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23节 重回暮色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多米诺还没明白安格尔的意思时,一声呻吟从特比丘嘴里逸出。

  “你们干看着干嘛?过来保护少爷啊!”多米诺(身shēn)边的仆人惊呼一声,火急火燎的吩咐侍卫上前制住特比丘。

  特比丘揉着有点太阳(穴xué):“额,好痛。”

  当特比丘说话时,侍卫已经冲到他(身shēn)边,正要动手绑缚他。

  “别动!”多米诺眼里带着震惊,制止侍卫的动作,扶着特比丘坐到书房的凳子上,带着一丝期待的道:“父亲?”

  特比丘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了(身shēn)边的儿子,“多米诺?呃,我的喉咙好干,沐瓦,给我水。”

  沐瓦,正是先前服侍多米诺的仆人。

  “老老老……老爷?!你没事了吗?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沐瓦尖嘴猴腮的脸,已经泪流满面。

  “咳咳,你在说什么?沐瓦,水。”特比丘睁开有些朦胧的眼,加上(身shēn)体状态并不理想,思维没有转过来,还没有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

  特比丘的眼神无法作假,他的言谈也没有问题。正如安格尔所说:他没事了!

  直到这时,多米诺才惊喜的抱住“失而复得”的父亲,嚎啕大哭。

  沐瓦以及其他侍卫,也在一旁偷偷抹泪。

  在多米诺哭腔中,特比丘才慢慢回想起先前的事,他只记得有什么东西冲到他嘴里,然后他就昏睡了过去……所以,他其实是被感染了,有幸遇到巫师大人才被救治?

  听着亲人与仆人的哭泣,特比丘的眼眶也湿润了,不过作为一家之主,此时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他轻轻推开多米诺,站起来想要向安格尔道谢。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被寄生的期间,寄生物将他的四肢全部给搞到扭曲。他刚一站起来,就被还没有回复过来的拐曲脚踝给扭到了,惨叫一声,便跪倒在地。

  一阵人仰马翻后,特比丘被一个侍卫背在了(身shēn)后,来到安格尔面前,示意全体跪下。

  二十来号人齐刷刷的跪在安格尔面前。

  “多谢巫师大人,这次要不是有你相救,恐怕我已经……”

  “你们起来吧,我是受红莲大人所托来救你们,这对我而言只是一个任务。”安格尔并不喜欢这种絮絮叨叨的感恩,直接转头走人:“该走了,不要浪费时间在不必要的事(情qíng)上。”

  特比丘看着安格尔远去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他们觉得是天大恩(情qíng),对于超凡脱俗的巫师而言,不过举手之劳。难怪夜魔城的国王,会一心追寻成为巫师的力量……

  在这个夜雾浓重的晚上,一个穿着休闲宽松服侍的少年,带着一大队看上去魁梧的尾巴,亦步亦趋的朝着南门走去。

  多米诺虽然知道安格尔可以将感染的变异人救回来,但一想起夜魔城数百万的变异人,他还是感觉一阵发寒。

  所以在跟着安格尔上路后,他一直提心吊胆。

  但走了约莫两个小时,他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虽然偶尔能听到诡异的歌声,但他们至始至终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变异人。有一次,多米诺甚至远远看到一个变异人,但对方在看到他们的队伍时,立刻转头就走。

  多米诺自然不会认为,是他们人多势众吓跑了对方。之所以没有变异人出现,甚至变异人都落荒而逃的原因,不言而喻……只有走在最前方的少年巫师能够做到。

  他仿佛拥有不可思议的魔法,步伐轻松,表(情qíng)恬淡,将他们心中的恐慌,驱逐殆尽。

  又走了小半天,眼看着已经接近晨曦,众人总算走到了南门。走出雾气范围,远远就能看到南门的火车站台,站台外就是森林与崖壁洞(穴xué)。

  在火车站台上,安格尔还能看到一部分没有被寄生的低细亚人。当他带队走过来时,站台上数百号人好奇的张望,在这些人中间,一个穿着全(身shēn)铠的壮硕男子激动的迎了过来。

  铠甲男子摘下头盔,露出一张满是沧桑的脸颊,向特比丘恭敬的行半跪礼:“见过公爵大人!”

  “原来是涅博雅队长,能见到你没事,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特比丘被侍卫扶着,走向火车站台。

  “这是巫……我的救命恩人,这一次多谢了恩人,我们才能顺利的从夜魔城突围而出。”特比丘向涅博雅介绍安格尔,因为巫师只流传与话本传说中,所以特比丘并没有说明安格尔的真实(身shēn)份。

  涅博雅听后,激动的走过来,就要跪在安格尔面前。

  安格尔摆手,示意不用行礼:“我答应红莲大人的事已经做到了,就送你们到这了。”

  说罢,安格尔转头就往回走,刚走了几步路,他隐约听到后面民众围上来的嘈杂声,那些人称呼涅博雅为“城防大人”。紧接着,就听到涅博雅低声的询问多米诺,有没有看到阿娜达。

  安格尔一撇嘴,原来这位就是阿娜达的父亲,看上去很受民众(爱ài)戴啊,和那位混迹扒手圈的女儿完全不相像嘛。

  “对了,你们不要踏进迷雾中,如无意外,迷雾会在不久后消失,等到迷雾消失后,你们便能回家了。”安格尔的声音远远传来,众人看去,只能看到一个踏入迷雾中的黑影。

  安格尔重回夜魔城,这一回独行,心(情qíng)轻松惬意了许多,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来到了白墙外。

  这面连接暮色深井的白墙,他还没有靠近,就看到无数的毫光从墙面往外四散。

  这些毫光毋庸置疑,正是七彩蜻蜓诞下的寄生物。

  安格尔朝着白墙走近,毫光开始有意识的躲避他。但寄生物密度实在太大,安格尔随手一抓,手心中就落下两三个寄生物。

  这些寄生物和魇境中的抓到的那只外形差不多,但体型却小了一些。

  安格尔观察了一会儿,便任它们离开。

  安格尔看着那依然在往外钻着寄生物的白墙,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刚刚踏入异度空间,安格尔还没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听到桑德斯的传音:“我感应到你的气息了,你进入暮色了?”

  安格尔:“恩。”

  “蜻蜓的老巢就在入口处附近,旁边有蜻蜓的护卫队,(身shēn)兼五彩,你站在那里不要动,小心遇到它们,我现在过来接应你。”

  未等安格尔回话,桑德斯便单方面的掐断了传音。安格尔默默的抬起头,看着正对面三岔路口,心下微微感慨:蜻蜓的护卫队?他已经看到了。

  那一排散发五彩光芒的蜻蜓,在三岔路口处“嗡嗡嗡”的拍打翅膀环绕。

  他不仅看到了,而且他还感受到了。

  “莎娃阁下!”“尊贵的莎娃阁下!”“如沐月光的尊贵的莎娃阁下!”“在女王抚慰下如沐月光的尊贵的莎娃阁下!”

  这些都是安格尔感应到的(情qíng)绪,只是五彩蜻蜓的(情qíng)绪表达并不高明,就像稚童一样(爱ài)攀比,很多(情qíng)绪表达都是安格尔猜的。

  近百只的五彩蜻蜓,排着队来夸赞他,每当哪只蜻蜓夸赞的美,它就会得意的栖息在安格尔的发梢,闪烁更加明亮的五彩光辉。

  面对这群五彩蜻蜓,安格尔并没有觉得害怕,他的心(情qíng)毫无波澜,甚至想笑。

  不一会儿,他满头都是五彩蜻蜓,闪烁着各色光芒。如果有人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人形路灯,不过这个路灯是五彩缤纷的。

  安格尔没好气的将它们挥开,但五彩蜻蜓并没有远去,而是在它头顶盘旋。安格尔也没有管,而是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入口周围的店铺,一向都是租价最高的,旁边的魔植店大门打开着,但内里乱七八糟;神秘杂货铺的大门紧闭,不过魔能阵还在彰显存在感。三岔路口处的建筑,因为在迷雾中看的不真切,但大体上也是死寂一片,偶尔还能看到血迹与碎石。

  半个月前,这里还是人声鼎沸。如今,虽然不至于断壁残垣,但也荒凉了很多。

  在目视环境中,安格尔并没有看到被寄生的变异人,或许都藏在建筑内,反正安格尔也习惯了“打不了怪”的旅途,干脆走进了一旁的魔植店。

  魔植店的后舱门是关着的,二楼也有魔能阵闭锁无法上去,只有一楼可以随意走动。

  安格尔原本还带着小心思,看能不能搜刮点什么有用的材料,然而让他失望了。一楼的魔植,基本都是不入阶的魔植,诸如“回声花”一类的,而且绝大多数的魔植,都已经被损坏了。

  就算没有损坏的魔植,也多是用在药剂学的练手上,对安格尔并无作用。

  他在魔植店待了没多久,就听到耳边传来桑德斯的声音:“你在哪?”

  安格尔连忙道:“入口左边的魔植店。”

  桑德斯疑道:“你遭遇蜻蜓护卫队了?”

  数百米外的一处建筑顶部,桑德斯隐(身shēn)于此,远远就看到魔植店外布满了五彩蜻蜓,它们不知在做什么,绕着“8”字飞,看上去像在跳舞。

  安格尔“恩”了一声,从魔植店走了出来:“虽然遭遇了它们,不过它们并没有攻击我。”

  一边说着,桑德斯就看到五彩蜻蜓闪着光辉停在安格尔的(身shēn)上,瞬间,他的小徒弟就变成活脱脱的人形彩灯。

  安格尔将它们挥开:“它们似乎又把我错认成莎娃了,我能感受到它们的(情qíng)绪,不停的在赞美莎娃。”

  桑德斯看到“宾主尽欢”的场面,一阵沉默:亏他还担心安格尔的安全,特意跑了过来。

  “莎娃,又是莎娃。”长叹一口气,桑德斯觉得这个小徒弟的魇魂体秘密实在太多了,“真想带你再去魇界一趟,赶紧变强吧……”

  “既然它们对你没有恶意,那你试着去它们巢(穴xué)看一看,我们的目标就在它们巢(穴xué)深处。”桑德斯传音道。

  安格尔:“好,它们巢(穴xué)在什么地方?”

  “就在极乐管辖下的女汤屋内,你进去以后一定要小心,如果感觉任何恶意,或者气氛不对劲,立刻出来,我就在附近接应你。明白吗?一定不要逞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