从殿柱上的宫灯中摄取一朵明火,放在牛皮契约下炙烤。

  随着火焰的炙烤,牛皮契约上的符号突然“活”了起来,在契约纸上乱动,半晌后,符号重新排列出一排字……

  “红莲大人,夜魔城如今已经沦陷为鬼蜮,摩雅一族危在旦夕,求大人怜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