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20节 唤醒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更新快,,免费读!

  《》最快更新就在<u爱尚<strongw</strong<strongw</strong<strongw</strong.23xs.co</u

  “我给你五年的时间,如果五年内你能拿出来300万魔晶,那么你可以带走他。”莉迪雅道。

  对于一个前途无量的炼金术士而言,300万魔晶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数目。至于五年的时间限制,对他而言也只是催促前进的一种动力。莉迪雅给出的条件,显然综合了各种因素,并没有真正为难他。

  所以,安格尔毫不犹豫答应了。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希望你说到做到。”莉迪雅说完后,飞到半空悠然自得。

  安格尔从衣兜里掏出托比,轻声道:“你在外面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托比不满的叫嚎了两句,然后率先飞到迷雾外,向安格尔挥展翅膀,意思很明显,不想独自被留下。

  安格尔也不愿意托比留在外面,虽然镜姬大人和树灵大人都在,但难保莉迪雅会做出什么事。想了想,安格尔向桑德斯问道,“导师?托比能进去吗?”

  桑德斯隔了很久,方才传话:“不知道。不过在你身边,应该没有危险。”

  得到这个回答后,安格尔稍微心安了,才向托比招了招手,让它站在他的肩膀上。有托比在,如果遇到被寄生的变异人,它的反应速度比安格尔快很多,可以为他争取更多的应对时间。

  一人一鸟,就这样慢慢踱步走进浓雾里。

  看着安格尔消失在雾中的身影,镜姬对一旁的树灵道:“你不跟着他进去吗?”

  树灵摇头:“且不说桑德斯愿不愿意让我进去,我自己也不想进去。”

  “为什么?”镜姬疑道。

  树灵笑的十分灿烂:“因为我很看好安格尔啊,他的成长潜力,不该在襁褓里被消耗。我进去的话,虽然我不会帮他,但在心理上没有后顾之忧,也很难促他成长。”

  雾气弥漫,肉眼能见度不足一手。安格尔带着异样的心情,缓缓的走进了这座仿佛被时光遗弃的雾中之城。

  地心世界此时已至凌晨,夜魔城在经历大劫后,街灯也没有城防点亮,所以不仅雾大而且还漆黑一片。他只能靠着精神力触手,勉力的辨别周围的地形,摸黑踏进了城门。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迷雾中,难免会让人联想到充满恶意的鬼怪,尤其是这片充满着寄生疯子的黑暗迷雾,光是想想,在暗中有疯子在窥视,就会毛骨悚然。

  以上,只是普通人的想法,也是安格尔原本担心的一点。但当他深入迷雾后,惊疑的发现,自己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他的心情平和,没有产生任何恐惧,甚至还隐约有如鱼得水的欣喜。

  这很不对劲。安格尔明知道这不对劲,但欣悦的心情依旧止不住的往外冒,黑暗仿佛无法阻止他心中脱缰的野马,将这片迷雾作为青青草原驰骋的心思。

  安格尔明知道下一步不会出现危险,但他依旧走的很慢,很慢。就像是老人蹒跚,亦或者牙牙学语的婴儿。

  不是他不愿意走快,而是内心在激烈争斗。

  理智告诉他一切都不对劲。但本能又在欣喜的告诉他,这片迷雾是乐园,是净土。

  理智压迫他止步,本能催促他前进。在这样的情状下,他能走多快?

  夜魔城那偏窄的建筑街道,以及密集的高空走廊,在迷雾中就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怪兽,待人而噬。

  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超凡者,面对黑影幢幢的迷雾,都有基本的警惕。但安格尔没有,他看着变幻的黑影,仿佛像是在看两只可爱的黑猫幼崽,在向他撒娇叫唤。

  安格尔继续往前走,为了不被变异人围堵,他走的路是主干道。虽然也没有多宽敞,但至少比街道巷口要广阔很多。

  才踏入主干道,安格尔就被一阵诡异的旋律吸引住了。

  “我是快活的小劳工,勤快的改变街道,女王女王就要驾到,看到街道大变样。”

  虽然旋律、语言安格尔听不懂,但旋律所表达的情绪,安格尔接收到了。当读完这条情绪后,他的脸立刻垮了下来:“果然如此,又是那个什么女王!”

  这时,两道怪异的影子突然从前方出现。安格尔停下脚步,金色的左轮手枪被他握在手心。托比也压低胸脯,做出攻击的模样。

  当两道怪异影子从迷雾中走出来时,安格尔眉头猛地皱起。这两人是典型的低细亚人,成年男性,身材偏矮小,四肢却颀长。

  和莉迪雅说的一样,他们穿着很鲜艳的服装,左边一位是红绿菱格连身衣配红色帽子,右边一位穿的则是渐变紫色波点连帽衣。

  他们的动作也很怪异,就像是提线木偶,四肢以常人不理解的方式摆动。在这种奇怪的摆动频率下,他们的速度不仅不满,甚至还很快。

  衣服鲜艳,眼神疯癫,举止怪异。符合所有被寄生的条件,毋庸置疑,这两人绝对已经变异。

  在他们靠近时,安格尔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就等着到达攻击范围,进行一击必杀。

  但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了安格尔,然后远远的停下了。

  嘴里古怪的歌谣也停止了。

  向安格尔遥遥鞠了个躬,就像马戏团小丑谢幕的礼仪,然后它们缓缓退回到迷雾中,慢慢消失不见。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嘴里的歌谣风格也变了,内蕴的情绪也不再是歌咏女王,而是——赞颂莎娃。

  “故乡在远方,尊贵的莎娃。代替女王检视,她的双眼是星辰,她的凝视是星光,莎娃,莎娃,尊贵的莎娃阁下,有幸被荣光照耀。”

  带着谄媚的歌声,两个被寄生的人,离开了安格尔的视线。

  这个时候,安格尔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先是歌咏女王,再来赞颂莎娃,无一不再告诉安格尔,这些变异的人,都是安格尔当初打开魇界后的“杰作”。

  一路上,安格尔又遇到了好几波变异人,但这群“小丑”,在看到他的时候,全都变了疯癫的样子,恭敬的彷如平民遇到的贵族。

  但纵然他们尊敬安格尔“莎娃”的身份,但每当他想与他们交流时,无论是用语言,亦或者用情绪,它们都没有任何回音,只是见到他靠近,就自觉地消失在迷雾中。安格尔想追上去,却因为迷雾遮眼,无法跟上他们的步伐。

  “这太不对劲了。”安格尔进入后,从心理上异常的愉悦,到变异人对他恭敬鞠躬,都显得及其荒诞。

  有时候安格尔都觉得,那些人不是真的在敬畏他,而是在敬畏一个名为“莎娃”的存在。但莎娃是谁?安格尔毫无头绪。

  安格尔停了下来,这里是夜魔城的偏隅的一个居民区中心,有个持弓女神的喷水池雕像。

  在安格尔到来前,有近百人正在雕像前进行着狂欢,歌唱与舞蹈,疯狂的像是一种虔诚的仪式。但他刚一靠近,所有人赞美着“莎娃”到来,然后缓缓退去,当安格尔进入雕像旁时,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静谧的彷如墓地。

  “你们出来啊!躲着我干嘛?”安格尔叫嚷起来:“我以……莎娃的名义,命令你们出来!”

  无人应和。

  明明安格尔想发火,想将憋在嘴里的怒意释放出来,但他太享受行走在夜魔城中的安宁、孤独与内心的平静,这让他觉得很放松。这是一种矛盾的情绪。

  安格尔有些颓丧的靠在雕像边。

  “你在做什么?”

  许久未听到的低哑声音,打破了安格尔内心的安宁,凭空出现在了耳边。

  “导师,我感觉很不对劲。”安格尔低声将自己心中的感受说了出来:“……我明明该害怕,该生气,该战斗。但我提不起劲,这里让我很安心,就像,就像,就像灵魂也被安抚住了。”

  桑德斯沉默了很久,才对他道:“不要被无端的情绪影响,你之所以觉得不对劲,单纯只是你的理智在克制你的本能。放松下来,你就把这里当成一个乐园,未尝不可。”

  “不过你心里要记住,乐园始终是别人的乐园,小孩在到了乐园可以开心玩耍。但玩耍过后,还是要归家的。”

  说到这,桑德斯的声音突然柔和几分:“放轻松,夜魔城被红莲形容成沦陷为鬼蜮,实际并不恰当。我之所以很久没有外联,不是说我不能,而是我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安格尔,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来吗?”

  安格尔呐呐道:“因为,这里是我搞出来的?”

  桑德斯:“当然不是,每一个原因不一定有必然的结果。每一个偶然,不一定会出现真正的诱因。哪怕最初的源头是你,但经过半个月,各种非必然的条件也不足以让你成为这场祸事的成因。”

  安格尔似懂非懂。

  “我叫你来,是因为只有你才能唤醒他们。所有被寄生的人,都没有死,他们只是在沉睡。寄生物,代替了他们行动,却没有真正杀死他们,因为一旦宿主死去,寄生物寻找下一个宿体,再进行精神调合并不简单。”

  “如果你能将他们唤醒,这并非是一件祸事,反而因为寄生物加强宿体的体质,变成了一件益事。”

  那些变异的人没有死?只是在等待他去唤醒?安格尔听到这里,首先想到的不是卸下心理负担,而是……夜魔城几百万人,他要一一去唤醒,岂不会累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