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14节 不是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在削弱存在感的情况下,从树灵庭到学徒镇,安格尔一路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围在他家的人更多了,如此这般,就算削弱存在感也不能完全避免被人注意。

  虽然他可以靠着大功率输出魔力,让自己彻底隐身。但开门关门也势必会被人注意到,反而可能会曝露他拥有隐形道具的可能性。毕竟,在戏法中拥有隐身术效果的可不多,而且一般都是欺骗人肉眼,譬如0级戏法光影参差。如“无边静寂”这种欺瞒人官能,连精神力勘探都能骗过去的隐身术,以安格尔的巫师等阶,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有可能是炼金道具。

  安格尔想了想,决定还是大大方方的进去。不过在此之前,安格尔先来到了数百米外的另一座小院前。

  院内是个露天的演练场,四处都是血脉巫师平时锻炼肉身的工具。

  在阳光朗朗之下,娜乌西卡左手持骑士剑,做出各种演练动作。体内魔力滚滚,配合动作在空中出现剧烈的魔力波纹。

  安格尔就站在院门口,看了很久。娜乌西卡也曾瞄到过他,但因为存在感被削弱,所以一直没有真正注意到安格尔。

  直到娜乌西卡歇息时,安格尔敲了敲门。

  随着“叩叩叩”的敲门声音,安格尔身上的弱存在感出现了一丝波动。娜乌西卡因为敲门声而看过去,或许是先前弱存在感的反差,如今在她眼中,安格尔变成了强存在感,一眼就被她发现。

  娜乌西卡走了过来,打开门:“咦,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一直在院里,怎么没注意到你?”

  安格尔不置可否的笑笑:“最近围堵的人太多,一点削弱存在感的小手段。”

  巫师之法有百般千万,娜乌西卡只以为是一种她不了解的戏法,思维里一过,便歇下究底的心思:“自从你上周离开后,巫师学徒稍微少了一点,但被派来盯梢的凡人却多了很多。”

  一边说着,娜乌西卡一边将安格尔迎进了屋。

  这还是他第一次到娜乌西卡的家来。

  一如安格尔所想,一心追求不朽的娜乌西卡,对于生活品质几乎没有任何要求。除了原本就配备的家具,这里空空如也。

  让托比自己去玩,安格尔正色道:“最近事忙完了,我过来是为了和你讨论一下机械义肢的设计。”

  提到机械义肢,娜乌西卡也收起了松弛的神情,和安格尔认真的交流起来。

  从娜乌西卡目前的身体状态开始,安格尔详细的记录了包括伤口情况、肌电感应幅度、魔力敏感度、经络容纳上限……甚至连精神力数据、脑波、声频都涵盖了。

  这些都是极为隐私的信息。

  要知道,在巫师各大系别中有很多诅咒术法,可以靠着血液、毛发、指甲、皮屑诅咒人,甚至让对方死亡。而安格尔记录的讯息,有一些比以上的后果还要严重,一旦泄露,只要巫师愿意,可以用千百种方法让娜乌西卡挫骨扬灰。

  但娜乌西卡本着对安格尔的信任,几乎有问便答。也不去过问安格尔询问这些的意义是什么,譬如脑波、声频,她完全想不明白这个与机械义肢有什么关系,但只要安格尔询问了,她便一五一十的回答。

  这种信任的态度,让安格尔也松了一口气。因为很多东西,他解释起来很麻烦,尤其是解释给外行人听。娜乌西卡配合的态度,让他极为舒服,也很感动。

  等到这些信息记录完毕后,安格尔仔细了一遍,便当着娜乌西卡的面,将记录数据的纸张撕掉:“放心吧,我都记在脑海里,除非有人掰开我脑袋,否则绝对不会泄露的。”

  娜乌西卡笑了笑,浑不在意的道:“我相信你。”

  记录完这些数据后,安格尔到来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半,接下来就是无关紧要的部分……当然,对于绝大多数女性而言,这部分可能更重要。

  ——外观设计。

  安格尔写下了可能需要的自留空间体积,然后将笔递给娜乌西卡,让她在保留既有空间的范畴内,设计自己想要的外观。

  “你真要我来设计?”娜乌西卡带着不置信的表情:“我设计出来的东西能用?”

  安格尔圈定先前通过公式计算出来的自留空间:“保留这些,其他的由你发挥。这是你要用的,自然是按照自己喜欢最好。”

  娜乌西卡:“设计出来不能用,那就没意思了。”

  安格尔:“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最后会帮你修改的,让它能最大限度适合你。”

  娜乌西卡想了想,吐出一道道烟圈:“好吧,我的画功在黑莓海域也是出名的,当初海盗旗也是我设计的,也请咱们的炼金大师来品鉴一下。”

  娜乌西卡放下烟斗,从胸铠里取出一条黑色绑带,撩起长发,用绑带束了个大马尾。确定耳发不会影响拿笔作画,她才开始在净白的浆纸上画起了心目中的“右手”。

  在娜乌西卡画画的时候,安格尔则整合着她的身体数据,在脑海里构思起可能会用的结构方式。

  片刻后,娜乌西卡放下笔:“大功告成。”

  安格尔笑着接过画纸,然后,他的笑就凝固住了。浆纸上的一圈圈黑线是什么?那长条形的身体,配合那尾端的弯钩,怎么看怎么像草履虫。

  “这是黑莓标志,我设计它是想告诫自己,勿忘过去。”娜乌西卡在安格尔赏析的时候,也不忘在旁解说。

  安格尔:“……”这是黑莓?难道不是线圈吗?

  娜乌西卡:“这是野蛮洞窟的记号,代表了现在。”

  安格尔:“……”野蛮洞窟的标记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这个线条笔直的可以当标尺用的是火焰?你在逗我吗?

  娜乌西卡:“这个钩子,既能作为近身武器,也能释放出来当做暗器,代表了未来。”

  “过去,现在与未来。”安格尔轻声念叨出来:“寓意很好,可是……你确定你的画功在黑莓海域很出名?”或者说,你们黑莓海域的人都是双手残疾?

  “对啊,我记得我的手下都称我为灵魂画师,虽然我对画画没兴趣,但听这名号应该还不错吧?”

  “不错……不错,只是我觉得你的审美观可能需要回炉重造。”

  “你的意思是,我画的不好?”娜乌西卡皱眉,有些不认同。

  安格尔:“你不是纵横驰骋一整个海域的大海盗吗?应该见过很多名画吧?我记得你上次对我房间里的画作赏析很正确啊。”

  “你那是正常艺术,我这是抽象艺术。”

  安格尔也懒得争辩了,从灵魂画师的手中接过画笔,“我知道你的设计理念了,过去现在与未来,怎么设计就交给我。你的抽象大作,恕我看不懂。”

  娜乌西卡拿起烟斗,指尖燃火点着烟丝,吞吐一口:“好吧,我相信你。”

  难得相聚,叫上赛鲁姆,三人到地下集市的芭蝶酒吧打了一场牙祭。

  晚上,安格尔穿过人潮,艰难的回到自家。因为娜乌西卡那边不着急炼制,安格尔便准备先收拾整理一下,稍微有点价值,以及平时使用度较高的物品,他准备全部放进手镯中,免得遗失。

  最近周围的人很多,虽然院落有一定防护功能,但如果有人要硬闯,也不是没有办法。

  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等到整理的差不多,包含静室中的珍藏都收捡完后,安格尔方才带着托比离开了院落,在大门口时,安格尔又被人群围住,最重要的是,这些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安格尔也不好动手,只能淡淡道:“目前不会接受炼金,各位请回吧。”

  说罢,安格尔释放一个宛音幻术,不过并不是大型的幻境,而是很基础的一种遮掩自身的幻术。安格尔的突然消失,只能引起普通人的惊讶,但对于巫师学徒来说,很快就看破了简单的基础幻术。

  可等他们破除幻术节点时,安格尔已经开启“疏离”,低调的离开了人群。

  “不在第8学徒镇,在第1学徒镇?”安格尔让托比带路,但没多久后就发现,左转右拐,竟然来到了地穴原野的另一端——第1学徒镇。

  “你那小伙伴在第1学徒镇?”安格尔犹记得,第1学徒镇绝大多数都是高他们数届,甚至数十届的人。也就是说,至少比他们多修炼了十年,甚至几十年。

  托比摇摇头,竟然没有走向第1学徒镇,而是朝着学徒镇外的山林中走去。

  这片山林,连接着一座延绵数百里的山脉,内里除了兽类,几无人烟。

  “这人住在山中?”安格尔疑惑问道。

  托比点点头,又摇摇头:“叽咕叽咕。”

  安格尔读明白它的意思时,眼睛瞪的滚圆:“你说你那小伙伴不是人?那是什么东西,野兽?禽鸟?不对……能编织花环和绿叶衣服,应该是开了智的,所以是魔兽?”

  托比继续摇头,然后比划了半天。但或许是词汇难度太高,安格尔始终没理解它说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什么花,又说香,还能飞……难道是花妖?

  安格尔也不管了,见到面再说。

  可进山才走没多久,就发现身上的“疏离”效果猛地颤抖……

  “有人注意到我了?”安格尔眉头一皱,难道他做了什么让人注意的事?亦或者,有人用预言术法来侦断他的位置?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