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27节 魇之守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迷雾通道,看上去就像一个破碎的空间缝隙。约莫两三米长宽,黑幽幽的空洞就这么凭空出现,周围的空间也没崩溃的迹象,看起来这条通道还算稳定。

  他仔细的往通道内里看,发现什么也看不见,就像是幽深的火车隧道一般。但那明显的铺面而言的魇界气息,他却清晰的感受到了。

  “果然有魇界的气息,不过很稀薄。”安格尔心下暗忖,或许是这条空间通道离魇界太远了,魇界的气息逸散过来时,很多都已经消散到未知的空间中了。

  安格尔用精神力触手感知了一下,这条空间通道的裂缝十分稳定,就连脆弱的精神力触手只要不探入通道,也没有感知到危险。

  从精神力触手的视角里,安格尔清晰的感知到空间通道的深处有浓郁的魇界气息,不过逸散到巫师界里的只是很少一部分。

  “通道对面应该就是魇界的。”安格尔低声道。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桑德斯的声音突然传入耳内,“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安格尔原本想报个平安,但他隐隐约约的听到对面有戴德威亚的声音,到嘴边的话锋一转:“遭到很大的阻拦,但目前来看还算稳定。”

  桑德斯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低沉的笑声在安格尔耳边响起。

  “你真以为我和你对话,是像树灵大人那般公开直播?”桑德斯笑道:“说真话,外人听不到我们谈话的。”

  安格尔嘿嘿一笑:“我已经到达巢穴顶部了,现在正研究着那条通道。”

  “到达就好,我们这边可能要慢一点,你稍微等一下,我会时刻与你保持联系的。”桑德斯那边舒了口气,带着促狭的语气问道:“你研究出什么结果了吗?”

  “没有什么结果,就是觉得这条通道很稳定,对面应该就是魇界。”安格尔说到这,斟酌了下措辞:“导师,你不是说想要进入魇界很难,且没有一条稳定的通道吗?我们如果不封闭这条通道,能不能将它作为反向进入魇界的一种方法呢?”

  桑德斯:“你想法太单纯,这条通道的确连接了魇界,但也不仅仅连接着魇界。它算是特殊的位面夹道,一旦进入其中,如果没有空间道标,你最有可能的下场是迷失在内,永久沉沦。”

  “魇界的特殊性,并不是说有通道就行,还需要与魇界发生过联系的东西作为坐标。”桑德斯说到这:“其实你本身就是一个坐标,因为你的灵魂被魇界的魔物抓伤过,但你现在层次太低,别说无法定位空间道标,就算你有幸进入了魇界,进去的位置也肯定不是外围区域,你以为到时候靠着一个‘莎娃’的身份,就能混过去吗?”

  安格尔大概懂了,进入魇界的确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桑德斯:“我这边要开始实施计划了,暂时断开联系。等会再联的时候,应该就是关闭通道的时候了,你自己注意安全,不要乱跑。”

  “明白!”

  与此同时,在暮色拍卖场的内厅外。

  这道大门上隐隐有白线穿插,当初小狮女就是死于这些白线,甚至戴德威亚都在此损失了一只手。

  桑德斯看着门口茫茫的白雾:“进去了,戴德威亚注意戒备!”

  桑德斯话音刚落,取出他常用的黑色手杖,往地板一点。

  一匹浑身鳞片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骏马,便从手杖点地的波纹中奔袭而来。

  “梦魇替身!”戴德威亚眼带羡慕的看着这匹高大的骏马,这道神异的术法,是桑德斯的原创术法,除他之外,没人能学会。也是整个南域巫师界,公认的最强脱身术法!

  梦魇对天长嘶,绕着桑德斯与戴德威亚跑了一个圆圈,戴德威亚只觉得眼前一阵黑光,梦魇的四蹄出现一道奇异的纹路,下一秒,他们便出现在了白雾弥漫的暮色拍卖场内厅!

  梦魇替身能李代桃僵,将人从危险境地替代出来。但同时,他也能将人短距离的传送出去。

  桑德斯此时便通过梦魇替身,将他们俩直接传进了内厅安全处。

  “时刻保持真视之眼,避免再遇到切割白线。”桑德斯提醒道。

  桑德斯话音刚落,一大片毫光就冲天而出。桑德斯面色不变,戴德威亚却是猛地一踏脚,他身上出现了一头苍翠巨狮的幻象。

  “苍狮守护!”戴德威亚能够免疫寄生,正是因为他踏入真知之路后,创出的这道防护术法,万法弥散,诸邪不侵!

  毫光在接触到桑德斯时,疑惑了片刻就绕开了。在碰触到戴德威亚时,却是被守护在他身上的苍翠巨狮碧眸凝视,随着这道凝视,寄生物直接化为尘芥。

  有苍狮守护,戴德威亚也一时无虞。

  在毫光出现的时候,一阵莫名而来的风,将内厅白雾驱散。两人的目光,完全被内厅的巨大巢穴吸引了。

  这里的巢穴和女汤屋的比起来要大上几分,更重要的是,巢穴外围并不是单纯只有蜻蜓,还有三只特异的魔物。

  巢穴正前方漂浮着一张小丑卡牌,卡牌内的小丑做着各种滑稽的动作,小丑伸出左手空揽,左边的雾气猛地浓密起来;伸出右手比了个“oK”,右边的雾气也浓了起来;它旋转三圈做了个谢幕礼,巢的迷雾就如剧场帷幕般,向着中间慢慢聚合。

  “卡牌不用管,你去引开那只青蛙与狐狸,我们分头上。”桑德斯说罢,两人飞快的分离。

  戴德威亚直接朝着青蛙咏叹者弗洛格,与红狐持琴者福克斯进行了无差别的陨石打击。

  原本弗洛格与福克斯正嘻嘻哈哈的唱歌弹琴,被戴德威亚这么一激,立刻开始反击。弗洛格每吐一个字,就有一道攻击打中戴德威亚。而狐狸持琴者,却是轻轻拨弦,就有一道白线布满整个空间。

  “戴德威亚,青蛙你就扛着,注意那只狐狸!”桑德斯直接飞上了巢穴顶端,不出意料,七彩蜻蜓也五彩蜻蜓可不像对安格尔那般温和,攻击起来毫不惜命。这些蜻蜓的也不过是半步巫师,桑德斯也不在意,随手一挥就死了一大片。

  另一边,狐狸持琴者也注意到了桑德斯,狐狸眼眯成缝隙,冷光从中透出。随手拨弦,桑德斯附近就出现一道白线。

  也亏桑德斯一直开着真视之眼,在看到白线时,立刻跳了起来。

  整个空间内,最危险的就是这只狐狸,它手中的竖琴绝对有问题!当初他们检测到的拍卖内场的剧烈能量反应,正是这把竖琴弹奏出来的,虽然狐狸能使出的能量等级只有二级巫师的度,但能量的性质却高达传奇级!

  这把竖琴的前任绝对是传奇级的高手,甚至……这把琴极有可能是一把神秘级武器!

  桑德斯的眼中闪过一片火热,他选择来内场这边的巢穴,也有很大的部分是为了这把琴。

  “不要再让它弹琴!”桑德斯说罢,魔力开始疯狂的外泄,随着能量波动,他的背后闪过一道黑色高塔的影子,蝙蝠纷飞,圆月高悬!

  黑塔之魇境!

  桑德斯花了两百年,将三片魇境融合成一体,命名黑塔魇境!

  魇境刚一展开,在场所有的魔物全都被纳入了魇境中,这充沛的魇界气息让它们惊诧不已。

  “异种气息。”小丑卡牌突然比出一个奇怪的姿势,魇境中的气息就开始流动起来,桑德斯眼睛一眯,立刻镇压住了能量的异动。

  “欺骗被月光眷顾的弗洛格,会被月亮厌弃。”青蛙咏叹者不满的道。

  狐狸持琴者却是一直没说话,它身周的气息一直淡然无比。

  巫师级的魔物全都忍住了对魇境的贪婪,但七彩蜻蜓与五彩蜻蜓却没有那种见识,已经开始吸收起魇境气息。

  所有吸收了魇境气息的蜻蜓,全被桑德斯从内部爆开,化为了一地血浆。

  “通道合闭!”桑德斯走到迷雾通道前,猛地一拍手杖,几块魇石就丢入了通道中。

  在女汤屋的安格尔,此时也收到了这条讯息。他毫不犹豫的展开魇境,开始进行通道的修复。

  两边的通道同时开始修复,不过比起安格尔那边的云淡风轻,桑德斯这边却困难重重。

  “糟糕,这只狐狸太滑头了,它根本不和我正面对抗!”戴德威亚顶着青蛙的攻击,大叫道:“不好,它跑了!”

  桑德斯还站在巢穴的顶端,面对着迷雾通道,一点点的修复着。

  突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动静。

  “真是有幸,能见到一位活着的魇之守望者。持琴者福克斯参上。”

  桑德斯没有回过头,但精神力却已经观察到,狐狸福克斯拿着竖琴,摇摆着火红的大尾巴,出现在巢穴的顶端,离他距离不过数步之遥。

  “魇之守望者?”桑德斯低沉的声音传出:“这是你们对于魇境拥有者的称呼吗?”

  福克斯没有回答,笑意盈盈的端起竖琴:“女王殿下等不及要莅临这方世界了,守望者阁下还是不要再阻拦了。”

  福克斯正要弹琴时,却听桑德斯道:“莎娃也是守望者吗?”

  难得遇到可以说话的魔物,桑德斯也不刻意的装深沉,直接问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事。

  福克斯弹琴眼神一沉,厉喝道:“冕下之名,岂容你一介守望者直呼!”

  旋即,一道琴音响起,数道白线朝着桑德斯冲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桑德斯低声一叹,说了句模糊的低语:“多年未见,甚是怀念。”

  话音落下,在福克斯惊疑的眼神中,一道黑影挣扎着从桑德斯身上窜了出来,刚一出现,带着精致白手套的手便轻轻抚过白线,紧接着,白线开始燃烧着熊熊黑焰!

  等到火焰褪尽,福克斯看着眼前的人……依旧是一身黑色绅士装的桑德斯。

  在通道面前修复着的人,也是桑德斯。

  同时出现了两个桑德斯,而且这个桑德斯还是从对方身体里窜出来的?!

  不过,新出现的桑德斯却更加年轻,皮肤偏黑,眼眶中的眼白也变成黑色,瞳仁则是艳丽的血红。

  这是一位更加英俊,甚至邪异到极点的……桑德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